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zabeth对《千年一叹》的笔记(2)

千年一叹
  • 书名: 千年一叹
  • 作者: 余秋雨
  • 页数: 520
  •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 出版年: 2002-10
  • 3

    忘记多少页,刚看完伊拉克之行。伊拉克在1999年正是受到美国猛烈打击的时刻。整个国家到处流着黑油——就是美国联合欧洲大佬垂涎三尺的那个东西。

    伊拉克有着古老的巴比伦文明,但整个国家都处于一种高度自闭与自负的状态。虽然他们的伊斯兰教教派十分虔诚并且狂热,但是短暂的通过《可兰经》的片刻灵魂充实,在满目疮痍的现实面前显得令人敬佩又可笑。

    余秋雨的这本书我断断续续看了几年,总感觉老余真的会写散文,在我个人水平有限的基础上来说。他的确是一个很会记忆与联系社会人生历史的作家。

    2018-11-16 00:05:31 回应
  • 第452页

    这次不再是提防伊阴、阿高汗、巴基斯边境那条目前全世界最危险的道路上国际恐怖集团的出没,也不是担心巴基斯坦南方省份土匪的拦劫,而是彻底领受了一种未被有效管理的贫困社会必然喷酒出来的巨大混乱和恐怖。 一天二十四小时,路上始终拥塞着逃难般的狂流。严重超载的卡车和客车,车顶上站满了人,车窗外面还攀着人,尖声鸣着喇叭力图通过,但早已塞得里外三层,怎么也挪动不得。夹在这些车辆中间的,是驴车、自行车、牛群、车、闲汉、小贩、乞丐和一丝不挂的裸行者,全都灰污满身。 窄窄一条路,不知什么年代修的,好像刚刚经历地壳变动,永远是大坑接小坑。没走几步就见到一辆四轮朝天的翻车,一路翻过去,像是在开翻车博览会。但没有救助者和围观者,大家早就看腻了。

    在这样一条路上行车,必须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一开出去就是十几个小时,半路上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吃饭。大家全都饿得头昏脑涨,但最麻烦的还是上则所。沿途哪里有厕所啊,以前在沙漠、田野还能勉强随地解决,而这里永远是人潮汹酒。只能滴水不进,偶尔见到远处一片萎黄的玉米地,几位小姐、女土便疯了般地飞奔而去。 不仅沿途不能吃饭,旅馆里的饮食也完全不能相信。李辉去参观了一家据说是最大的乳品厂回来之后,发誓不再喝一口这里的牛奶。平日只在旅馆吃饭的队员们绝大多数肚子都出了问题,有的还高烧不退。因此队里严格规定,只准吃几样东西,连在旅馆刷牙时,也不准用这里的自来水漱口,一人一小杯纯净水。这里买的净水,细细一看有不少浮游物,于是只得到处寻找“依云”之类国际牌号。到后来,队员们性一能放心吃的只有两样东西:带壳的煮鸡蛋和带壳花生。

    行车十几小时,又必须让开白天的访问时间,那么大半时间只能是夜间行驶。夜间,困汉和自行车少了,超载的卡车却比白天更多,它们大多没有尾灯,迎头开来时必以强光灯照得你睁不开眼,而且往往只开一盏,完全无法 判断这是它的左灯还是右灯。冷不防,横里还会蹿出几辆驴车。 因此,其间的险情密如牛毛,几位司机熬过了荒漠冲过了沙暴、闯过了险区,现在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紧张。对讲机声声急呼,所有的人都憋住了气,睁大了眼,浸透了汗,看佛祖如何保佑我们步步为营,穿越新的难关。 在此,我又一次感念起眼前这批握着驾驶盘的伙伴。没有他们,就不可能有电视拍摄,也不可能有我的文化考察,因此必须写下他们的名字了。队长郭滢坚持开车,有时还开头车探路,在对讲机里指挥,把嗓子也喊哑了;另 位出色的指挥者是马大立,我们此行数万公里的路面大多数由他一公里一公里地开辟着,他的助手欧阳少辉也功不可没;陈吉勇押尾车,不仅需要察看车队后方的情况,还要统观车队整体状态。我坐的四号车由李兆波驾驶,个威风凛凛的男子汉,日日夜夜的生死与共和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2019-01-09 16:55:3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