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湾 (6) 更多

  • 第247页
    你是知道因达尔这个人的。你也知道,他年轻的时候最看重的事情就是家里的富有。你还记得他家住的大宅院。你要是住在这样的大宅院里,我想你一天可能要十次、十二次甚至二十次地想起自己的富有,或者比几乎所有人都要...
  • 第235页
    欧洲现在不再统治我们了,但还是用它的语言百般滋养着我们,还源源不断地把那些越来越好的商品送到我们这里来。在丛林中间,这些商品逐渐丰富着我们对自己的认识,让我们认识到我们的现代性和发展,也让我们认识到另...
  • 第142页
    “到英国后,我想把这一切抛到脑后。当时就是这个想法,并没有更长远的计划。“大学”这个词语让我心旷神怡,我当时天真地想:念完大学了,就会有美好的生活等着我。当时那个年纪,三年都像是太久了——你会觉得什么...
  • 第132页
    “我让她把儿子送来。那孩子不怎么赞成母亲和我谈论他的问题,但最终还是来了。他很紧张,像只小猫似的。这孩子不寻常(甚至可以说了不起)的地方在于他有一种深沉的绝望。这不只是贫穷和缺乏机遇的问题,他的绝望要...
  • 第129页
    这是一种假象——对此我毫不怀疑。只有期待公正而且在多数时候受到公正待遇的人,才能够心平气和地去听这种关于不公的甜美歌谣。你要是唱这种世界末日的歌曲,前提必须是你也和屋子里其他人一样,生活在简单的物件构...
  • 第125页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雷蒙德。总统我也只是在照片上见过——开始是看他穿军服,后来看他穿着漂亮的无袖夹克,围着领巾,然后又见他戴上了豹皮酋长帽,拄一根雕着图案的拐杖,标志着他的大酋长身份。我从来没想到他会看书...

一个人的朝圣 (10) 更多

  • 第279页
    他可原谅自己的父母不想要自己,不教他怎么去爱,甚至不教他怎么表达出来。他可以原谅他的父母,还有他们父母的父母。 哈罗德只想把自己的孩子要回来。
  • 第194页
    但或许这就是世界所需要的,少一点理性,多一点信念。
  • 第161页
    穿过一个又一个人声鼎沸的城镇,走过一条又一条寥落的公路,哈罗德开始明白某些过去的时刻,仿佛它们刚刚才发生。有时他觉得自己已经脱离现在,陷入了回忆中。曾经的场景一次次重现眼前,他成了被迫留下的观众,目睹...
  • 第159页
    他发现正是这些普通人的渺小与孤独使他讶异,牵动他内心的温柔。这世上有许多人每天做的事就是不断将一只脚放到另一只脚前面,日子久了,生活便显得平淡无奇。哈罗德无法再否认其实一路上见过的每个陌生人虽然是独特...
  • 第145页
    哈罗德想起这一路上见过的人。每个人都与众不同,但没有谁让他感觉特别奇怪。他想到自己的人生,表面上看似再平凡不过的生活,实际上却藏着这么多的黑暗与磨难。
  • 第140页
    他一直都有点太“英式”了,这里的英式是乏善可陈的意思。他是个缺乏色彩的人。别人都有有趣的故事可说,有有趣的问题可问。他不爱发问,生怕冒犯他人。他每天都系依领带,有时也会纳闷自己是不是太执着于一套甚至不...
  • 第77页
    这种境况让他很感动:遇到一个陌生人,对他表现出不是自己的那一面,或者很久之前已经失去了的那一面,甚至是成为一个自己“可能会成为的人”——如果那些年前作的选择不一样的话。
  • 第75页
    “是的,生活就是充满了令人恐惧的未知。”也许他是这么说的。或者“是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又甚或是“没错,但生活有得意的时候,也有失意的时候。”若他虽然找不到话,但将戴维揽入怀里,那就更好了。然而他没...
  • 第60页
    哈罗德并不指望她站在他那一边,因为她太爱这个儿子了,这当然无可厚非。他只希望自己偶尔可以感觉不那么像个局外人,仿佛让母子俩亲厚的原因就是两人都和他疏远。
  • 第58页
    但有时他还是害怕只有一个孩子的负担太重了。他想也许多几个孩子的话,那“爱之深、痛之切”是否会分薄一点?孩子成长 的过程就是不断地推开父母,离他们越来越远。当他们的儿子终于永远地拒绝了他们的照顾,他们就...

生活十讲 (6) 更多

  • 第253页
    在新食代里,我们是不是可以试着缓下自己的脚步,少吃一点,吃好一点,并且学会等待,我觉得这很重要,等待花开,等待果熟,等待不同季节的不同食材,等待一道食物用繁复的手工步骤细心料理。
  • 第184页
    当我要去做一件事,那件事情是我已经习惯的,我就可以很从容,不是因为事情少而从容;我小学的时候,虽然要准备的东西很少,但好久才远足一次,我就不够从容,我的心很乱。 在很多时刻,我们需要被提醒,也要常常...
  • 第147页
    人大概到最后才会懂得,重要的不是"要什么”,而是“不要什么”。 当我们破除一些对于人生的假设,有了悟性的看破时,就可以不带成见地去看一切事物,这才是文学的开始。 文学是一种疏离,保持旁观者的冷...
  • 第101页
    当维摩诘被问到为什么会生病的时候,他说”从痴有爱则我病生“,因为我有太多人世间的痴、爱。这是非常动人的一句话,维摩诘讲的根本是一个人性的本质,也就是说众生所生的病,就是国为我们有痴有爱。痴是没有办法看...
  • 第66页
    “难”绝对是生命中幸福的开始,“容易”绝不是该庆幸的事。 当我们从”要花很长的时间期待,很困难地得到一样东西“变成很快速、很容易就能取得,而且选择更多,于是有后来的不珍惜。当这个现象转换到偷跟人际关...
  • 第35页
    我们的社会是慢慢地往一个方向在走,但同时有一些干扰,例如重商主义、唯利是图的价值观,又会让多元趋向单一。单一化之后,就会出现这样的声音:“考上大学有什么用,歌手接一个广告就有数百万入口袋,那才实在。”...

记忆小屋 (8) 更多

  • 第166页
    那么我为什么喜欢瑞士?首先,这个国家的不理想有它不理想的好处。呆板?没错。然而呆板也可以意味着安全、整洁。 瑞士是一个国家能包含千差万别可能性的惊人实例———也因此它大受裨益。这里我并非指它...
  • 第111页
    就语言本身来说,一种语言环境外部的人常会被这种语言欺骗:记得麦肯锡咨询公司的一个来自美国的资深合伙人曾说过,早年在英国市场招聘时他发现,要选一个年轻助理真是很难——每个人看来都能说会道,分析报告都能一...
  • 第98页
    我们仍然奴役在工业时代的观念下,认为一个人的价值应由他的工作来体现:然而这在当今的主流人群中已明显不再属实。倘若我们非要重弹19世纪的老调,不妨想想“懒的权利”:一篇马克思的女婿保罗.拉法格在1883年无意..
  • 第73页
    我小时候从没用过仆人。对此没有什么好惊讶的:首先我家只是中下阶层的小家庭,住在中下阶层人住的小房子里。战前时期,这样的家庭大多只雇得起一个女佣,至多再有一个厨子。真正的中产阶层境况当然要好得多:一个专...
  • 第72页
    我已经明白了什么叫“信徒”——也同时明白了这样激烈、极端的身份认同和毫无保留的忠诚,要求一个人付出多么大的waww
  • 第66页
    一所学校唯一值得被记住的,便是它给予过你的良好教育。
  • 第48页
    对我来说,爱是这样一种境况,它能令被爱的人满足于独处。如果这听起来悖谬,请想一想里尔克的告诫:爱既要予所爱之人以空间,又要予其呵护,助其成长。小时候的我,在人前总是忸怩而局促,特别是在家人面前。孤独是...
  • 第24页
    P23 我想我直到最近才开始完全理解幼时的经历所带来的影响。从我们现在所处的优越地位回望,更能看清那个贫脊年代所包含的品质。 P24 艰苦朴素的反而不是经济繁荣,而是穷奢极欲。我们一味无止尽地重商业、轻公...

被禁锢的头脑 (8) 更多

  • 第279页
    P278 有一次,我在乌克兰某座大城市的火车站等火车。这个火车站是一座宏伟的大厦。车站内的墙上挂满领袖的肖像和横幅标语,简直丑陋无比。身着羊皮袄、军装,戴着有耳罩的皮帽、裹着毛围巾的人群,挤满了车站的每一...
  • 第75页
    P75 从未有人更深入地研究过,一个人究竟需要多少我们姑且称之为审美感受的那种经历。在一个社会群体中,只有为数不多的人审美感受与艺术作品有关,大多数人是在生活的激流中,从他们自己经历的事实中吸取转瞬即逝..
  • 第66页
    P66 虽然已普遍把做戏和个人思想特性两个概念视为同一,但仍留下广泛的领域迫使人们保持警觉,持续不断的伪装虽说令所有人处于一种不堪负荷的氛围之中,但是也给伪装者提供了不小的满足。嘴上说某事是白的,而心里..
  • 第64页
    P64 东方的访客到了西文会受到莫大的震撼,因为在与西文人的接触中——从与火车站的搬运工和出租车司机接触开始,到处都没有遇到任何障碍。他所遇到的人都非常轻松,神态自若,在这些人当中看不到那种在低垂着的脑..
  • 第46页
    P46 西文生活的多姿多彩场景是源于它潜移默化的法则。西文国家的普通公民没有意识到,一个住在阁楼里的画家,一个不太出名的音乐家,或者一个专门写些莫名其妙诗句的诗人,都是为他自己在生活中所重视的一切赋形的..
  • 第44页
    P44 不要试图去看穿你还不能理解的东西,人们如果敢于把天堂具象化,就会发现他们心中的天堂与人人都有工作时期的美国没有多大区别。人们会发现(甚至可以说恐惧有所减轻,但这是不太可能的)在那里,民众过着纯粹..
  • 第15页
    P15 这些与他擦肩而过的路人,他们毫无意义的匆忙,他们的笑容,他们为金钱而劳碌奔波,他们那些具有兽性而愚蠢的娱乐活动,这一切存在的意义何在?只要稍微有点洞察力就很容易将这些过路人分为几类,并猜出他们的..
  • 第1页
    许多欧洲国家的居民直到20世纪中叶才痛苦地意识到,复杂而又晦涩难懂的哲学著作对他们的命运有着直接的影响。就像他们所说的那样,他们自己吃的面包,他们的工作性质,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家庭生活,都有赖于对某些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