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烟对《不曾苟且3》的笔记(3)

如烟
如烟 (及看花落后,却忆未开时)

读过 不曾苟且3

不曾苟且3
  • 书名: 不曾苟且3
  • 作者: 啄木鸟 编
  • 副标题: 中国文字英雄榜
  • 页数: 240
  •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 出版年: 2012-12-20
  • 第550页
    赤白干净的骨头
    “不不,我从来没发过火,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一个男的也五六十岁了,跟老伴儿吵架了,这个男的说他老婆如何如何怎么不好。她没你文化高,她智力不如你,你的逻辑好,你会分析,她不会分析,她讲不出理由,她对你好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有理,可是你无情。”
    他说人生总有起伏,有钱了,但可能会没钱,今年他升官了,明年他可能倒霉了,这都不是人生的价值,“人应该不改初衷。”
    你有理,可是你无情。
    相思始觉海非深
    2014-01-20 23:32:53 回应
  • 第771页
    野哥说起时脸上有几分傲色“旧体诗我还是得意的”,诗人里他最喜欢聂绀驽“诗酒猖狂,半生冤祸”。 猖狂是真猖狂,夏日深夜,一轮好月,他与苏家桥一行人喝到酣处,学魏晋中人裸体上街散心头热,路遇一些机关门前挂着的木牌,就去摘下,抬着一路狂奔,找个一角落扔下。有次扔完才发现,木牌上赫然大书“人民法院”。觉得这个还是不惹为好,又只好嘿咻嘿咻地抬回去挂上。 当年他要出山去海南,苏家桥从深山送到恩施,过家门不入,货车送到武汉,怕他孤乘无趣,再火车送到湛江,颠沛到海安,最后干脆一帆渡海,万里相送到海南,第二天再独回。 简直是《世说新语》里的中国。
    狷狂的形象从未在脑海里如此生动地呈现过,想来浪子的形象只能在纸面上看看,真实生活中遇到只怕会当成酒疯子。
    2014-01-20 23:40:27 回应
  • 触不到的记忆
    和来的时候一样,雨还在下,电台女主播略带港台腔地热烈播报关于“韦森特”台风最新的消息。她说,台风的边缘刮了来,又离去,今夜温州平安无事,祖国幸福安康。
    回头看,那个叫“双屿”的小镇,果然不为所动。它和它头顶那些呼啸而过的车,动静皆宜,灯火阑珊处,源源不断把各种名鞋皮具打火机发往世界各地。这个城、这个国所做的一切都在证明,一切皆有可能,一切尽未发生。心死为忘,言己为记,祖国且进且退,且忘且记,是触不到的记忆,
    这个国家如此强大,一场大雨就让最大的城被淹,一场雷电就可以让最快的车脱轨。且不可有纪念碑、人名和数字,你死去,像从未降生。忽然觉得,中国人能否活着,得靠运气。
    触不到的记忆——是为7.23一周年祭。
    2014-01-20 23:49:3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