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瓶蚊子对《古典新读·戏趣:古人写戏的那些事》的笔记(4)

水瓶蚊子
水瓶蚊子 (浅浅的说,慢慢的走)

在读 古典新读·戏趣:古人写戏的那些事

古典新读·戏趣:古人写戏的那些事
  • 书名: 古典新读·戏趣:古人写戏的那些事
  • 论情节-无奇不传,无传不奇

    剧情的离奇:

    有两种,一是现实生活中出现概率低,但存有可能性的;二是不可能出现的,仅存在人们的观念中,主要指神鬼怪诞事。

    现实中难得一见,但理论上有可能的,剧作家一般在人事筹划的曲折上下功夫,如《永团圆》,一种合-分-合的夫妻离合故事。

    灵异鬼怪事又有两种:一是故事本身是神仙道化题材,如《张生煮海》、《柳毅传书》等;二是在现实题材中加入鬼怪情节,如《窦娥冤》。

    想要常中见奇,除了要有良好的文字功底外,更重要的是要有敏锐的洞察力、奇特的想象力,以及丰富的人生体验。

    使用出奇手法最常见的有两种:一是巧合误会法,如《风筝误》;二是道具信物法,如《桃花扇》。

    造奇手法只要运用得当,就可以收到良好的艺术效果。运用得当的要领一是要善于变化,二是要归于正,做到奇与正的统一,把奇看做手段,而不是目的。

    个人感受:对艺术手法恰当的运用颇显功力,稍有不当,会让人感到牵强乏味,像是如今很多泛滥的偶像剧情节。

    2019-08-06 13:45:57 1人喜欢 回应
  • 论情节-曲者,曲尽人情也

    曲者,曲尽人情:

    意思是以情动人,并采取曲折的方式。如《西厢记》

    戏剧的曲折做法是变换文路,不完全按照观众预期的方向走。像是金圣叹说“狮子滚球法”,“移堂就树法”,“月度回廊法”。

    狮子滚球,是杂技表演,人眼盯着狮子,狮子眼盯着球。也就是作者有一核心关注点,但不直接叙述,而是反复描写与之相关的对象,吊观众胃口。

    移堂就树,主要是结构上的前后联系,使人物心理能够前后呼应。

    月度回廊,是安排情节须有次第,逐步逼近目标,不能竹筒倒豆子,一下把话说完。

    个人感受:戏曲文化博大精深,应用广泛。电影中同理,像是 大卫·马梅 在《导演功课》里说的电影之所以有趣,全来自于它可以让观众兴味很高地去发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2019-08-06 14:22:55 1人喜欢 回应
  • 论情节-剧之妙处,在一真字

    真有三层意思:一是事真,二是理真,三是情真。

    在创作中对于事真比较稳妥的做法是“出之贵实,用之贵虚”,也就是事情大体有依据,不完全杜撰,特别是些历史常识,而情节编排上可以不受历史记载局限,应为艺术想象提供空间。

    理真,一是理正,传达正确的道理;二是情节设计,尤其是细节设计合乎常理。

    情真,是一种真挚、真诚、热烈的情感。像是抒情文学。

    2019-08-06 14:41:47 回应
  • 论人物

    在我国古典戏曲中,同样身份地位的人物,其忠奸善恶的差异往往在语言、动作以及装扮上有着泾渭分明的体现。

    人物要有神采,可通过三种途径:一是人物的行动;二是人物的语言;三是环境、景物的烘托。

    行当分工对人物塑造方式影响巨大,不同的行当有不同的表演程式。

    行当分工有生、旦、净、末、丑五种。生又有老生、武生、小生等;旦有青衣、花旦、武旦、刀马旦、老旦等;净有正净、架子花、摔打花等;丑有文丑和武丑。

    个人感受:影片中的故事与人物行动、性格、语言等是否符合,也是评判片好坏的因素。

    2019-08-06 22:04:2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