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的签名 (9) 更多

  • 第372页
    “当你是父亲的最爱时,你会知道的,阿尔玛,我们难道不是吗?”明早语气柔和地探问,“这会把一种独特的力量移转给我们,不是吗?如果世界上最重要的人,选择喜爱我们用过其他所有的人,那就使我们习惯得到我们渴望...
  • 第241页
    "不论什么东西,你只要爱它够深,它终会道出自己的秘密。”
  • 第219页
    ”想象是件温柔的事,“波墨写道,”就像水一样。欲望则又粗又干,像一种饥饿。“
  • 第202页
    这位老皮匠信仰某种他称之为“万物的签名”的理论——即上帝在世界上每一朵花、每一片叶子、每一颗果实和每一棵树的设计当中,都隐藏着改善人类的线索。整个自然界就是一种 神的代码,波墨宣称,包含着造物主的爱的..
  • 第200页
    “你的整个人都给人踏实的感觉,阿尔玛。甚至你的声音,都给人踏实感。对于我们这些偶尔觉得自己像磨坊地板上的麦糠、被生活吹得四处飘落的人来说,只要看见你,就是一种最令人感激的安慰。”
  • 第197页
    “别整理得太过火,”安布罗斯提出告诫,“一点点疏忽不无好处。比方说,你有没有注意到,开得最灿烂的紫丁香,都长在废弃的谷仓和棚屋旁?有时候,美需要一点儿冷落,才能应运而生。”
  • 第136页
    “你还年轻,只会想到自己。你不会留意发生在你周遭其他人身上的苦难。别抗议,这是真的。我不是在责备你。我在你这个年纪,也像你一样自私。自私是年轻人的习惯。我现在学聪明了。真遗憾,我们不能把老人的脑袋摆在...
  • 第132页
    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有些日子让我们希望能从自己的生存记录中删除。或许我们之所以渴望删除,是因为某一特定的日子带给我们撕裂的痛苦,使我们简直不忍心再想起。或者,我们希望将一段经历永久抹去,只因为那天我...
  • 第69页
    “只是乖巧是不够的,普鲁登丝,你还得让自己变聪明。身为女人,你的道德意识当然永远比男人高尚,可是,如果你不磨炼自己的才智来捍卫自己,那你的道德对自己也没什么用处。” “什么东西都不如尊严重要,女孩儿们...

没有女人的男人们 (1)

  • 第152页
    “自从我不再私闯他家的空宅,过了不久,我对他的那种狂热的爱恋渐渐冷却,就像是潮水从平缓的海岸一点点地退潮。不知道为什么,我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热情地闻他T恤的气味了,一门心思来回抚摸铅笔和和徽章的次数也..

岛上书店 (1)

  • 第1页
    P41 依我看是人到中年变得更多愁善感 了。不过我觉得我后来的反应也说明了读小说需要在适合它的人生阶段去读。记住,玛雅:我们在二十岁有共鸣的东西到了四十岁的时候不一定能产生共鸣,反之亦然。书本如此,生活亦...

我所缄默的事 (9) 更多

  • 第329页
    她去世的消息传来的那一天,我们这里正在下雪。我一个人在家,等朋友来接我去上班,突然电话响了。挂上电话后,我什么也没做。几个月来,我一直在想象她的离世。但此刻,我却无法正视它。我儿时最喜欢的小说人物德西...
  • 第320页
    我开始着迷于她的过去。我想要了解她,想要去感受是什么让她变得这么脆弱,变得和我们如此疏离,又如此亲近。和她沟通很难,和她谈话也很难。我总是找不到正确的措辞。。。我不能告诉,我最想要的是她的爱。我想要她...
  • 第214页
    当我和泰德分手时,我终于足够成熟并开始相信:恋爱关系是不会长久的,或者说,是不应该长久的。 我的那些始自童年又在婚姻中被加剧的问题,都轻松地找到了溃烂的避难所。 对她来说,吵架成了生活中的惯例。..
  • 第196页
    她把宗教允许的婚姻看作是另一种形式的通奸,她痛恨自己和一个不爱的人男人睡觉,并且在一段无爱的婚姻中,像动物一般,“不是因为爱,而是出于本能”,生养了一个孩子。她也在诗中写到镜中的陌生人,那是受损的另一...
  • 第100页
    在她所有的工程中,也许最大的雄心就是要建立一个时尚家庭。她小时候没人关心她:吃什么,有没有锻炼身体,穿什么衣服都没人过问。所以现在,她要我们都拥有。母亲努力地实现她的完美主义:完美的家庭,完美的朋友,...
  • 第94页
    在《灰姑娘》和《白雪公主》的故事中,死去的母亲都是一个理由,她们的死亡比活着重要。故事需要有冲突和悲伤,需要有对失去的恐惧以及失而复得的希望。
  • 第79页
    有天下午,当我们在纳菲瑟姨妈家宽阔的阳台上来回踱步时,父亲自豪地对我说,我很幸运。因为他和母亲谁也没有这样的机会,根本没人会如此细致入微地为他们的前途考虑。他希望我受到好的教育,可以独立自主——我的父...
  • 第68页
    在人生的每一个转折点,母亲都未能趁机扭转她和家人的关系,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愿意改变对她的态度,而是她无法改变她自己的态度。最后,她反而让他们伤害她的能力永远地存续下来。而她内心的憎恨和骄傲,也终于变成了...
  • 第29页
    这多么神奇,我们能预测自己的未来,特别是我们和别人的关系的未来——正是我们自己决定了别人如何对待我们。当母亲指责我撒谎以及与父亲合谋的时候,我是无辜的。但很快,她的话就成真了。某种意义上,她让我们别无...

在德黑兰读《洛丽塔》 (8) 更多

  • 第353页
    离开魔术师家那天,阳光正逐渐褪去,空气温和宜人,树木苍翠繁茂,我有充分的理由感到哀愁。每个物体和每张面孔已失去它的具体性,看起来就像珍贵的回忆:父母、朋友、学生、这条街、这些树、映在镜中逐渐从群山消逝...
  • 第324页
    “我没办法习惯。”玛纳有一天在课堂上说。我不能怪她,拿我们的处境来跟我们的潜力及我们应该拥有的相比 ,我们快乐不起来,就算知道有上百万人比我们更不快乐,也无法带来安慰。别人悲惨并不表示我们就该比较快乐..
  • 第306页
    那是我最后一次跟她谈话,不久她就病得太厉害,连电话也不能听讲。我不由自主老是想起她,当她只差临门一脚就快达到目标时,却得得癌症,老天对她似乎太不公平。我不想跟她讲话,以免再度提醒她我是幸运儿,能在世间...
  • 第296页
    我已经听腻了有些人老爱用爱国情操包装个人的缺失和欲望。他们留下是因为他们没本事在外地求生,因为假如他们离开了,就不再像家乡一样风光;可是嘴巴上他们却说些为故乡牺牲之类冠冕堂皇的借口。
  • 第259页
    我们校园中充斥着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在革命之初十分年轻的人,其中有许多恶臭乡下或传统家庭。每年有更多学生因其意识形态和忠于革命的立场,获准进入大学。他们多半是革命卫兵的家庭或革命烈士,被称为“政府的股分...
  • 第254页
    革命之初,盛传着一则谣言,说是在月亮上看得见死去领袖的影像。许多人相信了,包括绝对现代化的知识分子也声称他曾出现在月球表面。他刻意营造神话,把自己变成一则神话。战败和大梦初醒后,他惟一能做的就是死,因...
  • 第217页
    后来我告诉娜丝琳,当我看着她们嘲笑那名死去的学生时,脑海便不断浮现布莱希特的一首诗。我记和不太完整,大约是:“我们的确活在黑暗时代,连提到树木都有罪。”但愿我把这首诗背得更熟,不过将近结尾有一行大概是...
  • 第111页
    学生们不大能进入《了不起的盖茨比》的状况。一个理想主义者深深爱上美丽的富家女,她却背叛了他,这样的故事无法令他们满意。对他们而言,人民、革命和伊斯兰这些字眼,才能传达出牺牲的定义。。。 我告诉他们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