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le对《伊犁纪行》的笔记(6)

伊犁纪行
  • 书名: 伊犁纪行
  • 作者: 日野强
  • 页数: 488
  • 出版社: 黑龙江教育出版社
  • 出版年: 2006-9-1
  • 第208页
    从伊犁出发以来,各地气候变化颇大。流行疾病的症状也各有异同。伊犁附近流行胃病和一种热病(呼为大贝子),据说此病于六七月间开始流行,症状为剧烈的腰痛,动弹不得,到9月后自然痊愈。喀喇沙尔一带多在儿童中流行一种咽喉病和麻疹,看来致病原因与当地的气候有关。到了拜城,则可以看到许多喉管部位下垂着像大袋子一样囊肿的男女,在叶尔羌有这种症状的人更多……据说是水质恶劣的结果……

    胡乱看书,就会遇到一些无聊的知识。这些“知识”对别人毫无启发,对自己也可以说百无一用。只能说就像电脑游戏里一样,期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和捡到的其他物品组合,能变出一些稍微有用的东西。好在豆瓣不错,一直把它当作单纯的做笔记的地方。

    作为军方人士,日野强关注的东西和考古学者大相径庭。橘瑞超提到当时南疆居民见到“穿西装”的外来人,就会十里八乡地赶来求医问药。日野强则给出了更详细的记录。

    大脖子病应该就是缺碘了。可以想象,在现代社会到来之前的数千年里,这些病症一直困扰着当地的普通居民,无论他们是西来的印欧人种、南来的印度移民,还是在这里留下足迹的高原征服者。

    2017-07-23 00:16:25 回应
  • 第217页

    1907年的9月,赫定已经拜见过九世班禅,正在冈仁波齐峰附近寻找印度河的主源,这是他第四次来到中国。与此同时,伯希和完成了库车的发掘。他让同伴带着文物直接返回乌鲁木齐,自己沿着阿拉沟去托克逊,沿途考察佛教遗址。斯坦因半买半骗,从王道士那里掠走了24箱敦煌写本,并开始勘察南山(祁连山)的高峰。

    1907年9月15日,在走遍了伊犁、库车、阿克苏、喀什之后,日本陆军少校日野强从叶尔羌再次出发。他接下来的计划是取道拉达克地区的列城,去克什米尔首府斯利那加,然后从印度坐船回上海。

    在古典时代,一年之中只有两个季节适合新藏线上的行旅。一个是四月末到六月初。此时冰雪初融,河水尚浅,便于跋涉。一个是九十月间,夏季暴涨的河水开始消退,蚊虻渐少。再晚一些,大雪封山、寒气酷烈,就不适合商队的旅行了。

    从叶尔羌到英属印度,有东道和西道。西道又称为“吉尔吉特道”,是当时的邮政线路,经由塔什库尔干,翻越南瓦根基山口或明铁盖山口,再沿罕萨河到吉尔吉特。这也是如今喀喇昆仑公路的大致路线。路程短而险,到斯利那加只要24天。日野强一开始打算走西道,但这条道路并不对“外国人”开放。虽然经过交涉,英属印度方面依旧拒绝了日本少校的请求。

    东道较远,稍为平坦,行程要44天。东道从西到东又分为三条道路:可可牙道、吉里羊道、桑珠(株)道。吉里羊道可能是沿提孜那甫河上行,这也是如今新藏公路选择的路线。桑珠(株)道是沿桑株河上行,借一段喀拉喀什河谷,接入热斯喀木河谷。其中可可牙道当时路况相对最佳。

    日野强所说的可可牙道,应该是沿叶尔羌河上溯至上游支流热斯喀木河,在喀喇昆仑山口越过中印边境,沿印度河上游支流下行,翻过拉达克山,就到达了拉楚河谷的地缘中心列城。

    用现代标准来说,20世纪初,这条道路在喀喇昆仑山口北侧的部分路况其实不好。日野强用“未经修缮,故险恶无比”来形容。考虑到这本书基本是个准军事报告,他的说法应该并未掺杂很多个人感情。在山南,虽然印度方面略加整备,也只是三米宽的驮马道。日野强为此行作了很多准备。骑乘和驮载的马匹多带了两成,而且带足了全体人员一个半月的口粮,以备不时之需。一行12匹马,数名马夫两名仆从,这应该是这条路上规模最小的队伍了。一般商队的规模是在二十匹以上,大的商队有六七十匹,结伴而行,以资安全。

    他的一路所见,当然是无尽的荒凉。不过由于昆仑山脉西部深处区域属于文明社会的末端,他所看到的,和玄奘、宋云、法显等帕米尔旅行者们所看到的,可能相差并不很大,而他的记录比惜字如金的文言文增加了更多的细节。

    日野强所目击的深山人家,不是空谷幽兰绝世独立的美人,不过倒也不是杀人越货的匪徒。他写道,前后杳无人烟、群山围绕,在库德麻扎(具体地点未知)定居的八户人家,仅仅依靠“巴掌大的耕地”维持生活,“他们的生活状态可以说与兽类无大差别”。

    拂晓黄昏,狼群出没。而路上见到的一种乌鸦也引起他的兴趣。

    其形状比我国的大出一倍,性格极其凶猛,嘴巴锐利,发出像家猫发怒时一样的叫声,声音浊涩,令人闻声顿起憎恶之感。当行人人数较少时,这些乌鸦或在头上高飞盘旋,或飞到驮马的背上,瞄准时机突然猛啄驮马的眼睛,往往当即造成驮马失明,乌鸦再乘机杀死它们,以食其肉。据说这种乌鸦一向以旅客的尸体和死马的肉为食物。

    日野强应该是原原本本记下了当地人的说法,作为情报的参考。其实这个情景简直哥特极了——虽然乌鸦能不能杀死马匹是个很大的问题。

    哥特风的还不止于此。每年从可可牙道上走过的马不下两千匹。沿途事故多发。因而在各岭的山前山后,

    都可以看到马尸狼藉,抛散在山顶和山下的行李到处皆是。那些死马的尸体,时间长的已经化为白骨,新近的则还保持着原来的形状,因为空气干燥和气候寒冷等原因,不会立即腐烂,故大有置身于动物标本陈列室的感觉。
    那些被抛弃在路上的物品,既有属于商人的东西,也有一般旅客的东西,其中不无贵重之物,或者是稀有的资料。这些被牢牢地包装栓困着的行李,虽然无从得知它们到底是几年前被扔在这里的,却没有一个人对它们伸手,甚至没有人对之一顾。

    见惯沙场的少校并没有为之动容,但他再次记下当地人略带宿命感的人生经验:”去拿木乃伊就变成木乃伊“,

    如果因为贪图小利去搬运这些货物,不出一日就会为此而不得不彻底抛弃自己带来的所有货物。

    沿热斯喀木河上行,海拔越来越高。人和马都鼻腔出血,食欲不振。虽然九十月已经是旅行的黄金季节,在五千米以上高度时,白天气温只有6摄氏度左右。晚间帐篷内的温度接近零度,室外温度则更低。

    冰川是更大的威胁。最好是趁早晨冰层还坚硬的时候通过。如果午间气温上升,冰层表面融化,容易打滑。稍为不慎,就会坠入深渊。在没有登山冰爪的时代,当玄奘攀越凌山,当高仙芝登临坦驹岭,大概都会把这比作”赤手博猛虎“般的体验。

    通常都以为如果冰川的表面平滑如镜,无论如何是可以徒步涉过的。然而到处是凸起的花岗岩碎片,不知从何处下脚。
    行人在鞋子下加特制的鞋托,迈步时先用手杖扎稳一个支点,再挪动脚步,那迟缓的样子又岂能嘲笑牦牛的慢吞吞呢。

    作者也一再提到,常人视之为畏途,当地人却如履平地。无论在外人看来他们的生活多么浅陋闭塞,面对身边严酷的自然环境,他们身体和心理作出了最合适的进化。他们会是张骞的堂邑父或者陈渠珍的西原。如果生活在都市,他们或许也会进化成最好的钳工、程序员或者厨师。

    我不知所措地茫然站了好久,突然有一壮汉(在喀尔顿村雇用的)走到身边将我背起,俨如哼哈二将再世。他像鞠躬一样躬身迈着步子,全然没有恐惧的神情,脚下也不颠不滑,时而缓步,时而小跑,总算通过了这个大难关。尽管他是终年在同一条冰川上往返的山里人,那本领的巧妙也让我佩服不已。
    这里两岸是绝壁,通道在其右岸,绝壁上的羊肠小道仅可落脚,最窄处只容一足。有的地方甚至不能落脚,只好借助架设的木栈勉强通行。而当地人身背六七贯目(大约22公斤)重的货物,竟然能够从容不迫地面贴绝壁收展身体,像螃蟹般地攀岩而行,或者用手抓住突出的岩角,或者钩住岩石的缝隙,其危险之状不亚于蹈足利刃之上。

    10月2日,日野强一行翻越5575米的喀喇昆仑山口,进入英属印度地界。接下来的路程相对简单。视线中重新出现了人烟。在一处有温泉的村庄,作者洗了个澡,这是他客行中国一年以来第三次洗澡。就连马匹也是欢快地啃食路边的青草,此前一度几天没有进食了。他们沿Nubra河谷一路下行,翻过拉达克山,10月11日下午5点抵达列城。

    叶尔羌到列城有大约985公里距离。按照常规的情况,如果中途不发生雨雪、洪水、疾病等任何意外,商队走完这段路程至少要花费30天。其中16天是在无人区穿行。日野强一行可能没有货物的拖累,算是轻车简从,全程只用了28天,平均每天行路35公里。在古典时代,即便是在平原,这也是不算慢的。

    旅行的费用是多少呢?玄奘或者法显显然都不会谈钱的,日野强告诉我们说,在叶尔羌雇用的马夫要价是一匹马25两,马夫本人的口粮和马料都是他们自行筹备。随行翻译一个月的酬劳是30卢比。当时,英属印度的一卢比银币相当于中国银三钱七分五厘,或者日元65钱。 当时敦煌的物价是半爿羊日元60钱,猪肉一斤8钱,无籽葡萄一斤5钱,烟一盒8钱。那么,此行路费约合519日元。按照购买力计算,现在要10万人民币有余。翻译的工资则是近4000块。

    考虑到1910年日本陆军士官的平均年薪是114日元,这个路费其实是挺贵的。不过少校并不这么认为,反而觉得马夫所得微薄。可能他从参谋本部获得的活动经费还是很充裕的吧。

    20世纪初的拉达克号称小西藏。如今的列城,是中印边界西线印度驻军的重地。北部指挥部下属的第14军团就在这里设立总部。第14军团又下辖第8山地师和第3步兵师。其中前者位于德拉斯(Dras),和其他几支部队一起防备印巴前线。而后者驻扎在列城西北拉达克山北麓的卡如(Kharu)。往东距离班公湖大约150公里。往北距离喀喇昆仑山口200公里不到。

    从日野强这本无名游记,也可以稍微看到山地行军的艰难。气候、海拔和地形,即便在现代条件下,也是难以忽略的重要因素。

    2017-07-26 01:14:31 回应
  • 第275页

    #useless info##沙漠需要在夜间赶路

    昼夜的对比
    姑且不说是夏季行经沙漠,就是冬季也需要趁夜赶路。与白天赶路相比,夜间旅行有如下优点。
    白天
    1.如果白天赶路,不仅夏季就是冬季,人马也常会感到干渴难耐,从而会过度消耗宝贵的饮用水。
    2.沙漠旅行最忌讳的是风,刮风多在上午11点到下午3点之间,务必避开这段时间。
    3.如在夏季,白天要遭受虻蝇骚扰之苦。
    4即使在冬季,白天通过艰险路段时会大量出汗,湿透鞋袜,因此容易造成冻伤。
    5.夏季白天酷热,行进迟缓,如在冬季又因为白昼变短而不得不缩短行程,加上要躲避风的袭扰而在途中停顿,故前进缓慢,有不能到达预定宿营地的危险。
    6.白天旅行后夜间会熟睡不起,故马夫有可能疏忽对牲口的喂养,如果连日发生这样的疏漏就可能造成牲口的疲乏。
    夜间
    1.如果趁夜赶路,即使在夏季人马也不会感到太干渴,需要的饮用水不多,牲口的疲乏程度也比较轻。
    2.夜间虽然不是绝对无风,但发生暴风的情况极少,可以安心赶路。
    3.如在夏季,夜间赶路可无虻蝇之苦。
    4.与白天不同,夜间赶路几乎不会出汗,不致濡湿鞋袜,较少冻伤之虞。
    5.如果薄暮启程,次日清晨抵达,无论冬夏季都可以有充分的时间长途赶路。因为在沙漠里,如果除了预定地点途中再没有可供休息的地方时,就需要格外长距离地赶路。
    6.夜行昼宿,不致熟睡不起,马夫能够不时起身喂养牲口,使牲口保持良好的健康状态。
    ……故沙岛上的居民早晚从事劳作,从上午10点到下午4点多则躲在房内休息。

    2017-07-28 21:34:45 回应
  • 第285页
    结冰期各地稍有差异,通常南路从11月中旬到第二年3月上旬,北路从11月上旬到3月中旬。结冰厚度为一至三尺,故无论河湖的冰面都可以随意穿越。唯有伊犁河,即使结冰厚近两尺,由于水流湍急,中游的冰层不免偏薄,为此当地人先在两岸拉起几道用粗绳拧成的绳索,挡住上游漂来的冰块,等冰面积厚到三尺左右,车辆就可以在冰面上通行来往,此乃惯例。
    2017-07-28 21:39:21 回应
  • 第354页
    至于罗布淖尔地方的土著民,则完全是用芦苇来建住房,其房屋的墙壁、柱子、地板以及铺设的东西,无一不来自芦苇。为此有时会抵挡不住风雨和光线的穿透。他们只栖身于自己低矮的陋屋,不见有高大的住房。

    在新疆大部分地区,

    每户都用土坯砌成很厚的墙壁,窗户开得较小,以适应抵御严寒酷暑的需要,同时也有防止盗窃的功用。在厚墙围起的住宅内,建造方形或椭圆形的棚架,在屋顶下设计避暑的房间,其周围及地面的铺设都考虑到防止湿气的需要……
    2017-08-02 22:28:32 回应
  • 第413页

    1907年的新疆处于文明时代的前夜。当时牛的价格在25两左右(相当于如今的人民币近8000元)。

    羊则是2两到3两(相当于如今的800元左右)。每斤羊毛1两(相当于如今的320元)。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清末乌鲁木齐基层警察月俸为银4两。普通步兵每月军饷4两2钱,骑兵8两2钱(马匹和马料自理)。少尉级别的千总月俸则为16两。大校级别的绿营副将(协台)一年俸饷则为5000两。

    驴的价格低廉,饲养方便,身躯虽小却能负重,一头的价格在5两上下。喀什和和阗两地饲养最多。

    骡子的力气比马大。汉族和回族也经常使用骡子来挽车。单价在30两到50两之间。

    在古典时代,骆驼相当于越野车。如果以后人类都乘坐飞船出行时,车辆驾驶技术大概也会完全从日常生活经验中消失,成为#useless info#。不过任何一个昂扬或者低回的古代故事,都是在一些特定的物质条件设定中发生的。

    当时最好的骆驼产自张家口和归化城(呼和浩特)附近。价格在35两到50两之间。骆驼的寿命大约是

    20年到30年,母驼二十六七岁,公驼二十二三岁,骟驼约30岁。最能负重的强壮期为5到20岁之间。
    骆驼不分公母,均在六七岁时开始发情交配,交配期为六七月……因为妊娠期长达十三个月,故大体上每三年产两胎。即使在怀胎期间,也不影响日常的使用,只有产后需要休养数日。
    驮载能力因骆驼的体格及年龄而有差异。优良者320斤,中等的280斤,较差的200斤到250斤。
    骆驼的运脚钱,根据路途中水草的情况而有不同。取道蒙古、新疆的一天银3钱(约折合我国的45钱),取道甘肃、陕西的一天约银1两(约折合我国的1元50钱)……
    骆驼是一种坚韧顽强的动物。一天可行程7至8里,连日兼程也无妨,10天中只需休养一天便足矣。在无水草的沙漠,即便连续赶路三四天,也能够照样载重而无疲劳之态。不过此后当到达有水草的宿营地,一定要让骆驼饱食一日。偶尔也会遇到断食七八天的情况……
    骆驼的耐寒能力很强,而耐热能力较弱。偶然会发生骆驼干渴而死,但绝不会出现冻死的情况。所以每年最好在六、七、八、九四个月里让骆驼休养生息,在此外的时间役使。
    骆驼以食野草为主,不挑剔草的种类,也喜食野生树木或灌木的枝叶。没有野草时,除可以喂谷草和若干杂谷外,每隔两三天还要加喂半斤以下的食盐。不过新疆、蒙古一代的野草含有相当多的盐分,所以不需要另外加喂食盐。据说骆驼因劳役而疲惫时,如果喂食盐,很快就能恢复体力。此外每隔十几天喂一次植物油,约给半斤,则有增加骆驼体重之功效。

    普尔热瓦尔斯基则更为详细。他写道,骆驼在春秋两季不进食不喝水,可以维持7天。但在炎热的夏季,顶多只能活三四个昼夜。冬天则完全可以靠冰雪解渴,不用专门给它饮水。

    幼驼出生后第二年,鼻子就要穿孔,以便成年之后用缰绳牵引。两岁的时候,幼驼就被编入驼队,开始适应以后的荒漠旅程。到了第三年,幼驼可以供人骑乘了。到了5岁时,就可以胜任所有艰巨的工作。驮货的骆驼一般要干到25岁才能退役。

    成年的骆驼每年3月开始掉毛,7月时全部掉光,此时它们的身体彻底裸露,对雨水、天寒比较敏感,容易生病。到了10月,新的驼毛彻底才会长全。在炎热的夏季,结束一天的跋涉后要及时卸下鞍辔。这个季节,主人一般也不会骑乘骆驼。

    2017-08-02 23:11:04 回应

nile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456条 )

保守主义思想
2
论自由
2
约翰·穆勒自传
2
12宫与28宿
1
蒙古及蒙古人
2
蒙古纪行
2
防务与外交决策中的政治
1
居延汉简研究
2
中亚通史(四卷本)
6
碎叶
1
为自己的人
4
中国历史农业地理
3
西域水道记
1
长春真人西游记
2
西域行程记
3
民国采访战
3
White House Years
5
美国经济史
13
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
1
地球上的人们
1
撒马尔罕的金桃
1
“兴风作浪”
2
情报生涯三十年
1
秦汉名物丛考
1
中国哲学大纲
2
回首文革
7
古文观止
7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史研究1
2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史研究2
2
“中间地带”的革命
3
中国古代物质文化
6
日本陆军的轨迹(1931—1945)
1
大棋局中的国共关系
6
与拉玛相会
1
说中国
1
Personal History
14
由巫到礼 释礼归仁
1
魏晋之际的政治权力与家族网络
1
丝绸之路新史
5
看不见的性别
3
世界征服者史(全两册)
4
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
3
日本政治史(全四册)
5
货币的教训
1
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
5
袁氏当国
1
流亡
2
神曲
1
旅苏纪事
3
边城蒙难记
1
丝路探险记
2
密室与剧场
5
冰眼看日本
3
我的探险生涯
3
春秋大义
7
美国外交决策过程
8
中国的非洲
2
八戒说禅
2
通产省与日本奇迹
4
谁在统治着日本
4
论语今读
5
集体行动的逻辑
2
苏联地理(总论 上下)
7
中亚局势新动向
3
求古编
4
走近衰亡
4
十年沧桑
2
三十而立
1
逃避自由
6
社群主义
3
新世纪日本对外战略研究
4
当代非洲工矿业
1
中东
5
光荣与梦想:1932-1972美国社会实录(第一册)
23
保守主义
2
自由主义
10
东晋门阀政治
2
陶庵梦忆 西湖梦寻
4
非洲通史简编
13
春秋史
7
春秋史
2
西周史
1
中国青铜时代
1
西周的灭亡
4
唐长孺社会文化史论丛
5
中国皇权制度研究(上下)
28
我的音乐往事
1
魔鬼搭讪学
1
我想陪你去麦加
1
清代散文選注
4
中国古代思想史论
4
理想国以后
2
百年中国经济史笔记
4
明代散文選注
4
《华尔街日报》是如何讲故事的
5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7
乌合之众
10
从亚洲腹地到欧洲
1
世家大族与北朝政治
5
中国史前考古学导论
1
诗词例话
6
史前期中国社会研究(外一种)(上、下)
1
西域通史
7
革命与生意
3
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
9
时代的噪音
1
理解大众文化
6
天山游记
7
中国史前植物考古
1
大众文化理论的后现代转向
2
亚文化
1
中国文化的命运
7
中国宗教与基督教
1
自由的轨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