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知对《元素的盛宴》的笔记(2)

元素的盛宴
  • 书名: 元素的盛宴
  • 作者: [美] 山姆·基恩
  • 副标题: 化学奇谈与日常生活
  • 页数: 304
  • 出版社: 接力出版社
  • 出版年: 2013-9
  • 第26页
    1956年,巴丁和布拉顿,唉,还有肖克利,共同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一天清晨,巴丁煎早餐的时候从收音机(当时很可能已经是硅晶体管的了)里听到了这个消息,他吓了一跳,失手把一家人的煎蛋摊到了地板上。后面还有更糗的。去瑞典参加颁奖礼的前几天,他拿出自己的白领结和礼服背心来洗,结果和其他深色衣服混在一起,染成了绿色,简直像是毕不了业的学生才能干出的事儿。颁奖当天,因为要觐见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一世,巴丁和布拉顿非常紧张,不得不服用奎宁来防止胃部痉挛。不过在觐见的时候,古斯塔夫责怪巴丁为什么让儿子乖乖待在哈佛上课(巴丁担心儿子可能会错过考试)而不带他们来参加颁奖礼,这时候奎宁大概也帮不上什么忙了。面对国王的责难,巴丁只得打个哈哈,保证下次得奖一定带儿子来。
    引自第26页
    2013-09-23 11:44:26 回应
  • 第119页
    我们这个时代也有“蓝人”,作为一位生存主义者兼狂热的自由党党员,来自蒙大拿州的斯坦·琼斯擅长软硬兼施,虽然他的肤色是惊人的蓝色,却于2002年和2006年两次参加了美国参议院竞选。值得表扬的是,面对媒体的刁难琼恩总是坦然自嘲。别人问他,如果街上有大人小孩对他指指点点,他会怎么说,琼斯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只要告诉他们我是在尝试万圣节的扮相就好了。” 琼斯也欣然解释了他为什么会跟银中毒扯上关系。1995年,琼斯一时糊涂听信了某些阴谋论,迷上了计算机千年虫危机,他尤其担心天启降临之日,会出现抗生素短缺。于是他决定,应该让自己的免疫系统做好准备。于是,他开始私自在后院里蒸馏重金属。他把9V电池用银线连接起来,然后浸入水桶——这种方式连对银最虔诚的死硬派都不会推荐,因为这么强的电流会使过多的银离子溶解到桶里。琼斯虔诚地喝了四年半这样的“珍酿”,直到2000年1月,千年虫谣言终于不攻自破。 虽然银溶液完全没用,虽然在两次竞选期间为此饱受嘲弄,但琼斯仍不后悔。当然,琼斯参加竞选不是为了警醒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这个部分的管理风格十分自由化,以元素为噱头的保健品除非会严重危害健康或是作出完全不可能实现的承诺,他们才会介入。2002年落选后,琼斯告诉一家全国性杂志:“过量服用(银)是我的不对,但我仍相信银是世界上最好的抗生素……如果美国遭到生化袭击,或者我自己得了什么病,我肯定会马上再去服用银。保住性命比大红大紫重要多了。”
    引自第119页

    这是要对付吸血鬼?or变成阿凡达?

    2013-09-23 11:52:46 1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