枉凝眉对《死魂灵》的笔记(4)

死魂灵
  • 书名: 死魂灵
  • 作者: [俄] 果戈理
  • 页数: 390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年: 1983-9
  • 《死魂灵》

    《死魂灵》是一部具有高度思想性的现实主义作品。

    “伟大的写实本领”(鲁迅)

    主要人物:乞乞科夫(骗子)

    玛尼科夫(空虚、装腔作势、自以为是、虚无缥缈)

    科罗潘契加(愚昧闭塞、务实浅薄)

    罗士特莱夫(流氓无赖、吃喝嫖赌、甘于堕落)

    索巴凯维奇(“中等大小的熊”、残暴蛮横、精明)

    泼留希金(守财奴、变态另类)

    2018-07-07 10:22:00 回应
  • 思想意义

    (1)小说《死魂灵》围绕主人公乞乞科夫购买死农奴的活动向我们展示出那个时代俄国地主群像的画廊,突出而鲜明的刻画出当时俄国所谓的优秀阶层——贵族地主阶级走向没落时期的庄园生活和精神风貌。小说的题目暗含双关语,主人公购买的是死掉的农奴,见到的是死的灵魂地主。

    (2)同时也塑造出俄国历史上新的社会人物代表,那就是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由贵族地主过渡到新型资产者的典型——乞乞科夫。

    (3)小说也描绘了一群因为无知违法乱纪的官吏形象,展现出他们只会掠夺人民,悠闲享乐的罪恶生活。

    (4)小说也写到了普通人民,一方面写他们的麻木消极、愚昧无知、贫穷悲哀令人同情的生活,另一方面也展示出他们的愤怒,甚至写到了他们的反抗。

    (5)通过这些广泛的人物形象,作品真实的反映出当时俄国由农奴制向资本主义过渡的社会现实,作者对农奴制社会的没落表达出的失望与不安,对统治阶级持批判和嘲讽的态度,而对新兴的资产者一方面展现他们机智灵活、充满生机的力量,另一方面也感到他们危险的可怕,对他们的所作所为也抱有不安甚至批判的态度。作品否定了贵族地主,也不信任新兴的资产者,对俄国的未来既迷茫又充满期待,但作者依然满怀深情的相信俄国会飞速发展,就像奔驰在马路上的三列马车,但是他不知道该走向何方。

    2018-07-07 10:22:53 回应
  • 人物形象

    乞乞科夫:新兴资产阶级代表,通过他反映新兴资产者冷酷和贪婪,他唯利是图、诡计多端同时也坚韧不拔在发财的道路上勇往直前,充分的体现出在资本的原始积累时期,新兴资产者的疯狂的冒险性和顽强的掠夺性。

    (1)第一个地主:(玛尼罗夫)自命不凡、自诩高雅却终日在舒适懒惰的生活中消磨时光的寄生虫,而在他高雅冷漠可爱的背后则是残忍的反动统治。他的庄园农奴死亡率很高,而他从不关心问津,最终他把死农奴当作“纯粹的废物”拱手送给乞乞科夫,说明他草菅人命的冷漠与残忍。

    (2)第二个地主:(科罗潘契加)是一个贪婪吝啬愚昧胆小的守财奴,她小心翼翼经营自己的庄园,足不出户、闭塞保守,同样对农奴非常的残忍,她不但把死农奴当作物品去卖给乞乞科夫,而且还据理力争要高价钱,这个表面上看来呆头呆脑的女地主,实则很会积攒财务,是一个非常贪婪的吸血鬼。

    (3)第三个地主:(罗土特莱夫)是一个流氓无赖式的地主典型,作为闹事中的英雄、赌场上的狂客,打架斗殴、花天酒地、吹牛撒谎、挥金如土是他的主要生活。他根本不关心农奴的死活,只把他们当作赌注来和乞乞科夫做交易,并最终大打出手暴露出流氓无赖的嘴脸。

    (4)第四个地主:(索巴凯维奇)是一个保守僵化凶残顽固,却又奸诈精明的地主典型,他的外表蠢笨迟钝、结实莽撞,内心则是顽固僵化贪婪而又凶残,他把死农奴当作白菜萝卜一样去出卖,而且斤斤计较分文必争,在死掉的农奴上还想捞取巨金,足见他对活的农奴是怎么样的压榨,连乞乞科夫都骂他吝啬鬼畜生恶霸杀人凶手。

    (5)第五个地主:(泼留希金)是一个外表上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像一个乞丐,实际上却拥有上千个农奴,财务堆积如山的大地主,这是一个吝啬的吸血鬼,可怕而残忍的积蓄者,埋在灰堆里腐烂发臭的老废物,他的灵魂肮脏几乎到了变态的地步,特别是吝啬的性格可谓登峰造极,而实际上他更是残忍的,他根本不管农奴的死活,在与乞乞科夫做交易时只能以乞求的口吻,让对方给他多填些钱,使他最大程度的摆脱死农奴带来的负担,这样的愚昧无能完全是反动的农奴制走向绝境的艺术写照。

    2018-07-07 10:23:42 回应
  • 艺术特点

    (1)结构严谨。整个故事由四大部分来构成,一个序曲三个叙事中心,第一章是序曲,中心人物乞乞科夫来到小城,其他主要人物纷纷亮相,故事拉开序幕。第二章到第六章是第一个叙事中心,通过乞乞科夫买死魂灵描写五个地主庄园的生活;第七章到第十二章是第二个叙事中心,通过乞乞科夫办理抵押手续,展现官僚们的生活;第十一章是第三个叙事中心,以追述的手法交代乞乞科夫的历史。

    (2)果戈里独特的幽默和讽刺艺术。被鲁迅称之为“含泪的微笑”。那就是作者一方面嘲笑现实生活中的种种丑恶,另一方面也为自己祖国感到担忧和悲哀。一方面无情的揭露地主的无情和滑稽,另一方面也为他们的堕落和衰败感到惋惜和伤心。

    (3)环境描写的个性化。小说中五个地主的庄园的生活,完全与他们的性格相吻合,作者的描写完全突出他们的个性。

    (4)抒情插笔的广泛应用。那就是作者在叙述故事时,常常插入大段的抒情和议论,对揭示作品的主题起到巨大作用。

    2018-07-07 10:24:2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