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野性的思维》的笔记(1)

野性的思维
  • 书名: 野性的思维
  • 作者: 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 (Clande Levi-Strauss)
  • 页数: 303
  • 出版社: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6-1-1
  • 第69页
    《野性的思维》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
    第二章 图腾分类的逻辑 P33-69
    本章开篇,斯特劳斯首先论证了“具体的逻辑”这一概念的正当性。从他的论证中可以推测出,这一概念在当时被认为是一种悖论,因为逻辑应当具备必然性。而斯特劳斯从典型的结构主义角度指出,存在于具体中的逻辑共同指向一定的语义或审美秩序方面的必然性,就像第一章提到的“修补术”类型的神话创作,其一定限量的原料对可能的形式必然有所制约,他以万花筒中的图案配置作比,指出每一种配置本身的意义都基于其与其他部分的结构关系,也就是形式。于是,这种深层次的形式也就被认为是具体所内涵的必然。可见,开篇的这一番论证是为了解释本章标题——“图腾分类的逻辑”这一表述的正当性,因为各部族图腾分类的庞杂多样、相互矛盾很容易被理解为随意性行为,而斯特劳斯正是要探讨其中所蕴含的“逻辑”。
    斯特劳斯举例说明了多个部族的图腾分类法,指出其中存在的感性、理性两个方面的知识路径。在植物分类方面,多样的分类方式(如假定性别、占星草药学、以植物对应特定时间、空间方位等分类方式)虽然各不相同,却各自具有严格条理。在实用层面,印第安人在事物保存方面的知识(脱水技术)也被二战美军吸取和模仿。另外,在词汇方面,土著词汇中表述的品种类别十分细致而系统。其中北澳洲土人的语言中用各种前缀来区分植物/动物,并标识蛇类、纤维类、草类等。(这点很有趣,在42-43页。有关词缀表明分类的问题,待查有关拉丁语系、日耳曼语系中的分类方式,中文的象形、会意、指事、形声系统…)
    然而,图腾分类逻辑的研究面临两大困难,一是不能准确辨识出所讨论的动植物(这里说的准确,是细化到同一种中的类别区分,如艾属植物的几个变种,不同的变种甚至对应不同的仪式作用)。二是每个种、变种或亚变种都可在象征系统中起各种作用,分类的内部关系可以建立于感性层次、理智层次、同时性逻辑、历时性逻辑、静态或动态逻辑等等(对于各种关系斯特劳斯均有举例)。另外,概念系统形成过后,人口的演变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动摇结构,虽然据他的论述这种人口演变等历史性事件和结构之间有一种互动和反馈的关系,因而前者一方面在改变结构,一方面也会过后调节结构,使其存在趋向于原结构的可能。因此,图腾分类逻辑的最终呈现即是一个结构和历史、单一图式和多样事件共同导致的结果。当然,该逻辑的根本在于,各种图腾分类逻辑的区分和差异现象具有“严格性、顽固性和精确性”。因此也就反驳了弗雷泽将原始习俗信仰看作荒谬的观点,以及马林诺夫斯基以模糊的常识来说明它们具有正当性的做法。
    2017-01-19 01:48:4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