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城市 (1)

  • 第100页
    你責備我說,我的故事一開始就帶你走進城中心而沒有說明隔開兩個城市的空間,也許是汪洋大海、裸麥田、落葉松林或者沼澤。我會用一個故事回答你。   有一次,在名城賽茜裡亞的街上,我遇到一個牧羊人趕著戴銅鈴的...

城市 (2)

  • 第100页
    很奇怪。当你看到一个会让你得救的地方,往往都与你无关,只能站在外面看。永远进不去。那是属于你的,但是你不在那里。
  • 第83页
    画“无”,对他而言应该是一种沉溺,据后来的资料显示,他在世最后的三十年的时间完全被这幅画所占据,心力也消耗殆尽。精确一点说,从一八九三年十一月莫奈买下邻近他吉凡尼住所的大片土地开始,他就想好了要建一座...

2666 (1)

  • 第1255页
    众所周知,历史就是一个婊子,没有什么决定性时刻,而只有分分秒秒的可怕流逝。

随园食单 (1)

  • 第15页
    一物有一物之味,不可混而同之。有如圣人设教,因才乐育,不拘一律。所谓君子成人之美也。今见俗厨,动以鸡,鸭,猪,鹅,一汤同滚,遂令千手雷同,味同嚼蜡。吾恐鸡,猪,鹅,鸭有灵,必到枉死城中告状矣。善冶菜者...

阿特拉斯耸耸肩 (1)

  • 第382页
    “里尔登先生”佛兰西斯科的声音郑重而平静,“假如你看到阿特拉斯神用肩膀扛起了地球。假如你看到他站立着,胸前淌着鲜血,膝盖正在弯曲,双臂颤抖,但还在竭尽最后的力气高举起地球。他越努力,地球就越沉重的向他...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