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四姊妹 (6) 更多

  • 311/312/
    充和喜歡的其他藝術形式也和“懸”有關。書法家寫字時手腕要輕懸在書桌上方,掌虛指實,運筆自如:可以快而不急,也可以慢而不滯。掌握了運筆的緩急輕重,捕捉到“鸞舞”之姿和“龍騰”之態以後,書法家方可以到...
  • 278/
    兆和覺得,她的生命的目標就是一個任務,一個重大的任務,她必須去征服、剋服——或許是爲了改正錯誤,或許是爲了改善事務。直到八十多嵗,她還記得小時候別人怎樣那她和兄弟姐妹們比較。她不像姐妹們那樣有大家...
  • 271/272/
    憂鬱症已痊愈多年之後,沈從文在一封寫給兆和的心中說,重讀《湘行散記》,覺得作者(即沈從文自己)還是一個不錯的作家: 聽他隱姓埋名,真不是個辦法。但是用什麽辦法就會讓他再來舞動手中一支筆?簡直是一種謎...
  • 207/
    允和的這場私人戰役打得理直氣壯,簡單明瞭。她當時的對手是真正的罪犯,從事的都是可恥的非法勾當。但是二十年後,兩個自以爲是的小青年巨人説她不是好東西,只因爲她不願意説謊來傷害別人。在他們給允和思考問...
  • 97/
    武齡尊重生命,所以他鼓勵身邊所有的人,包括僕人的孩子,希望他們在生命中有做作爲。他在大庭廣衆之下很少發言,即使說話,聲音也很低沉,除了子女外很少人瞭解他的樂觀精神。通過他,孩子們從小就知道生命是有...
  • 13/14/
    陳幹幹不是個寡婦nenghui,可是她丈夫沒法靠種田養活六口之家,她只能去張家當僕人來貼補家用。我們不清楚陳幹幹隔多久能回一次無爲的傢,据元和說,在她離家上大學之前,陳幹幹從來沒離開過她。陳幹幹跟著張家先...

三匹马 (1)

  • 民間音樂 / 030 /031
    如果僅從外表上看,那麽這個花茉莉留給我們的印象僅僅是一個嫵媚而帶著幾分佻薄的女人。她的那對稍斜的眼睛使她的臉顯得生動而活潑,嬌艷而濕潤的雙唇往往使人產生很多美妙的聯想。然而,無數經驗告訴我們,僅僅...

什刹海梦忆 (2)

  • 269 /
    一九六九年世襄是帶著肺結核病來到幹校的。連部分配他到菜地做些輕微勞動。我們在“四五二”高地的七、九兩連毗鄰,可以朝夕相見。疾病纏擾,歲月蹉跎,並不能消沉他的意志。有一天我經過菜地,看見有倒在畦邊而...
  • 252 /
    他的文學藝術修養,他的審美觀點,是在這樣一個美的環境裏培養出來的。他對於庭院的佈置,也是不惜重金。因為看中了言菊朋家裏有一株樹,姿勢很有畫意,就和言菊朋商量,能否出讓。言菊朋說:“我沒打算賣樹,你...

芙蓉镇 (5)

  • 芙蓉河啊玉葉溪
    ...... 中國的問題成堆,是一個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的汪洋大海。解決問題必須找到一把萬能鑰匙:鬥。自上而下,五、六你啊一次,疾風暴雨,鬥鬥鬥。其樂無窮,上了癮。你看看:鬥,像不像一把古老的銅挂鎖的鑰匙...
  • 人和鬼
    生命的種子,無比頑强。五嶺山區的花崗岩石脊上,常常不知要從哪兒飛來一粒幾顆油茶籽那麽大的樹籽。這些樹籽撒落進岩縫石隙裏,幾乎連指甲片那麽小一塊泥土都沒有啊,只靠了岩石滲出納一點兒潮氣,就發脹了,冒...
  • 老谷主任
    他在樓板上踱過來,踱過去,像一位被困或是被俘的將領...... 這時他仿佛頭腦清醒了些,開始冷靜下來思考白天發生的事情。他立即就有些後悔,感到羞愧:一個共產黨員,一個戰士出身的人,受了一點委屈,背了一點冤...
  • “精神會餐”
    同志哥啊,你可曾曉得什麽是“精神會餐”嗎?那是一九六〇年、六一年鄉下吃公共食堂是的土特產。那年月五嶺山區的社員們幾個月不見油腥,一年難打一次牙祭,食物中植物纖維過剩,脂肪蛋白奇缺,瓜菜葉子越吃心裏...
  • 吊脚樓主
    吊脚樓本是一個山霸早先逢圩趕集時宿娼納妓的一棟全木結構別墅,裏頭描龍畫鳳金漆家具一應俱全。王秋赦惟獨忘記了要求也應當分給他農具、耕牛。得到了這份果實,他高興得幾天幾夜合不上嘴、閉不了眼,以為是在做...

秋水 (3)

  • 棄嬰 / 202
    真正的危險來自後方不是來自前方,真正的危險不是呲牙咧嘴的狂吠而是蒙娜麗莎式的甜蜜微笑。
  • 罪過 / 163
    其實,我長大了才知道,人們愛護自己身上的毒瘡就像愛護自己的眼睛一樣,我從坐在草垛邊上那時候就朦朦朧朧地感覺到:世界上最可怕最殘酷的東西是人的良心,這個形狀如紅薯,味道如臭魚,顔色如蜂蜜的玩意兒委實...
  • 枯河 / 030
    母親惱怒地對父親説:“你把我也打死算了,我也不想活了。你把俺娘倆全打死算了,活著還趕不上死去利索。都是你那個老糊塗的爹,明知道共產黨要來了,還去買了二十畝兔子不拉屎的澇窪地。劃成一個上中農,一輩兩...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35 36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