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音007对《欢乐颂 第一季》的笔记(32)

  • 第266页

    “我以前以为像她那样的富二代除了玩,不会干活呢,真想不到。”

    “一个人群被圈定到两三个字里,像富二代,官二代,小三,二奶,捞女,取其某一共性,而忽略个体的特异性,往往会导致判断前预设立场,判断结果自然是缺乏理性。你可以尝试一下,如果只用三言两语来概括一个人,基本上没几个人不是笑话。而不是笑话的几个人,必定是极端乏味的那种人。所以最好不要受流行思维诱导,不要从众,一个人一定要有基于自身立足点的独立判断,判断能力与结果无论是好是坏,都比受人诱导强得多。你太乖,乖的人容易被诱导。”

    关雎尔领会了好一会儿,才道:“我还得再花时间想想。想想你,安迪。你关心我,才会对我说这些。”

    “除了关心,主要还是你心态好,不褊狭,因此不会完全拒绝思考与你心中既有成见不同的意见,我才可以说啊。”

    安迪想到的是前不久与樊胜美说起林师兄似乎追求关雎尔,樊胜美说大好青年大多喜欢关雎尔那样的人,家庭小康而不复杂,父母以后生老病死有保障,本人工作也不错,性格又单纯,娶妻如此一劳永逸。但安迪觉得凡事未必都可以往物质条件上套,那种不复杂家庭出来的孩子心态温润如玉,谁能不喜欢与这种人相处呢。当朋友,当伴侣,当然选择关雎尔这种人,连喜欢搞恶作剧的曲筱绡都爱关雎尔。

    2019-05-08 12:51:30 回应
  • 第278页

    樊胜美根本睡不着,钻在被窝里干瞪眼。听得外面邱莹莹说要给她炖鸡汤,她刚刚支撑了好几个小时的心忽然散了,几秒钟之前,她还将自己当个力挽狂澜的女英雄,心里头凭着自己的社会经验盘算第一笔款子之后的后续费用将会有多少,她有限的存款见底之后该怎么办。可一碗鸡汤的关怀,让樊胜美意识到,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即使把她剁成泥,都不够填哥哥那个无底洞。她以前不是再三检讨不再出手吗,为什么今天又犯贱,答应汇钱给妈妈解哥哥之困?

    可是一想到索债的人在爸妈家里肆虐,她只好叹息,她能怎么办,她又能怎么办,她还能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看爸妈挨揍,家被搬空吧。好在哥哥很快就会放出来,等哥哥出来,冤有头债有主,她撒手不管了。

    薄薄的卧室门外,有锅碗瓢盆的响动,樊胜美意识到邱莹莹在替她做鸡汤了。她想出声阻止,可她心烦得懒得见人,懒得假装若无其事,她恨不得逃离,她每天就想着逃离,逃到谁都不认识她的地方,赤手空拳从头开始。

    2019-05-08 14:33:51 回应
  • 第279页

    打牌闹成这样,一半跟你有关,我替你收拾残局。你一玩就来劲,在你第一次连胜三局的时候,我提醒你放水,给曲赵两个留点儿脸面,你没在意,之后还越打越勇。那时候小曲的脸红了,开始作弊,以后越来越明目张胆。可惜赵医生清高,不肯配合她的作弊。等你从算牌精熟到算人的时候,赵医生对小曲愚钝看不清失败原因而继续作弊的不配合已经积累到不满的地步。可小曲被你打昏了,不知收敛。赵医生又输得不好意思喊停,心里有点儿烦,还得抗拒小曲的作弊,连带被你嘲笑两人一起作弊被冤枉,我看他也开始出昏招了,毕竟还年轻,沉不住气,被人冤枉别的还可以,被人冤枉做笨贼大概是他这个聪明人的命门。我只好借机叫停,委屈一下小曲。但显然小曲等我们走后已经认识清楚,我叫停是为她好,若是她和赵医生在牌桌上翻脸,两人未来的关系不容易挽回。我小看她,原以为她有点愚笨,看起来只是不会打牌,做人很拎得清。过程就是这么回事。另一方面,发个小火还有我个人的考虑,小曲那家伙说好听点儿是个给三分颜色就开染坊的主儿,说不好听点儿则是近则不逊远则怨,我想太太平平在22楼混,最好时不时给她点儿小颜色瞧瞧。

    2019-05-08 14:56:32 回应
  • 第280页

    你并不是拎不清,你只是不愿算计人。我喜欢你这样。我感觉赵医生也是类似的人,我喜欢真清高不做作的人。

    2019-05-08 14:59:42 回应
  • 第297页

    2201里面,奇点听完安迪风格严谨白描式的叙述,先肯定一句:“这不是矫情,血缘这东西很微妙,你的表现很正常。后续肯定牵扯不清,需要边走边看,尤其是看那边的态度。但你的情绪目前表现得太镇静,换别人可能酗酒,砸东西,打架,大喊大叫发泄。在压抑自己?”

    安迪点头,“但……我刚才发泄了。”

    “我们喝酒,继续发泄。人生才多少大事,生出来是第一桩大事,这件事就牵涉父母。遇到这种事,怎么发泄都不为过。我开酒,你拿纸笔,我们列数那个人的罪过。”

    安迪将信将疑,但她又信任奇点,她不拿纸笔,而是搬来一台笔记本电脑,放在桌上。不用奇点陪伴,她自己动手在电脑里打入:因魏国强逃离,妈妈发疯惨死,外公失踪,外婆不知下落,我……无可奉告,弟弟。于是,等奇点拿着两只杯子过来,她疑惑地道:“早已过去的事,早已明白的事,我激动什么,我为什么总是为过去激动?你让我列出来,是不是想说明我小题大做?”可话是这么说,她的心就跟被人扯着荡秋千一样,对着这么简单的一排字,沉沉地跳。

    “不要问我,你问自己。”奇点斟半杯酒给安迪。

    安迪被这句话刺激得火大,一饮而尽,“细节!”她将手指移回键盘,可临阵退缩,那一个个月黑风高夜,如何描述?她将电脑推开,“不写了,写出来仿佛不再是自己的事,再看就像看别人的故事,没有感受。你想要我怎样做?”

    2019-05-09 12:19:27 回应
  • 第296页

    “烦死了,你不会说这是最佳性价比的咖啡吗?什么钱买什么货,最好的就得天价,人家顾客不笨,你最笨。”

    “我当然知道一分价钱一分货,只是……我以前又傻了一回,以为他们说的特级就真的是最好。”

    2019-05-09 12:22:03 回应
  • 第298页

    安迪听了道:“小曲一直说樊胜美不会理财,原来樊家是个无底洞。王柏川想干什么,英雄救美?这种简单小事他着手处理了就是,何必大费周章?”

    “樊家那个问题,只要是明白人,谁都不敢沾手。明摆着樊胜美与她家父母哥哥组成的是死循环,谁奋勇冲进去与樊胜美绑一起,谁跟着沦陷。王柏川没那么傻。”

    2019-05-09 12:28:08 回应
  • 第299页

    “我……她脸上始终戴着面具,包括处理家务事的时候也戴着面具,对她自己也戴着面具。唯有把她的面具扯下来,她才会意识到她这几年……这几年并不怎么……光鲜……或者说早已颜面无存。这样,可能促使她以真面目处理家务事,做个了断。”

    2019-05-09 13:24:39 回应
  • 第361页

    当手中的每一张牌都是坏牌,想要赢一把的唯一办法就是打破规则。樊家主心骨樊父轰然中风,樊家的分配规则因此倒塌,樊胜美在爸爸手术的那一天才终于认识到,亲人并非天然的爱人,亲人更非天然的债主。从那一天起,樊胜美渐渐学会对亲人说“不”,并越来越勇于说“不”。然而奇怪的是,当樊胜美强硬起来,充满主见的时候,她的妈妈吧嗒一声贴到女儿身上,变成唯女儿马首是瞻,将女儿看成新一任樊家家长,在女儿面前唯唯诺诺。唯独说到儿子的时候,樊胜美才能发现,其实儿子才是妈妈心中的唯一主心骨。即使儿子目前远在天边也无所谓,孙子雷雷就是儿子的替代物。

    2019-05-10 10:16:08 回应
  • 第373页

    安迪很没勇气说下去,“你先说说你父母。”

    奇点此时任何要求甜头的冲动都被浇灭了,他字斟句酌地道:“已经跟你有过表态,我们跟他们不说假话,但只说有限的实情。我并不是打击你,但你的情况确实特殊,这种特殊不影响我对你的感情,然而我的父母未必能接受有些实情。我们是成年人,他们不知情,我们这样过日子,他们如果知情,我们依然这样过日子,唯一的不同只是他们心里有了疙瘩,影响未来相处的和睦。既然如此,何必非要跟他们强调这件事?这叫善意隐瞒。你还有什么其他想法,今晚也一并说了吧,省得我总被你拒绝得莫名其妙。”

    2019-05-10 12:46:59 回应

德音007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50条 )

左耳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