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度对《现代性与大屠杀》的笔记(16)

现代性与大屠杀
  • 书名: 现代性与大屠杀
  • 作者: [英国] 鲍曼
  • 页数: 287
  •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 出版年: 2002-1
  • 前 言
    然而,关注大屠杀的德国性( Germanness),把对罪行的说明集中在这个方面,同时也就赦免了其他所有人尤其是其他所有事物。认为大屠杀的刽子手是我们文明的一种损伤或一个痼疾一一而不是文明恐怖却合理的产物一一不仅导致了自我辩解的道德安慰,而且导致了在道德和政治上失去戒备的可怕危险。切都发生在“外面”一在另一个时间、另一个国家。“他们所受到的责备越多,“我们这些其余的人就越安全,我们为捍卫这种安全所要做的也就越少。一旦将对罪行的归咎与对原因的落实等同起来,也就不必去质疑我们为之骄傲的清白与心智健全的生活方式了。
    引自 前 言

    罪行的归咎与原因的落实

    2020-05-11 09:11:54 回应
  • 道德冷漠的社会生产
    艾希曼的辩护律师塞瓦提斯博士在耶路撒冷总结陈词时尖锐地指出:“艾希曼的所作所为是因为:如果他赢了,他将获得勋章;如果他输了,他就得上绞刑架。”这句话明显的意思一一当然是这个世纪当中完全不乏震动效应的观点里面最尖锐的个一是没有什么价值的;当然它也许确实是正确的。但是这句话还有另一层含义,这层含义虽然没有那么明显,但却满含讥讽并更令人担忧,那就是,艾希曼的所作所为同战胜方的所作所为在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行为没有了内在的道德价值信那么他们两方本质上都不是不道德的。道德评价外在于行动本身,不是由引导和塑造行动自身的那些标准来做出裁定的。
    引自 道德冷漠的社会生产

    行为标准与对行为的道德评价是两码事。

    2020-05-11 10:51:23 回应
  • 道德冷漠的社会生产
    那么,这些普通的德国人是如何转变为德国集体罪行中的子手的?凯尔曼认为、反对暴行的道德自抑( moral inhibitions)在三种条件下会受到损害,这三种条件无论单独出现还是放到一起都会起作用:暴力被感千工权威(通过享有合法权利的部的正式命令来实现)行动被例行化了通过规章约束的实践和对角色内容的精确阐述来实现)、暴力受害者被剥夺了人性(通过意识形态的界定和灌输来实现)。我们将单独说明第三个条件。而前两个条件听起来异常的熟悉。它们在现代社会大多数代表性机构普遍应用的理性行动原则当中被反复地详细说明。
    引自 道德冷漠的社会生产
    2020-05-11 11:03:57 回应
  • 疏远犹太人的一些独特之处
    而要记住的一个重点是,所有这些表面上敌对的措施同时又是社会整合手段。它们解除了“内部的外人”必然会给主人群体的自我认同和自我生产所带来的危险。它们创造这样一个环境,在其中可以去想像没有摩擦的共处。它们给出了行为准则,如果这些准则能够得到切实的贯彻,就能在这个隐伏着冲突并随时可能爆发的环境中保证和平的共处。正如齐美尔所解释的,仪式性的制度化将冲突转变成了群体分化( sociation)和社会聚合的一个工具。只要这些措施是有效的,分离就不需要态度上的敌意来支持。商业活动简化为严格仪式化的交换也只需要遵循行为准则,以及培养对违背准则的行为的反感。当然,它也需要分离的对象承认低于主人社区的社会地位,并同意主人居民有界定、实施或改变这种社会地位的权利。然而,差不多在犹太人大迁徙的整段历史中,法律总是一个特权和剥夺的网络,而法律平等特别是社会平等的观念却闻所未闻,或者从来也没有被当做实践的主张。直到现代性到来之前,对犹太人的疏远只不过先定的存在之链各个环节普遍分离的一个例子
    引自 疏远犹太人的一些独特之处
    2020-05-11 16:17:51 回应
  • 三棱镜群体
    随着最初的反现代主义抗争遭到失败以及现代性胜利已经铁定如山,冲突移到了暗处。在潜在的状态下,冲突则表现为对空虚的极度恐惧、对确定性永无止境的渴求、会有阴谋出现的偏执狂式的神话,以及对永远难以捕获的一致性的狂热追求。最终,现代性将会为他的敌人提供只有这个敌人失败时才会出现的精良武器。历史的讽刺将允许反现代主义的恐惧通过只有现代性才能挖掘的渠道和发展出来的形式得到消除。欧洲内部的恶魔将被技术科学管理和国家集权。一现代性所有的最高成就一一的精密产品驱除。
    引自 三棱镜群体

    反现代主义者用精良的现代武器试图阻止不可避免的现代化进程,结果是对犹太人这一孤立的群体、恶魔的化身的敌视与清除。

    2020-05-11 17:00:58 回应
  • 不协调性的现代层面
    富有而又可鄙的犹太人为转移早期释放出来的反现代主义能量提供了一根天然的避雷针。他们集可怕的金钱力量与社会的鄙视、道德的遣责和审美的厌恶于一身。这正是对现代性的敌意,特别是对现代性的资本主义形式的敌意所需要的支撑点。
    引自 不协调性的现代层面
    2020-05-11 17:13:59 回应
  • 不协调性的现代层面
    事实上,是科学社会主义(也即,不是要阻碍资本主义的发展,而是为自己设立了一个征服和超越的目标的社会主义它承认资本主义变革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也承认资本主义的进步性;在指出资本主义的进步带来了全人类进步后,它允诺要开始建立一个新的、更好的社会)之父卡尔・马克思将反资本主义的反犹主义向后看的眼睛扭转到向前看。而这样的结果是,在一个时候,当资本主义是暂时的疾病而可以被治愈或者被根除这个最后的幻想已经破灭和被抛弃时,马克思使得反资本主义的反犹主义能够被反资本主义的对立者所用。马克思承认“犹太教精神”和资本主义精神之间的选择亲和性;它们都以鼓励个人利益、进行交易、追逐金钱而闻名。而如果要把人类的共存建立在更加安全、更加理智的基础之上,就不得不把两者都根除。它们共同胜利了,但也将共同灭亡。两者同生共死,一个消亡了,另个也要被毁灭。从资本主义解放出来也就意味着从犹太教义中解放出来,反之亦然。小
    引自 不协调性的现代层面
    2020-05-11 17:22:04 回应
  • 种族主义的现代性
    在前现代时期,犹太人是等级中的一个等级,级别中的一个级别,阶层中的一个阶层。他们的特殊性不是一个问题;习惯性的、实际上未经考虑的种族隔离实践有效地防止了其特殊性成为一个问题。随着现代性的上升,犹太人的隔离也成了一个问题。就像现代社会中所有其他事物一样,这种隔离现在也不得不受到制造、搭建理性地讨论、科学地设计、执行、监控及管理。那些前现代社会中的统治者可以采取看守员那样闲适和自信的态度社会可以自食其力,以一种小得难以察觉的变化年复一年、代复一代地自我再生产。然而,他们的现代继承人却不是这样。在这里,任何事物都再也不能想当然。没有被栽种的事物就不应该生长,任何自生自长的事物都必定是错误的,因此也是危险的,会危害和破坏全盘计划。看守员似的自满是个人支付不起的奢侈品。相反,需要的是一个园丁的态度和技能:对草坪、花坛和分开草坪与花坛的沟渠要有详细的设计构思;要有眼力判断和谐的色彩,还要有见识来区分令人愉悦的和声与令人讨厌的杂音;要有把对其计划及其秩序与和谐的构思产生干抗的自生植物视为杂草的决心;要有适当的机器和农药完成清除杂草的任务,并同时保留整个设计需要和限定的那些部分。
    引自 种族主义的现代性

    突然想到鲁迅的“从来如此,便对吗”。理性和科学精神要求对事物寻根究底,质疑存在的合理性,光明的一面便是动摇进而推翻吃人的制度,但同样的质疑剥夺了夹缝中的犹太民族的生存权利。

    2020-05-11 18:20:55 回应
  • 从排斥到灭绝
    如果没有种族的构想,也就是说没有地方性的、致命的、从原则上说是不可医治的并且能够繁殖直到被阻止为止的缺陷,是很难或许不可能形成灭绝一整群人的观念的;如果没有业已确立的医学实践(既包括针对个体身体的医学领域,也包括其大量类比的应用),同时如果没有医学实践规定了健康和常态的模式、隔离的策略和手术技术,同样也是很难或者不可能形成这样个想法的。而如果脱离了改造社会的工程方法、社会秩序之人为性的信念、专家制度以及人类场景与互动的科学管理的践活动,更是特别难或几乎不可能构想这样一个想法的。面于这些原因,反犹主义的灭绝计划应该被看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现代现象;也就是说,是只有在现代性的发达国家才可能发生的事件。
    引自 从排斥到灭绝
    2020-05-12 07:55:48 回应
  • 现代种族灭绝的特性
    戈尔顿命名了几种只有结合起来才能产生屠杀的因素:纳粹分子式的激进的(正如我们在上一章里所说的,现代的:种族主义的和灭绝性的)反犹主义:没犹主义变成一个强大集权国家的实际政策;这个国家支配着一个庞大的、有效率的官僚机器;紧急状态下的国家”——一种不同寻常的战时环境,它允许这个国家所控制的政府和官僚体系越过一些在和平时期可能要面对重大的事物没有干涉,所有的人被动接受那些事情。这些因素中的两个(有人认为可缩减为一个:随着纳粹分子当权,战争实质上就是不可避免的)可以被看做是巧合的一一尽管总是现代社会可能的属性,却并不必然就是它的属性。而剩下的因素则是完全“正常的”。它们恒久地存在于每个现代社会中,并且,是那些与现代文明的前进与现固确切相关的进程使这些因素成为可能并且无可避免。
    引自 现代种族灭绝的特性

    我们与大屠杀的距离,只是一种极端主义的登台。

    2020-05-12 09:08:50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