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生的故事 (2)

  • 你一生的故事
    “一七七〇年,库克船长的“努力”号抵达澳大利亚昆士兰海岸。库克留下一些船员维修船只,自己率领一支队伍出发探险。遇上当地土著居民后,一个船员手指着身体袋囊里揣着幼崽跳来跳去的动物,问一个土著“这东西...
  • 你一生的故事
    “外星人有七根长肢,从四周向中央辐辏,轴心处挂着一个圆桶。整个形体极度对称,七肢中任何一肢都可以起到腿的作用,同时任何一肢也都可以当作手臂。在我面前这一位用四只腿走动,另外不相连的三肢各自蜷在一侧...

南京大屠杀 (5)

  • 第五章 南京安全区
    “威尔逊太太遵从丈夫的意愿,回到纽约的圣卢克医院工作,将孩子交由她的母亲照顾。毫无疑问,威尔逊医生本人则会继续留在南京。60年后威尔逊太太回忆说:“他认为这是他的职责,中国人是他的同胞。”” 非常感动...
  • 第五章 南京安全区
    “但拉贝最关心的并不是他个人的安危和舒适程度,而是建立安全区。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成员希望整个区域内都没有任何军事活动,但是日军拒绝承认该区域为中立区,而且安全区委员会还发现,让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将军...
  • 第四章 恐怖的六星期
    “即使在这大规模的撤退惨剧中,也不乏滑稽的时刻。为避免被日军俘获,士兵们竭力混入普通百姓中,他们闯入商店抢夺平民服装,并在大庭广众之下脱掉军装。大街上很快就挤满了半裸的士兵,还有半裸的警察,这些警...
  • 第二章 六周暴行
    ““当我想到他们是如何将所有能找到的白布收集在一起,挂在枯枝上,然后前来投降时,感觉真是既可笑又可悲。”东史郎写道。” 现在的我几乎可以坦然面对言语上的羞辱和失败的耻辱,如果我们不能直视伤疤,那么我...
  • 前言
    “邵子平和汤美如介绍我加入由一群积极分子组成的社交圈,他们多是第一代美籍或加拿大籍华人,跟我一样,都认为要在所有幸存的受害者去世之前让他们为南京大屠杀作证,将他们的证言整理并公之于世,甚至要求日本...

落花生 (8) 更多

  • 春桃
    “自古以来,真正统治民众的并不是圣人的教训,好像只是打人的鞭子和骂人的舌头。 风俗习惯是靠着打骂维持的。但在春桃心里,像已持着“人打还打,人骂还骂”的态度。她不是个弱者,不打骂人,也不受人打骂。我们...
  • 我的童年
    “在要安平上船以前,到关帝庙去求签,问问台湾要到几时才归中国。签诗回答她的大意说,中国是像一株枯杨,要等到它的根上再发新芽的时候才有希望。深信着台湾若不归还中国,她定是不能再见到家门的。但她永远不...
  • 给华妙
    “在谈笑间,常理会她那抽烟、耸肩、瞟眼的姿态,没一样不是表现她的可鄙。她偶然离开屋里,我就听见一位外宾低声对着他的同伴说:“她很美,并且充满了性的引诱。”另一位说:“她对外宾老是这样的美利坚化……...
  • 美的牢狱
    ““你心中不是有许多好的想象,不是要照你的好理想去行事吗?你所有的,是不是从古人曾经建筑过的牢狱里检出其中的残片?或是在自己的世界取出来的材料呢?自然要加上一点人为才能有意思。若是我的形状和荒古时...
  • 乡曲狂言
    “我这话,你说对不对?认真说起来,我们何尝不狂?要是方才那人才不狂呢。我们心里想什么,口又不敢说,手也不敢动,只会装出一副脸孔;倒不如他想说什么便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份诚实,是我们做不到的...
  • 暗途
    “满山都没有光,若是我提着灯走,也不过是照得三两步远,且要累得满山的昆虫都不安。若凑巧遇见长蛇也冲着火光走来,可又怎么办呢?再说,这一点的光可以把那照不着的地方越显得危险,越能使我害怕。在半途中,...
  • 爱的痛苦
    “人都喜欢见他们所爱者的愁苦;要想方法让所爱者难受。所爱者越难受,爱者越喜欢,越加爱。”
  • 落花生
    “我们都说:“是的。”母亲也点点头。爹爹接下去说:“所以你们要像花生,因为它是有用的,不是伟大、好看的东西。”我说:“那么,人要做有用的人,不要做伟大、体面的人了。”爹爹说:“这是我对于你们的希望...

城南旧事 (10) 更多

  • 我的童玩
    “李莲芳抱着她的鞋盒来了。我们在阴凉的北屋套间里,展开了我们两家的来往。掀开了两个鞋盒,各拿出自己的小脚儿娘来。我用手捏着只有一条裤管脚和露出鞋尖的小脚儿娘,哆哆哆地走向李莲芳的鞋盒去,然后就是开...
  • 北平漫笔
    “无论从哪个方向来,到了西单牌楼,秋天,黄昏,先闻见的是街上的气味。炒栗子的香味弥漫在繁盛的行人群中,赶快朝那熟悉的地方看去,和兰号的伙计正在门前炒栗子。和兰号是卖西点的,炒栗子也并不出名,但是因...
  • 爸爸的花儿落了 我也不再是小孩子
    “于是我唱了五年的《骊歌》,现在轮到同学们唱给我们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我想起小学的语文...
  • 兰姨娘 四
    “爸正在院子里浇花,这是他每天的功课,下班回家后,他换了衣服,总要到花池子花盆前摆弄好一阵子。那几盆石榴,春天爸给施了肥,满院子麻渣臭味,到五月,火红的花朵开了,现在中秋了,肥硕的大石榴都咧开了嘴...
  • 兰姨娘 三
    “谁知德先叔已经来了,他正笑眯眯地跟兰姨娘点头,兰姨娘有点不好意思,也点头微笑着。德先叔说: “密斯黄,对于民间风俗很有兴趣。” 兰姨娘仿佛很吃惊,不自然地说: “哪里,哄哄孩子!您,您怎么知道我姓黄...
  • 兰姨娘 一
    ““随便问问。”说完我就跑了,我仍跑回门外大街上去,刚才街上的景象全没有了,恢复了这条街每天上午的样子。卖切糕的,满身轻快地推着他的独轮车,上面是一块已经冷了的剩切糕,孤零零地插在一根竹签上。我八...
  • 我们看海去 七
    ““小英子,看见这个坏人了没有?你不是喜欢做文章吗?将来你长大了,就把今天的事儿写一本书,说一说一个坏人怎么做了贼,又怎么落得这么个下场。” “不!”我反抗妈妈这么教我! 我将来长大了是要写一本书的...
  • 我们看海去 二
    “我把皮球放在茶几上,随手便把粉包烟拿起来打开,抽出里面的洋画儿,爸爸笑笑问我: “封神榜的洋画儿存全了没有?” “哪里会!那张姜子牙永远不会有。三只眼的杨戬我倒有三张啦!”” 集卡活动那么早之前就有...
  • 惠安馆 五
    ““停一会儿,现在睡得挺好,等她翻身动弹时再说。——家里都收拾好了?”妈问。 “收拾好了,新房子真大,电灯今天也装好了,这回可方便喽!” “搬了家比什么都强。” “我说您都不听嘛!我说惠安馆房高墙高,...
  • 惠安馆 一
    “宋妈一眼看见了我,说: “又听事儿,你。” “我知道你们说谁。”我说。 “说谁?” “小桂子她妈。” “小桂子她妈?”宋妈哈哈大笑,“你也疯啦?哪儿来的小桂子她妈呀?” 我也哈哈笑了,我知道谁是小桂子...

张爱玲小说 (24) 更多

  • 红玫瑰与白玫瑰
    “第二天,再谈到她丈夫的归期,她肯定地说:“总就在这两天,他就要回来了。”振保问她如何知道,她这才说出来,她写了航空信去,把一切都告诉了士洪,要他给她自由。振保在喉咙里“□噁”地叫了一声,立即往外...
  • 红玫瑰与白玫瑰
    “振保的生命里有两个女人,他说一个是他的白玫瑰,一个是他的红玫瑰。一个是圣洁的妻,一个是热烈的情妇——普通人向来是这样把节烈两个字分开来讲的。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
  • 花凋
    “到处有人用骇异的眼光望着她,仿佛她是个怪物。她所要的死是诗意的,动人的死。可是人们的眼睛里没有悲悯。她记起了同学的纪念册上时常发现的两句诗:“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世界对于他...
  • 花凋
    “佣人们因为积欠工资过多,不得不做下去。” 这个逻辑在现实中可以成立吗?
  • 心经
    “小寒微笑道:大家都以为他要跟余公使的大女儿订婚了。昨天我不该跟他开玩笑,贺了他一声,谁知他就急疯了,找我理论,我恰巧走开了。当着许多人,他抓住了波兰的妹妹,问这谣言是谁造的。亏得波兰脾气好,不然...
  • 茉莉香片
    “丹朱站着发了一会愣。她没有想到传庆竟会爱上了她。当然,那也在情理之中。他的四周一个亲近的人也没有,惟有她屡屡向他表示好感。她引诱了他(虽然那并不是她的本心),而又不能给予他满足。近来他显然是有一...
  • 茉莉香片
    “众人一个个的渐渐敛起了笑容,子夜又道:“聂传庆,我早就注意到你了。从上学期起,你就失魂落魄的。我在讲台上说的话,有一句进你的脑子去没有?你记过一句笔记没有?——你若是不爱念书,谁也不能逼着你念。...
  • 茉莉香片
    “积极,进取,勇敢。丹朱的优点他想必都有,丹朱没有的他也有。他的眼光又射到前排坐着的丹朱身上。丹朱凝神听着言教授讲书,偏着脸,嘴微微张着一点,用一支铅笔轻轻叩着小而白的门牙。她的脸庞的侧影有极流丽...
  • 沉香屑第一炉香
    “梁太太劝他道:我看你将就一点罢!你要娶一个阔小姐,你的眼界又高,差一些的门户,你又看不上眼。真是几千万家财的人家出身的女孩子,骄纵惯了的,哪里会像薇龙这么好说话?处处地方你不免受了拘束。你要钱的...
  • 沉香屑第一炉香
    “她现在试着分析她自己的心理,她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固执地爱着乔琪,这样自卑地爱着他。最初,那当然是因为他的吸引力,但是后来,完全是为了他不爱她的缘故。也许乔琪根据过去的经验,早已发现了这一个秘诀可以...
  • 沉香屑第一炉香
    “两人一同走着路,乔琪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我真该打!怎么我竟不知道香港有你这么个人?薇龙道:“我住到姑妈这儿来之后,你没大来过。我又不常出去玩。不然,想必没有不认识你的道理。你是在外面非常活动的,...
  • 连环套
    “修道院的尼僧,霓喜嫌她们势利,赌气不睬她们了。旧时的小姊妹,又觉出身忒低,来往起来,被店里的伙计瞧在眼里,连带的把老板娘也看扁了。窦家一班亲戚,怕惹是非,又躲得远远的,不去兜揽她,以此也觉寂寞。...
  • 连环套
    “发利斯着了慌,一眼看见爱兰师太远远立在会客室玻璃门外,便向她招手高叫道:我走了,打搅打搅。三脚两步往园子外面跑,爱兰师太赶上来相送,发利斯见有人来了,胆子一壮,觉得在霓喜面上略有点欠周到,因回头...
  • 连环套
    “梅腊妮业已寻到店里来,如此这般将方才所见告诉了他,又道:论理,我出家人不该不知进退,再三地在你老板跟前搬是非,只是你家奶奶年轻,做事不免任性些,怕要惹外头人议论。这些时我虽没和她见面,往常我们一...
  • 连环套
    “二表婶悄悄向我笑道:你瞧!偏又撞见了他!就是他给了她那两张票,这会子我们听了一半就往外溜,怪不好意思的!那男子果然问道:赛姆生太太,你这就要回去了么?赛姆生太太双手握住他两只手,连连摇撼着,笑道...
  • 金锁记 第6章
    “长馨道:“我去打电话叫车。”长安道:“还早呢!”长馨看了看表道:“约的是八点,已经八点过五分了。”长安道:“晚个半个钟头,想必也不碍事。”长馨猜她是存心要搭点架子,心中又好气又好笑,打开银丝手提...
  • 金锁记 第5章
    “当真替长安裹起脚来,痛得长安鬼哭神号的。这时连姜家这样守旧的人家,缠过脚的也都已经放了脚了,别说是没缠过的,因此都拿长安的脚传作笑话奇谈。裹了一年多,七巧一时的兴致过去了,以经亲戚们劝着,也就渐...
  • 金锁记 第4章
    “七巧低着头,沐浴在光辉里,细细的音乐,细细的喜悦……这些年了,她跟他捉迷藏似的,只是近不得身,原来还有今天!可不是,这半辈子已经完了——花一般的年纪已经过去了。人生就是这样的错综复杂,不讲理。当...
  • 第一篇 倾城之恋
    “流苏勾搭上了范柳原,无非是图他的钱。真弄到了钱,也不会无声无臭的回家来了,显然是没得到他什么好处。本来,一个女人上了男人的当,就该死;女人给当给男人上,那更是淫妇;如果一个女人想给当给男人上而失...
  • 第一篇 倾城之恋
    “流苏渐渐感到那奇异的眩晕与愉快,但是她忍不住又叫了起来:“蚊子咬!”她扭过头去,一巴掌打在她裸露的背脊上。柳原笑道:“这样好吃力。我来替你打罢,你来替我打。”流苏果然留心着,照准他臂上打去,叫道...
  • 第一篇 倾城之恋
    “流苏的父亲是一个有名的赌徒,为了赌而倾家荡产,第一个领着他们往破落户的路上走。流苏的手没有沾过骨牌和骰子,然而她也是喜欢赌的。她决定用她的前途来下注。如果她输了,她声名扫地,没有资格做五个孩子的...
  • 第一篇 倾城之恋
    “一个女人,再好些,得不着异性的爱,也就得不着同性的尊重。女人们就是这一点贱。”
  • 第一篇 倾城之恋
    “四奶奶悄悄扯了她一把,正颜厉色地道:“三嫂,你别那么糊涂!护着七丫头,她是白家的什么人?隔了一层娘肚皮,就差远了。嫁了过去,谁也别想在她身上得点什么好处!我这都是为了大家好。”然而白老太太一心一...
  • 第一篇 倾城之恋
    “四奶奶站在三爷背后,笑了一声道:“自己骨肉,照说不该提钱的话。提起钱来,这话可就长了!我早就跟我们老四说过——我说:老四,你去劝劝三爷,你们做金子,做股票,不能用六奶奶的钱哪,没的沾上了晦气!她...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30 31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