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克利斯朵夫 (19) 更多

  • 第259页 卷三•第一部
    舍弃人生的行为在一小部分的人是无法生活,是惨痛的绝望,是求死的表示;——而在更少数的一部分人,是一种热情的出神的境界……(这境界能维持多久是另一问题)……但在大半的人,逃世岂不往往是冷酷无情的计算...
  • 第258页 卷三•第一部
    为那些不需要看到真理的人,能够心里想要怎么样的真理就看到怎么样的真理的人,能造出些称心如意的梦而去软绵绵的躺在里面的人,生活真是太容易了!但在这种床上,克利斯朵夫知道自己是永远睡不着觉的…… 这句话...
  • 第253页 卷三•第一部
    不要知道自己想些什么而恬然自得的人,世界上不知有多少!
  • 第250页 卷三•第一部
    天生不快活的脾气,使他不肯承认他活着的时候会有什么活着的大人物:这是他受不了的。他因为自己虚度了一生,必须相信所有的人都白活了一辈子…… 凡是陌生的名字都使他猜疑;关于某个艺术家还一无所知的时候,他...
  • 第248页 卷三•第一部
    大多数的友谊,往往只是为了要找个对手谈谈自己,痛快一下。 …… 大半的人在二十岁或三十岁上就死了:一过这个年龄,他们只变了自己的影子;以后的生命不过是用来模仿自己,把以前真正有人味儿的时代所说的,所做...
  • 第231页 卷二•第三部
    他看到人生是一场无休、无歇、无情的战斗,凡是要做个够得上称为人的人,都得时时刻刻向无形的敌人作战:本能中那些致人死命的力量,乱人心意的欲望,暧昧的念头,使你堕落使你自行毁灭的念头,都是这一类的顽敌...
  • 第211页 卷二•第三部
    弥娜和他两人的慈悲心原来只是过剩的爱情,一朝泛滥起来,随便碰到一个人就会发泄,不问是谁。除了这种情形以外,他们反而比平常更自私,因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而一切都得以那个念头为中心。
  • 第190页 卷二•第三部
    他夸张这种浮而不实的好意和交际场中的殷勤,因为他一厢情愿要认为那是深刻的感情。
  • 第150页 卷二•第一部
    教育把许多现成的感情灌输给儿童,成为他们的第二天性;克利斯多夫就在这一大堆现成的感情中摸索,想找出他自己。 …… 青春期的热情,还没有象一声霹雳廓清天空的云雾那样,把他的个性从假借得来的衣服下面发掘出来。
  • 第149页 卷二•第一部
    但是束缚往往使人的幻想更有力量。行动要不受妨碍,心灵就缺少刺激,不需要活跃了。 …… 一个人的力量只能在严格的范围之内发挥,对于艺术是最好的训练。这一点上,贫穷不但可以说是思想的导师,而且是风格的导...
  • 第136页 卷二•第一部
    而一个人对于死只要亲眼目睹之后,才会明白自己原来一无所知,既不知所谓死,亦不知所谓生。一切都突然动摇了,理智也毫无用处。你自以为活着,自以为有了些人生经验;这一下可发觉自己什么都没知道,什么都没看...
  • 第99页 卷一•第三部
    你想编些歌,为的要做个大人物;你想做个大人物,位的要编些歌。你倒像一条狗追着自己的尾巴打圈儿。
  • 第35页 卷一•第二部
    有些不幸的天才缺乏表现力,正如那个口吃的大人物姚弗洛哀•圣—伊兰尔所说的,他们把深思默想得来的秘密带到了坟墓里去。
  • 第14页 卷一•第一部
    大人的痛苦是可以减轻的,因为知道它从哪来,可以在思想上把它限制在身体的一部分,加以医治,必要时还能把它去掉;他可以固定它的范围,把它跟自己分离。婴儿可没有这种自欺欺人的方法。他初次遭遇到的痛苦是更...
  • 第12页 卷一•第一部
    他们自命为不受欺骗,把舵把得很稳,向着一定的目标驶去。但他们的计算是把自己除外的,因为根本不认识自己。他他们脑筋里常常会变得一片空虚,那时就把舵丢下了;而事情一放手,它们立刻卖弄狡狯跟主人捣乱。
  • 第6页
    破坏只是建设的准备。
  • 第5页
    天才是要用生命力的强度来测量的,艺术这个残缺不全的工具也不过想唤引生命罢了。
  • 第4页
    爱国心不过是想做英雄的倾向,没有它也不妨事并且自称为世界公民。
  • 第1页
    人生有一个时期应当敢把不公平,敢把跟着别人佩服的敬重的东西——不管是真理是谎言——一概摒弃,敢把没有经过自己认为是真理的东西统统否认。所有的教育,所有的见闻,使一个儿童把大量的谎言与愚蠢,和人生主...

罗生门 (2)

  • 第215页 戏作三昧
    照马琴的经验,听人讲自己作品的坏话不但不痛快,而且也有不少危险。并非听了坏话就丧失勇气,倒是为了否定别人的意见,在以后创作动机上,会增添一种反感的情调,从这不纯的动机出发,便有产生畸形艺术的危险。...
  • 第196页 报恩记
    我这个被人到处缉捕的阿妈港甚内,终于也能报答自己的恩人了。这种高兴——不,除了我自己以外,别人是不会了解的。(讥讽地)世上行善者是可怜的,他们一件坏事也没干过,尽管行善,也不会感到快乐。他们是不懂...

悲怆交响曲 (6) 更多

  • 第十章
    但世界是带着它的要求和贡献而来的,它无法避免,而总是尽力以其特殊的能量去影响那些不对它依赖和不想理会它的人。
  • 第九章
    有人说,谁要是见到了耶和华,谁就会死。但我告诉你,一个单个的人,如果看到了另一个人的灵魂深处,他就会死。那么,也有可能,他看到了自己的灵魂深处,那他就应该无声无息地把自己的头搁到刑台上,而且把这看...
  • 第八章
    又是那火车车轮的声音,他总是讲述着同一个故事,一个众人皆知的故事,多少年来人们就熟悉它,但却没有人能够听懂,那是一个神秘而单调的神话。
  • 第五章
    他的观点是:艺术家是孤立于社会的,就像罪犯一样——只不过他们表达孤立的方式不同而已。对待这两种人——天才和著名犯罪分子——社会都给予声誉,这是对他们的危险和反常的存在给予的确认。声誉是贱民的一种标志。
  • 第四章
    因为,每一秒钟都是一次小小的死亡,它在扼杀生命,但它本身就是生命,生命就是由这些飞逝的、滑向死亡的每一秒钟组成的。啊,在我的一生中,我没有一分钟想过再活一次,但我却对它的逝去感到悲伤。这一生中可以...
  • 第三章
    当与尼基什告别的时候,彼得·伊里奇感觉,和他握手的这个人是一个朋友,不是那种萍水相逢的朋友,在好感和爱慕的变化中不期而遇,又突然走掉的朋友;而是一个真正的朋友——是他作品的朋友,也就是说,有着建设...

我的音乐生活 (6) 更多

  • XXVI 1882至1890年(《第五交响曲》)
    可能是像人家所说,我已经把我自己写了出来,甚什么也不剩了,剩下来的只有重复和模仿我自己。
  • XIX《暴风雨》:《第一组曲》
    她不是人,而是属于一种以自己开头,以自己结尾的特种物质。
  • XVIII 佛罗伦萨的牧歌
    此外,我其实是完全不相信所谓音乐专家的绝对不错。他们往往都是单方面的;他们的知识使他们的感觉麻痹了,当他们追踪着一首曲子的技巧时,往往会忽略了音乐的本质。
  • XIII《第四交响曲》
    因此,生活本身就是坚定的现实和飘忽的梦幻与幸福的抓取的固执的变换。这当中没有港口。你在那个海上航行,直到它包围了你,把你淹没在它的深底。这,差不多可以说,就是第一乐章的纲领。 第二个乐章表现另外一方...
  • XII《叶甫根尼·奥涅金》的完成
    我知道您的生涯中有过一次爱,但我认为那样的爱是柏拉图式的(虽然老实说,柏拉图从来就没有这样子地爱过!)。这是一半的爱,是一种想象的爱,而不是心灵的爱,不是有血有肉的感情,也不是没有它,一个人就不能...
  • VIII 结婚
    工作吓怕了我,使我恐怖,然而却又是工作,才能疗治我精神的病态。 我得诚恳地承认,虽然这个理论是经验的结果,但这结果还不过是一种理论,因为就我的精神和肉体构造而论,还不可能把这变为实际。 艺术家不能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