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3)

  • 第25页 词源学-唯心主义-宗教
    太黑了。海德格尔要锤人。 在这里,费尔巴哈的唯心主义在于:他不是抛开对某种在他看来也已成为过去的特殊宗教的回忆,直截了当地按照本来面貌看待人们彼此间以相互倾慕为基础的关系,即性爱、友谊、同情、舍己精...
  • 第23页 转述黑格尔对“绝对命令”的批评
    欢乐的一比 第一,在这里无非是把对理想目的的追求叫作唯心主义。但这些目的至多同康德的唯心主义及其“绝对命令”有必然联系;然而康德自己把他的哲学叫作“先验的唯心主义”,决不是因为那里也讲到道德的理想,...
  • 第17页 “自在之物”及其消解
    这段太欢乐了,“同志们,多做实验,康德的自在之物就会被认识的!” 但是此外,还有其他一些哲学家否认认识世界的可能性,或者至少是否认彻底认识世界的可能性。在近代哲学家中,休漠和康德就属于这一类,而他们在...

愤怒与神秘:勒内·夏尔诗选 (1)

  • 第47页
    今天我就像一只狂怒的狗,被拴在一颗长满欢笑与叶片的树下。

胡塞尔与《笛卡尔式的沉思》 (44) 更多

  • 第293页 先验现象学的任务和原则
    “先天”一词。现象学所关注的是“构造的先天性”(180),是“先验主体性的本质中天赋的无所不包的先天性”(181)。因为一切对象都是被构造出来的对象;先验现象学就是对那些过程所有事物根本上通过这些过程并且在这...
  • 第260页 结对(paring)
    ……这是被动综合的最原始的形式之一。如果两个事物被感知为相似的,那么我们就会由一个事物而联想到另一个事物。因为这种联想,它们就形成了某种现象学的统一体,我们称之为”对”事物。如果涉及的不只是两个对...
  • 第203页 「我的身体」之原初构造的三个原理
    1,我的身体是我朝向世界的「空心」。它是我的「这里」,是我感知世界的出发点。我的身体是我的锚。 2,我的身体是我「立刻」能移动的东西。其他的东西都根据这个被感知。 3,身体是诸多感觉的场所。不仅情绪,而...
  • 第255页 身体、躯体
    第五沉思的核心问题是,解释一切物质事物——它们在唯我论的经验内部是可以构造的——是如何能够被感知为一个身体、一个陌生的身体的。当人们反思像身体这样的东西是如何原初地在人们的经验中被构造出来的时候,...
  • 第249页 分析方法的彻底性
    胡塞尔在论其他主体构造的时候遇到了困难,这是由他的哲学分析的彻底性导致的。「因为这种分析必须在根本不使用任何客观性概念的情况下得出(因为我们要用该分析本身来阐释这种客观性)」。
  • 第245页 胡塞尔论他者
    写一篇沉思不是简单地针对他心问题的。这种提问方式假定了已经「有」了「他心」,我们只要证明就行了。 胡塞尔的问题更深刻,他首先要思考的问题是,我们是如何能获得甚至像另一个意识主体这样的概念的。
  • 第244页 形而上学
    妈妈我要回家
  • 第231页 相对主义
    市场里的商人有其市场真理。在它所立足的关系中,难道他的真理不是很好的、甚至是每个商人都可以使用的最好的真理吗?难道仅仅因为专注于某种不同的相对性并且依据别的目的和观念来进行判断的科学家寻求别的真理...
  • 第225页 胡塞尔论物理物(观念2)
    胡塞尔在观念2中论述自然科学的物理物: 自然科学中的物理物只有一个形式本质;它只有其公式,至于其他的,按照这个公式,其本质就是,它是一个‘关于所有人’的无限多显现的被调节的意义统一体。(Idea II,376)
  • 第224页 回溯探问、“中间还原”、科学物(!)
    正如我们所知道的,胡塞尔相信,如果我们想要理解实证科学的“意义”,那么我们必须要对它加以回溯,来看看它是如何作为先验主体性的成就而出现的——因为任何事物都必须通过这种方式来得到澄清。 科学物不用完全...
  • 第221页 胡塞尔论对“太阳中心”、“原子”等可能经验
    太阳中心: “我们完全可以感觉到,当我们谈到事物如何可能会在光球层之下‘显现’于太阳之上或之中的时候;谈到异常的高温如何被感觉到的时候,等等,这些只是纯粹的建构。”(B II 2,16a-b) 原子: ……它们不...
  • 第219页 “死的基础是生”
    非-经验是对经验的褫夺 不-可知是对已知的褫夺 “显然,存在者不能在任何人的经验中所明确证明的物理物及其所构成的世界;但是它们在这样的经验的事实界限内有纯粹的事实基础。”(Ideas I,91,对参该书84-85) ...
  • 第212页 超越及其消解。
    这太可怕了。这个虽然平平无奇但是好像击中了我一直(恋物癖式的)非常疑惑的地方。 关于任何超越或有别于意识的任何东西的观念极其观念的经验统一体都是“毫无意义的”。……尤其是,那种“通过假定地可设想的客...
  • 第211页 实在消解为实在性
    这个老胡,主观唯心主义了 因此,物理存在者是“先验观念的”(BIII 5,5),自然“沦为”意识(B II 2,12 )——因为“意识是绝对的存在,而且……每个物理事物只是绝对存在之中的某些联系与动机的指示者”(B I...
  • 第206页 陌生性,交互主体性,交互单子的共同体
    这里说的让我有点懵逼,我的理解是: 当进行彻底的唯我论式的的还原时,我们发现了居然存在着“陌生之物”(“陌生性”)。这种陌生者超出了我们的预期。“陌生经验”是陌生者与熟悉者之间的中介,它的不断出现意...
  • 第205页 终于到来的交互主体性
    没有哪个单独的主体性可以退出实在世界的存在——现象学虽然以某种意义上的ego考察为开端,但是,它的结论却是:没有哪个单个的先验生活是那么绝对的存在——这个荣誉属于先验的共主观性,或者单子共同体。 前面...
  • 第203页 实在性
    所以,据我所知,胡塞尔关于实在性的种种谈论所指向的、但却从未予以精确表述的思想如下所述:某个对象是实在的,并且实在地具有如此这般的特性,当且仅当关于那个结果的陈述是关于世界的唯一完整的物理描述的一部...
  • 第183页 实在→实在性
    第三沉思向我们表明,先验现象学将无情地把我们推向观念论。 其实某种意义上很好理解。在先验角度下实在变成了实在性。实在是意识之外的问题,但实在性就是意识内部的问题了。存在、实在、现实——这些词项亦即:...
  • 第155页 本质还原、本质、直观
    在本质还原的情况下,我们忽略了自己所拥有的现实的关注点,而把注意力仅仅转向了本质与本质的真理。我们的关注点是“纯粹的可能性”(107)。 嗯 事实上,本质只是关于“观念”对象的一个类型,是一般的类别。 ...
  • 第152页 结对,最初的、同一性和异质性的构造
    我们可设想的那种最基本的视域具有一定的范围,它有可能包含各种各样的要素;但是它也构造出了反对听觉或者触觉材料领域的统一性。 啊我死了。 胡塞尔在《经验与判断》里说: 因而,在纯粹静态的描述中,显现为相...
  • 第147页 主动综合以被动综合为前提、前述谓经验
    主动综合的基本材料是“已经预先被给予的东西”,是一些处于完成时的材料。 ……当我们回溯一切被主动构造出来的东西时,我们都会遇到被动发生所实现的构造。在生活中作为存在的、纯粹的物理物而与我们对抗的现成...
  • 第146页 主动综合、范畴对象
    胡塞尔考虑的事是,我们不仅感知对象,我们还能主动地连接他们,使他们相互联系。 …… 如,计数行为使得我们可以把某些感知对象感受为六个东西所构成的集合。 又如。为了认识到猫在草席上,简单地看到“猫”在“...
  • 第146页 发明物!创造!主动性!(!)
    因为胡塞尔通常把纯粹自我与活动联系起来,因此,他根据自我是否“关涉”其中来阐释被动性与主动性的区别,是不足为奇的。更确切的说,在复杂的意识、尤其是人的意识中,由于存在着许多以不同程度的主动性与被动...
  • 第145页 发生学,主动与被动的综合,主动性与被动性(!)
    我们已经看到,任何关于本身并非原初的对象的统觉都会反身指向某种现在的关于对象的同一基本类型的统觉。 一个统觉回指向一个既存的统觉,这似乎会导致无穷回退。 事实上胡塞尔对主动和被动的综合——即,主动和...
  • 第133页 习惯,促创
    习惯是“获得物”,那么它就回指向过去阶段的东西。所以习惯以各种“促创”(Stiftung)为前提。 当我们把考察目光从世界回撤到经验自我的反思时,我们接触的不是“初始经验”,而是诸多关于世界的连贯意向经验。...
  • 第131页 现象学还原后的世界结构
    对我来说,这种结构性的世界给予两个事实而必然产生。第一个事实是,知觉世界必然具有空间的特征,其中的每个对象都有其內视域和外视域。尤其是,后者意味着每个场景必然会朝向另一个在原则上能达到并且得到考察...
  • 第129页 单子、决断
    胡塞尔通过探讨决定对我们施加的影响而引入了关于习惯的话题。当我做出一个决定时,我就按照一定的方式而改变了。这不是纯粹形式的或逻辑的变化,它只等同于一个事实:我现在是那个做出如此这般决定的人,而此前...
  • 第122页 间接性奠基于直接性(2)
    所有的空洞意向都依赖于相关对象在其中被“原初构造”的在先的直观。因此现象学不仅有前述的“静态”研究,还要包含“发生分析”。
  • 第120页 间接性奠基于直接性
    胡塞尔的“回到事物本身”的口号并不仅仅是对稀奇古怪的思辨的约束。更重要的是,它预示着一种颇具意义的理论。任何“空洞的”纯粹象征性的思维只有凭借着与可能经验——相关对象本身在其中“亲身”被给予的固有...
  • 第117页 视域分析(horizontal analysis)
    它所揭示的是,存在于任何意识行为之中的隐含的、空洞的意向性:
  • 第110页 先验自我的不朽
    这个像极了尼采的“往昔无限” 虽然我并不知道胡塞尔是否曾经试图去(或者能够)为之辩护,但是事实上,他坚信每个经验都永恒地潜伏于无意识的贮藏库中,并通过上述的两种能力来激发未来的经验。从来没有什么东西能...
  • 第109页 时间作为另一个“视角”-“侧显”
    “现在”本身并不是时间中的一个位置,,毋宁说,它是赋予我们的经验以不同“视角”的一个“观察点”,随着诸对象伴着日益遥远的“距离”而流逝到过去之中,它们的各个时间方面在其中被构造出来。胡塞尔频频把这...
  • 第105页 持存(retention)-原印象(primal impression)-预存(protention)
    “感知寂静并不意味着没有任何意识,相反,它本身就是一种意向成就。要感知信号是断断续续的,就必须有关于寂静而后信号的连续意识。” ……意识必定涉及一种连续的综合。 持存(retention):“现在总是诞生于过... (2回应)
  • 第97页 对感觉主义、感觉材料主义的批判
    问题的关键在于,在开始的地方: a)我们总已经体验到的,比纯感觉“要多”。 b)我们不从感觉材料开始。(《Krisis》 233)。 “悬置……并没有使经验把自身呈现为与感觉材料或色斑相关,而是语日常生活的诸对象...
  • 第92页 后期胡塞尔对“内在”的进一步修正
    在观念1中,内在和超越之分是依据“侧显”而成立的。超越者是侧显的,而内在体验是无侧显的。事实上胡塞尔后期修正了这个观点。“他现在说的是:体验并不是根本不能被侧显,而是:它们不能被‘单面的’侧显。在单...
  • 第90页 超越、内在。。
    ……事实上,胡塞尔在其早期著作中对“超越”(transcendent)对象与“内在”(immanent)对象的比较正是基于这个原因的:一个对象,譬如物质事物,之所以是超越的,恰恰是因为它不能够被完全地包含在原初给予的...
  • 第83页
    「意向分析由一个基本的认识所引导,即每一个我思作为意识,实际上都(在最广的意义上)是对它所意味的东西的意味,但是在每一瞬间,这个被意味的东西(被意味之物远远多于在那个瞬间被明确意味的东西。在我们的例子...
  • 第78页 意向性里有综合作用
    「譬如,如果我把对这个骰子的感知活动当作我的描述主题,那么在纯粹反思中,我认识到,这个骰子以显现方式的多重式和可变的多样性——它们都确定地属于骰子——而持续地作为对象性的统一体而被给予。这些方式在它...
  • 第70页
    先验现象学是「意识生活的解释学」(P&A,177)。因为这里所讨论的意识生活对于每一个彻底哲学家来说都是「我本己的」,因此现象学也不是别的,它就是「自身阐释」(CM,76,97)。
  • 第54页 「自身给予的」
    让我们从“本原的”或“自身给予的”直观开始。在这种直观中,一个对象是“自身被给予的”或者“亲自”被给予的;当所讨论的对象是具体的个体时——它与“抽象”的物对立,如数字或共相——这就等于它“亲身”被...
  • 第52页 自身世俗化或自身客观化……
    心理学可以顺当地过渡到现象学的心理学,但它仍然是「世界的断片」。有些基础前提心理学家是不质疑也不追问的。如,「他们是实在地肉身化的……他们的经验与物质事物处于相同层次」。 但对彻底的哲学家而言,这个...
  • 第32页 「为我存在的世界」
    正如胡塞尔所规范地表述的,对意识来说,所谓「先验的」东西,就是为意识构造其所有对象的东西。这个洞见的获得达到了第一沉思的顶点。
  • 第26页 原信念(Urdoxa)
    在对世界的经验中,我们是从完全深信自己所经验的东西的实在性出发的。胡塞尔称之为原信念(Urdoxa):那种确定性是我们认知生活的基本的、最初的「设定」,它只能以唯一的方式——被某种进入我们经验的不和谐或...
  • 第24页
    在试图怀疑某物的本质中,所包含的重要内容就是胡塞尔所谓的「加括号」(或如通常所说的断绝[disconnecting]或失去效用)。

尼采著作全集(第5卷) (1)

  • 第451页
    但愿最终,恰恰是作为认识者,我们可不要轻视此断然颠倒习以为常的视角和评价的做法,精神已经过于长久地用这些颠倒貌似亵渎而徒劳地,己朝自己发怒:如此这般地作一次另一种观看,以及作另一种观看的意愿,对于知...

Crisis and Reflection (21) 更多

  • 第69页 沉淀(2)——Sedimentierung[沉淀]和Stiftung[促创]是一体两面
    Sedimentation thus describes a kind of establishment, but not in the sense of Stiftung, which is above all an act that has set us in a certain direction. What is established in sedimentation is not...
  • 第68页 沉淀
    To describe the systemic generation of this obscurity, Husserl employs another metaphor, this time a geological one: “sedimentation” (Sedimentierung).6 As with the case of Stiftung, this metaphor... (2回应)
  • 第65页
    . The task that “necessitates” us is not simply, directly “addressed” to us in a literal sense, even by a call that has been preserved in the cultural memory that has recorded the Greek insiste...
  • 第64页
    Husserl thus uses the language of a “task,” in particular a task that has been “assigned” by way of an originary establishment.To say that a task has been assigned for Husserl is in fact just a...
  • 第63页
    The term Stiftung is often translated using variations of the English word “establishment.” Stiftung can also simply mean “foundation”—as in a financial basis for the support of an activity, o...
  • 第62页
    A related ambiguity is explored by Husserl in his Formal and Transcendental Logic (1929). A purely formal logic, even when it has been successfully articulated in the form of a pure formal ontology...
  • 第61页
    问题在于:在哪种意义上我们可以把观念和历史联系在一起? The question is fundamental: in what sense is an “idea” present to consciousness thanks to its history? In what way does an idea owe its man...
  • 第56页
    “Naiveté” is not meant here to be a term of reproach. There is in fact enormous power in naiveté, and it should be respected. Furthermore, it is arguably the most important concept of Part II o...
  • 第54页
    一个人的反思是可能的,而且作为一个初始动机也是必需的。但如果论及哲学性的反思,那就不只是一个个体的反思者内部的事,而是涉及人类的事。所以: Alternatively, as Husserl puts it, this task will have sig...
  • 第53页
    If crisis is not simply a singular event in time, but belongs to the structure of the realization of the idea of science in history, then this strongly suggests that the questionableness of science...
  • 第51页
    解读的krisis的两个层级。一层是把它理解为哲学家可以超然物外地对危机做出诊断和指导,另一个层级是,做出诊断的人也处于病症之中。 在第二个层级的理解下,从来都不存在一个不与危机共处的净土。 Looked at thi...
  • 第44页
    Thus the history of the law is the history of what the “idea” of the law has become as a concrete, historical phenomenon, with all of its layers of reinterpretation, rephrasing, shifts of emphasi...
  • 第41页
    In turn, an intuition of the idea of science is not dependent upon an institution of a standard at an initial point in history in which the law was “born,” but can also be understood as an origin...
  • 第38页
    Even the interest in the abstractions of mathematical logic ultimately rests on an interest in the world, the world as it is; the idea that we seek out abstractions for their own sake, out of some ...
  • 第36页
    yet nor does the being of a thing rest on other “things,” but on a context of things defined by the movement of an experience directed at things as its accomplishments。 然而,事物依赖于一种被经...
  • 第34页
    In Husserl’s writings, “spirit and nature” is a distinction drawn within the world of experience, which in part implies that the reality of the world cannot be articulated in terms of an homogen...
  • 第33页
    This means that Husserl’s reflection (Besinnung) is not merely driven by a concern with what science can tell us about the world, but more importantly, by a sense of why it is that we need science...
  • 第29页
    That its very success does not preclude the possibility of crisis is a key insight of Husserl’s; but it means that to talk of the crisis of science is, paradoxically, to talk of the crisis of a su...
  • 第21页
    My strategy in what follows will be to outline the way that the theme of historicity in Husserl’s Crisis is employed in order to clarify the kind of “hold” that the meaning of science has on lif...
  • 第17页
    ……it is in and as life that an interest in what can be made visible takes root, an interest not only in visibility but also in the validity that comes with the possibility of seeing. Life, in oth...
  • 第11页
    In Husserl's language, any awareness of meaning, whether established though reflection or not, is always something motivated, it has its "evid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