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dsh2008对《悲怆交响曲》的笔记(6)

悲怆交响曲
  • 书名: 悲怆交响曲
  • 作者: [德] 克劳斯·曼
  • 副标题: 柴可夫斯基传记小说
  • 页数: 336
  •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 出版年: 2003-7
  • 第三章
    当与尼基什告别的时候,彼得·伊里奇感觉,和他握手的这个人是一个朋友,不是那种萍水相逢的朋友,在好感和爱慕的变化中不期而遇,又突然走掉的朋友;而是一个真正的朋友——是他作品的朋友,也就是说,有着建设性根基的朋友,为意外事件所左右,成了彼得·伊里奇性格的固定组成部分。 因为当时有那么多的苦恼,需要他转化到音乐中去,啊,这个转化并没有彻底成功,在神圣而棘手的进程中,掺杂了不纯净,他做了妥协,他追求了效果,作为惩罚,保留了苦恼的残余,那就是没有解脱和没有转化的生活——至今还能感到舌头上的那种苦涩,就像是一棵苦菜。 并不是我的回忆打动了他,而只是回忆所表现出来的形式——只是我创造出来的公式。
    引自 第三章

    2013-01-20 12:39:39 回应
  • 第四章
    因为,每一秒钟都是一次小小的死亡,它在扼杀生命,但它本身就是生命,生命就是由这些飞逝的、滑向死亡的每一秒钟组成的。啊,在我的一生中,我没有一分钟想过再活一次,但我却对它的逝去感到悲伤。这一生中可以使人忍受的安慰,就是它的转眼即逝,它的短暂性,它的闪烁性,它的不真实,它的本质的飞逝滑过——这同时也是它的最糟糕、最苦涩的地方,一切悲伤的诅咒和渊源。
    引自 第四章

    2013-01-20 12:40:06 回应
  • 第五章
    他的观点是:艺术家是孤立于社会的,就像罪犯一样——只不过他们表达孤立的方式不同而已。对待这两种人——天才和著名犯罪分子——社会都给予声誉,这是对他们的危险和反常的存在给予的确认。声誉是贱民的一种标志。
    引自 第五章

    2013-01-20 12:40:24 回应
  • 第八章
    又是那火车车轮的声音,他总是讲述着同一个故事,一个众人皆知的故事,多少年来人们就熟悉它,但却没有人能够听懂,那是一个神秘而单调的神话。
    引自 第八章

    2013-01-20 12:40:43 回应
  • 第九章
    有人说,谁要是见到了耶和华,谁就会死。但我告诉你,一个单个的人,如果看到了另一个人的灵魂深处,他就会死。那么,也有可能,他看到了自己的灵魂深处,那他就应该无声无息地把自己的头搁到刑台上,而且把这看成是一种轻微的,但必要的惩罚。
    引自 第九章

    2013-01-20 12:41:00 回应
  • 第十章
    但世界是带着它的要求和贡献而来的,它无法避免,而总是尽力以其特殊的能量去影响那些不对它依赖和不想理会它的人。
    引自 第十章

    2013-01-20 12:41:17 回应

lxdsh2008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33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