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a对《下流社会》的笔记(7)

下流社会
  • 书名: 下流社会
  • 作者: [日]三浦展
  • 副标题: 一个新社会阶层的出现
  • 页数: 240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18-10
  • 第7页
    2005年以后的日本社会预计将不再会有较大的经济增长。对于大部分国民来说,虽然期盼着尽快摆脱经济不景气,并且消费欲求不低,但有消费欲求并不意味着追求阶层的进一步提升以及经济的增长,因为占社会大多数的人群都是中流阶层,因此也催生了一种新的价值观,即不再谋求更进一步地缩小贫富差距。
    在这样的境况下,继续追求社会财富的平均分配、追求社会所有人群“中流化”便失去了价值,于是人们开始追求对自己来说最舒适的生活、最合适的消费,这种新的价值观已经渐露端倪。
    女性通过自身劳动所获取的收入,其背后事实上反映了由女性个人的学历、父母亲的所属阶层、自身的性格、容姿等各种各样因素所形成的生活模式之间的差距。
    随着男女平等的推进,女性与男性之间的差别一点点被消除,女性与女性之间的共同性也随之分崩离析了,女性不再作为一个族群被强调,而是以无数个体的形式强调其存在价值。每个女性因其个人的学历、性格、容姿等各方面的条件而受到评价、比较甚或是差别对待。故此,女性为了争得个人的幸福,不得不各自为战,主动出击。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学历、性格、容姿等因素,并不纯粹是个人努力的产物,在很大程度上它可能还是父母亲的所属阶层的产物。因而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现在的时代倒不是男女差别、女性与男性之间的阶层差别在扩大,而是女性与女性之间的差别正在不断扩大,再引申开来,则是由于女性父母亲所属的阶层性所造成的差别正在不断扩大。
    2019-01-02 14:47:06 回应
  • 第74页
    现在30岁上下的一代在其少年时代享受过极为富庶的消费生活,故此对于未来怀有一种不安,即随着未来年龄增长,消费生活水平会越来越低落,而这种不安在现在40岁以上的世代中却是不存在的。
    现在40岁以上的世代,在他们的少年时代大都经历过贫困的生活,等到了20岁、30岁,随着年龄增长,社会的消费生活也越来越丰富,生活水平逐年增高。因此,即使工作再辛苦他们也能够忍受,随遇而安。
    可是,现在30岁上下的一代人由于少年时代物质生活过于丰富了,踏上社会之后,唯一感觉得到的只有可自由支配的金钱和时间在不断减少。今后他们还将结婚、生育,对将来的消费生活仍能保持不变甚至不断提高根本没有信心,因而其阶层意识一味跌落。
    所以我们也许可以这样断言:现在这个时代敢于结婚的人,或者是对未来充满信心的人,或者便是对人生本来就没有什么希望和规划、一不小心而“奉子成婚”的人。收入平平的普通人,已经不可能一面心平气和期待着今后收入稳步提高,一面循序渐进地结婚、生育,为自己描绘一幅美丽的人生画卷了。
    2019-01-02 14:53:28 回应
  • 第81页
    然而现在的情形却是,整个社会分化成了这样两大类人群:只有少数人对将来收入增多仍情有期望,而大多数人却对将来收入增多毫无期望。曾经是大多数人都共同拥有的生活水平提高及社会阶层上升的期望,现在只为社会上的一小部分人所专有,并且一个人有无期望并不是由其本人的资质和能力等所决定,由其父母亲的社会阶层所决定的这样一种走势正在加强。
    综上所述,山田昌弘教授的期望差歧论想表达的其实是这样一层意思:个人不论有无期望都是由其社会阶层决定的,换句话说,现在的社会分化成了两大阶层,即拥有希望的人群和不拥有希望的人群,并且这种阶层分化呈现出固定化的趋势,也就是丧失未来期望的人群将永远不再拥有期望。即使收入差距在不断扩大,但是只要未来还有希望将这个差距逐步缩小,则期望值的差距就不会扩大;反之,如果给人的感觉是收入差距已无法缩小,那么人们心目中的期望差歧也将不断扩大。
    2019-01-02 15:00:21 回应
  • 第84页
    在成果主义的旗帜下,胜出的人与失败的人之间差距却是非常大的,而与那些自由打工者等非正式雇员之间的差距就更加悬殊了。于是这里出现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这种收入差距的扩大化(也就是下流化)的进程究竟能够被人们冷静地接受到什么样程度?而那祡同有取得显著成果因而收入在不断减少,却身负养育子女、住房还贷等巨大压力的人群,他们的生活将何去何从?这一问题也势必越来越严重,如果得不到很好的解决,日本的未婚化、少子化问题必将日益恶化。因为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结婚、生育,普普通通地生活,维持普普通通的“中流”的生活越来越困难了。
    2019-01-03 10:44:03 回应
  • 第96页
    如今的女性可以说变得越来越奢侈了。从前的女性会期待结婚后,夫妇二人共同奋斗去打造一个富裕的小家庭,可现在的女性不再这样想了,她们期望从结婚一开始就能过上无忧无虑的富裕生活。当然不止是女性如此期望,她们的父母也同样如此期望。
    自从上世纪80年代以后,家庭的形态以及社会生活方式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日益显得多样化,可人们的意识及价值观却并不像生活方式那样丰富和多样化,或者可以反过来说,越来越多的人脱离了原来幸福的生活模式,结果生活质量反而日渐低下。
    2019-01-03 10:54:10 回应
  • 第131页
    年轻人读了村上龙的书,就信以为真地觉得确实应该去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然后以此作为自己的终身工作,于是开始寻找自我,结果始终不愿进入企业正规就业,即使到了30岁依旧满足于自由打工族的低收入生活,故此造成低收入阶层逐渐固定化的危险性日益增加
    “以自己的方式自由生活”是一道人生咒语。
    总之,作为消费社会主力军的团块世代,在上世纪60年代以后可以说是把“有个性”当成了一件好事,特别是那些左右社会舆论的阶层,几乎把追求个性的志向当成咒语一般拼命念个不停。
    在过去三十年中,日本社会逐渐发展成为以团块世代为中心的社会,重视个性与自我主张的思想也随之渐渐蔓延,社会也更加富庶了,在此过程中,日本社会终于成为这样一个社会:即使是下流阶层的年轻人,也开始拼命注重起个性和所谓的“自我主张”来。
    不过,自我主张泛滥整个社会却造成了一个逆反现象:年轻一代越是“下流”阶层其追求个性的志向越强烈,而越是“上流”阶层其追求个性的愿望反而显得薄弱,这种状况实在有点难以理解。但是,这样的状况一般被认为与教育社会学家的观点是遥相呼应的,他指出父母阶层较低的高中生往往有较多的人自认为在学习之外能力较强。
    从出身阶层较低的学生身上可以看出这样一种特有的倾向,即有着强烈的“现在志向”,也就是觉得“与其考虑将来的事情,不如快快乐乐过好现在的生活”的人,其自我能力感也较强。同时,对所谓的“成功神话”持否定态度,也就是觉得“即使努力学习,然后进入好学校或好公司,将来生活也不会有多大差异”的人,其自我能力感往往也较强。
    总之,出身阶层越低的高中生,在学校、学习以外的地方,越是感觉自我优越。如果我们换个角度,将自我能力感理解成一种自我主张或自我实现,或许正好可以说明:所处阶层越是“下流”的人,其追求个性、追求自我主张的志向就越强烈。
    2019-01-03 14:53:40 回应
  • 第136页
    如果说有问题的话,或许就是那些在学校或学校以外都缺乏自我能力感的高中生,他们不想在学校里学习,只是一味做着与学习无关的也是无法实现的有关亚文化的梦。如果既没有能力,又一味空想做梦,始终无法从梦中回到现实来,那倒的确是个问题。
    团块世代从二十多岁到四十多岁,也就是从上世纪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末期,当时日本的经济尽管成长速度放缓,但依然持续成长,加上其间有“泡沫经济”的推动,所以那些一味追求自我主张的人也能够较容易地获得成功。
    但是谁也无法保证像那样的经济成长今后还能够长久持续下去。靠着自我主张生活的话,想要获得稳定的经济收入或一定的社会地位,其可能性势将越来越小,只能作为自由打工族或“NEET"族而终其一生,这种可能性倒是极高,帮此必须认真思考这种现像对社会所造成的负面影响。
    自我主张派的阶层意识和生活满意度双双低下。
    2019-01-03 15:01:3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