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对《青春无羁》的笔记(12)

悠然
悠然 (ね、光)

读过 青春无羁

青春无羁
  • 书名: 青春无羁
  • 作者: 乔恩·萨维奇
  • 副标题: 狂飙时代的社会运动(1875-1945)
  • 页数: 608
  • 出版社: 吉林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 出版年: 2010-3
  • 第14页

    卢梭对青年人有着不同寻常的理解,他在《爱弥尔》中就认识到青少年容易走极端的倾向。他总结说儿童期和成年期中间的过渡阶段很长,“通常当教育阶段结束时,这个过渡阶段就开始了”。卢梭的观点并不仅仅限于创办学校。他提出了一种更深层次的教育,将青春期作为一个单独的生命阶段,设身处地的为他们提供指导,以减少社会上的种种罪恶。

    2018-08-01 11:33:22 回应
  • 第18页

    公立学校理想的毕业生就是肌肉发达的基督徒,在他们的道德标准中包括自律、勇敢、遵循宗教信仰以及富有服务精神这些品质。在达文波特·亚当斯的定义中,自我修养、勤奋刻苦、责任感是通向“纯洁、高尚和积极人生”的第一步。对家族的忠诚与对学校的忠诚缠绕在一起,最终成为对国家的忠诚——自愿的顺从一直持续到死亡甚至来生,为国捐躯使生命永恒。然而,公立学校系统所能提供的人还不能满足帝国的需要。由于没有普遍的征兵制度,工人阶级的青年人缺乏足够的动力去参军,对于他们来说,参军是一种使他们摆脱贫困的途径,或者仅仅是追求刺激。

    2018-08-01 11:36:52 回应
  • 第55页

    美国的新移民和他们的父辈之间除了代沟,还有着文化上的隔阂。他们的父辈,几乎不会讲英语,追忆着自己原来的国家,而这些孩子只会讲英语,只熟悉美国的环境,他们承受着工业化进程中巨大的社会压力,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工作,他们缺乏教育。工作可以给他们带来零花钱,让他们有一些自由,可以寻欢作乐,酒精、毒品、帮派、妓院这些充斥他们的生活。

    在中国城市里打工二代,似乎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和父母之间的隔阂,父母疏于照料和监督,在学业上较早放弃,开始自己的打工的生活在,但是在城市和老家都无法安身立足。

    2018-08-01 14:48:56 1人喜欢 回应
  • 第126页

    发表宣言是浮躁的年轻人处世的经典方式。生长在一个由父辈掌控的世界里,青年人清楚地看到所有的社会弊端,但却无能为力。相反,他们不得不继续生活在这个他们明知道已经陈腐不堪的世界里。这种挫败感导致了他们极端化的语言,非黑即白。

    这也是各种主义盛行的黄金时期,立体主义者,表现主义者,未来主义者和漩涡主义者,各派之间的争论越来越激烈,这已不再是一场运动的一部分,它意味着一种社会思潮彻底的胜利,这种思潮像宗教一样强。

    2018-08-05 09:32:53 回应
  • 第133页

    没人知道战争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爆发。但是在1914年盛夏的欧洲街头,人们正在感受一种温德姆·刘易斯评论伦敦游行时所说的“微弱的兴奋”。

    古斯塔夫·勒庞在1895年就曾警告世人:“民众的主张越来越清晰,就是要完全摧毁现存的社会。”正如有人预言的,这个技术革新的年代正在酝酿着第一次真正的人类冲突,这场冲突将夺去上百万士兵和平民的生命。

    北欧的青年们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却狂热的应征入伍。法国人把它看作是洗雪普法战争战败之辱的绝好机会,并要求夺回1871年失去的阿尔萨斯。

    德国方面将这场战争看作他在国际舞台上炫耀武力的机会。当时的一本畅销书里体现了他们的座右铭——要么征服世界,要么走向衰落。

    对于那些不那么热衷参军的人来说,随着1914年秋天失业人数的增多,军旅生活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在战争爆发的头几个月,由于贸易路线中断和经济波动,将近50万人失业。波尔战争期间被传为全国性丑闻的群困工人健康问题也没有得到明显改善。对于英国城市中心相当一部分青年人来说,军队配给大大改善了他们的生活水平。征兵军官向大家承诺“天天有肉吃”,这打动了不少人的心。

    所有的战士都梦想一场短暂而轰轰烈烈的战役,这场欧洲大战也不例外,8月份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战争会在圣诞节之前结束。随着伤亡人数的增加,两军在伊普雷斯形成势均力敌之势,军事上进展缓慢,这时军方开始意识到,这场战争无法速战速决。灵活机动的小型兵团派不上用场,取而代之的是两军对垒。这不是一场体现个人英雄主义的战争,而是缓慢的僵持。

    对于那些幸存者,这种经历对其心理造成了巨大的创伤。除了炮火攻击,还要应付喷火器、毒气、狙击手。每天生活在寒冷、泥泞、老鼠、虱子和其他各种各样的寄生虫中。在这种人间地狱,人们迅衰老。

    1914年的理想主义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战士们不得不开始追问那些虚构的谎言。布鲁克和弗莱克斯被奉为英雄,这只是标志着青年、死亡和不朽联系起来,而不意味着自由。

    当英国政府征兵时,青年的核心作用更加无可置疑。伤亡太严重了,前向迫切需要新军增援,1915年8月,英国开展了一次人口普查,强制要求16岁到65岁,所有男女提供他们的详细资料。由于1915年10月的一个志愿者计划没有达到要求的人数,1916年2月开始强制征兵,所有18岁到41岁的未婚男子一律入伍,这一次一共征得2万多士兵。5月之后,由于已婚者也在征兵范围之内住,人数又有了增加。

    牺牲被奉为民族理想,这种理想的实现对于那些牺牲者们意味着什么?而那些幸存者又作何感想呢?沃的预言很悲观,他认为战后这一代将一无所有。尽管人类文明在将来又可以重现辉煌,但他们这一代人已经失去了灵魂,他们的青春已经被偷走了。泰斯特说:“我们只能活一次,即使只有一次,我们也应该享受清风和海浪,享受活着的爱与快乐,但这一切都破灭了,我们不可能真正的活着。”

    心理学家查尔斯·迈尔斯在1905年把这种新型战争创伤称为“弹震症”。医生们很快举出一系列受炸弹爆炸伤害后的症状,如“瘫痪、麻痹、失眠,以及看过舞蹈家尼金科斯战前舞蹈后引发的难以遏制的四肢痉挛。”1915年7月,剑桥大学医学教授记录到,“神经官能混乱,神经系统乱了套路,甚至陷于瘫痪。难以想象这些弹震症患者的中枢神经已经出了什么毛病……歇斯底里、麻木、茫然。

    然而,“弹震症”患者表现出来的一目了然的恐惧说明这种策略仅仅起到部分作用。在战地后方,对强烈情感的压抑总的来说做得很成功,然而仍造成了一系列难以解释的奇怪现象,如毒品泛滥、少年犯罪和“性滥交”等。整个战争带来的冲击加速了社会和道德观念的变革:正如马克思·西谢腓来写的,“做任何事的目的都是为了获得一时快感,因为只有当时那一刻是最真切的。”

    正式停火日期是1918年11月11日上午11点,这个数字的巧合对于这场有统计的战争来说显得很神秘。轴心国集团共有350万人阵亡,而同盟国集团死亡人数达到500万。战争期间,平均每天有5600人战死。由于当时不像现在这样关注青年,没有人做伤亡人数的年龄段分析。假定14-24岁的青年占到,占王总人数的1/3(大约为900万),那么这就意味着有将近300万青少年被屠杀。

    战争整整毁了一代人:这是一种巨大的、难以愈合的心灵创伤。11月11日之后的庆祝活动无法抚平人们的伤痛,尽管同盟国首都的大街小巷人潮涌动,但很多战士感到愤怒、空虚。维拉·布雷特意识到“这是另一个世界,同四年战争中他们已经习惯了的世界迥然不同,这个世界的人们无忧无虑而且健忘。他们自己、他们的工作和他们的娱乐比政治理想和国家大事更重要。”

    而德国的青年连胜利的安慰都没有。在柏林,残疾的乔治·格罗斯发起反对德国“达达主义”的运动,我们的行为是“彻底的无政府主义。我们质疑一切,包括我们自己,属于我们的是空虚,一切都是虚无。”对于11岁的萨巴斯蒂安·哈夫纳来说,战败意味着所有的价值观体系全部崩溃了。“如果世界上发生的这些事都是骗人的,那么到哪里可以找到稳定和自信?”他回忆道,“我们凝视着深渊,对生命感到恐惧。”

    2018-08-05 10:01:42 回应
  • 第173页

    社会上对年轻人存在两种极端的看法:一种认为他们现在经历的只是阵痛,另一种则认为他们已经完全被打倒了。

    尽管由于出生太晚而没有在战争中服过役的年轻人一代又一次被理想化为完美的“白纸”,但他们发现自己实际上处于一个相当矛盾的境地。战争支配着当时所有的一切,然而由于他们无法参与进去,这一重大事件对他们来说就像从记忆中完全删除了一样。尽管他们参过战的长辈或稍大一点儿的同辈人,被视为精神楷模,但是返家战士的实际表现与他们的英雄形象完全不相配。对立由此产生,并且导致了双方的仇视。

    被恩斯特·格勒泽尔称作“1902年生人”的战后一代在战争的4年里遭受了很多不幸,例如疾病、饥饿和无知。他们在既没有父母照看也没有学校教育的状态下成长起来,觉得自己的不幸似乎通过一种过去难以想象的自由度得到了弥补,但也正是因为如此,1919年的家庭结构重建也就困难重重。多年不见,他们的父亲“对我们来说完全是个胡子拉碴,令人生畏的暴君形象,像纪念碑一样令人压抑。他们了解我们什么呢?他们知道我们住在哪里,但是却再也不知道我们长成什么样子,在想些什么。”

    青年人身上承载了新的积极价值观,与此同时,战争的爆发似乎又应验了前十年间反成人的预言,这两者的结合加剧了几代人之间的紧张关系。1919年预示着欧洲范围内的青年人作为一股强大的社会政治力量登上历史舞台。

    2018-08-06 12:46:37 回应
  • 第259页

    代间的关系一举颠倒了。青年人现在处于支配地位,而且用“一种冷淡的傲慢”来表达他们的优越性。在希特勒夺取政权以后,这种傲慢对新的政权来说是有用的:既然“青年人的时刻”已经来临,很多希特勒青年大起胆子回敬“自由资本主义的伪善”。他们以一种“啤酒瓶战役”的方式扰乱学校生活、打破给他们低分的老师的窗户、帮助在小学和中学里发动清洗社会党人和共产党人的运动。

    纳粹教育的方针很简单,他们仇视理性,怀疑之时。每个青年人都被反复灌输对元首的个人崇拜以及“人民共同体”推崇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种族政策,认为雅利安人种是“文化的缔造者”,他们仇恨犹太人,因为他们是“文化的毁灭者”。

    在这种颠覆一切的政策指导下,孩子和父母之间的关系变得混乱了。梅利塔·玛舒曼不得不秘密的加入德意志少女联合会,因为他的父母不同意。持异议的或慎重的父母可能还会暂时阻止孩子加入希特勒青年团,但是总的来说加入这个团体才是大势所趋。如果父母不让孩子加入希特勒青年团,他们可能会被罚款甚至面临监禁。一些孩子甚至被带离其父母身边,因为这些父母“政治上不可靠”——这个罪名也加在那些帮助犹太人的人身上。

    对付不参加青年团的人还有另外一个强大武器,那就是排斥,这个方法简单可行,因为希特勒青年团成员必须一直穿着制服。落后分子受到同龄人的捉弄、老师的侮辱,如果是成年人还要接受惩罚:例如,希特勒青年团的团员身份对教师或公务员来说是必须的。如果孩子不参加青年团,他们的父母也不会得到晋升。更顽强抵抗的一些人由希特勒青年团专属的警察力量来对付,所谓的专属警察力量就是建于1934年7月来监管青少年违法、犯罪和无纪律行为的巡逻队。

    这一结构的中心就是元首本人,对很多人来说他取代了生父的地位。

    持不同政见即使不足以致命的话,至少也是困难的。根据一个成功拒绝加入德意志少女联合会的德国青年卡玛·劳胡特所说,“这就像你在一张蜘蛛网上,即使你在某个地方震动一下并不真正发出声音的话,蜘蛛也总是能注意到。人们会说,‘嘿!你可以逃啊。’我们能逃到哪里去?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只能抵抗。到处是令人恐怖的折磨,同时也是对你整个家庭的折磨,还有死亡和集中营。我们都不是英雄,我们害怕得尿湿的裤子。不是所有人一生下来就有英雄气概的。”

    2018-08-06 17:13:43 回应
  • 第269页

    20世纪30年代初,失业率一年比一年高,刚开始是影响社会上那些比较脆弱的、处于劣势的群体:黑人、蓝领工人、还有女性——1930年1/5的女性劳动力失业。到1932年春天,失业已经严重影响到中产阶级,没人能够幸免。7月,《纽约时报》报道说在五个区里已经有1万名美国名校的大学生毕业生失业。

    对于那些没失业的人来说,生活质量也由于工资的减少而日益下降:调查显示,平均年收入从1929年的1499美元下降到1932年的960美元。同一时期,白领阶层的收入减少了40%。

    经济危机狠狠的打击了美国的青年人,40%的高中适龄青年不能上学,而尚未毕业就提前退学的人数也开始增加。同时青年失业率也大为增加。400万16岁到24岁之间的年轻美国人外出寻找工作;他们中40%的人还处于上高中的年纪。到1932年,流浪的“儿童军团”达到20万人,并且仍然在迅速的增长。这个数目,相对于140万10到20岁之间的青年总数来说是很小的一部分,却让人无法忽视。

    2018-08-06 17:30:29 回应
  • 第354页

    对五个社会阶层进行分类以后(1.资产雄厚的“上流社会”;2.中上阶层;3.中下阶层——中枢阶层;4.工人阶级,蓝领;5.无技术或技术不熟练的,或者靠政府救济的:“真正的底层阶级”。)霍林斯黑德发现中学生活受前三种阶层的主导。

    因为几乎一无所有,一些第四阶层的青年和几乎所有第五阶层的青年毫无顾忌地沉溺于那些禁忌的娱乐活动之中。他们比其他阶层的人更早开始工作,对于他们来说,“独立”完全是一个跟经济挂钩的词。他们无法选择留在学校里,因为他们“觉得在教室、操场、俱乐部和课外活动中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中学的辍学率凸显了这种现象;前两个阶层中没有辍学的学生,第四阶层比例是41.3%,第五阶层是88.7%。第五阶层的青年还没有成熟就被丢进了成年人的世界里,他们体会着作为成年人的感觉。

    2018-08-07 20:28:56 回应
  • 第357页

    社会期望美国青年能参与到这个集体事业中来,即使是那些还没有到军龄(男生18岁女生,20岁)的青年。“战争迫使男孩女孩们一夜之间长大”,卡罗琳娜·B·扎迦利在《战争世界中的家庭》中写到,“他们所能承担的责任越大,他们自己和家人就越能自然而然的接受他们的突然成长。那些还在上学的孩子必须接受跟战争直接相关的课程和救援训练,并且要在社区和家里承担一些工作,以此来满足他们迫切想服务于国家的愿望和获得成年人责任感的需要。

    珍珠港事件带来的巨变。美国从一个萧条的国家很快变成了飞速发展的工业中心。

    年轻女子、青少年和孩子对这些变化特别敏感。1942年的前3个月里,婚戒的销量增加了30%,因为很多青年情侣都希望彼此的关系更加稳定。由于丈夫们离开之后,新娘还需要生活,工作就成了她们等待丈夫是最好的选择。战争的4年间,650万妇女成为劳动力,这无疑改变了美国人对女性的看法——代表人物是著名的女子铆钉工。

    1943年间,青少年犯罪的数据飙升,有些城市增加了1/3,这反映了越来越无法无天的社会现实,但同时也反映了越来越多的警察介入和媒体关注,不过这些干涉大多是摇摆在追求刺激和过分指责之间。

    战争期间,1/3的新生儿是私生子。驻欧期间80%的美国士兵性生活十分活跃,而美国兵的到来对这个数字有很大影响。很多20多岁的女孩怀孕了,却没有结婚的希望,有1/5以流产告终。然而,那些在没有婚姻保障的情况下决定把孩子生下来的女孩儿没有战前那样被人瞧不起,她们没有受到谴责,而是获得了最低育儿保障和做母亲的权利。

    由于缺乏警察的监管,伦敦的犯罪数据直线上升,1944年的数据比1938年增长了50%。

    黑人军队仍然是军队中被严重隔离的一个部分,他们无权参与战斗,只能做苦力、运输员,还有厨房工作。美国军队政策是要使两个种族完全隔离。然而,潜在的麻烦一直存在。

    2018-08-07 21:35:03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

悠然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122条 )

况且况且况
6
静人日记
5
银河铁道之夜
1
一本书读懂俄国历史
3
给宝宝一口好牙齿
14
社会心理学
12
血酬定律
16
家在云之南
7
北野武自述
3
告别皇帝的中国
3
一日江户人
2
舌尖上的历史
8
酷MA萌与我
2
筷子与刀叉-中西饮食文化比较
1
吾国与吾民
25
谈起古代,仕途就这回事
9
沙乡年鉴
9
别笑!这才是中国法律史
2
安妮日记
3
苹果酒屋的规则
3
风味调料趣谈
10
傻瓜的壁垒
1
疯月亮
2
婚姻的意义
10
为何家会伤人(升级版)
17
123成人式
3
三十一岁又怎样
4
真相凶猛
18
两个故宫的离合
1
文·堺雅人:健康的日子
3
成长不困惑
26
亲密行为
5
改革都有红利吗?
22
亲密关系:通往灵魂的桥梁
24
发展心理学
10
社会动物
44
差异化教学探究
4
个性化教学的理想与现实
10
牛奶可乐经济学(教材版)
2
超爆魔鬼经济学
3
亲爱的卧底经济学家
12
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个性化培养的江苏模式
2
如何进行个性化教学
11
整理的艺术3:创意是整理出来的
1
这样帮孩子学习最有效
10
在新疆
1
噪声的历史
1
失控
7
自私的父母
3
植物学家的锅略大于银河系
1
为何爱会伤人
31
一个人的村庄
1
你可以嫁得更好:婚前必须清楚哪些事
11
给孩子不伤害的爱
26
长大不容易
16
牛棚杂忆
11
老妈巴黎游学记
1
我的阿勒泰
1
死亡的脸
6
失物之书
1
我的晃荡的青春
2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8
蒋勋说红楼梦(第五辑)
11
蒋勋说红楼梦(第四辑)
12
蒋勋说红楼梦(第八辑)
10
蒋勋说红楼梦(第六辑)
3
蒋勋说红楼梦(第七辑)
4
无缘社会
3
蒋勋说红楼梦(第三辑)
3
蒋勋说红楼梦(第二辑)
6
蒋勋说红楼梦(第一辑)
1
误读红楼
3
呼兰河传
9
乌合之众
13
战争
10
婚姻史
7
坐天下
16
妖言水浒·卷一
1
普罗旺斯的一年
1
第三种黑猩猩
21
黑猩猩的政治
7
刽子手世家
7
裸猿
22
绝版中国
2
妞妞
2
我不要你死于一事无成
1
田园诗与狂想曲
41
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
14
不存在的孩子
22
万万没想到
13
文·堺雅人:憧憬的日子
10
儿童的世纪
19
乡土中国
31
美国也荒唐
3
一切皆有价
8
一沙一世界
4
娱乐至死 童年的消逝
39
怪诞行为学2
3
朝花夕拾野草
4
一路走来一路读 (增补本)
8
白鹿原
3
檀香刑
2
切尔诺贝利的回忆
21
沉默的大多数
23
三体Ⅲ
1
人类动物园
17
三味日本
1
大国兴亡录
8
冰眼看日本
1
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
2
我这一代东京人
5
暧昧的日本人
2
超级阿嬷的信
1
卡尔·威特家训全书
1
服饰与战争
1
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
20
家庭作业的迷思
3
了解你的学生
4
整形日本
4
银河英雄传说VOL.1 黎明篇
15
孤儿远征军
1
贵族们的游戏
1
民主的细节
25
北大批判
33
外国人怎样教育孩子丛书:德国人怎样教育孩子
1
我们台湾这些年
1
美妙的新世界
1
哈,日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