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木对《罪与罚》的笔记(4)

清木
清木

读过 罪与罚

罪与罚
  • 书名: 罪与罚
  • 作者: [俄]陀思妥耶夫斯基
  • 出版社: 浙江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19-2
  • 第174页
    显然他们都有点怕卡捷琳娜·伊万诺芙娜,房客们都怀着一种奇怪的内心满足之感相继鱼贯退回到门口。当某人突如其来地不幸临身,即使他的至亲好友也会毫无例外地产生这种心理,尽管他们怀着极其诚挚的同情和怜悯。

    这是对别人的不幸那种隐秘的幸灾乐祸

    2019-05-13 11:17:59 回应
  • 第67页
    例如,他根本无法想象,会有那么一个时候他停止思考,抽身而起——真的走向那里......就连不久前他进行的那次试探(就是有意对那个地方进行最后调查而做的访问),也只不过是他所做的一个试验而已,而绝非真刀实枪地干,而是这样:“让我,你就说,让我去试一试吧,为何老是幻想不休呢!”但他立即感到难以坚持,啐了一口唾沫,便逃之夭夭了,并且对自己极其恼怒。而事实上就解决问题的道德意义来说,他所进行的一切分析似乎都已结束:他的诡辩锋利得就像剃刀一样,他在自己身上已经找不到有意识的反驳了。然而到了紧要关头,他又无缘无故地不相信自己了,并且固执地、盲目地从各方面寻找反驳的依据,似乎是有谁在强迫、诱引他去干那件事。最后一天竟这样不期而至,一切转眼间就决定了,而他几乎是完全机械性地顺应它:仿佛有人抓住他的手,以超自然的力量,盲目地、难以抗拒地、无可反对地拽着他走。就像他的一角衣服被车轮卷轧住了,结果连他也给拖到车子底下去了。

    这是拉斯科尔尼科夫决心去犯罪的一个纠结时刻

    2019-05-13 11:22:24 回应
  • 第479页
    我当然把一切都归结为自己的命运不济,假装成一个渴求光明的人,最后便使出了堪称万应灵丹的一个征服女人心的最高明的绝招,这个绝招从不让任何人失望,而且对任何人都绝对管用,无一例外。这个绝招无人不知,它就是阿谀奉承。这世上最难的事是实话实说,而最容易的事则是阿谀奉承。实话实说的时候,只要有百分之一的音调走调,就会马上出现不协调,紧接着便是大吵大闹。至于阿谀奉承,哪怕从头到尾都是假话,听起来也只会让人笑逐颜开,而不会心里不快。即便感到肉麻,但毕竟还是觉得受用。而且不管阿谀奉承有多么肉麻,但其中必定至少有一半使人觉得真实。它适用于社会上所有教养不同和阶层不同的人。就连侍奉古罗马维斯塔女神的女祭司都可以用阿谀奉承勾引到手。至于那些凡夫俗子,就更不在话下了。有一次,我勾引了一位忠于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孩子和坚守节操的太太,每次一想起这件事,我就忍俊不禁。这件事是多么快人心魂啊,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不过这位太太的确是规行矩步的,至少自以为是这样。我唯一的策略就是彻底屈服,时时刻刻向她表示,对她的守身如玉佩服得五体投地。我拼命奉承她,只要能争取到让她跟我握手,甚至看我一眼,我就责备自己,说这是我硬逼着她这样做的,说她抗拒过,拼命抗拒过,如果我不是这么坏,我肯定会一无所获;还说,由于她太天真无邪,没想到别人会对她图谋不轨,因此无意中失了身,而自己却是不知不晓,等等。总之,我达到了自己的全部目的,而我的这位太太却依旧深信,她是天真无邪、冰清玉洁的,正在履行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而她的牺牲则是完全无心的。当我最后向她宣布,我真诚地相信,她跟我一样也喜欢寻欢作乐,这时她简直对我恨之入骨。

    邪恶的一种是洞察人性之后利用人性

    2019-05-13 11:26:45 回应
  • 第302页
    主要问题在于,直到最后一分钟,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会如此收场。他颐指气使,目空一切,根本没有想到,这两个一贫如洗、无依无靠的女人居然有可能逃出他的手掌心。虚荣心和不如称之为妄自尊大的过分自信大大助长了他的这种信念。彼得·彼得罗维奇是从贫贱中历尽艰辛而发迹的,已经习惯于病态的自我欣赏,在聪明、才智方面自命不凡,有时甚至会对着镜子顾影自怜。不过他在世界上最喜欢和最看重的,乃是他靠劳动和千方百计挣来的金钱,正是金钱使他跻身于社会地位更高的阶层。
    刚才彼得·彼得罗维奇痛苦地提醒杜尼娅说,尽管她声名狼藉,他还是决定娶她。他说这话时是完全真诚的,甚至对这种“忘恩负义”深感愤慨。其实他向杜尼娅求婚的时候,他已完全确信这些流言蜚语都是捕风捉影,瞎说一气,因为玛尔法·彼得罗芙娜已亲自出来当众辟谣,全城的人们早已对这些传闻置之不理,甚至还争先恐后地纷纷为杜尼娅辩护。即使他本人现在也不会否认,所有这些情况他当时都已知道得一清二楚。然而他仍然高度评价自己把杜尼娅抬高到与自己平起平坐这一地位的那个决定,认为这是一个惊人的壮举。刚才他对杜尼娅谈这件事的时候,他也就说出了自己那个隐秘的、珍藏于心头的、不止一次自我欣赏过的想法,他无法理解,别人怎么能不对这一惊人的壮举表示欣赏。当他去探望拉斯科尔尼科夫的时候,完全是以恩人自居的,准备去收获累累硕果,听取甜蜜蜜的恭维。

    这是 一个律师关于婚姻极度功利和男权的想法。

    2019-05-13 11:34:1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