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野对《汪曾祺全集(全十二卷)》的笔记(8)

汪曾祺全集(全十二卷)
  • 书名: 汪曾祺全集(全十二卷)
  • 作者: 汪曾祺/(编辑 )季红真、刘伟 等
  • 页数: 4841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9-1-10
  • 卷6散文卷 第157页 关于露筋祠的由来

    有姑嫂二人赶路,天黑了,只得在草丛中过夜。这一带蚊子极多,叮人很疼。小姑子实在受不了。附近有座小庙,小姑子到庙里投宿。嫂子坚决不去,遂被蚊虫咬死,身上的肉都被吃净,露出筋来。时人悯其贞节,为她立了祠,祠曰露筋祠。这地方从此也叫做露筋。 ······ 这故事起源颇早,米芾就写过《露筋祠碑》。
    引自第157页

    这里汪老说反了,去投宿的是嫂子,被蚊子叮咬致死的是小姑子。事见宋王象之《舆地纪胜》卷四三《淮南东路》:“露筋祠,去城三十里。旧传有女夜过此,天阴蚊盛,有耕夫田舍在焉,其嫂止宿。姑曰:‘吾宁处死,不可失节。’遂以蚊死,其筋见焉。”况且寄宿庙里,也谈不上失节吧。

    关于露筋祠的由来说法甚多(另有弃金于路之“路金”说),此其一也。段成式《酉阳杂俎续集》云:“相传江淮间有驿,俗呼露筋。尝有人醉止其处,一夕,白鸟蛄嘬,血滴筋露而死。”又,梁江德藻《聘北道记》:“自邵伯埭三十六里至鹿筋,梁先有逻。此处足白鸟,故老云:有鹿过此,一夕为蚊所食,至晓见筋,因以为名。”此为“露筋祠”之名最早见诸文字的版本。据此,则烈女死节事应系宋人杜撰。戴东原谓:“ 酷吏以法杀人,后儒以理杀人 。”于斯可见!

    2020-03-15 01:20:10 3人推荐 3人喜欢 回应
  • 卷10谈艺卷 第249页 “蛙声十里出山泉”非苏曼殊诗句

    老舍先生曾点题请齐白石画四幅屏条,有一条求画苏曼殊的一句诗:“蛙声十里出山泉”。
    引自第249页

    按:“蛙声十里出山泉”并非苏曼殊诗句,乃查慎行所作, 汪老误记。此诗题为《次实君溪边步月韵》,诗云:

    雨过园林暑气偏,繁星多上晚来天。

    渐沉远翠峰峰淡,初长繁阴树树圆。

    萤火一星沿岸草,蛙声十里出山泉。

    新诗未必能谐俗,解事人希莫浪传。

    2019-12-25 11:42:26 1人推荐 5人喜欢 回应
  • 卷5散文卷 第301页 上联的出处

    圣代即今多雨露 故乡无此好湖山 我每天进出,都要看到这副对子,印象很深。这副对联是集句。上联我到现在还没有查到出处,意思我也不喜欢。我们在昆明的时候,算什么“圣代”呢!下联是苏东坡的诗。
    引自第301页

    上联出自唐高适《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诗云: 嗟君此别意何如,驻马衔杯问谪居。 巫峡啼猿数行泪,衡阳归雁几封书。 青枫江上秋帆远,白帝城边古木疏。 圣代即今多雨露,暂时分手莫踌躇。 高常侍古体胜于近体,但此诗“一气舒卷,复极高华朗曜”(吴汝纶评),为其七律名篇,《灜奎律髓》《唐诗别裁集》《唐诗三百首》等选本都曾选入。谨在此为汪老注出。

    下联出自苏轼《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上醉书五绝》其五: 未成小隐聊中隐,可得长闲胜暂闲。 我本无家更安往,故乡无此好湖山。

    2019-12-25 11:42:48 2人喜欢 回应
  • 卷5散文卷 第150页 此“八指头陀”非彼“八指头陀”

    八指头陀法号指南,是我的祖父学佛的师父。他原是我们县最大的寺庙善因寺的方丈,退居后住在三圣庵。祖父曾带我去看过他(我到现在还不明白祖父为什么要带我去看这位老和尚,那时我还很小)…… …… 指南和尚没有什么特别处。一是他退居得比较早(后来善因寺的方丈是他的徒弟铁桥),一是祖父告诉我,他曾在香炉里把两只手的食指烧掉,因此自号八指头陀。 我没有看见他烧掉食指的手是什么样子,因为他始终把他的手放在衲衣的袖子里。
    引自第150页

    中国近代史上有一位著名的“八指头陀”,即释敬安。

    释敬安,字寄禅,俗姓黄,湖南湘潭人。其家世代务农,贫寒早孤。一日,见篱间白桃花为雨摧败,不觉失声大哭,慨然动出世之想,遂投湘阴法华寺出家。后在阿育王寺中,剜臂肉并燃去二指以供佛,“八指头陀”之号遂传遍海内。工诗,诗宗汉魏三唐,梁启超誉之为“当世第一流诗僧”。民国元年,中华佛教总会成立,被推为会长。而后湘中攘夺寺产事起,赴京陈情,未果,于法源寺圆寂,享年六十有二。

    汪曾祺为1920年生人,而寄禅则早已于1912年圆寂了,二人怎会相见?寄禅并无“指南”这一法号。文中谓其烧掉了两只手的食指,而寄禅所烧是其左手两指(据太虚《中兴佛教寄禅安和尚传》;看其照片,似是左手无名指和小指)。考寄禅一生行迹,也未尝至高邮。

    故此“八指头陀”非彼“八指头陀”。不过其烧去二指的行为,应该是对寄禅和尚的效仿。

    2019-12-25 11:43:21 回应
  • 卷9谈艺卷 第403页 《林斤澜的矮凳桥》

    苏东坡说他读贾岛的诗,“初如食小鱼,所得不偿劳”。读斤澜的小说,有点像这样:费事。
    引自第403页

    这其实是苏轼对孟郊诗的评价,见其《读孟郊诗二首》其一:

    夜读孟郊诗,细字如牛毛。

    寒灯照昏花,佳处时一遭。

    孤芳擢荒秽,苦语馀诗骚。

    水清石凿凿,湍激不受篙。

    初如食小鱼,所得不偿劳。

    又似煮蟛虫越,竟日持空螯。

    要当斗僧清,未足当韩豪。

    人生如朝露,日夜火消膏。

    何苦将两耳,听此寒虫号。

    不如且置之,饮我玉色醪。

    2019-12-25 13:45:33 回应
  • 卷2小说卷 第382页 《金冬心》的取材

    袁枚的信写得很有风致:“……金陵人只解吃鸭䐹,光天白日,尚无目识字画,安能于灯光烛影中别其媸妍耶?……”
    引自第382页

    袁子才致金冬心的这封信见于其《小仓山房尺牍》(八卷本)卷一:

    三月间芳讯至,属售画灯。适仆在江北弄田,未及裁答,致手书再问。先生笔墨,遗世独立,付烛奴以光明之,真奇宝也。奈金陵人但知食鸭䐹耳。白日昭昭,尚不知画为何物,况长夜之悠悠乎? 旧令尹虽膏唇拭舌,不能担竿而悬诸市,使童蒙求我也。久存许处,虑有所伤,须挈而归之。明珠反照,自怜终胜人怜。新曲四章,如云璈水瑟,从何处吹来。师旷聆音,唯有天寒躅足而已。因幔亭之便,裁书写心。

    清陆长春《香饮楼宾谈》中有一则笔记:

    钱塘金寿门先生农客扬州。诸盐商慕其名,竞相延致。一日,有某商宴客于平山堂,先生首坐。席间,以古人诗句 “飞红”为觞政。次第至某商,苦思未得,众客将议罚。商曰: “得之矣,‘柳絮飞来片片红’。”一座哗然,笑其杜撰。先生独曰: “此元人咏平山堂诗也,引用綦切。”众请其全篇,先生诵之曰: “廿四桥边廿四风,凭栏犹忆旧江东。夕阳返照桃花渡,柳絮飞来片片红。”众以先生博洽,始各叹服。其实乃先生口占此诗,为某商解围耳。商大喜,越日以千金馈之。

    《金冬心》中程雪门宴客部分即本此。

    至于郑板桥骂袁枚为“斯文走狗”,据云出自《批本随园诗话》,尚待查考。

    2019-12-30 10:39:19 回应
  • 卷4散文卷 第260页 逻辑推理并不能致富
    跑警报,大都要把一点值钱的东西带在身边。最方便的是金子,——金戒指。有一位哲学系的研究生曾经作了这样的逻辑推理:有人带金子,必有人会丢掉金子,有人丢金子,就会有人捡到金子,我是人,故我可以捡到金子。因此,他跑警报时,特别是解除警报以后,他每次都很留心地巡视路面。他当真两次捡到过金戒指!逻辑推理有此妙用,大概是教逻辑学的金岳霖先生所未料到的。
    引自 第四卷 散文卷1

    真令人羡慕。不过这位老兄学艺不精。因为,这段逻辑推理完全是错误的。

    上述推理写成三段论的形式,便是:

    (大前提)有人丢金子,就会有人捡到金子,

    (小前提)我是人,

    (结论)故我可以捡到金子。

    三段论之所以能够成立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大前提”必须是周延的,即具有普遍性,毫无例外。“有人丢金子,就会有人捡到金子”,这并不是必然的,还有可能金子遗失在某个角落,没人捡到。既然存在这种可能性,则大前提并不周延,上述推理便是不合逻辑的。

    正确的推理应是:

    (大前提)所有人都能捡到金子,

    (小前提)我是人,

    (结论)故我一定能捡到金子。

    因此,这位哲学系研究生两次捡到金戒指,只能归咎于运气,而与逻辑推理无关。

    2020-05-28 21:05:35 回应
  • 卷10谈艺卷 春江水暖“鹅”先知?

    苏东坡《惠崇小景》诗云:“春江水暖鸭先知”,这是名句,但当时就有人说:“鸭先知,鹅不能先知耶?”这是抬杠。
    引自 第十卷 谈艺卷2

    此话源自清人毛奇龄,并非“当时就有人说”。

    毛奇龄《西河诗话》中记其与汪蛟门论宋诗,略云:“ 汪举‘春江水暖鸭先知’,不远胜唐人乎。予曰:此正效唐人而未能者。‘花间觅路鸟先知’,此唐人句也。觅路在人,先知在鸟,鸟习花间故也,先者,先人也。若鸭则先谁乎。水中之物皆知冷暖,必以鸭,妄矣。”

    王士祯《渔洋诗话》中辄记为:“萧山毛奇龄大可不喜苏诗。一日复于座中訾謷之。汪蛟门懋麟起曰:‘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云云,如此诗,亦可道不佳耶?’毛怫然曰:‘鹅也先知,怎只说鸭?’ ”此事遂传为笑谈。

    【详参钱锺书《谈艺录》“六十八 春江水暖鸭先知”】

    2020-05-30 09:09:2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