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mo Victoria对《欧洲科学的危机与超越论的现象学》的笔记(12)

欧洲科学的危机与超越论的现象学
  • 书名: 欧洲科学的危机与超越论的现象学
  • 作者: (德)胡塞尔
  • 页数: 666
  •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 出版年: 2001-12-1
  • 第33页 伽利略将自然数学化

    柏拉图那里,实在本身不再是“如其所是”,而是被看作“向着理念的是”,是“不完美的观念的是”;进一步,在伽利略那里,实在变成了“数学的观念的是”——“Mannigfaltigkeit”,成了数学的流形。

    2018-01-21 20:58:34 回应
  • 第34页 伽利略将自然数学化

    关于伽利略的不言而喻(what is unquestioned but not necessarily unquestionable/没被考察的可考察之物)之物。

    这里有一个共同的空泛意向——我们在同一个世界里。但伽利略觉得,这里仍然有一些更共同的东西。

    (在这里,重点已经变成了“主观间的不可置疑之物”——从世界到大地测量术、几何……)

    【胡塞尔打算在这一节阐明伽利略的“不言而喻”。这个不言而喻里面,有古人的东西,也掺杂了一些今人的东西。伽利略应该被理解为一群伽利略(雅各布.克莱因语),这个名号必须理解为一系列那样的先行者所戴的面具,它们是古科学与近代科学的接触面,它们还远不是今天习以为常的理论物理学家和实验物理学家。而这里要做的工作,就是保持历史原本所是的同时,展开阶段与阶段之间“不言而喻化”的那些连续的东西。正是这一系列连续的不言而喻逐渐沉淀,才有了今天我们工作的前提——我们不言而喻的东西,我们的前设——我们不是无历史的人。】

    2018-01-21 21:00:46 回应
  • 第36页 §9.(a.「纯粹几何学」

    感性之物都是比较级的变化。但比较级的变化,在特定的意图中,都呈现为相对于其“perfection”的更多或更少。这是第一层转换。

    而意图本身又是可以不断转变的。该转变又受到实然技术手段的限制。

    但我们同样拥有改进技术手段的兴趣——这导致技术手段确实在一步步提升。

    这导致,从总体上看,诸意图对于完美性的要求处于不断推进的态势中。每转变一次,就适应进步的技术,往前推进了一步。

    2018-01-21 21:05:07 回应
  • 第38页

    这里的意义是:揭露了数学家如何以此在的身份行理念之事。

    首先,我们张开了一个“更完美”的视域。这乃是因为,一些刚好满足a兴趣的感性对象,在另一些兴趣中就变得不满足了。兴趣的转变导致了对于“完美”之标准的转变。这就导致了一种形态的兴趣——我在兴趣诞生的同时就预先地确定出完美型。另一方面,起到限制作用的技术也被改造技术的兴趣所推动。这样,完美之理型,其程度就不断推进。

    小的完美性也趋向于一个极。这个极被设想为能涵盖任何小的完美性。所有的小完美只是大完美的残缺品。

    如果我们致力于这个层面,那我们就是几何学家。几何学家的思维取决于以上提到的兴趣,是一种反向——从涵摄一切的理念出发,工作,然后回归到它所涵摄的具体领域。(第一道形式化)

    几何学家的实践领域就是这个理念(空)的领域。——是一个关于“空”的领域。

    但几何之“空”并非纯粹不可捉摸,而是说,它们总是以间接的方式被符示。“根据感性上的具体表现,例如通过语言和文字。而被直接地从统觉上把握,并被操作处理的。”;感性的“模型”(图画、图形等)也是这样。它们的运作方式和钻头和锤子之于工人、刀枪之于老兵一样。工人的实践领域在工地,老兵的实践领域在战场,数学家的实践领域在理念(空)的世界。

    ——这些都是所谓的沉淀物的具体形式。

    ——这更像是一种意识的经济学?——经由这种操作,我们不必每次都累累地重新激活与之联系的原本意义。这样工作量太大了。

    ——符号化?

    ——这些空之物最后在长久的文化进程中被裹上了不少层硬壳。我们抓取硬壳去操弄它们,却忘了,倘若我们切开,其中心其实空无一物。

    2018-01-21 21:06:52 回应
  • 第39页

    对理念-几何学的操作方法,其实可以追溯到前科学的测量技艺。在周遭直观世界实践着的。

    生活世界中的形态,即使是在现实中作为事实给予,也仍然没有“客观性”。因为这个时候无法公度,也不能传达公度——对于不能同时看到他的每个人来说。

    促成这一客观性的东西,明显是“测量”(让我们想想希腊人赛跑的故事吧)。【又是一个长久被漏过去的不言而喻的东西!】

    胡塞尔警示我们:实际的测量只是结果了。

    这种测量实践,

    1.首先要求我们要为山川河流等活生生的形态(bodily shapes)创造出概念:

    a)首先是所谓“形式”——根据它们图像上的相似性【世界之物抽象化的第一步】;

    b)其次是有关“量”、量与量之间的关系、位置和距离——通过从已知的、被设定为不变的位置和方向的距离、角度出发……【物之关系几何化的第一步、找寻「单位一」的前奏】

    2.然后是“单位一”的发现,同样是选择一些形态(经验上可用,又容易被设定为不变的形态)——需要注意,这种形态同时必须得和其他形态拥有一些可归纳的联系。

    然后再把这种单位一,在诸主观组成的共同体间不断实用,就逐渐推广了。首先在大地测量上,然后就慢慢扩展到其他(形态)领域了。

    形态与形态之间的关系,至此成了一种可初步几何化、测量化的关系。

    2018-01-21 21:10:59 回应
  • 第40页 b)伽利略物理学的基本思想:作为数学上的全域的自然

    伽利略接过两个传统:

    1.几何学——为它提供了“将经验的东西与数学上的极限观念联系起来的思想的指南”。

    2.测量技术——技术本身不断地进步,精确性不断提高。

    曾经,“纯几何学”的发展并不“自由”,它受到具体的生活实践的调控。而后者因意向所限,总是束缚在一定的视域中。

    现在,几何学变成了“应用几何学”,这里就发生了一种意向的转变——它不再受到具体实践意向的调控,反倒是调控起实践的意向——通过不断逼近极限形态,它构造出一系列仿佛很理念的图形,然后用这些图形来客观地规定诸现实形态。

    总的来说,胡塞尔认为,伽利略们只是传递者,是环节,而不是考察者。所以他们对起源性的问题不感兴趣。(所以,他们也不是现象学家)。但这个问题对现象学家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

    2018-01-22 18:22:26 回应
  • 第44页

    从对几何学的考察开始:

    伽利略贬斥相对多义性——“几何一义性”圣化之成立。

    阐明:月下界(生活世界)之物的变化必然是度的变化。量的变化只发生在月上界(理念世界)。

    度的变化不是完全偶然和任意的,而是有轨道的。它受到“已然”的制约,又是与它物交织的。此之谓物的“习惯”——注意,物与物的交织,其本身就是一个直观要素。不是说先有两个物,然后我粘一个关系上去。

    物物相交故,从物的习惯可以过度到世界的习惯。

    成立“普遍因果性”

    2018-01-22 18:45:34 回应
  • 第46页

    接下来是数学的工作:

    1.把时空世界中的形态理念化,这就创造出理念的客体。依此“极化”,也能依着生活世界,做出一个理念的世界(由理念对象构成的无限总体)。明显这个世界可以用几何的方法通达。

    理念世界是生活世界的极,它暗示了一道工序,这道工序的作用是,把所有的主观歧义性压制成绝对的客观一义性。同时,主观的歧义也被看成了残次品,是未完成的客观一义性。

    (精确意义上的)客观一义性,达到了一种being-in-itself。而且它不是完全空洞的,是可以通过数学程序得到的。【从月下界——数学通过理念化制造出月上界。月上界是一个被打洞的世界。它是一个空洞的理想世界,但这个空洞的世界同时规定了月下界:这是一个已经被预先规定了的世界,是有待剃掉所有主观-多义性的世界,是向着客观-一义的、打了洞的极预备着的世界。】

    【从生活世界上升到理念世界。平整、打理生活世界,把生活世界转换为预备-理念世界。】

    2.数学指导测量技术。测量技术就是一个搭在月上界和月下界的梯子月上界的成果可以经过这个梯子下放到月下界、进而塑造、平整月下界。这就让月下界有了一种不断接近理念的表现,一个逐渐逼近客观的直观感受。月下界的东西都义一种“不断逼近”的方式,与其理念建立了联系。

    测量活动的对象是物的广延性。物,据此,就首要地要被考虑为“广延物”。那么,有了纯粹数学和测量技术,我们就可以为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广延物建立起一种全新的归纳预见方式——可以从被给定的情况出发,“计算”导出经验不到的东西。(经验之路达不到的地方,计算之路取代经验之路可以达到。)——理念几何学至此就成了应用几何学。

    形态领域的客观化就此搞定。那么,其他方面呢?

    充实方面的东西(它也是可感性质,只是,它是特殊的可感性质。注意:形态也是可感性质。)尽管难以客观化,但新人类们却强烈地认为,它必须得是客观的。(因为它们相信:我们在多样性中共同表达着关于世界的某种一致的东西)。那么,如果充实不能直接地被客观化,那么它就必须得被间接地客观化。

    2018-01-22 20:07:31 回应
  • 第47页 “只有一种几何学……”

    “我们只有一种几何学,没有两种几何学!”(p47)

    (只有关于形态的几何学,没有关于充实的几何学。)

    ——这里的意思是:

    总体广延(亦即,空间)与具体广延之间的关系是形态层面的,红与具体的红之间的关系是充实层面的,这二者之间有根本的不同!形态与总形态(空间)之间通过几何学连接,而充实与总充实之间的关系有的只是一种概念性的联系,这个层面没有几何学。

    2018-01-23 19:37:01 回应
  • 第48页

    关键的句子2(意译):“所谓的直观世界,只可能是在它无限开放的视域中的世界。——因此,多样的特殊因果性,并不能自身给予,而只能在这个视域的习性中被预期到。”(视域:有界无限,它看似有界限,但其实是无限开放的)

    2018-01-24 16:17:56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