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草记 (1)

  • 第33页
    清早扑面吹来的冷风还让人不禁有些微微颤抖,南边的河岸和田埂上已铺上了一层天蓝色的绒毯。大犬阴囊便是那首宣告春天到来的早春风景诗。走近细看,那娇小可爱的四瓣花朵像是感知到阳光的温度般轻轻张着眼眸。天... (1回应)

米格尔街 (2)

  • 第52页
    有一天,我到他的小屋去看望他,发现他躺在小床上。他看起来苍老又虚弱,我忍不住想哭。 他说:“诗写得不太顺利。” 他没有看着我,望着窗外的椰子树喃喃自语,仿佛我并不存在。 “二十岁的时候,我感觉浑身都是...
  • 第67页
    外人开车经过米格尔街肯定只会说:“贫民窟!”因为他看不见别的。但是我们这些生活在这儿的人却把它看作一个大千世界,每个人都与众不同:曼曼是个疯子,乔治是个笨蛋,比佛是个懦夫,哈特是个冒险家,波普是个哲学...

滚吧,生活 (1)

  • 第245页
    你是怎么想起要写歌的呢?在某种程度上,是想让自己触及他人的内心。你想把自己深深植根于别人的心房,至少要激起共鸣,好让他人成为一件比你手中拨弄的乐器更大的乐器,那根心弦。去感动别人,这主意让我迷恋。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