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 (2)

  • 村居生活
    窗外,月亮悬挂在大地上方, 满是信息却毫无意义。 它是死的,一直就是死的, 但它假装自己是其他东西,它就像 星星一样燃烧,而且烧得令人信服,令你有时会 觉得 它可能真会在大地上长出什么东西。 假如灵魂有形...
  • 他打开窗户,与大地重逢
    阴影 大多数日子,是太阳把我唤醒。 甚至阴天的早晨光也很充足—— 百叶窗的缝隙漏出细长的光, 早晨降临——我睁开眼睛。 每个早晨我都看到这地方多么脏、多么糟, 所以我上班从不迟到——这不是消磨时间的好地... (4回应)

知晓我姓名 (2)

  • 有一个心理治疗师父亲
    我爸爸就是心理治疗师,我却拖延了这么久,这可能看起来有点奇怪。但我仍然完全否认这个案子在我生命中的重要性。只有当它正盯着我的脸时,我才会屈服,决定去解决它。从小到大,我对心理治疗的理解就是,在大人...
  • 第226页
    人能在悬浮状态中活多久?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头孤独的奶牛,脖子上挂着一根绳子,凝视着一座金属建筑,在那里,我可以看到巨大的粉红色隔间,里面用链条吊着一排排白色肋骨。我身后是一片草地,微风中弥漫着青草的...

帝国游戏 (5)

  • 不这么黑暗但也不明亮的一天
    克疤多揪住我的领口把我拎了起来。我挥了几下手,完全没用,想要踢他,但是我的四肢像羊毛一样瘫软。虽然我觉得克疤多不会听,还是嘟囔着我不是纳粹,我没有犯任何罪。除此之外,我什么都做不了,克疤多的力量与...
  • 我们都注定要以某种方式在黑暗中行走
    我像做梦一样模模糊糊地意识到:9 月11 日的早晨正在酒店上空流逝,和那些赛斯纳小飞机一样高,而我们这些在这个早晨下面的人,离店的退休老人、坐在露台上望着小飞机盘旋的服务生、事务缠身的艾尔丝女士还有在海... (1回应)
  • 书影
  • 第263页
    我走遍海滩,周遭混沌,我背诵那些被遗忘的名字,围困在档案角落里的名字,直到太阳重新出来。可是,那些名字是被遗忘了还是在等待?我想起高处有人俯瞰着这个兵棋玩家,只能看见他的头,肩膀和手背,棋盘和算子...
  • 第18页
    海滨大道上吹来一阵清风让我清醒过来。路上只剩下摇摇晃晃唱着歌回酒店的游客,零星有几辆车缓慢地朝一个或另一个方向开,仿佛全世界都突然之间筋疲力尽,病恹恹的,所有的力气都涌到床上和关了门的房间里。

别样的色彩 (1)

  • “我的父亲”
    但他确实已经离开了我们。他走得很远,去了别的国家、别的地方,去了世界上不为我们所知的一隅。曾几何时,他躺在沙发里读书,眼睛却常常离开书本,随思绪四处游荡。就是那时,我明白了,在这个我管他叫父亲的男...

万重山 (3)

  • 血鸽
    盛夏,无云,亦无风。院墙边一丛鲜红蔷薇正在盛放。藤椅支在院子中央,郁从昭花了许多时间才慢慢走过去,慢慢坐下,慢慢躺好。呆想一会儿,他闭上双眼,头慢慢往后仰。双手慢慢向下垂,一手拿蒲扇,一手捏着一张...
  • 第218页
    太阳仿佛一块薄薄的白铁皮,发出明亮的声响,震得空气里蓝色的颗粒簌簌颤抖。他们一个跟在一个后面,影子重叠在一起,后面的人踩着前面的人的影子。大路尽头灰蒙蒙的。路上积了厚厚的灰尘,在他们脚下发出喑哑的...
  • 第65页
    日子也果然如这次饭局上规划的,恋爱,结婚,买房,生子,一切几乎没什么意外。他有时也会向妻子抱怨,教学任务太重了,还有很多杂事,他完全没时间做自己的事。 你要做自己的什么事呢?妻子问他。 他一时语塞。...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