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奥斯维辛 (2)

  • 第98页 德国纳粹党的时代
    总之,我认为,如果我们希望我们的儿孙们能听到这些声音,而且代代相传,我们就应该少对他们谈什么荣光、胜利,少说些英雄主义和神圣的使命,而多讲些那种艰苦的、充满危险的毫无价值的生活;多讲讲当初日复一日...
  • 第62页 起诉霍斯的证词
    而那些“非人的”生活条件,还体现在心理和道德层面上,因为营地的领导层在毁灭囚犯的个体之前,想先毁灭其人格,首先每个人的名字都用一个号码代替,他们把囚犯的号码刺在左前臂的皮肤上,无视其作为人的任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