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旅途中对《致我们总被戳中的人生》的笔记(5)

致我们总被戳中的人生
  • 书名: 致我们总被戳中的人生
  • 作者: 王欣
  • 副标题: 吐槽、娱乐以及生活
  • 页数: 232
  • 出版社: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 出版年: 2014-6
  • 第3页 你嘴里吐什么

    因为心地善良,导致性格恶俗,这是我对自己为什么选择A而不选择B的解释。我喜欢的其实是我永远做不到的。 一个金牛座媒体创意人的话

    2014-09-19 15:30:13 回应
  • 第5页 一想到他呀!

    聪明人都是刻薄的,都有王尔德一样的毒舌。 刻薄界的聪明人儿之间是没有情谊的,都是在心中神交,对刷智商卡,比拼想象力边界,抱着对方的书打滚儿,看得大笑或暗笑,看得羞愤不已或恼羞成怒。 庄雅婷

    2014-09-19 15:31:48 回应
  • 第7页 一想到他呀!

    裤衩是用来装X的…… 所以反裤衩这个名字我终于懂了。 zhuangbility也是考验智商的行为,我其实并不反对装,只反对装得不到位的。前者证明你对美好生活有向往,后者则证明你智商和阅历都不够,心态也不够好,然后还要自欺欺人寻找各种优越感。

    2014-09-19 15:33:45 1人喜欢 回应
  • 第86页 爱穿才会赢!

    时尚与政治的关系解读!衩姐真的很赞! 国内最早的有关政治的时尚解读,是1982年撒切尔夫人的Salvatore Ferragamo手袋。 西方世界的政客几乎个个晓得时尚是政治的一种工具。 在美国从政,命根子是选票。谁赢得了人民,谁就赢得了国家。唯一需要认清的就是,当下的人民是哪些? 1992年,克林顿大战老布什。代表美国上层保守势力的老布什的王牌是海湾战争,借以赢得包括军火商在内的大企业主支持;而代表美国中下层利益的克林顿通过打出"问题是经济"口号成功笼络了当年过得捉襟见肘的美国大多数民众。 大选初期,克林顿为了巩固自己"人民代表"的形象,打扮成牛仔,农民,伐木工人,渔佬,小企业主四处演讲,所到之处叫好一片。但选票就是上不去,后来有公关高人指点:"大众的确指着你上任后改善生活,但你现在不抓住能直接赞助你的那些,没戏!"之后克林顿的公开亮相,一改牛仔衬衫卡其裤"亲民"造型,换以全套Brook Brothers经典四粒钮西服,颜色从深灰,墨蓝到暗色条纹,衬得他的一头白发更显智慧。这一套套美国金领的指定行头也帮克林顿传达了两个重要信息—对于中上层 ,我是你们之中谦卑又死忠的一员,我誓死维护你们的利益和形象;对于中下层,我是你们未来形象的化身,跟着我,人人都会有Brook Brothers穿。基于这两点,克林顿一举赢得全美各层人民的信任,顺利入主白宫。他老婆希拉里也像历任第一夫人一样,穿得傻呵呵的表现贤良淑德。最经典的造型首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闭幕式上,希拉里一身紫罗兰色大翻领呢士裙套装,傻乐着站在克林顿旁,活像被风华正茂事业有成的克林顿带出来见世面的乡下老娘。 但自打半途杀出来个把克林顿搞得五迷三道的莱温斯基,希拉里就时尚爆发了。一方面对着失去人民支持险被弹劾的偷嘴老公,她恨;但另一方面两口子也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她也懂得唇亡齿寒!于是,趁着全美妇女声援的东风,希拉里换上Oscar de la Renta之于美国妇女,正如Brook Brothers之于美国男人,同样代表着品味优雅以及阶层提升的希望。希拉里穿着Oscar de la Renta为她定制的套装,走到民众面前,既不哭闹也不找人泼墨,淡定地说:我们是一家人,会一起度过难关!这招真绝!希拉里顿时以"我是女人,我受过伤,但我很体面,生活依然要继续"的时尚形象感动美国杀入政坛。多年后,有时尚杂志问起希拉里当年的转型,她答"形象总是会根据生活发生变化的",言下之意就是说:姐以前不是不时尚,有需要的时候姐就能时尚! 克林顿下台后,新领导班子急需肃清被绯闻外遇搞得乌烟瘴气的白宫、重塑家庭伦理道德至上观念,此时,新任第一夫人劳拉•布什就挑起了这个重任,伊的衣柜完全比照美国中年人妻的标准定制:套头衫、羊毛开衫、休闲裤、平底鞋,参加外事访问也穿得跟个菲律宾女领导人一样。由于老公是代表上层阶级的共和党,伊的这些家庭妇女装还一点都不便宜,全是Oscar de la Renta、Donna Karan为她量身订制。邪门得堪比郭德纲身上穿的乡镇企业老板风格汗衫一翻标签竟是Givenchy!这都不算完,劳拉还透露给全美民众说"我其实和每个主妇一样,每星期天都追看「绝望主妇」"—真是时尚到骨子里! 等布什下台,到奥巴马和麦凯恩决斗时,政治已经完全进化到时尚战争了。这厢两个候选人追赶各种潮流,纷纷动用最时尚的媒体诸如Twitter,Facebook宣传自己;那厢;两个准第一夫人靠穿衣打扮斗得不可开交;而时尚媒体也终于以主力军姿态杀入到政治圈中。最后结果是奥巴马获胜,麦凯恩要怪就怪他老婆一逢场面就祭出百万级珠宝和高级定制,奥巴马老婆大部分时候穿的全是类似J.Crew的平价衣衫,同时还用自己两条壮实的大膀子传达"地主家没余粮,也得攒点肉在身上"的信息。为啥?2008年的关键词是全球衰退经济危机失业破产,好哇?美国人民当然愿意跟着这么一个务实的国母共渡难关! 说完美国,再说说欧洲。在欧洲说政治与时尚,要分成两种:代表政治的和实干政治的。前者是欧洲王室的遗老遗少,在老百姓眼里,他们就代表着王权与政治,因此王室的女人们必须穿戴成选美小姐冠军供民众观瞻朝拜。你以为那些七老八十的女王宁愿忍着颈椎劳损之痛也要带那些十几斤的重金属王冠?没办法,那是王室的范儿!在欧洲实干政治的总理首相们,以前总把政府形象工程主动让给王室去做,而近些年发现时尚媒体有如此大张旗鼓蛊惑人心的妙用后,总理首相们也开始栽培自己老婆。其中突出代表是法国前总统萨科齐老婆和英国,前者似刚转正的富豪小蜜尽是整套整套的高级定制往身上招呼,彰显挡都挡不住的得意劲儿,后者如夹起尾巴的大尾巴狼只穿平价衣衫,只戴人造珠宝以期在低迷世道下偷鸡成功。 最后,势必要说说咱的祖国。虽然在本土把政治扯上时尚貌似是件大不敬的事,但我们确实是有自己的政治时尚的。领导人及夫人们几十年如一日的各款中山装,中山裙恰恰代表了最广大中国人民心目中的政治形象——方方正正,有规有矩。成天要买名牌要看大片要追女魔头的某些人,相对于十几亿人口来说,真的只算是小众。当然,小众们也别就此灰心丧气自轻自贱。应当看到,中山装从曾经几十年不变千人一面的灰蓝黑到如今主席夫人身上各种得体的本土设计师原创时装,谁还敢说中国没有在进步?

    2014-09-19 16:21:03 回应
  • 第94页 谁会花12000元买件izzue衫?

    按2009年的汇率,这是1752美元,1400欧元,173000日圆。 用时装精的汇率也可以表示为:1752美元=3双Manolo Blahnik非折扣当季新款鞋=一件Balenciaga茧形丝毛混纺大衣并搭配一顶手工刺绣羊毛钟形女帽=一条Lanvin Preta Porter 2009S/S斜肩拼色花苞cocktail-dress;或1400欧元=一只Bottega Veneta皮编San Marco深筒包=几乎任意一只PRADA 09 新款皮包=在目前经济危机下的1/6只Supersize Hermes Birkin(以前这点钱可是只能买到1/10的啊!);或173000日圆=任意两件Tsumori Chisato 09 S/S雪纺H形裙=一件Ann Demeulemeester手工嵌饰银链=至少6件Comme Ca Du Mode应季新衫(izzue中期开始抄袭的正宫)。 那为什么izzue? 1 izzue比其他牌子牛B吗? 从来不是,与牛B根本不沾边,哪怕和Jack&Jones,Mark Whale,Cabbeen这样的县城潮牌比,也未见有多高明——毕竟大家的衣服都在惠州生产,谁也别嫌弃谁! 当然,起步时期的izzue在设计上的确够in。03,04年那阵,在同样价位上,比起那些胸大人娘的金刚芭比的专属品牌CK Jeans及G-Star,从香港杀来的土炮it简直是我们一众窄肩平胸细腿的典型亚洲青年的福音!当时主打品牌izzue价格比CK与G-Star便宜20%,而又比Jack&Jones贵上30%,且当年抄也抄得是Helmut Lang,Dior Homme等欧美正宗,完全足够表明潮牌的态度。 也就从那时候起,izzue成了我的爱物,死忠买到白金VIP,连it在香港搞活动,我都有份被邀参加。 死忠五年不容易,而感情破裂却只在一朝一夕。08年底照例扫货,虽然07年开始izzue款式已经敷衍到开抄Comme Ca ISM,BEAMS,Katherine Hammet,但我还是看中一件简单的薄呢风衣,一翻tag,3799元!怎么从前竟没意识到izzue早都跳价到Agens B,Marc by Marc Jacobs层次了?而我拿下后仅一周,它已经低贱的躺在3折区了(而起初的izzue最高折扣不过7折,甩开经常5折的Jack&Jones等牌几条街)。我曾爱过的izzue及it终于也玩起了当了婊子还立牌坊的把戏:一年以60%-100%的涨幅提高定价拉升品牌价值,扮靓融资报表之余,还能让每月买到3折货的顾客觉得大占便宜,其实打完3折以后才是它从前的正常价。 09年,izzue终于出了一件突破万元大关的衫——12000元要是真金白银的花了,但在旁人眼里的Tag却还是惠州产的土包子。可等一个月后以3折入手,仍然是件蠢事。 2 它耐穿吗? 这件slim剪裁的小皮风衣,不是鸵鸟皮,羔羊仔皮,只是一般的小牛皮,没有和任何大牌crossover,没有限量,照例是Made in 惠州。而且由于过于贴身里面不可能再搭小西服或毛衣,最多搭件衬衣或tee,所以一年中能穿的时间少之又少。 当然我当时看着这件并未能理智地意识到这些,而是马上气愤奔向它母公司的竞争对手Lane Crawford,果然以12000买到了更心水的衣服:在Burberry Prorsum,一件产地英国,全北京不到四件,特殊染色棉质,打折的中短Trench Coat还不到8000元。它够薄够贴,可以衬衣及tee搭之,天冷时,外加一件箱形呢士大衣也不显臃肿,可以穿的时间实在是很多。最重要的是,我还剩4000,可以先花1000买5条不同颜色的Uniqlo色库系Jeans反复搭配,再花1000买件Agens B基本款白衬衫穿里面,还剩2000随意挑一对Paul Smith高帮Sneaker,整身都型! 所以,我要say sorry啦,izzue,以你现在的做工和款式,我愿以你一件的钱去买5件同样的Seven Days货,天天都能穿新的,穿腻了连洗都不洗就扔掉也完全不心疼;而以你现在的价位,我亦可以转攻Agens B,A.P.C,Boss二线,至少以后颈后的Tag也不会比izzue的网址更尴尬。

    2014-09-19 16:25:2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