死亡之手 (2)

  • 355
    阿赫罗梅耶夫用一条白尼龙绳在克里姆林宫的办公室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桌子上留着一张字条:我的祖国正在死亡,我信仰的一切正在毁灭。这令我痛不欲生。在这个年纪,曾经那样活过,我已死而无憾。我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 172
    安德罗波夫和戈尔巴乔夫在疗养的地方,两人常常一同去攀爬附近的高山,夜晚繁星满天时,他们就在野外生起一堆篝火烤羊肉串。一坐就是好几小时。安德罗波夫兴趣广泛,经常一边与戈尔巴乔夫谈论着国家大事,一边聆听着...

强风吹拂 (2)

  • 第257页
    大家都有一种感觉,只要待在竹青庄,就能够永远一起练习,一起生活。在跨步跑出第一步之前,自己都不是孤单的。不论是起跑的时候,还是跑完之后,永远永远都有伙伴在那里等着我。驿传,就是这样的一个比赛。
  • 第189页
    不论你处于什么立场,曾经有过什么样的遭遇,面对跑步这件事,所有人都得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不论最后是成功或失败,在这个当下,都取决于自己这副身躯。

博尔赫斯谈话录 (4)

  • 第348页
    实际上我不能创造人物。我写的总是身处各种不可能的状况下的我自己。就我所知,我还不曾创造过一个人物。在我的小说中,我以为唯一的人物就是我自己。我将自己扮作加乌乔,扮作compadrito,等等。但是的确,那始终是...
  • 第22页
    我是过去,整个过去的信徒。我不相信流派,我不相信年表,我不相信标明创作年代的作品。我认为诗歌应当是匿名之作。比如说,如果我能选择,我会乐于让他人加工,重写我的一行诗,一篇小说,以便让它们流传下去,我希...
  • 第46页
    我想天底下只有一种正义,那就是个人的正义,因为说到公众的正义,我不知道它是否真的存在。
  • 第32页
    死亡是时间的标志。我们有两种死亡:出生之前和生命结束以后。这两种死亡人人有份,但也许个人真正的死亡是我们每日不断经历的,我们想象它。

护身符 (2)

  • 第155页
    虽然,我听见歌声离谈到了战争,谈到了整整一代拉美牺牲掉的青年人之英雄伟业,我却明白最重要的是说到了勇敢,镜子,欲望和快乐。
  • 第146页
    后来,我听见了脚步声,马上躲进了马桶间(这是我的马桶间,从来没有过的小房间;这个马桶间是我的战壕,是我的杜伊诺宫,是我的墨西哥主显节)。

我心中尚未崩坏的部分 (2)

  • 第54页
    如果所谓的生是指带着老,病,死的骷髅穿上生命之衣,那么就让那缠绕之衣尽可能地一度灿烂美丽。一思及每日生活之资,每日歩向死亡之资,万事万物令人感恩。只要能理解生气蓬勃地活着就是生气蓬勃地歩向死亡,心就可...
  • 第69页
    说什么命运属于具有实力的人,说什么命运是自己开创的,我一点也不这么想。命运是人无法承担的,我们只能被命运玩弄而活着。 不需要每个人有志一同想法积极,不需要每天都生气蓬勃地活着,阴沉过活也无妨,醉生梦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