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诗的见证》的笔记(1)

-
-

在读 诗的见证

诗的见证
  • 书名: 诗的见证
  • 作者: (波兰) 切斯瓦夫·米沃什
  • 页数: 192
  •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1-11
  • 第5页

    第一章

    历史真实性有时候会显现于建筑的一个细部中,风景的塑造中,甚至树林中——例如靠近我出生地的那些橡树,它们记得我那些异教的祖先。然而,只有在意识到危险在威胁我们所爱的事物时,我们才会感到时间的向度,并且在我们所看见和接触的一切事物中感到过去一代代人的存在。

    推动一块石头砸向草丛中一条蜷缩的水蛇(在立陶宛,水蛇被认为是神圣的,与繁殖力联系)

    我倾向于相信,时间本身的神秘实质决定了甚至那些互不沟通的文明之间在某个特定历史时刻的相似性。

    二十年代波兰前卫派关于哪种韵律是社会主义韵律的争吵

    (浪漫主义这一术语)在英国和欧洲大陆的意思并不一样,甚至在不同的欧洲国家也有不同的意义。

    最近几十年的特点,是消极态度已变得如此广泛,以致诗人门已被普通人赶超了。(是的,所以忧郁气质已经不是诗人的特权了,“积极向上”的诗歌能否在脱离意识形态口号的层面上重新获得价值?)

    Age of Reason,Age of Raptures,Age of Progress;进步时代是1848年后无往不利的科学世界观、实证主义、新发明得意洋洋踏步前进的季节。

    二十世纪诗歌见证了我们对世界的感知存在着严重混乱。

    法国象征主义—诗作为自治、自足的单位,不再描写世界,而是代替世界而存在。

    第二章

    (引奥斯卡·米沃什)神圣的文字艺术:与音乐分离,参与宗教、政治、社会思想持续不断的变化--》原始时代以司铎的形式,希腊殖民扩张时期以史诗的形式,酒神节衰落时义心理和悲剧形式,中世纪以基督教、神学和感伤形式,文艺复兴开始以来以新古典主义形式,浪漫主义以神秘的又是社会的形式。诗歌始终紧跟人民那伟大灵魂的种种神秘运动,充分意识到自己那可怕的责任。(责任。)

    (引奥斯卡·米沃什)波德莱尔、马拉美等的美学:个人主义风气、孤独练习。不超过某些纯粹的词语发现,不外乎由词语意料不到的联系构成,没有表达任何内在的,精神的,或灵性的活动。一位现代荷马、莎士比亚或但丁将通过放弃他那微不足道的自我、他那常常是空洞和永远是狭隘的自我,加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活力、更富生机和更痛苦的劳动大众那最深刻的秘密。

    主观主义的封闭圈

    精英为自己保留了欣赏“纯诗”的能力,同时把多主题性、多愁善感和夸张的艺术让予市侩者。

    戏剧中的“纯动作”就较困难了。(哈!)

    Emannel Swedenborg预测末日审判在1757年到来。参《灵界见闻录》

    陀思妥耶夫斯基相信《启示录》中的茵蔯星(查:启示录八章十一节 Melilim--‘使土地和海水变苦’的天使)

    非末世论的诗歌是否可能?对拯救与下地狱、审判、天国以及历史的目标漠不关心的诗歌。亦即对把分配给某个人类生命的时间与全人类的时间联系起来的一切事物漠不关心的诗歌。(米沃什提到中国诗歌)

    2017-08-23 21:34:53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