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 第一季 (32) 更多

  • 第387页
    但等意识到自己落泪,安迪连忙拿出纸巾擦干,下意识地观察一下周围,见没人留意她,她才放心。但再也坐不安稳,只得低头离开。她从来不敢当众流泪,流泪便意味着软弱,意味着屈服,也意味着别人可以趁虚而入,欺...
  • 第377页
    直到真正确认安迪睡着了,奇点才转动差点儿僵硬的脖子,看向安迪。夜灯光线有保证,他第一次清楚地看清安迪睡着时候的模样。白天她表情很淡,很多人以为她傲气,架子大,奇点却知道她一向如此,她连两人私下里的...
  • 第373页
    安迪很没勇气说下去,“你先说说你父母。” 奇点此时任何要求甜头的冲动都被浇灭了,他字斟句酌地道:“已经跟你有过表态,我们跟他们不说假话,但只说有限的实情。我并不是打击你,但你的情况确实特殊,这种特殊...
  • 第361页
    当手中的每一张牌都是坏牌,想要赢一把的唯一办法就是打破规则。樊家主心骨樊父轰然中风,樊家的分配规则因此倒塌,樊胜美在爸爸手术的那一天才终于认识到,亲人并非天然的爱人,亲人更非天然的债主。从那一天起...
  • 第299页
    “我……她脸上始终戴着面具,包括处理家务事的时候也戴着面具,对她自己也戴着面具。唯有把她的面具扯下来,她才会意识到她这几年……这几年并不怎么……光鲜……或者说早已颜面无存。这样,可能促使她以真面目...
  • 第298页
    安迪听了道:“小曲一直说樊胜美不会理财,原来樊家是个无底洞。王柏川想干什么,英雄救美?这种简单小事他着手处理了就是,何必大费周章?” “樊家那个问题,只要是明白人,谁都不敢沾手。明摆着樊胜美与她家父...
  • 第296页
    “烦死了,你不会说这是最佳性价比的咖啡吗?什么钱买什么货,最好的就得天价,人家顾客不笨,你最笨。” “我当然知道一分价钱一分货,只是……我以前又傻了一回,以为他们说的特级就真的是最好。”
  • 第297页
    2201里面,奇点听完安迪风格严谨白描式的叙述,先肯定一句:“这不是矫情,血缘这东西很微妙,你的表现很正常。后续肯定牵扯不清,需要边走边看,尤其是看那边的态度。但你的情绪目前表现得太镇静,换别人可能酗...
  • 第280页
    你并不是拎不清,你只是不愿算计人。我喜欢你这样。我感觉赵医生也是类似的人,我喜欢真清高不做作的人。
  • 第279页
    打牌闹成这样,一半跟你有关,我替你收拾残局。你一玩就来劲,在你第一次连胜三局的时候,我提醒你放水,给曲赵两个留点儿脸面,你没在意,之后还越打越勇。那时候小曲的脸红了,开始作弊,以后越来越明目张胆。...
  • 第278页
    樊胜美根本睡不着,钻在被窝里干瞪眼。听得外面邱莹莹说要给她炖鸡汤,她刚刚支撑了好几个小时的心忽然散了,几秒钟之前,她还将自己当个力挽狂澜的女英雄,心里头凭着自己的社会经验盘算第一笔款子之后的后续费...
  • 第266页
    “我以前以为像她那样的富二代除了玩,不会干活呢,真想不到。” “一个人群被圈定到两三个字里,像富二代,官二代,小三,二奶,捞女,取其某一共性,而忽略个体的特异性,往往会导致判断前预设立场,判断结果自...
  • 第255页
    “袒露真相未必是美德,有时候真相是永久扎在心头的刺。善意隐瞒是必须的。” 安迪心头一震,什么叫知情权?也可以说,她将什么都跟奇点坦白,让无辜的奇点与她一起承受她先天带来的风险,而等哪天风险兑现,她还...
  • 第253页
    据说,最美好的发薪日,当数早年没有银行卡的年代。百元十元,一分一角,多少工资,就由财务一五一十地数出真金白银交付。但等工资越来越高,工资袋越来越显得沉甸甸,领工资越来越享受的时候,忽然有一天开始,...
  • 第252页
    因此,整个周日,他们两个人倚在一张藤椅里,晒着太阳看同一本书。这本书,是好多字相见不相识的诗经。他们喜欢先不弄懂意思,而是不懂装懂,将诗朗朗背诵出来,将远古的音律之美欣赏完毕,才翻开后页看解析。用...
  • 第250页
    一批一批上场的业余乐手的水平当然无法与梅纽因、马友友们相提并论,因此关雎尔听得有点儿三心二意。与周围其他人不一样,她毕竟与台上的乐手不熟。再说有樊胜美在一边儿流泪,她更无法专心。倒是耳朵一听到破绽...
  • 第220页
    第二天安迪问关雎尔,怎能让樊胜美从山庄事件中摆脱出来。关雎尔想了会儿,道:“我不知道这个答案该不该说。樊姐喜欢挤入富贵云集的地方玩儿,以前每次玩回来都兴高采烈。” 安迪即使在开车,依然禁不住回眸看一...
  • 第219页
    邱莹莹憋啊憋啊,实在憋不住了,“安迪,我有血泪教训一定得告诉你,不要对男人太好,即时你很想对他好,也一定要挤牙膏一样的一点一点地给,否则他会轻贱你,很快厌倦你。这是樊姐当初教育我的,现在变为我的经...
  • 第217页
    什么叫宅女?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种不同的解释。 安迪说,宅女就是除工作与睡觉之外,绝大多数时间待在家里,并且无出门闲逛欲望的女性。如此刻板毫无想象力的答案自然是遭到22楼全体成员的藐视。安迪异常不解,精...
  • 第176页
    “想听实话,还是想听安慰?” “要听实话,安迪,换你做我上司,会批我吗?我本来是打算回家问樊姐的,樊姐每年要给员工做考核,见的这种问题也挺多。” “嗯,我说说我的观点,可能很不中听,你要忍耐。有个词...
  • 第173页
    樊胜美急了,事实有什么用,人们相信的是他们愿意看到的主观真相。看看刚才传她网址的同事此时正对着电脑眉飞色舞,她相信有无数上班无聊人士正等着看好戏传好戏,安迪得倒霉。难道是人心散了,老情人不好用了?...
  • 第146页
    安迪一听,这么一说樊胜美似乎也挺不堪。“对了,我的车子甚至不是自己掏钱租,还是问老谭抢来的。有些事被旁人三言两语一总结,似乎是个笑话,其实事情可能曲折晦涩,当事人甘苦自知。我少管闲事。” “你不一样...
  • 第98页
    “我,失恋,又失去工作。”邱莹莹意外早起,她今天竟然不用闹钟就醒了,再也睡不着。2202别人都还没起床的时候,她一个人靠着厨房料理台喝水,发呆。等樊胜美的房门才一打开,她就冒出这么一句,将还在睡眼朦胧...
  • 第97页
    安迪早起出门跑步,遇见这个钟点最不可能出现在22楼走廊的人:曲筱绡。曲筱绡拎一只电脑包出来,硕大的包似乎压弯了她的腰肢,因此她走路跌跌撞撞的,两只细细小小的手勉强提着重包摔向电梯,一不小心撞到安迪身...
  • 第90页
    “是啊,你不仅跟我睡觉,你说你还跟你妈睡觉,跟你奶奶睡觉,你们一家其乐融融,三代同堂,不分彼此,相亲相爱,乱伦爬灰。”邱莹莹气得脑袋充血了,她已无法思考,但她一定要骂回去,她凭本能张嘴就来,也不知...
  • 第73页
    “不去,不去,不去,不要送我进精神病医院。”谭宗明见安迪紧紧缩进沙发里发抖,恨不得钻进沙发角落,让沙发湮没不见,无比可怜。他毫不犹豫走过去,将安迪紧紧抱在怀里。他清楚这么做违背两人之间的君子协定定...
  • 第67页
    樊胜美便抓住关雎尔问奇点是怎样一个人,一听关雎尔的描述,樊胜美就在心里将奇点枪毙了。安全的男人等于被发到好人牌的男人,领到好人牌的男人死路一条。 关雎尔到底没把奇点的衣服品牌说出来,基本上,人们尊重...
  • 第52页
    “这件事我们换个角度来看,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摆在你面前,一个是狐狸精一样的美女,家财不少,陪嫁丰厚,又是海龟,另一个外地无户籍女子,一无所有,中人之资。换你是男人,你挑哪个?都市中人实际得很。” 安...
  • 第18页
    邱莹莹早上一起来就看见关雎尔的字条,只一句“白主管于12:15PM左右来短信问你地址,他说周六早上顺路来接你”,便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了,什么樊胜美的忠告,关雎尔的分析,一概不见,眼前乱冒的都是白主管帅气的笑...
  • 第15页
    关雎尔终于开完会,网络会议上各国口音的英语和错综复杂的工作安排刺激得她神经紧绷。她虽然还轮不上说上几句,却早紧张得半点儿睡意都没了。合上电脑,她胸口依然有一股真气四处游窜,让她无心睡眠。可邱莹莹已...
  • 第12页
    曲筱绡的眼睛早盯上了樊胜美,电光石火间,火眼金睛地将樊胜美桌上身上的用品搜罗一遍。而樊胜美也是一样。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会,爆出噼噼啪啪的激情电光。唯有邱莹莹不知,她只关心曲筱绡的亮片包了,因为她看...
  • 第1页
    她是个孤儿,她四海为家,而纽约是她此生最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感觉即是安全的感觉,她苛求安全。

左耳 (18) 更多

  • 第221页
    像琳这样的女生,只要她想通了,就应该拥有她的幸福。我相信那个胖男生脸贴脸照的。琳的脸因为爱情而光彩动人,她说:“祝新年找到新的爱情。” 我回她短信:“好。” 像琳这样的女生,只要她想通了,就应该拥有...
  • 第196页
    朦胧中他把我背起来,往学校的方向奔去。朦胧中,我又听见他说:“我是不会喜欢你的。”朦胧中,吧啦抱着我瘦瘦的身子站在一边,许弋被无数只脚踢倒在地上,他的脑袋正汩汩地冒着鲜血……我的脑袋又重又疼,一切...
  • 第174页
    有时候想想,像我父母爱我一样,我也真的很爱我的父母,但是,我的内心,是他们看不到的。我很难想象他们看见我在阳台上抽烟会怎么样,看着我被别的男生拥抱会怎么样,也许我妈会就此晕过去也不一定。就凭这一点...
  • 第152页
    烟花照亮她的微笑。那微笑让我想起吧啦,按理说,她和吧啦应该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但是这一刻,我有些迷糊,仿佛她们就是同一个人。
  • 第151页
    我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抵达这个我生活了十多年并且以为永远不会再回来的城市。我在下火车的那一刻忽然感觉呼吸舒畅,原来这个城市的空气才是我最为熟悉和习惯的,原来这个城市已经在我的身上烙下烙印,不是我想忘就...
  • 第124页
    这以后,我都没有见过我大伯,据说他在上海做生意发了财,但那只是据说,不管他是什么样的命运都与我们无关。就是这样的,亲情淡漠到极致的时候,同胞兄弟甚至远不如一个陌生人。
  • 第123页
    我回到家里的时候,他正在看电视。 恶俗的电视剧,他看得津津有味,一边看一边在吃一碗面条,同样津津有味。 说实在的,很多的时候,我很佩服他,他总是能在正常人都无法忍受的平庸之中巧妙地享受到他自己的生活...
  • 第118页
    短短半年,很多的东西都完全地改变了。消失了,不见了。最痛苦的是,消失了的东西,它就永远地不见了,永远地不会再回来,却偏还要留下一根细而尖的针,一直插在你心头,一直拔不去,它想让你疼你就得疼,绝对牛X。
  • 第112页
    我走近,看到墓碑上的那张照片。黑白照片,年轻的,美丽的,久违的脸,无所畏惧的眼神。我的心像被谁忽然一把揪了出来,扔到半空中,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去向。
  • 第88页
    在她替我擦药的时候,我把我的秘密告诉了她,我实在控制不住想找一个人说说话的欲望。在我的心里,她已经成为一个可以倾诉的人。 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可以倾诉的人。 我相信,她不会背叛我。而且,就算她背叛我...
  • 第76页
    他朝我勾了勾手指,我像孩子手中弹出的玻璃球于瞬间冲入他的怀里,抱住他我就再也不愿意放手,管他天崩,管他地裂,管他天崩地裂。
  • 第71页
    “淋了雨会感冒的。”她对我说。我把伞接过来,伞把那儿还带着她掌心的柔软的温度,没有人这样对我好过,更何况我们只是陌生人。我的心像棉花被重拳击了一下,软下去,一个深深的窝,一时半会儿起不来。
  • 第70页
    我猜那人应该是张漾的父亲,也许是打电话给张漾的女生太多了,以至于他的好奇心荡然无存。我还是感觉自己受到了冷落,于是心情从沸点降到冰点。可能是因为饥饿的原因,香烟的味道在嘴里显得异常苦,我在树下来回...
  • 第61页
    我不是没有内疚,但爱情让我失去一些应有的理智。我在半夜三点的时候跑到郊外一座废弃的小楼上去抽烟,看烟头从高空坠落,一个微弱的火花,绝望地掉向早已干涸的草地。 草地下面,是一片黑色的肮脏的泥土。
  • 第53页
    我的心已经是被吹皱的一池春水,再也无法平复。
  • 第51页
    我们离得很近,我看到他的眼睛,像天上闪烁不停的星星。我的眼睛里,忽然就有了莫名其妙的潮水。
  • 第47页
    我见识过各种所谓厉害的男生,可是没有见过这样的一个男生,沉默,干净,骨子里却透着不易觉察的桀骜,就像什么呢……就像棵小小的白杨。小白杨小白杨,我在心里试着喊了一下,对这个名字甚而有些满心欢喜了。
  • 第46页
    就在他抬头的一刹那,我看到微弱的白炽灯光下,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很久以后,我不断回忆起那一个瞬间,回忆起那一刻我的心里,是怎样忽而像盛满了水的容器,又忽而像将它们全部倾倒出来。所谓的天翻地覆,大抵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