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绅士 (6) 更多

  • 第495页
    我有无数种理由为你感到骄傲。那天晚上音乐学院的比赛当然是最令我感到骄傲的事之一。但最让我感到骄傲的并不是你和安娜带着喜讯回家的那一刻。而是在那之前,在那天晚上我看着你走出酒店大门,往音乐大厅走去的...
  • 第430页
    从点完菜到开胃菜被端上桌,这中间是人类所有社交活动中最为危机四伏的时段之一。
  • 第383页
    鸡尾酒的最高境界应该是,清澈,优雅,纯粹,而且配料不能多于两种。 就两种? 对。但必须是两种互补的配料。相互间开得起玩笑,能够容忍对方的过失,交谈起来绝不会冲对方咆哮的那样两种配料。就像杜松子酒和奎...
  • 第285页
    他解释道,自从人类学会讲故事以来,死神都是在人们不知不觉中降临的。在一个有一个的故事中,他总是悄无声息地摸进城来,要么身在旅馆的房间里,要么栖身在旅馆的房间里,要么潜伏在小街僻巷中,或在集市上游荡...
  • 第230页
    我站在那里,想着想着便走了神。这时,太阳已升上公墓的墙头,把光芒洒在整条大街上。此情此景,让我忽然想起了那句伟大的断言,那句宣言,那句承诺:永远都要发光,照亮你所到的每一个地方,知道你生命中的最后...
  • 第208页
    伯爵想着,地球上自人类出现以来,就有人被流放。驱逐和人类的历史一样悠久。但俄国人还是世上第一个精通如何在本国就流放某个人的民族。

万物起源 (5)

  • 第199页
    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兴起,以及文化在欧亚大陆中部和西部的大面积传播,二者可能是由同一个气候事件引发的,那就是“黑海泛滥”,同样发生在大约7000年前。这些不同的文明这段大洪水的传说。
  • 第193页
    我们人类是冰河世纪的产物,排汗机制正是最清晰显著的证据之一。在大约250万年前,人类的脑容量有了显著增长。一个流行的理论是,脑容量增大来自基因突变,这个突变使强大的下颚肌肉变弱了。
  • 第183页
    从某种意义上,化石燃料所代表的不仅有光合作用捕获而储存起来的太阳能,还有用来去除糖类中氧原子的地热能。这种能源便宜,能集中获取又方便运输,因此极大改变了人类文明,也带来了无数的技术进步和社会进步。...
  • 第57页
    在所有关于太阳系和行星形成的故事里,最神秘的故事来自我们自己这个:地球是怎么搞到一个如此奇特的卫星的?这个异常巨大的月球,大概在生命的演化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月球潮汐(也就是涨潮落潮)会形成潮汐...
  • 第34页
    这样一来,你身体里的每一个原子都来自巨星,除了水分子中的氢绝大部分来自大爆炸。听起来可能有点不可思议,但你总得有一个“故乡”呀。

群氓之族 (12) 更多

  • 第303页
    韦伯与托尼,当然还有更尖锐的如马克思与恩格斯,早就告诉我们,高尚与下流,神意与凡心,在所有变迁时代的动荡中,都是自私自利作祟,而且永远无法消除。在这场权力大规模的转移中,什么都是可能的,甚至是合理...
  • 第300页
    早期世界大部分地区,民族与宗教通常混而为一,或为单一的神权统治体系,或为宗教与世俗权力交织的某种形式,欧洲直到宗教改革运动之前也是这种情况。众所周知的是,现代欧洲”国家“的诞生,始于拥有土地的贵族...
  • 第288页
    鲁伯特爱默生写道,民族乃是“最大的共同体,每到危机迫在眉睫时,都能有效激发人民的效忠,为了完成刻不容缓的任务,它是把人变成社会动物最有效的方法,也是最能把人团结起来的终极手段。
  • 第281页
    斯坦福教堂的首席牧师谈到这种逃避社会参与的运动时,很不以为然地说:耶稣团契根本不在乎去改变现状,他们在等待耶稣再临,到时候自有基督打点一切。
  • 第277页
    若说人永远都有需要,那么人类今天最需要的就是安全感,需要免于痛苦与无常,需要谜底得以揭晓,需要困惑得以解除。在一个人口将近40亿的世界,逃避彷徨与失落的需要,绝对大于过去那个人口少得多的世界。总之,...
  • 第275页
    因此,丝毫不令人惊讶的是,黑人教会能够长期存在并获得成功,在本质上都是狂热的福音派。3个多世纪以来,在美国,黑人族群“得救的”远多于其他族群,从这个角度来看,黑人以后在天堂得救的机会也远大于在美国的...
  • 第259页
    当然,这许多的杀戮与死亡绝非只有宗教的理由。历史上因宗教而引发的暴力,很难把宗教因素与非宗教动机截然分开。但是,相互之间的屠杀,无论是为宗教本身还是其他的世俗利益——例如安全,钱财,权力——夹杂着...
  • 第204页
    面对人类的整个故事,不妨从“过去”如何被利用,被滥用着手。英国历史学家普拉姆认为,“过去”的主要作用之一是要为“现在”取得合法性,基本上也就是为权力与权威取得认可。普拉姆指出,早期的统治者与统治阶...
  • 第178页
    总之,每个人如何看这个世界,语言都居于关键;但是,语言既形塑所见,也被所见形塑。
  • 第86页
    个人之归属于他的基本群体,说到透彻处,就是他在那儿不是孤立的,而除了极少数的人,孤立正正是所有人最感到害怕的。在基本群体中,一个人不仅不是孤立的,而且只要他选择留下来并归属于它,就没有人能够否定或...
  • 第28页
    20世纪所有的重大战争与革命阵痛,19世纪所有改变全球政治生态的民族主义运动,都可以在西欧过去300年的政治,社会与哲学演变中找到根源。
  • 第69页
    埃里克松谈到这一点时,说:“认同一词在这里指的是某个个人与某种独特的价值之间的联系,这种价值是由某种独特的历史孕育出来的,是属于他自己那个民族的。。。认同的是那个族群一以贯之的内在精神。

阿拉伯的劳伦斯 (9) 更多

  • 第571页
    但或许他的这个选择并不奇怪。在阿拉伯半岛,劳伦斯曾对成千上万人拥有生杀予夺大权,拼凑起了一项事业,组建了一支军队。与此同时,他一直为自己的招摇撞骗感到无比愧疚,因为他知道,这些与他并肩作战的人到最...
  • 第554页
    在耶鲁看来,巴黎的大事件完美地折射了伍德罗威尔逊奇特的理想主义和傲慢自负的混合。美国总统喜爱整洁有条不紊的清单——他在《十四点和平原则》后又提出了“四大原则”和“思想目标”,最后是“五点问题”——...
  • 第530页
    这位初尝战争滋味的美国代表并不知道,他正在体验的其实是传统战场的本质所在:在排山倒海的混乱中,即便是高级野战指挥官通常对战局进展也只有非常模糊的把握,而且往往只能了解自己所在位置周边的情况。
  • 第512页
    耶鲁发现:我国政府并没有一项政策。它表面上是在为虚无缥缈的理想而战,却不曾意识到,历史不是在何谈桌上决定的,而是由议和过程之前的交战期间的行动所决定。。。在国际事务中,“解围天神”不是等待戏剧性危...
  • 第477页
    他写道:“真相似乎是,唐宁街并没有明确的政策,也没有给它的代理人以明确的计划来操作。”于是,这些代理人就“对五花八门的利益方都表示多多少少的同情”,或者告诉所有人他们希望听到的东西。
  • 第304页
    在1917年,欧洲列强仍然固守着帝国主义思维,即某个国家对某地区的权利主张与夺取该地区时花费的生命和财富有着直接联系,而这种合法性由在该地区插旗宣示主权而确立。
  • 第145页
    这种家庭背景也说明了历史书里为什么都删去了明娜的踪迹,甚至魏茨曼家族的记忆中也剔除了她(哈伊姆在自己的回忆录中从来没有提及过自己的妹妹);“以色列的第一家庭”居然有一位成员不仅当过德国间谍,而且她...
  • 第70页
    历史往往是微不足道的时刻集合而成的故事,这些时刻要么是偶然邂逅,要么是无意中做出的决定,或者完全是巧合,在当时并不起眼,但却以某种方式和其他的小时刻混合在一起,产生极其重大的影响。
  • 第19页
    当时人们最为坚信不疑的信条或许就是,大英帝国矗立于现代文明的巅峰,帝国的特别任务是通过贸易,圣经,枪炮,或者这三者的结合,去启蒙和教化世界上较为不幸的文化和种族。

艺术的故事 (8) 更多

  • 第594页
    我们知道,在更遥远的往昔,所有艺术作品都围绕着一个必要的核心形成,是社会给予艺术家任务——不管是只做仪礼面具还是建筑主教堂,是画肖像还是画书籍插图。相对而言,我们对于那些任务赞同与否,关系微乎其微...
  • 第554页
    然而,一些艺术家也日益感到,有些东西在艺术中已经看不到了,那却正是他们拼命恢复的东西。我们记得,塞尚感觉到失去了秩序感和平衡感,感觉到因为印象主义者专心于飞逝的瞬间,使得他们忽视自然的坚实和持久的...
  • 第430页
    艺术反映的自然总反映着艺术家本人的内心,本人的嗜好,本人的乐趣,从而反映了他的心境。
  • 第411页
    用永远新鲜的眼光去观看,去审视自然,发现并且欣赏色彩和光线的永远新颖的和谐,已经成为画家的基本任务。
  • 第320页
    拉斐尔被认为已经实现了老一代人曾极力追求的目标:用完美而和谐的构图表现自有运动的人物形象。拉斐尔的作品还有另一个性质受到同代和后代的赞扬,即他的人物形象的纯粹美。当他画完《伽拉特亚》,有个朝臣问他...
  • 第264页
    并不是这位佛罗伦萨艺匠(波提切利)对神圣的场面缺乏敬意和虔诚,而是他的艺术所获得的力量使他不可能仅仅把艺术看作传达宗教故事含义的工具。他要用艺术的力量把画页变为财富和奢侈的快活的展示。艺术为现实生...
  • 第193页
    正如希腊伟大的觉醒时期一样,他们有一次开始观察自然,但与其说这是对自然的模仿,还不如说是从自然中学习怎样使形象显得更加真实可信。然而在希腊艺术和哥特式艺术之间,在神庙艺术和教堂艺术之间,还有巨大的...
  • 第44页
    他们的作品与我们的不同不是由于技艺,而是由于观念。从一开始就认识这一点十分重要,因为整个艺术发展史不是技术熟练程度的发展史,而是观念和要求的变化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