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形日本 (4)

  • 第91页
    目前东京的情况是,在首都圈附近有一半人都是上私立学校,剩下只有不思进取又或是考不上私立的才会留在公立学校中混日子。 从另一个讽刺的角度观察,私立学校之所以保持了学生的素质,与坚持通过考核来制造沉重的竞...
  • 第90页
    课堂瘫痪年代 约翰·内森提到在东京参观的初中及高中时,本以为身为外国人,加上有校长及副校长陪伴,一定未能看到真实的情况。岂料事情却出乎他的意料,原来学生根本不在意他的存在。在一堂历史课中,班中的学生喧...
  • 第49页
    自1998年开始,日本每年的自杀人数不断上升,而少年犯的严重罪案犯罪率也大幅上扬,加上日本的离婚率又同样飙升,各方面均显示出日本社会正进入千疮百孔的问题年代。作者认为可以1998年尾分水岭,俄日为当年日本的GN...
  • 第57页
    如果真的有夫妇分工一回事,所指的就一定是父亲主攻,而母亲主守;前者制造危险的机遇让孩子去面对及挑战眼前的世界,后者则提供温暖及照顾,以便孩子遇到挫折时可以有舒缓的空间。

银河英雄传说VOL.1 黎明篇 (15) 更多

  • 第252页
    人类社会会有两种思想——一种思想认为世上有比生命更有价值的东西,另一种思想则认为世上最宝贵的就是生命。当人们要开始战争的时候就以前者为借口,当人们要结束战争的时候则以后者为理由。这种情形已经持续了几...
  • 第212页
    民众所追求的不是理想也不是正义,只是粮食。如果帝国军运来粮食的话,他们大概又会跪倒在地,高喊皇帝陛下万岁吧!这帮家伙好像只是为了满足本能才生活的,为了他们吃饱就非得要我们饿着肚子才行吗?
  • 第201页
    我并不是轻蔑权力或武力。不,其实我实在害怕。一旦掌握了权力或武力,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变得丑恶。
  • 第199页
    因为在不该胜利的时候胜了而坠入彻底的失败的国家,在历史上有无数的前例
  • 第193页
    就像人类会衰老一样,也许国家也会堕落和颓废吧。
  • 第190页
    军事上的胜利就像麻药一样。“占领伊谢尔伦”的甘美麻药似乎使得潜伏于人们学业中的那种好战的幻觉一下子爆发了。连理当保持冷静的言论机构也异口同声地呼号着“向帝国领域内进攻!”
  • 第132页
    在人类的历史上原本就没有永久的和平。所以我也不会有如此期望。但历史上确实存在过长达数十年的和平而丰裕的阶段。如果说我们必须为下一代留下某些异常的话,我想最好的还是和平吧。而把前一代遗留下来的和平维持...
  • 第56页
    一旦打开,就不可能没有死伤,而死伤越惨重,战胜的意义就越小。兵学所存在的意义便架构于这两种命题上,也就是说,以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战果才是成功的。残酷地说,便是如何才能有效率地杀死自己的同类。
  • 第50页
    为了谁,为了什么要和素昧平生的敌人互相残杀?……这样的问题已被士兵们抛到九霄云外区了。他们只单纯地为存活和胜利而欣喜若狂。
  • 第32页
    一般人碰到问题时,都不愿靠自己的精力心思去解决,他们只期望超人或圣贤出现,为他们承担所有的痛苦、困难。
  • 第27页
    高登巴姆王朝并不是自有人类以来就存在着的,王朝始祖是那桀骜不驯的鲁道夫,既然他是所谓'始祖',那么他在成为始祖之前并非出自帝室,只是一介无足轻重的市井小民罢了。鲁道夫仅仅是一个一步登天的野心家,他只是...
  • 第16页
    面临战斗而神经紧绷的人类所分泌的肾上腺素的味道,机械散发出来的电子臭味都混合在还原养气中,产生了这种军人最为熟悉的味道。
  • 第5页
    他依据国民投票成为首相,进而利用宪法中没有明文规定禁止兼任的漏洞,通过议会选举当选为国家元首。 民众所喜欢的并非自主性思考及随之产生的责任,而是命令、服从及随之产生的责任免除。在明主政治中,应当为...
  • 第4页
    人类社会的病情已到了非根治不可的阶段了。这种想法的确没错,只是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为了尽速治疗,并没有选择需要耐性和毅力的长期疗法,而选择了服用伴随着副作用的特效药,这贴猛药就叫做“独裁”。
  • 第3页
    我的前面是聪明的敌人,后面是无能的同伴,我必须同时与这两者搏斗。而且连我自己也难孚众望。 人们的内心中,疲劳与倦怠压倒了希望与野心,消极取代了积极,悲观取代了乐观,畏缩取代了进取。科学技术的发现与新...

孤儿远征军 (1)

  • 孤儿远征军
    节选: 我们的脊背嵌在护具众,紧靠着飞船的“耐压舱壁”。全赖它的护佑,我们才得以与外面的真空隔绝开来。“飞船”?狗屁。它只不过是一架波音七六七的机身,被人从亚利桑那沙漠的填埋场里挖出来,废物利用。现...

贵族们的游戏 (1)

  • 迈尔斯系列
    迈尔斯系列的经典语录 考验是一种礼物,巨大的考验就是巨大的礼物。 勇敢是我们的救命稻草。 只要条件许可,你就能够给人以自由,是不是那是你自己想要的东西? 当他没有了退路,他需要一个更好的计划。...

民主的细节 (25) 更多

  • 第209页
    政府的目的是帮助人们帮助他们自己。一方面,它助长政府应当“为人民服务”,但是另一方面,这个服务的方式不是直接给公众“喂饭”,而是通过保护公平竞争的法制来帮助他们自力更生。
  • 第194页
    好了,终于可以回到咱们开头提的那个问题了 来自火星的你,被扔到大城市、内地、边疆的可能性各三分之一,你会如何设计高考分数线方案?   你可能会说:三个地方分数线一样嘛!大家公平竞争嘛!   ..
  • 第188页
    美国社会的政治正确文化,完全可以被概括成以下“四项基本原则”:不能冒犯少数族裔;不能冒犯女性;不能冒犯同性恋;不能冒犯不同的信仰或政见持有者。 围绕着“政治正确”展开的这种辩论,本质上,是自由社...
  • 第175页
    某些地方听证会拒绝记者采访、发言代表的产生方式不透明、其联系防止也不能公开等等,甚至有些地方听证还要“彩排”。显然,这种神秘主义和形式注意的作风与听证会的基本精神背道而驰。据说民主的实施需要民众具有...
  • 第171页
    如果我们把非理性觉得所带来的人力、财力和资源浪费、机会成本、民众和政府之间的信任损失进算进来,集权制度还真的是最有效的制度吗?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当权者都是非理性的,也并不是所有的民众都是理性的,但是...
  • 第159页
    一个社会有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缺乏一个政治体系去消化问题、改进制度,而制度的纠错能力又决不仅仅来自于某个部门或者领导的“良知”,而来自于“分权”的智慧:不同权利部门的“分家”,从而使弱势群体多几个安...
  • 第128页
    当一个大学生将自己生下来的20元钱捐给一个候选人时,他表达的不仅仅是对这个候选人的支持,而且是一份实践公民责任的意识。
  • 第122页
    “成熟的民主国家”之间没有发生过战争,但是,“转型过程中的民主化国家”确实滋生暴力冲突的温床。 如果说专制时代还可能一个“大流氓”镇住无数“小流氓”,民主化过程中则可能出现“群氓乱舞” 伊拉克这...
  • 第119页
    泱泱大国的运转,政府不可能不出错,重要的是这个政府如何面对自己的错误,是否承认它,是否改正它,是否在一个更大政治框架中受到制约。同样重要的是,这个社会能否容忍政府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来践踏人权——不...
  • 第114页
    上大学的时候,有个老师说:检验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其实不是看多数人,而是看少数人,比如残疾人,同性恋,外来移民,他们的权利有没有得到保护。要我说,还有一个更过硬的标准,就是看这个国家的“敌人”落到它...
  • 第110页
    一个朋友说:我不在乎别人的观点是不是和我的一致,甚至不在乎别人的观点是不是愚蠢,我在乎别人的观点是不是“独立思考”的接轨哦。我想所谓的“独立思考”就是指,当你拥有一个观点的时候,是通过你自己掌握的信...
  • 第94页
    高校这样远离经济基础的象牙塔,是政治浪漫主义的温床。 说到底,对自由的威胁,不仅仅来自于政府,也可以来自于舆论。一个人在舆论当中噤若寒蝉,就算那个人不是我,就算那个舆论代表了我,就算是在高校这样的...
  • 第82页
    在所有的杀人武器中,沉默无疑是最凶猛的。
  • 第31页
    可以看出,美国社会是一个对政府权力高度“过敏”的社会。正是这种“过敏”,使这个国家两百年来能够不断“专制”专制的病毒,防患于未然,维系社会的健康。 潘恩曾经说过,那些试图享受自由的人,必须同事忍受...
  • 第23页
    一定的政治制度总是和一定的政治文化相对应。如果没有人努力实施它,制度本身说到底不过是纸上的文字而已。为美国200年来社会经济发展保驾护航的宪法,也不过是7000多字的文本而已。在美国,是什么样的政治文化在..
  • 第27页
    当人们普遍缺乏“规则意识”、“责任意识”时,制度要么形同虚设,要么就意味着大到惊人的实施成本。 很多后发民主国家之所以民主化进程受挫,一个原因就是“权利意识”和“责任意识”的不均衡发展。人人都觉得国...
  • 第26页
    现在世界各国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运用自己的权利,为自己的权益而抗争,这当然是一个重大进步。但是,只掌握了“权利意识”,而没有掌握“责任意识”,知识学会了民主精神的“皮毛”。事实上,当一个社会的公民还仅仅停...
  • 第25页
    说美国人“权利意识”强烈,对自己的言论、集会、结社等“天赋人权”斤斤计较,并不难理解,这合乎美国人个体主义的一贯形象。而美国政治文化的另一面,同样重要的一面,却常常被忽略,这就是美国社会的“公民责任意... (2回应)
  • 第22页
    他们对于暴政——无论来自政府还是民众都有着充分的估计和警觉,所以才设计了一个各方“充分制衡”的复杂政治机器。联邦党人害怕“多数暴政”,所以在美国的政治制度中加入了很多精英主义的成分,可以回避古希腊式的...
  • 第21页
    托克维尔,乃至以前的柏拉图以及后来的哈耶克的观念失误正视在于此:他们高估了民主制度的“统计”功能,低估了民主所推动的“协商”过程,所以才悲观地预测民主终将导致“多数暴政”和整个社会的“平庸化”。 所...
  • 第14页
    美国政治的伟大之处并不在于它的历史多么清白无辜,而在于作为一个“制衡机器”,它具有相当的自我纠错能力,从而能够实现点滴改良,而不是陷入暴政的死循环。由于国王和贵族、教会和国王之间长期的权利斗争,西方国...
  • 第13页
    三权分立、司法审查、联邦制、媒体监督、非政府组织监督、投票等这些制衡机制,我们早已通过书本耳熟能详,但是从小接受的教育却是把这些词汇揉成一团,扔到“虚伪的资产阶级民主”的箩筐里不予正视。“西方的民主全...
  • 第11页
    平等派和自由派之间的拉锯造成的妥协可能令双方都不满意,但自由和平等之间的这种张力,却是一个健康的政治制度应有的特征。它是“权利和权利”之间的斗争,而不是“权利和权力”或者“权力和权力”之间的斗争,因为...
  • 第9页
    当今中国很多左派和右派之争、生存权和人权之辩,往往是假问题:如果左派真的想治理腐败、推进平等、维护民生,就无论如何也绕不开右派所倡导的言论、集会、结社、出版自由权问题。自由之不存,平等将焉附?这是美国...
  • 第4页
    也许美国的开国之父们在设计美国宪法时,主导思想本来就不是“民主最大化”,而仅仅是“制衡最大化”。 其中很多人看来,纯粹的民主制也可能是暴政的一种,区别暴政与否的标准不在于人数,而在于“不容分说的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