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总被戳中的人生 (5)

  • 第94页 谁会花12000元买件izzue衫?
    按2009年的汇率,这是1752美元,1400欧元,173000日圆。 用时装精的汇率也可以表示为:1752美元=3双Manolo Blahnik非折扣当季新款鞋=一件Balenciaga茧形丝毛混纺大衣并搭配一顶手工刺绣羊毛钟形女帽=一条Lanvi...
  • 第86页 爱穿才会赢!
    时尚与政治的关系解读!衩姐真的很赞! 国内最早的有关政治的时尚解读,是1982年撒切尔夫人的Salvatore Ferragamo手袋。 西方世界的政客几乎个个晓得时尚是政治的一种工具。 在美国从政,命根子是选票。谁赢得了...
  • 第7页 一想到他呀!
    裤衩是用来装X的…… 所以反裤衩这个名字我终于懂了。 zhuangbility也是考验智商的行为,我其实并不反对装,只反对装得不到位的。前者证明你对美好生活有向往,后者则证明你智商和阅历都不够,心态也不够好,然后...
  • 第5页 一想到他呀!
    聪明人都是刻薄的,都有王尔德一样的毒舌。 刻薄界的聪明人儿之间是没有情谊的,都是在心中神交,对刷智商卡,比拼想象力边界,抱着对方的书打滚儿,看得大笑或暗笑,看得羞愤不已或恼羞成怒。 庄雅婷
  • 第3页 你嘴里吐什么
    因为心地善良,导致性格恶俗,这是我对自己为什么选择A而不选择B的解释。我喜欢的其实是我永远做不到的。 一个金牛座媒体创意人的话

优雅一生的熟女课 (4)

  • 第56页
    她一辈子没有在展示自己的美上偷过懒。就算没有恋人,与男性的接触已经处于绝缘状态,她也不曾忘记,更不曾放弃自己作为一个“女人”的权利。 她并不是因为抱有“年纪大了也要保持美丽”的想法才去修脚趾甲,那就... (1回应)
  • 第49页
    意大利是一个非常追求美的国家,甚至心灵美是被放在外表美之下的,甚至也不论男女,从一出生起就在这样的现实中成长。 母亲在女儿5岁时就开始灌输美的意识,一点点告诉她什么适合她,指出缺点,给出建议,教她们... (2回应)
  • 第36页
    在米兰的生活让明白了"成年人才是时尚的主角"。 正因为是成年人,才更应该在生活中时常保持柔软的感受力和智慧。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能够准确接收流行资讯、在选择取舍上能够自由把握的都是成年人。了解自己的个...
  • 第27页
    我从心底里佩服那些一大早就化好精致的妆、头发梳得服服帖帖、穿着夹克去早市买菜的主妇们。同时,我也领悟到了一件事:生活在这个国家,无论是料理、扫除还是梳妆打扮都同等重要。 意大利女人的生活是脚踏实地的... (2回应)

在不安的世界安静的活 (1)

  • 第318页
    我想做一个O2O的个性化服饰定制服务app,用户只要下载这个运用到手机,回答一些简单的预设问题,我们会派出专业的造型顾问和她取得联系,进行一对一沟通,之后由时尚顾问为她搜罗适合她的单品,并把详细的图文列... (2回应)

食记百味 (24) 更多

  • 第174页 92
    没有改变,没有特别采纳新事物也可以安然存在。我离开浅草的这二十年,他们依旧每天淡淡地煮着什锦釜饭。那种毅力实在难以企及,不但我不能及,就是泡沫经济、股票和新贵富豪们也不能及。
  • 第170页 90
    那年夏天,我们垂头丧气地光顾别的居酒屋。要离开土肥的前夕,清乃老板娘捧着一大盘炒面送来。没有约定,也无期待,就这么突然送来。我们吃着炒面,怀念的差点哭出来,即使看到老板娘的笑容,还是想哭。 这是我们...
  • 第166页 88
    我想,就是那种想介绍给别人,想让喜欢的人吃到美味的东西,以及想要分享的心情,撑起了这个世界的美食。
  • 第160页 85
    有一次和姊姊去尼泊尔,机上餐是“可乐饼、炸春卷和煎饺的组合”,看到瞬间,我们面面相觑,同时说:“好像爸爸做的便当。” 那些都是让人怀念的回忆(在另一番意义上出名的爸爸的便当)。没有亲自处于那个立场,...
  • 第141页 72
    餐厅的平衡就是一切。
  • 第136页 69
    她在我家做菜时,厨房里飘飘升起一股不去外国就感觉不到的氛围。
  • 第134页 67
    我隐隐在想,今后的日本,会成为世界各地人们享受美食的亲切、便宜又健康的地球餐厅吗? 会的。 对我来说,日本就是我的地球餐厅。
  • 第130页 65
    想起前男友时,总是浮现他做的味增汤味道。 食物真是很厉害的东西,带有某种决定性的力量。 男人虽然不说,但他们结婚后最震惊的是,每天吃的饭菜和妈妈的味道完全不同。离婚时最依恋不舍的,可能是乍然想起的家...
  • 第129页 64
    渴望有人在眼前做饭的风景,正是一直不想吃东西的母亲身体里面还在燃烧的生命促使她这样说。
  • 第116页 57
    那是在餐厅里连同时间、空间和自由一起品尝的味道。 站在没有立原餐厅的大楼入口,玩味过去的种种回忆。虽然落寞,但还是把他壮硕的背影和巧手纤细摆盘的姿态刻在心里,默默感谢。
  • 第111页 55
    每个人的生命中,难过、悲伤和无奈总是重叠而来,别人也帮不上忙。顶多只能为他做黄豆粉饼罢了。不过,像黄豆粉饼这种东西,总是有胜于无,也未必不是照亮生命的小小光芒。
  • 第110页 55
    他离开老家,独自住在东京,一直在做快递工作,积极活着自己的人生。也因为积压了太多的勉强而生病。
  • 第108页 54
    以前,我应某项文学奖的邀请,下榻科莫湖畔、曾是贵族豪宅的Villa D'Este饭店。 早餐时,我见识到贵族的早餐。大概只有世代相传的贵族才会在平常日子到那样高级的饭店吃早餐。我想起每天在大仓饭店吃早餐的那个家...
  • 第106页 52
    一切都随着岁月消逝变成温柔的回忆,时间真的是一帖良药。
  • 第71页 36
    偶尔去(代代木)上原(面包店热战区)时,看到面包店的招牌,”啊,这里有那个咖喱面包“,”这是甜甜圈那家店“,虽然没进去过,却有熟悉的感觉,很不可思议。 常常有住在这里似得幻觉掠过心头,啊,对了,是朋...
  • 第64页 32
    他脑中的长崎什锦面,一定是儿时刻下的记忆之味。甚至有印象中的味道比实际味道更好吃的可能性。 我到处吃可乐饼,也觉得任何名店的味道都不如小时候住家附近的好吃。 ……我相信其他地方一定有更好吃的可乐饼,...
  • 第62页 31
    大家都在怀念妈妈把他们摆在第一、照顾得无微不至的时光。 而今,我退出我退出积极工作的男性社会,做了妈妈,可以轻松响应他们的期望了。我不认为这是退化,我想是适才适所吧。这也是经历过积极工作的男性社会后...
  • 第50页 24
    做餐饮的人先知道自己想吃的东西,再从这里起步,这才有趣。 我无法不认为,那女孩谈过许多恋爱,在许多地方吃过真正美味的东西,那些感受与记忆都存活在她的面包之中。 (1回应)
  • 第48页 23
    E笑着说:”再怎么美白,一晒到太阳,立刻就变黑了。头发烫得再直,很快又会恢复卷发。“女儿一定是把学校里人家怎么说她的话直接转给妈妈了吧。 我很想跟她女儿说,在你妈妈的祖国,皮肤晒得黑亮、头发有漂亮的...
  • 第46页 22
    我也渐渐到了知道变得有点硬的寿司、冷掉的便当和微温的啤酒能缓和人们多少情绪的年龄了。 不在乎那些事情,笑嘻嘻舔着炼乳的小不点也有些不舍。幸好有小不点在,大家不自觉笑一笑,看着小不点,得到一点活泼气息...
  • 第40页 19
    在早上吃米饭、味增汤和鱼的日本人看来:”那种像吃点心似的早餐怎么能产生精力?“”中午吃那么多,不会想睡觉吗(果然是有午睡习惯国家的想法)?“ 但从意大利人的角度看来,一大早就吃这么丰盛,不是又想睡觉...
  • 第27页 12
    因为住家附近有那样温暖的好店,非常重要。
  • 第19页 8
    他咬到奶酪时就吐出来给狗吃,真是个便利的系统……狗一直在下面等着,给他什么都吃的津津有味。如果完全放任他们的勾结情况,狗很快就会变成肥猪了。 我本来想呵斥”不可以!“但又想到今天算是露营,就放过吧。...
  • 第17页 7
    将来有一天,我家小不点去菲律宾、在餐厅吃到这些菜时,一定有说不出的怀念。感觉好像在哪里吃过。 那种心情会让他的人生更加丰富广泛。

丫头儿 (7) 更多

  • 第234页 丫头儿
    每天重复前一天的生活,等待传说中的长大,上学,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 第207页 丫头儿
    原来婚礼上可能是一个人这辈子最寒碜的一天。 宝珠一直挂着个疲惫和尴尬的笑,在这本以她为主角的婚宴上,像个走错了地方、穿着打扮极不得体的陌生人。
  • 第203页 丫头儿
    她越吃越低落,看看狼吞虎咽的闺女,好一阵儿难受。真想也一直是个小孩子,无忧无虑,永远也不想知道大人着什么急,不长大,不工作,不结婚。
  • 第201页 丫头儿
    也许是因为个头儿小,对时间的概念也如同蜉蝣,一天就像一辈子,而真正的一辈子,简直是无法想象的无边无际的漫长。
  • 第199页 丫头儿
    这将是丫头儿戏台下看的第一场婚礼,可她竟然没那么高兴—公子是合格的,可小姐也太丑了,不应该。她越来越觉得,生活和唱戏大不一样。
  • 第166页 丫头儿
    死,她懂,就是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金大闺女虽像个影儿,可丫头儿毕竟实实在在地建国人,没人哪来的影呢?好端端一个人,以后再也见不着了,她自个儿也再见不着太阳月亮,见不着世上的花花草草、蚂蚁洞、乒乓球...
  • 第126页 王招君
    王招似乎看见少女时代的自己,恍惚着从那个黑暗的门洞里走出来,小心地躲开泥泞的残雪,慢慢抬起头,对着无法预料的生活,堆起一脸凄凉而巴结的笑。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