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sidas对《论有学识的无知》的笔记(1)

Brasidas
Brasidas (生阳无自,诚敬谦和)

读过 论有学识的无知

论有学识的无知
  • 书名: 论有学识的无知
  • 作者: [德] 库萨的尼古拉
  • 页数: 170
  •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 出版年: 1988-2
  • 卷一·第七章 永恒的“一”和三位一体

    现在,“一”或者是联系的原因,或者是联系本身:那就是为什么当事物统一起来时,我们就说它们联系起来了。另一方面,双重或者是分化的原因,或者是分化本身,因为双重是第一个分化。那么,由于“一”是联系的原因,以及双重是分化的原因,那就可以逻辑地推论:正如“一”按本性就先于双重,联系也同样按本性先于分化。现在,分化和差异按其本性总是在一起的;我们根据这点得出结论,由于联系按本性先于差异,它也就必定与“一”同样是永恒的。
    引自第15页

    参《裴洞篇》下半章苏格拉底对格贝的“逻辑性”论述,让没有男性气概的格贝的灵魂,免受疑惑的迷乱。另参,“勇气”在《裴洞篇》中的特殊地位。

    由此,通过逻辑排出疑惑将人的精神引导到本质直观之上,参“第一卷·第十章 对伊中的三位一体的历届如何超越一切事物”:

    “一”是一个三位一体,因为“一”的意思就是不分化、差异,以及联系或者结合。这三者——不分化、差异和联系——根源都在于“一”,因此,绝对的“一”必然也将是不分化、差异和联系。由于永恒物就是那并非从任何事物中分离出来的东西,所以绝对的“一”也没有开始,或者说它就是永恒,因为它是(在绝对中的)不分化;它是从不变的永恒来的,因为它是差异;而且,它从这二者(不分化和差异)延伸,因为它是联系或者结合。...极大就是混一,因为极小、极大和联系是一个东西;“一”本身就是极小、极大和联系;如果事情的确如此,那么,这一点就变得非常明显了,一种哲学,如果它想要理解极大的“一”之成为三位一体的必然性,只有通过一种单纯的直觉才能做到,因为想象和理性所提供的帮助在这里没有任何用处。
    引自第19页

    由此,在“第一卷·第十一章 数学对于理解各种神圣真理是巨大的帮助”中,借着亚里士多德和伊壁鸠鲁两个经验主义的反例,对形式逻辑论证做出了如下断语:

    由于除了借助符号以外我们没有别的法子探索有关神圣事物的知识,我们最好还是由于它的不可毁灭之确定性而是用数学记号。
    引自第22页

    可对照《裴洞篇》中,苏格拉底对“论证”作为一种认知方法的推崇。同样,在尼采的时代,形式逻辑论证的方法已被市民社会所驯服,缺少了伟大灵魂的“领导”(《裴洞篇》意义下的“灵魂的领导”),基于古代教父所形成的上帝观念因此死亡,阿波罗精神变成乐观理性主义而遭到尼采批判。

    而市民社会是如何驯服形式逻辑论证的方法呢?参看“第一卷·第十六章”的题目:“极大同一切事物的关系可比之于无限的线同一切线之间的关系”,市民社会的标题则是相反的——“一切线之间的关系可比之于极大同一切事物的关系”。因此,一、苏格拉底在《裴洞篇》中对辛弥亚这样的智术师的申辩是借助于和裴洞的对话来进行的,即没有直接向智术师辩护灵魂的不朽性;二、苏格拉底在被充满“男子气质”的人打断后,只是歪头并不正视而作回答(P.S.打断者充满男子气质,反衬格贝这个主要的对话对象勇气的缺失,这也是苏格拉底最终以暂时脱开镣铐的脚触地后所选择的对话对象,即为女性气质的灵魂在“大地”上寻找立足点,另参结尾辛弥亚和苏格拉底关于“大地”的智术师类型的对话)。

    而市民社会的堕落起源于巴罗克和哥特艺术的经验技术化,美的诗学的基础变为人类激情(参《伊翁》篇),法律中的和谐变为人类利益的均衡。而形式逻辑论证的方法原初是如何被驾驭的呢?见“卷一·第十七章 从前面的思考中的处的深刻真理”一例:

    在一切存在物之中唯独只有极大存在于其自身之中,而一切事物都在极大之中,一如在他们自己的本质之中,因为极大就是一切事物的本质。
    引自第34页

    其驾驭此论证的目的则是:

    这些思考,特别是那无限的线的比喻,当悟性在神圣的无知中向着超出一切理解力的绝对的极大而推进时,可以成为悟性的一大助力。因为,由于各个存在物只不过分沾了存在而已,我们现在就清楚地看到,我们如何从一切存在物中除去那种分沾就达到了上帝;一旦那种分沾被消除了,留剩下来的就是无限单纯的实体,它是一切存在物的本质。只有通过最有学识的无知,心智才能把握这样一个实体,因为,一旦我们在心智中除去一切分沾存在的东西,似乎就没有什么再留剩下来了。
    引自第34页

    另,此条可作埃克哈特大师“Abgeschiedenheit”的注解,埃克哈特大师以此理解经文玛5:3“神贫的人是有福的,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而此论证所引导到的精神境界则在“第一卷·第二十三章 无限球体和上帝的现实存在的类似”:

    球心将是绝对单纯和无限的极大,而从其中看到的长、宽、高则是绝对单纯和不可分割的极大。高也就是与圆周一样的东西,因为球心先于一切的长、宽、高,它既是无限球体的中心,它也是这一切的终端和中点。恰如无限球体是绝对单纯的,并作为整体行动着,所以极大是绝对单纯的并作未整体行动着;恰如球体是线、三角形和圆的行动,极大也是一切事物的行动。...恰如无限的直是一切圆周的尺度,而无限的现在或永恒是一切时间的尺度,所以无限的安息是一切运动的尺度。因此,在上帝里面,一切运动都像达到了他们的终点那样归于静止,而每一个在上帝里面的潜在性,如在无限的行动中一样,都要被实现出来。因为一切运动都是一个趋向存在的倾向,它必须具有它的最后终点,并到上帝里面休息,他乃是一切存在的实体、形式和行动。

    这也是真正诗性灵感和技艺之母海。这也是《裴洞篇》苏格拉底第一段论述中所言的“音乐”之母海。而德性的神圣起源则是面对无所不在而又自为自在之无限的时对自我的抛弃,他们所面对的即如“第一卷·第二十六章 否定式的神学”所言:

    不论在今生或来世,上帝都不可能被认识。只有上帝认识他自己;对于被造之物,他是不可理解的,就像无限的光对于黑暗一样。
    引自第58页

    (P.S. 此书第一卷可当埃克哈特讲道录五十八讲的脚注:埃克哈特大师集·讲道录·五十八讲 P423 人们务必进入到一种经过脱胎换骨的知识之中去,而且,应该说这种无知并不可以来自于无知,而是:人们务必是由知识而进入到这种无知。这样,我们就将由于属神的知识而成为富有知识,这样,我们的无知就将由于超乎本性的知识而大大地得到拔高。并且,我们在此处于受动,反而比我们自己行动更使我们成为善美。)

    而对尘世中的一切则抱有如“卷二 第五章 每一事物在每一事物之中”所描述的态度保持德性:

    一切事物就是它们之所是,因为它们不可能是别样,也不能更好一点。
    引自第79页

    而灵知主义者为大地安放的位置则见于“卷二·第十二章 大地的一些情况”:

    大地乃是一个明亮的星体并有自己的光、热和影响,独特地属于它自己而不同于一切其他星体的光、热和影响,正如每一星体都在光、特性和影响方面不同于每一其他星体那样。每一星体都向另一星体传送光与影响;但是,这种传送并不是这些星体的目的,因为一切星体都只为了一个唯一的目的而运动和发出闪光:就是为了实现它们所可能的最佳存在;由于这点随之产生了传送光和影响的结果,同样,光之所以发光不是为了使我们可以看见,而只是由于它的那个要发光的本性;当我为了看见的目的而使用光的时候,光的传送就处于发光之结果的位置上。
    引自第109页

    一幅消极自由的宇宙图景,这也是灵知主义者如何在经院哲学中寄生下来的办法,由此,思考宇宙和物质存在的物理学有其“正义性”,而“形而上学”也必须与此大地的“正义”相调和以便为灵知生活作消极申辩。作为对大地正义的补充,还须完善其他星球的正义,地球的正义来自于其他星球正义所传送的”光和影响”:

    不要认为这样多的星球与诸天体的各部分都是没有住户的,而只有我们这个大地才是有人住的...我们却要假设在每一范域中都有居住者,素质各按等级而有所不同,但他们的来源都出自上帝,他乃是一切星球范域的中心和圆周。
    引自第111页

    进一步,地球的非“正义”部分也损害不了“正义”的永恒:

    我们在地上所看到的物质朽坏也不是有说服力的证据足以证明我们的地势邪恶的。只看到单个儿一个上有星体与星体之间的作用与反作用的宇宙,我们决不能宣称任何一个事物是纯粹的、不可救赎的败坏。当星体的影响集中在一个个体上时,有时会消失到它的构成元素中去,这样,现存着一种或那一种存在样态就不见了;因此,最好把朽坏看成是一些不同的存在样态,并与维吉尔一样宣称,任何地方都没有死亡存在的余地。因为死亡看来不过是一个复合体分解成为它的各个元素。谁能说这样的分解只发生在这个地上呢?
    引自第112页

    联邦制的星际版本呼之欲出:

    已经断定,地上每一个单独物种都与各个星体相对应。那么,如果大地在每个物种里为每个星体的作用规定一个聚焦点,为什么在接受其伙伴的作用的其他天体上就不会作出类似的规定呢?而且,谁能说,现在浓缩于一个复合体之中的这种星体作用,不会在这个复合物分解为它的构成元素时又回到它的来处取呢?谁能说,地上一个特定物种的动物个体,当所有星体作用都被收回时,不会分解为它的原始质料,而只有它的形式回到那个特殊星体上去呢?....把他们结合起来的力量,它们从诸星体运动所得到的联合精神,在发生机体失调或其他朽坏的原因时,可能就让位于分离运动而退回到诸星体上去,这时形式爬到星界影响之上,而质料则沉到它下面。或者,谁能说创造的一个特定领域中的诸形式不会进入一种较高的形式而停留下来,比如说在一种悟性形式中停留下来,并借着它而达到宇宙的最后目的呢?并且,这个目的既然被各个较低级形式借助于这一悟性形式而在上帝那里达到,所以它本身就上升到周围区域,那正是上帝,而躯体则下沉到中心,那也是上帝,这样,一切运动都可以朝向上帝。中心与周围区域在上帝之中是一个东西,在恰当的时刻,寻求中心的躯体与趋向周围区域的灵魂将在上帝之中结合起来。同时,运动也就停了下来,实际上并不是运动都停止了,只是指诸如那些进行繁殖的运动,即世界的这些基本因素,没有他们世界就不可能存在,而且,随着繁殖的及时终止,具备可能性的质料便将由于复苏起来的结合力同时出现,而与其形式重新结合起来。
    引自第113页

    以上预示了联邦的建立,脱离联邦的运动,联邦的内战以及联邦疆域固定后的公民教育(托克维尔意义上的)。而在地球上可以享受星际正义嘛?在“卷二 第十三章 创造世界的神圣设计及其构成部分全部都是应该受赞美的”中,作者以各星体共通的“土”和“火”的关系结束该话题:

    他(上帝)用乐律分配世界的各部分,使得土中之土不多于水中之水,气中之气,或火中之火,这样就没有一种元素会完全变成另一种元素;从而使自然体系不会陷于混乱。...土之于火就象世界之于上帝,并且,火在对于土的关系中表现出许多与上帝相似的地方。火的力量是不受限制的,火看起来是全能的,渗透一切的,启迪开蒙的,明察秋毫的,再者,它还借助于气和水而使诸事物定型。一切由土所生的事物好像没有一个事物不是借助火的这种或那种作为才得到存在,并且,事物形式的多种多样,似乎是反映了火的光辉变幻无穷。不过,火是弥漫于诸事物之中的,没有诸事物火也不能存在,如果没有火,土生的事物也不能存在。但只有上帝绝对存在。因此,古时候他就被称为绝对销熔性的火,称为绝对荣耀的上帝,上帝就是光,在他之中绝无黑暗。一切事物都各按它们的限度力求分得上帝的光明和炽热的素质...这个同一光辉一遍又一遍地分化着、探索着,并在那些过着思想生活的人中受到非物质性的局限。
    引自第115页

    此章透露了两种秩序,一种是“自然体系不会陷于混乱”的元素均衡,一种是火因其分有上帝的特点而高于土的“神学体系”。熟悉柏拉图的作者怎能不知道“洞喻”?深入土里的山洞借着火而感受貌似真理的偏见,直到上帝的自然之光,渗透过“非物质性的局限”这一灵魂之土,“启迪开蒙”、“明察毫末”。“那些过着思想生活的”哲人因为永远受着“非物质的局限”,因此不具备“敬城邦神和败坏青年”这样苏格拉底所受自于城邦的判决。“第十三篇”的犹大篇数,就是哲人对城邦的态度,城邦作为“物质性的局限”,哲人的火在其中“一遍又一遍地分化着、探索着”。

    P.S.

    卷二 第五章 每一事物在每一事物之中:

    上帝如何由于每一事物是每一事物而毫不多样化地在一切事物之中,一切事物由于一切都在一切之中如何也就都在上帝之中,这是一个非常高深的真理,它为敏锐的心智所清楚理解。宇宙在各个个体之中,即各个个体也都在宇宙之中,从而宇宙在各个个体之中都作为缩影而成为特定个体之所是;同时,在宇宙之中的每一个个体也就是宇宙,虽然,宇宙是以各不相同的方式而在各个个体之中,各个个体也都各以不同的方式而在宇宙之中。
    引自第78页

    同样15世纪的王阳明《习传录》“冲漠无朕,即万象森然。冲漠无朕者,一之父,万象森然者,精之母。一中有精,精中有一。”

    2020-02-02 12:52:07 回应

Brasidas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218条 )

自然宗教对话录
1
希腊人和希腊文明
1
智慧书
1
纪念苏格拉底
1
The Cloud of Unknowing and Other Works (Classic, Modern, Penguin)
1
政治与友谊
1
攀登加爾默羅山
1
蒂迈欧篇
1
美国秩序的根基
1
培根论说文集
1
新工具
1
神圣与世俗
1
论古人的智慧
1
耶稣基督的天主
1
纳匝肋人耶稣
1
论信望爱
1
创世六日
1
民主的本性
1
聖十字若望‧心靈的黑夜
1
灵心小史
1
莫扎特:音乐的神性与超验的踪迹
1
井枯之时
1
论埃及神学与哲学
1
中世纪的心灵之旅
1
劝勉希腊人
1
不知之云(The Cloud of Unknowing)
1
论隐秘的上帝
1
论永恒的智慧
1
神秘神学
4
The Complete Mystical Works of Meister Eckhart
2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1
埃克哈特大师文集
1
I And Thou
2
摩西五经
1
论美国的民主
1
九三年
1
美国海军的崛起
1
大英帝国的崩溃与美国的诞生
2
拿破仑
1
1776
3
美法革命比较
1
回忆拿破仑
2
海上战略的若干原则
9
姊妹革命
7
11枚戒指:禅师菲尔·杰克逊自传
1
大战略(论中国的和平崛起与两岸关系)
1
21世纪海权指南
1
小说家拿破仑
4
拿破仑传
2
战略论:间接路线
7
图解大国海权
10
权力的艺术
1
重建的世界
1
变革中国
1
拿破仑的外交策略
1
法国大革命的起源
2
华盛顿传
4
巅峰过后:西奥多.罗斯福
1
从资本家手中拯救资本主义
4
施剑翘复仇案
1
荣格自传
4
西周史略
2
双面人
1
小集团思维
1
拼实业
1
从马汉到珍珠港
3
边缘与中心
2
信号与欺骗
10
帝国定型
1
艺术的逃难
2
中国古代科学
1
复杂性思维:物质、精神和人类的计算动力学
1
洪承畴与明清易代研究
1
中国的军阀政治1916~1928
3
最早的中国
4
皇权不下县?
2
复盘甲午
2
政商中国
3
南明史
3
神与兽的纹样学
3
洪业
7
纵乐的困惑
2
秩序的沦陷
1
宗子维城
8
政治杀手贝利亚
1
江河移民
1
中国农村的市场和社会结构
3
资源角逐
2
长江三角洲小农家庭与乡村发展
6
学做工
1
小镇喧嚣
4
华北的小农经济与社会变迁
2
老子校释
2
农民的政治
1
孔子传
4
少年维特之烦恼 浮士德
3
维特根斯坦传
1
三个女人
1
原型与集体无意识
1
原型与集体无意识-荣格文集(第五卷)
1
人、艺术与文学中的精神
1
性与性格
2
蕾莉与马杰农
1
忏悔录 (上下册)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