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对《沉默的大多数》的笔记(23)

悠然
悠然 (ね、光)

读过 沉默的大多数

  • 第335页
    从字面上看,绅士(gentleman)是指温文有礼之人,其实远不止此。绅士要保持个人的荣誉和尊严,甚至可是说是这方面的专业户。坦白地说,他们有点狂傲自大。但也有一种好处:真正的绅士决不在危险面前止步。大战期间,英国绅士大批开赴前线为国捐躯,甚至死在了一般人前面。君子的标准里就不包括这一条。中国的君子独善其身,这样就没有了尊严。这是因为尊严是属于个人的,不可压缩的空间,这块空间要靠自己来捍卫——捍卫的意思是指敢争、敢打官司、敢动手(勇斗歹徒)。我觉得人还是有点尊严的好,假如一个人连个待的地方都没有,就无法为人做事,更不要说做人的典范。
    2015-07-11 11:51:22 回应
  • 第338页
    中国这地方有一种特别之处,那就是人只在家里(下载还要加上在单位里)负责任,出了们就没有了责任感(罗素和费孝通对此都有过论述,谁有兴趣可以去查阅)。大姐索道之处,既无权利,也无义务;所有的公利公德,全靠政府去管,但政府不可能处处管到,所以到处乱糟糟。一个人在单位是老张或老李,回了家是爸爸或妈妈,在这两处都要顾及体面和自己的价值,这是很好的;但在家门外和单位门外就什么都不是,被称做“那男的”或是“那女的”,一点尊严也没有,这就很糟糕。我总觉得,大多数人在受到重视之后,行为就会变化。
    中国传统社会通过宗族关系将人锁定在一个关系网中,后来人人是单位人,或者是农村公社人,每个人被锁定在一个庞大的行政体系中。而现代社会流动性增加,城市人口非常巨大,我们总要有生活在一定的公共环境中,身边充满了陌生人,每个人成为一个个的个人。然而,习惯上还是亲疏有别的传统,陌生人根本不必当人看,公共环境根本自己毫无关系,于是谁也不会出来负责。
    2015-07-11 12:04:14 回应
  • 第341页
    我认为,假如一个人在生活条件和人际关系上都能感到做人的尊严,他就按一个有尊严的人的标准来行事,像个君子。假如相反,他难免按无尊严人的方式行事,做出些小人的行径。
    2015-07-11 12:06:30 回应
  • 第379页
    黄先生又说,中国儒家的原则本意是善良的,很可以作道德的根基,但在治理国家时,宗旨的善良不能弥补制度的粗疏。这话我相信后半句,不信前半句。 老百姓说:罐子里养王八,养也养不大。儒学的罐子里长不出现代国家来。
    2015-07-11 12:11:34 回应
  • 第386页
    密室中的sm play玩了数千年了,都玩出文化和传统了。
    我看过一些荒唐的书,因为这些书,我丧失了天真。在英文里,丧失天真(LOSE INNOCENT)兼有变得奸猾的意思,我就是这么一种情形。我的天真丢在了匹兹堡大学的图书馆里。我在那里借了一本书,叫作“一个洋鬼子在中国的快乐经历”,里面写了一个美国人在中国的游历。从表面上看,该洋鬼子是华夏文化的狂热爱好者,清朝末年,他从上海一下船,看了中国人的模样,就喜欢得发狂。别人喜欢我们,这会使我感到高兴,但他却当别论,这家伙是个SADIST,还是个BISEXUAL。用中国话来说,是个双性恋的性虐待狂。被这种人喜欢上是没法高兴的,除非你正好是个受虐狂。   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有着正常的性取向。咱们这些人见到满大街都是漂亮的异性,就会感到振奋。作为一个男人,我很希望到处都是美丽的姑娘,让我一饱眼福-女人的想法就不同,她希望到处都是漂亮小伙子。这些愿望都属正常。古书上说,海上有逐臭之夫。这位逐臭之夫喜欢闻狐臭。他希望每个人都长两个臭腋窝,而且都是熏死狐狸,骚死黄鼠狼的那一种,这种愿望很难叫作正常,除非你以为戴防毒面具是种正常的模样。而那个虐待狂洋鬼子,他的理想是到处都是受虐狂,这种理想肯定不能叫作正常。很不幸的是,在中国他实现了理想。他说他看到的中国男人都是那么唯唯诺诺,头顶剃得半秃不秃,还留了猪尾巴式的小辫子,这真真好看死了。女人则把脚缠得尖尖的,要别人搀着才能走路,走起来那种娇羞无力的苦样,他看了也要发狂……   从表面看来,此洋鬼对华夏文化的态度和已故的辜鸿铭老先生的论点很相似-辜老先生既赞成妇女缠足,也赞成男人留辫子。有人说,辜先生是文化怪杰,我同意这个“怪”字,但怪不一定是好意思。以寻常人的角度来看,SADIST就很怪。好在他们并不侵犯别人,只是偷偷寻找性伴侣。有时还真给他们找到了,因为另有一种MASOCHIST(受虐狂),和他们一拍即合。结成了对子,他们就找个僻静地方去玩他们的性游戏,这种地点叫作“密室”-主要是举行一些仪式,享受那种气氛,并不当真动手,这就是西方社会里的S/M故事。但也有些SADIST一时找不着伴儿,我说到的这个就是。他一路找到中国来了。据他说,有些西洋男人在密室里,给自己带上狗戴的项圈,远没有剃个阴阳头,留条猪尾巴好看。他还没见过哪个西洋女人肯于把脚裹成猪蹄子。他最喜欢看这些样子,觉得最为性感-所以他是性变态。至于辜鸿铭先生有什么毛病,我就说不清了。   那个洋鬼子见到中国人给人磕头,心里兴奋得难以自制:真没法想象有这么性感的姿式——双膝下跪!以头抢地!!口中还说着一些驯服的话语!!!他以为受跪拜者的心里一定欲仙欲死。听说臣子见皇帝要行三磕九叩之礼,他马上做起了皇帝梦:每天作那么快乐的性游戏,死了都值!总而言之,当时中国的政治制度在他看来,都是妙不可言的性游戏和性仪式,只可惜他是个洋鬼子,只能看,不能玩……   在那本书里,还特别提到了中国的司法制度。老爷坐在堂上,端然不动,罪人跪在堂下,哀哀地哭述,这情景简直让他神魂漂荡。老爷扔下一根签,就有人把罪人按翻,扒出屁股来,挥板子就打。这个洋鬼子看了几次,感到心痒难熬,简直想扑上去把官老爷挤掉,自己坐那位子上。终于他花了几百两银子,买动了一个小衙门,坐了一回堂,让一个妓女扮作女犯打了一顿,他的变态性欲因此得到了满足,满意而去。在那本书里还有一张照片,是那鬼子扮成官老爷和衙役们的留影。这倒没什么说的,中国古代过堂的方式,确实是一种变态的仪式。不好的是真打屁股,不是假打,并不象他以为的那么好玩。所以,这种变态比S/M还糟。   我知道有些读者会说,那洋鬼子自己不是个好东西,所以把我们的文化看歪了。这话安慰不了我,因为我已经丧失了天真。坦白地说罢,在洋鬼子的S/M密室里有什么,我们这里就有什么,这种一一对应的关系,恐怕不能说是偶合。在密室里,有些MASOCHIST把自己叫作奴才,把SADIST叫作主人。中国人有把自己叫贱人,奴婢的,有把对方叫老爷的,意思差不多。有些M在密室里说自己是条虫子,称对方是太阳-中国人不说虫子,但有说自己是砖头和螺丝钉的。这似乎说明,我们这里整个是一座密室。光形似说明不了什么,还要神似。辜鸿铭先生说:华夏文化的精神,在于一种良民宗教,在于每个妇人都无私绝对地忠诚其丈夫,忠诚的含义包括帮他纳妾;每个男人都无私地绝对地忠于其君主,国王或皇帝,无私的含义包括奉献出自己的屁股。每个M在密室里大概也是这样忠于自己的S,这是一种无限雌服,无限谄媚的精神。清王朝垮台后,不准纳妾也不准打屁股,但这种精神还在,终于在“文革”里达到了顶峰。在五四时期,辜先生被人叫作老怪物,现在却被捧为学贯中西的文化怪杰,重印他的书。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是为了让虐待狂的洋鬼子再来喜欢我们?
    2015-07-11 12:14:46 回应
  • 第399页
    自从近代以来,就有一种关于传统文化的争论。我们知道,文化是人类的生活方式,它有很多方面。而此种争论总是集中在如何对待传统哲学之上,所以叫做“文化之争”多少有点名不副实。在争论之中,总要提到中外有别,中国有独特的国情。照我看,争论中有一方总在暗示着传统学术统治的魔力,并且说,在中国这个地方,离开了这种魔力是不行的。假如我理解得不错,说中国离开了传统学术独特的魔力就不行,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两个问题。其一是说,作为儒学传统嫡系子孙的那些人离开了这种魔力就不成。其二是说,整个中国的芸芸众生离开了这种魔力就不行。把这两件事伙在一起来说,显然是很不恰当。如果分开来说,第一个问题就很是明白。儒学的嫡系子孙们丧失了统治的魔力之后,就沦为雇员,就算当了教授、研究员,地位也不可与祖先相比。对于这种状况,罗素先生有个说明:“知识分子发现他们的威信因自己的活动而丧失,就对当代世界感到不满。”他说的是西方的情形。在中国,这句话应该改为:某些中国知识分子发现自己的权威因为西方知识分子的活动而丧失,所以仇恨西洋学术和外国人。至于第二个问题,却是越说越暧昧难明。我总是在怀疑,有些人心里想着第一个问题,嘴上说着第二个问题。凭良心说,我很希望自己怀疑错。
    2015-07-11 13:21:00 回应
  • 第401页
    现在,假如我说儒家的道德哲学和伦理学是全然错误的,也没有凭据。我甚至不能说这些东西是令人羞愧的知识。不过,这些知识里的确有令人羞愧的成分,因为这种知识的追随者,的确用它攫取了僧侣的权力。至于这种知识的发明人,我是指孔子、孟子,不包括朱熹,他们是无辜的。因为他们没有想获得、更没有享受到这种权力。倘若今日仍有人试图通过复兴这种知识来获得这种权力,就可以用孟子的话来说他们:“无耻之耻,无耻矣。”当然,有人会说,我要复兴国学,只是为了救民于水火,振兴民族的自尊心。这就等于说,他在道德上高人一等,并且以天下为己任。我只能说,这样赤裸裸地宣扬自己过于直露,不是我的风格;同时感到,僧侣的权力又在叩门。僧侣的权力比赤裸裸的暴虐要好得多,这我是承认的。虚伪从来就比暴力好得多。但我又想,生活在二十世纪末,我们有理由盼望好一点的东西。当然,对我这种盼望,又可以反驳说,身为一个中国人,你也配!——此后我除了向隅而泣,就想不到别的了。
    2015-07-11 13:21:53 回应
  • 第402页
    总而言之,个人的体面与尊严、平等、自由等等概念,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是没有的,有的全是些相反的东西。
    2015-07-11 13:23:56 回应
  • 第403页
    偶写坏事发生在了中国,我们就说它好,有些鬼话是中国人说的,我们就说它有理,这种做法就叫做有痰气。
    2015-07-11 13:25:52 回应
  • 第403页
    众所周知,有一种人,起码是在表面上,不喜欢快乐,而喜欢痛苦;不喜欢体面和尊严,喜欢奴役与屈辱,这就是受虐狂。弗洛依德对受虐狂的成因有这样一种解释:人若落入一种无法摆脱的痛苦之中,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就会把这种痛苦看作是幸福,用这种方式来寻求解脱——这样一来,他的价值观就被逆转过来了。当然,这种过程因人而异。有些人是不会被逆转的。比方说我吧,在痛苦的重压下,会有些不体面的想法,但还不会被逆转。另有一些人不仅被逆转,而且还有了痰气,一听到别人说自由、体面、尊严等等是好的,马上就怒火万丈——这就有点不对头了,世界上哪有这样气焰万丈的受虐狂?——你就是真有这种毛病,也不要这个样子嘛。
    2015-07-11 13:28:14 回应

悠然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117条 )

静人日记
2
况且况且况
5
一本书读懂俄国历史
3
给宝宝一口好牙齿
14
社会心理学
12
血酬定律
16
家在云之南
7
北野武自述
3
告别皇帝的中国
3
一日江户人
2
舌尖上的历史
8
酷MA萌与我
2
筷子与刀叉-中西饮食文化比较
1
吾国与吾民
25
谈起古代,仕途就这回事
9
沙乡年鉴
9
别笑!这才是中国法律史
2
安妮日记
3
苹果酒屋的规则
3
风味调料趣谈
10
傻瓜的壁垒
1
疯月亮
2
婚姻的意义
10
为何家会伤人(升级版)
17
123成人式
3
三十一岁又怎样
4
真相凶猛
18
两个故宫的离合
1
文·堺雅人:健康的日子
3
青春无羁
12
成长不困惑
26
亲密行为
5
改革都有红利吗?
22
亲密关系:通往灵魂的桥梁
24
发展心理学
10
社会动物
44
差异化教学探究
4
个性化教学的理想与现实
10
牛奶可乐经济学(教材版)
2
超爆魔鬼经济学
3
亲爱的卧底经济学家
12
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个性化培养的江苏模式
2
如何进行个性化教学
11
整理的艺术3:创意是整理出来的
1
这样帮孩子学习最有效
10
在新疆
1
噪声的历史
1
失控
7
自私的父母
3
植物学家的锅略大于银河系
1
为何爱会伤人
31
一个人的村庄
1
你可以嫁得更好:婚前必须清楚哪些事
11
给孩子不伤害的爱
26
长大不容易
16
牛棚杂忆
11
老妈巴黎游学记
1
我的阿勒泰
1
死亡的脸
6
失物之书
1
我的晃荡的青春
2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8
蒋勋说红楼梦(第五辑)
11
蒋勋说红楼梦(第四辑)
12
蒋勋说红楼梦(第八辑)
10
蒋勋说红楼梦(第六辑)
3
蒋勋说红楼梦(第七辑)
4
无缘社会
3
蒋勋说红楼梦(第三辑)
3
蒋勋说红楼梦(第二辑)
6
蒋勋说红楼梦(第一辑)
1
误读红楼
3
呼兰河传
9
乌合之众
13
战争
10
婚姻史
7
坐天下
16
妖言水浒·卷一
1
普罗旺斯的一年
1
第三种黑猩猩
21
黑猩猩的政治
7
刽子手世家
7
裸猿
22
绝版中国
2
妞妞
2
我不要你死于一事无成
1
田园诗与狂想曲
41
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
14
不存在的孩子
22
万万没想到
13
文·堺雅人:憧憬的日子
10
儿童的世纪
19
乡土中国
31
美国也荒唐
3
一切皆有价
8
一沙一世界
4
娱乐至死 童年的消逝
39
怪诞行为学2
3
朝花夕拾野草
4
一路走来一路读 (增补本)
8
白鹿原
3
檀香刑
2
切尔诺贝利的回忆
21
三体Ⅲ
1
人类动物园
17
三味日本
1
大国兴亡录
8
冰眼看日本
1
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
2
我这一代东京人
5
暧昧的日本人
2
超级阿嬷的信
1
卡尔·威特家训全书
1
服饰与战争
1
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
20
家庭作业的迷思
3
了解你的学生
4
整形日本
4
银河英雄传说VOL.1 黎明篇
15
孤儿远征军
1
贵族们的游戏
1
民主的细节
25
北大批判
33
外国人怎样教育孩子丛书:德国人怎样教育孩子
1
我们台湾这些年
1
美妙的新世界
1
哈,日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