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光对《物演通论》的笔记(1)

和光
和光 (That for me It isn't over)

读过 物演通论

物演通论
  • 书名: 物演通论
  • 作者: 王东岳
  •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 出版年: 2015-12
  • 《物演通论》勾浅

    ▲ 为精炼讨论章节。 【名词解释】 [讨论主题] ‖ —— 分句

    卷一 自然哲学论

    卷二 精神哲学论

    卷三 社会哲学论

    180章

    卷一 自然哲学论(追查相对存在的存在本质及其相对原理)

    1.哲学上所谓的“存在”仅指感知中的对象之总和。‖ 也所以,概括来说,把感知中的存在作为对象的总和来研究乃为自然哲学,而把感知中的存在作为感知的总和来反思乃为逻辑学。‖(存在存在在感知中,感知有主观性,来源于先验的无意识基底。)道的执大象与执一。存在和感知的对立统一性。《楞严经》云:“ 觉海性澄圆,圆澄觉元妙。(存在)圆明照生所,所立照(感知)性亡。”

    2.“圆”本身终究是有限存在者实现自存的一种必要而又不可得的追求,而且,“圆”本身仍是一个被Einstein称为有限无界的有限模型而已。‖(宇宙是一个有限无界的相对存在。)绝对存在无对象。存在的相对性和有限性。日本浅草寺对联:“ 佛身圆满无背相,十方来人皆对面。”公理:非逻辑的直证。禅宗说的“这个”。

    3.作为以逻辑为唯一追询手段的追询者,你既不能超脱于逻辑的框范,又必须最终将逻辑置于框范之中。‖ =必须从逻辑中的 存在找出存在中的逻辑。‖ 相对存在>逻辑存在>逻辑如何存在。一念不生全体现,六根才动被云遮。——[五代]张拙

    4.存在相对于存在而衍寸。‖ 即存在的相对性主要表达为在纵向演动上的层层相依和步步分化。‖ 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黄帝内经》:“谨熟阴阳,无与众谋。”“能阴能阳者,非阴阳之所能也。”

    5.那永存而不是发生了的是什么,那永远变化着、消逝着而决不真正存在着的又是什么?‖ 而且,尤其令人费解的是,恰恰是那些没有自身独具“质料”的后衍性存在形态或“存在空壳”反而具有越来越多的“能耐”、“活力”和“灵性”,并同步呈现出越来越复杂、致密和有序的叠加结构体系。‖ 向前:基本粒子不可得;向后:相同的原子(或基本粒子)何以竟会组装出性质迥异的世间万物?《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洞山良价 《 宝镜三昧 》:“夜半正明,天晓不露。为物作则,用拔诸苦。”

    6.“真理”不过是存在系统演化进程上的感应属性递变产物。‖ 因为自身相对性或有限性,存在追问不得,但是可以领会、体悟,归于或者成为这个存在(或其一部分)。天人相应→天人合一。韩愈《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7.【存在性】系指存在如何可能存在的所以然。‖ 它不是任何一位有限的存在者可以直接涉及的话题,有限的存在者只能以有限的存在物为对象。‖ 注意:关键在于,如果你自身就是这个存在系统的产物,而且,更重要的,如果你自身就被这个存在系统推动为某种游移状态、失离状态或变塑状态,那么,可以断定,这个问题的不能解决恰恰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终答案。‖ 苏轼《前赤壁赋》:“ 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你是这系统的一部分,你怎能窥测这系统?

    8.任何存在者,即使由于自身的存在效价不足而必趋消逝,它终究不会失灭到一无所存的程度,它或者让自身向前转化为另一种存在形式,或者向后灭归为自身存在以先的某种前体存在形式。

    9.“存在效价”既不能圆满也不能尽失。

    ==========

    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一书中列举了4组二律背反:  

    ①正题:世界在时间上有开端,在空间上有限;反题 :世界在时间上和空间上无限。

    ②正题: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由单一的东西构成的;反题:没有单一的东西,一切都是复合的。

    ③正题:世界上有出于自由的原因;反题:没有自由,一切都是依自然法则。

    ④正题:在世界原因的系列里有某种必然的存在体;

    反题:里边没有必然的东西,在这个系列里,一切都是偶然的。

    10.【存在效价】定理一: 物质必然不灭。定理二:物质必然衍动。

    推导得到→

    A.抽象的存在是绝对的、不灭的、永恒的;

    B.具体的存在是相对的、自逝的、流变的。

    ‖ 真空妙有。性空缘起,缘起性空。“不二非一”。

    2020年2月13日13:35:25

    11.存在度自然分布:A.紊乱分布 B.均等分布(正态分布)C.波动分布 D.趋升分布(进化) E.趋降分布【趋降分布】即各存在物的相对稳定性在其发生序列上呈递减趋势。亦即物存形态的演运过程同时就是一个各级衍存者的存在度逐步递减或趋于弱化的过程。这种情形会不会成立?甚至会不会是自然总体存在效价最本质的分布形态?为此必须追溯到幽远的宇宙源头及其衍存流程中去。曹操《观沧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

    12.【衍存梯度】物态递变。1)分子物态既迟发于它的前体物质又早亡于它的前体物质。2)生物质量递减序列与物种进化序列想配合。3)生理结构和机能状态愈复杂的生命形式,其生存脆弱性愈为严峻。(细菌还在,恐龙没了,人类继续嘚瑟。) 4)人类衰竭前的过剩危象,其实都是这个衍存递弱自然律的现象形态和继续表达。

    13.自然存在度在世界流变体系中必然呈现为逐层递弱的分布规律。‖ 衍存所须依赖的外在条件随层位之跃迁而呈现正比例的激增。‖ 变异速率随演动位相的前移而逐渐加快。‖ 愈原始的存在物其存在度愈高,因而它可以保持某种相对无条件或少条件的存在势力,亦即保持某种相对无活力或缺乏机能的静态存在。‖ 总而言之,从超然于任一自然学科及人文学科的哲学视角来审度纵横延展而又宏阔统一的世界体系,存在效价呈现为分度递降的必然趋势无疑具有最根本的确证性。

    14.【存在】不仅表象为一般外延上的所有具体存在者之总和,而且抽象为纵深内涵上的所有具体存在物之源流,而并不与存在物的感应状态或感知状态相关。

    15. 《道德经》:“反者道之动”:意指“道”的演动是循环往复的,这是一个典型的有限无止的逻辑模型;“弱者道之用”:大意应该是说,弱化现象是“道”的展开和实现。 不解其意则不足以查知包括人类逻辑禀赋在内的整个自然衍存之道的根脉。‖ 老子的“道论”与“德论”恰好指向互为照应的两端,即恰好表达为对“天之道”的“柔弱”演动的猜测(是为“道”),以及对“人之道”的“无为”应和的劝诫(是为“德”)。‖ 前者隐约而不自觉地影射了“递弱演化”的自然趋势,后者朦胧而天真地提倡对“属性增益”的人文反动。‖ 老子的“柔弱论”与“无为论”是针对某种普遍自然律而言的,却不是仅仅针对个别的偶发现象或人类的特殊行为而言的。‖ 存在者何以趋弱?趋弱者何以续存?‖ 其一、“柔弱”是“道”的实现方式,即所谓“弱者道之用”。其二、“无为”是“德”的实现方式,即所谓“无为而无不为”。‖ 王氏认为:“ 必须对自然弱化衍存效应给出系统的解析和证明。”

    16.任一基层存在或前体存在,都是一个倾向于成全或补偿自身不圆满本性( 存在效价<1 )的相对残弱单元。‖ 而克服动摇以避免失存是存在的必然要求和内在倾向。‖ 也就是说,追求成全或补偿自身本质性不足的自发倾向就构成“演化”或“发展”的内驱原动力。

    17.这一补偿的实现本身同时就是一次幅度不等的层位跃迁,亦即将自身的存在更替为一个新的转化形态,或者说寄托在一个新的存在方式之中。从根本上讲,所谓“补偿”反而只能呈现为分化的过程,以及分化之后再构合的过程。于是,这个过程终于不能使残缺者有所回补,因为归根结蒂,它所获得的任何追补都是自身更趋残化而不得不进行的一系列整合,或者说是自残之后的自救措施。存在从一开始就必须依托于自身来补偿自身之不足,是为分化和残化的本质。并由此决定了分化产物的本质——即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自然分化产物都是自然存在本身的需要,或者说是自然存在为了维护其继续存在的权宜之计。失圆满或残缺之程度愈深重者,未来获得追补的内因或内驱力就愈强劲,反之则相对静止。

    (万物本不圆满,阙如妄想补充。追补于事无补,本质还是分化。)

    18.这种补偿终于落为无效,因为处于更新层位的那个变态了的自身势必要将存在宿性中的缺陷以某种转化形式重复表达出来,甚至使之获得更趋昭彰和放大的效果,从而导致愈益迫切的下一轮补偿要求随之发生。‖ 【代偿】 与其对象的关系是内在同质的,或者说代偿的对象就是它本身,而且它与自身的递补关系是一种既不得不补又愈补愈失的窘状。‖ 代偿的进程与分化的实现也没有区别,因为日益繁复的后衍性存在者正是代偿性分化的产物;由此演成愈弱的物质其种类愈繁的这样一个花花世界。‖ 正是由于存在度无可逆转地趋于下倾,才有了代偿函项的相应增势和物存形态的丰化历程。由此达成递弱代偿的创世法则。

    19. 【代偿效价的有效性】只能表达在后衍性存在物在其代偿性衍生进程上所获得的特有属性之中,这些属性的效用就是代偿的效用。‖ “代偿效价”的递增量一定等于“存在效价”的递减量,亦即二者之和恰好保持在“存在阈”所规定的基准线上,低于此线则使代偿之存续落于失存,高于此线则使代偿之过程早告中止,须知圆满的存在自无代偿之必要。‖ 【递弱代偿的自然原理】代偿既是有效的,又是无效的,有效于补助衍存者的弱化续存,无效于补助衍存者的弱化本性。正是由于代偿效价的这种两重性,才有了自然万物的勃勃生机。

    20.下位层次代偿要求的内涵就构成它对上位层次的基本规定。所谓【代偿要求的内涵】,在物体的残态上现象为有待补合的结构位点,在物体的弱质上现象为有待伸展的功能配置。一切后衍性存在均建构在对其前体存在的代偿关系上。但下位存在一旦获得补益就同时发生了层位的跃迁,而跃迁者又在新的层位上展现出自身特有的新的缺憾,因此,所有的存在者终于都进行性地继续暴露着各自的残态,由以形成于事无补的代偿衍运进程。

    2020年2月15日16:02:36

    21.活跃→失稳 (强烈期待代偿,自主能动性) | 动荡→失存 (存在效价剧减,被动) ‖ 继物理存在以及化学存在之后,生物存在无疑是整个宇宙进化系列上最为薄弱的存在方式。 ‖ 生物进化——严格地讲是宇宙进化——终于把物理感应性转化为生物感知性、把理化运动性转化为生物能动性、还把死物的聚合结构转化为活物的社会组织。任何事物特有的属性规定,均发祥于其对下位存在代偿所得的“自圆”成果之上,尽管它恰恰由此构成自身越发活跃的残化要素和失稳存态也罢。 ‖ 这才使本来无可指望的代偿步骤继续成为不得不指望的唯一前途。(越不足,越求取;越求取,越不足。)佛教八苦: 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蕴炽盛。 有求皆苦,无欲则刚。

    22.所谓“进化”或“发展”,在其修辞学后面的自然意蕴中实际上深藏着一个逐层递弱的内在趋势,这与“进化论”的固有概念大相径庭。 ‖ 一言以蔽之,物态或物种演变自始至终都是朝着存在力度愈来愈弱化的方向递进,而不是朝着生存力度愈来愈增强的方向发展,尽管从表面上看,进化的历程的确导致后衍高等物种的生存能力或适应能力不断上升。显然,这里存在着一个深层次的盲区:在大尺度的自然史上,生物种系的外在“生存能力”与其内在“生存效力”呈反比相关。 ‖ 所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适者”,说到底其实不过是“弱者”的代名词,须知“适应”无非是弱者不得已而采取的生存方式,强者无需屈尊去适应谁。因此,无机界大可不必玩弄“适应”的花招,到是生物界不得不表演“适者生存”的闹剧,所谓“适应性越强的物种”其实就是指“生存度越弱的物种”,所谓“适应性是进化的指针”其实就是说“递弱化是物演的方向”——这就是“自然选择”的内在本质。

    23.质言之,从存在到失存,是物质演化运动不可逆转的唯一走向。 ‖ 自然存在效价一往无前的直线下倾规律。 ‖ 每一步代偿其实都是对原有存在度的一次丢失或亏蚀,它使得任一演进步骤都不免面临着代偿终极的逐渐逼近或突然抵达,是谓“衰竭”或“灭亡”。 ‖ 在宇宙演化的初期阶段,由于存在效价相对饱满,代偿增量比较单薄,因而物理物态和化学物态的兴衰过程就表现出本质性的平滑过渡的直线动势;及至宇宙演化的后期阶段,由于存在效价流失久远,代偿增量逐渐厚重,因而生命物态的生死轮回随之呈现为非本质性的起伏跌荡的波状曲线;而且,愈晚近的物种,愈显示生死关头的大喜大悲。

    24.存在是一个不间断的流程,或是一个本质上具有某种无差别动势亦即同一规定性的流程(一如达尔文所谓的“自然界里没有飞跃”)。 ‖ 从逻辑上讲,似乎总得有一个“终点”与“起点”相交的契机才能“自圆”(“辩证”之于“逻辑”的规定即见于此),然而妄猜是无济于事的,须知正是由于无可自圆才令人类这种妄猜者得以衍运而生。也就是说,在“我辈”尚未过渡到“非我”的失存境界之前,最好不要一味地追求圆融,尽管这实在是一种发自“前我”的情不自禁的冲动也须有所克制为宜。(哈!哈!哈!哈!)

    25. ▲ 综上所述,一统的、简单的、坚实的本原存在或始基存在随着自身存在效价的分度递减而流逝,随着代偿效价的分度递增而变态。 ‖ 一切存在类别(kind)的差异归根结蒂都是存在程度(degree)之差异的产物,即存在的统一性首先在于整个存在系统纵向分化的有序性上,而不在于其横向分布的庞杂纷呈。 ‖ 从存在的本质上讲,世间万物根本没有“类别”之异同,只有决定其“能否存在”以及“如何存在”的“度”之异同。 ‖ 由此可以推知,物的进化之所以日趋精巧,乃是由于物的缺陷被层层代偿即层层补缺的缘故,更是由于每一层代偿都造化出另一种放大了的缺陷,以便相应放大下一层补缺的代偿效力或代偿效价的缘故。 ‖ 【唯因如斯,万物才渐次衍生而致活化,物性才日趋复杂而致动摇。】 ‖ 而且,唯有当物之缺憾被逐级放大到无可“实”补的地步时,它才得以将自身开放给世间万物以求“虚”补。【此处所谓的“实”系指硬态质料(或“物质”、“实体”,实质上是指“结构”);此处所谓的“虚”系指软态性能(或“功能”、“机能”,实质上是指“属性”);显而易见,上述分法并不确切,因为任何“实补”均须借助于某种软态感应属性作为依存媒介方可实现,而任何“虚补”最终亦须落实为某种硬态整合关系作为依存结构方告完成。

    26.层次性存在度在其递失进程上逐步达成反比例对应的高度发达的属性代偿,以至于它的实体存在呈现出某种渐次受制于其【虚体存在】的别致状态,亦即非实体性代偿层位消逸在“虚无”或哲学上所谓的“虚存”状态之中,是为生物的智质存在或曰“精神存在”。 ‖ 至此彰显出前述之“代偿”概念的两种意义或两种形态:一乃实存形式的代偿,亦即分化结构上的“实体”或“物态”跃迁;一乃虚存形式的代偿,亦即感应属性上的“虚体”或“精神”跃迁。前者是一个在“本体”上致弱的过程;后者是一个在“机能”上致强的过程。二者互为表里,在本质上同一,略如质量和能量在本质上属于同一回事那样。

    27.显然,虚存压倒实存乃是自然实体自身趋于倾圮的产物。也就是说,虚存的扩展式显现表达着实存的虚弱性或弱化度,它还直接体现着某种趋向于“伪在”和“危在”的自然动势——因此它就是那个倾圮之势本身。继实存支配虚存之后,虚存反转过来支配实存,且必须在某种程度上扭曲实存的那样一种特定存在状态。在虚存支配了实存的“伪在”阶段之全过程中,伪在方式将继续不折不扣地贯彻递弱代偿衍存法则,也就是在同一实存载体之上进一步削弱该载体的存在度,并相应扩展其业已分外嚣张的属性代偿,虽然此种代偿的质态会另具特色。总而言之,表现在人类身上的最完善的生物能,无非就是自然存在度趋近于至弱阶段的最高代偿属性或最后代偿方式而已。(智慧或者灵性的提升以下焦海底轮的能量减失抽离为前提。)

    28. 残弱者,存在效价或存在度的低度体现者。完善者,代偿效价或代偿度的高度体现者。作为前者,他不得不最大程度地依赖于其他存在,直到依赖于所有存在,否则即不足以维持其“自在”。作为后者,他因此而最富成效地过问于其他存在,直到过问于所有存在,否则即不足以实现其“自为”。 ‖ 反倒可以说,亚里士多德“追询存在”的“主善”论和尼采“改良人性”的“超人”论,以及人类永无止境地追求真理和追求理想的意志本身,都是原初那个在追逐圆满中收获残缺、在求取自足中实现自失的自然物性或物自性之继续贯彻和特定焕发方式而已。

    29.这个世界在本原上一定是极简单的,而且偏于完善一些。 ‖ 复杂的形式直接就表达着柔弱的本质。而简单就是坚实,就是深刻,也就是相对完善和源远流长,因而成为存在的基本形式,并显现为最高的美。 ‖ 奥卡姆剃刀原则 :“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30. 简单而偏于完善的本原因此同时是某种自性不足而又不甘于不足的原存之性质,也就是说,重要之处不在于那个作为“原存”的始基质料是什么,而在于导致原存不能保持为原存的根本因素是什么,这个导致原存不成其为原存的存在性质就是所谓的“存在”(即可以被感知或可以被容纳于观念中的多属性衍存物)之元因,也就是哲学史上久觅而无踪的那个“第一因”。 ‖ 正是由于“前因”之不足才导致“后果”来为之代偿,否则既不会有“后果”得以衍生,“前因”亦难能自存。

    2020年2月16日15:59:16

    31.存在是一。‖ 存在的统一性就在于它以递弱代偿的方式存在着。‖ 凡是割裂形态的存在,都是观念形态的存在,而且是疏浅的观念存在。甚至应该说,就连割裂形态的疏浅的观念存在本身,都是观念载体的代偿性存在方式或代偿性存在阶段而已。‖ 弱势的衍存正表达了存在本身的强势——即宇宙存在无论怎样艰危都要坚持存在下去的那样一种强势。‖ 存在的弱势就是存在的缔造,而存在的缔造就是存在本身。从缔造存在这个角度出发,弱化就是强存。‖ 它“强”在如下各项意义之中: a.非递弱而代偿之,则无存在可予存在; b.非代偿而衍运之,则无弱存可予赓续; c.非衍运而维护之,则无存续可予绵延。

    32.衍存关系规定着感知关系。‖ 如前所述,“存在性”是存在之所以存在的唯一规定性,亦即是统一存在体系的唯一存在机制,它由存在度的递减和代偿度的递增所合成或保持的存在阈来实现存在得以存在的一贯效价:‖ 存在度——存在效价的具体指标,它决定着任一存在者的可存在度或稳定度;(在有限的总体存在度分布区间里,愈原始的存在形态其存在度愈高,反之则愈低)。‖ 代偿度——代偿效价的具体指标,它决定着任一衍存者在不可避免地损失其存在效价之同时如何维系存续的质态;(因此它也就成为贯彻存在效价递失进程的唯一方式)。‖ 存在阈——阈效价的一贯指标,它决定着任一存在者(含衍存者)能否实现为存在;(即成为令其存在或令其失存的统一尺度或同一基准)。‖ 显而易见的是,上述三者之间无疑存在着某种严格制约的互动关系或演动机制。由此构成存在性之内核。

    33.哲学运动涉及物质的本性嬗变或资质演变的内部规定。迄今找不见它的“向量”关系和演动参数,大概正是哲学作为一门学术尚处于粗浅境地的具体指征。‖ 所谓“非等效原理”(或“非等价原理”),系指衍存所得之代偿效价终于不能等于原存所失之存在效价,倘若完全等价,则演化遂即成为无意义,因为“演化”及其“衍存者”无非是存在效价分“度”流失的产物,因而不等价亦是存续得以成立的前提。‖ 这就有必要对存在阈的内涵及其关系再予考察。

    34.【存在阈】是一个同时涵盖存在度和代偿度于一体的度量概念。

    代偿效价(Pb)| 存在效价(Ed)| 存在阈(Ts) → Pb=F(Ed) Ed+Pb=Ts

    从能量存态爆发为质量存态的自然总体衰变趋势。

    35.当“存在”尚处于存在度趋近于1的存在状态之际,由于代偿性分化几近阙如,存在本身近乎于没有任何属性发生,亦即近乎于没有“可认识性”或“可现象性”,因而乃是处于没有任何形容词或模状词可予修饰或阐发的那样一种存在状态之中,是谓“奇点”。‖ “等位线”,就是一切存在物既不能有所超越也不能有所缺失的普适常数规定,或者说,是一切存在物实现其存在的等位效价或等位阈,故谓之【存在阈】‖ “偏位线”,就是一切存在物既不能保持恒定也不能逆向运动的基础变量规定,或者说,是一切存在物实现其衍存的必然偏失,所失者,【存在效价】是也。

    36.代偿的虚假效价,也称其为“无功代偿”。

    37.总而言之,代偿所作的“功”将随着代偿度的扩张而在自为者的各个存在领域或生存领域展现出日益光怪陆离的自为属性,尽管正是这些自为属性本身将存在者从强态的“存在领域”带入了弱态的“生存领域”,由以令“有功”终成“无功”。‖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38.代偿过程正是存在度下倾的实现过程。 ‖ 二者在运动上汇聚为同一个点,因而代偿的气焰愈张扬,提示存在度的跌落愈迅猛。一句话,所谓“发展趋强”无论如何都不成立。‖ 所谓“波动”只不过是弱化物质保持自身处于阈存在的一种特定动荡存在方式而已。‖ 譬如生物的繁殖量与其生存之间的关系,过低有灭种之险,过高亦因环境中赖以为生的食物等必须品必遭耗竭而同样使之面临灭种之险,即它不可能在自然以及自身规定的另一低点或高点上实现自存。

    39.代偿的真实效价体现在不得不维持的存在阈的规定中;而代偿的虚假效价体现在愈要维持愈维持不住的存在度的规定中。 ‖ 【存在格局】存在阈决定存在者能否存在;存在度决定存在者能否稳存;结果,代偿度不过是存在度失量的虚性递补,从而令趋于失稳的衍存者得以维持在作为存在基准的存在阈之上继续存在;而存在性的概念内涵至此充实起来:即前述的所谓“存在性”,实际上就是“存在度”、“代偿度”和“存在阈”之间相互关系的内在整合,由此确立任何存在者的存在本质。

    40.基于存在阈(Ts)的合成状态,“存在”本来是“存在性”弱化代偿的展开过程,这是既往所有哲学浑然不能自觉的痼疾所在。

    基于代偿度(Pb)的扩张态势,造成表面上的存在性如此自发扩张的深在原因是什么,却完全被显而易见的代偿增量或代偿“强势”所屏蔽。

    基于存在度(Ed)的萎缩态势,代偿由此达成存在性的内涵和外延的统一,亦即代偿过程就是存在度趋于衰变的展开过程,换言之,代偿度是存在度的实现,存在度是代偿度的本质,从这个意义上讲,代偿度与存在度原本属于同一回事。因此,它们以同一的倾角或斜率推动着衍存偏位线的延展,站在这条趋于下倾的偏位线上看,正是代偿过程本身使存在性或存在度的递弱进程成为现实,即是说,代偿过程既是存在度的载体,又是存在度的失落,它使存在得以续存,也使存在趋于失存。

    2020年2月17日14:55:36

    41.庄子:“生者,假借也。” ‖ 要么进化而呈递弱趋势,要么灭归而告失存之局;前向是一个减量,后向是一种取消。如果这一补偿的结果趋近于损失量而终归不能补足,亦即代偿效价呈现负值,则事物的跃迁得以实现,代偿的作用充分表达,此乃代偿唯一有意义的状态。

    唯因其弱化才有所代偿,唯因其代偿才得以活化。

    这个代偿存续和代偿失存的趋势,给代偿落实形态或代偿演化方式以如下规定: a.愈原始的代偿属性,其总体分布范围愈广,亦即它得以落实的普遍性愈大,局限性愈小;【譬如,电磁感应属性遍布于粒子、原子、分子和生物等一切分化物之中,而感官感觉属性仅为多细胞后生动物所具备。】 b.愈后衍的代偿属性,其总体分布范围愈窄,亦即它得以落实的普遍性愈小,局限性愈大;【譬如,电磁感应属性的普遍感应范围可以涉猎世间一切分化物的对应属性,而感官感觉属性的局限感性范围,若以视觉为例,则仅仅对应于某一狭隘频谱的发光和反光属性。】 c.由此导致,代偿扩展的内在要求愈来愈迫切(与a项相通),而代偿聚焦的外在效果却愈来愈尖锐(与b项相通),从而令代偿进程的实现概率倾向于逐步递减。【因此,越后衍的物种,如人类者,其代偿花招越繁,意志及欲求也越强,然而他们多向思维的逻辑分化和多种愿望的志向分化,又使任一思想成果或意志追求的覆盖面日趋狭隘,并使其得以落实的几率日趋下降。】

    这个代偿虚化和代偿弱化的趋势,给代偿实现形态或代偿运动方式以如下规定: a.愈原始的代偿属性,其代偿效力愈强,且对后衍代偿运动具有潜在性的决定作用;【譬如,理性活动弱于知性情感反应(故有康德斯言:“理智不过是激情的奴仆而已”),而情绪反应又弱于更原始的生理需求(弗洛伊德“性决定论”的合理之处就在于此)。】b.愈后衍的代偿属性,其代偿效力愈弱,且对前体代偿形态具有遮蔽化的抑制作用;【譬如,理智通常成为情绪的克制要素,而高尚的情感其实大多不过是卑下的生理需要的变态焕发和实现媒介罢了。】 c.由此导致,代偿运动方式也呈现出逐层递弱的倾向(与a项相通),而且,相反地,代偿形态本身却恰恰使这种代偿效应的递弱倾向遭到掩盖(与b项相通)。

    42.“人性”就是“物性”自身绽放出来的娇艳而柔弱的花朵。‖ 使一切存在物均得求存且须调动出愈来愈多的物之属性方能求存的那个物自性或存在性不变。

    43.如果一定要人为地(即从“感知”角度上)分割“质态”,则勉强可以说“质”大约主要表达了存在度的规定,“态”大约主要表达了代偿度的规定,而代偿度就是存在度的实现,故任何分割终究不能成立。

    在原子层内部,存在着物质微观质态的结构强度自下而上渐次减弱的现象。进一步往后看,这种结构耦联力度倾向减弱的趋势从此一路发展下去,即:

    原子结构(内构力度逐层渐减)→

    分子结构(入水电离、辐射解构等)→

    单细胞结构(自然生存条件下的极低成活率)→

    多细胞有机体(机体结构的脆弱性大于细胞结构)→

    社会结构(动荡不止且永无宁日)

    其间,结构形成的能量分布也呈流失趋势,即从内含能量的释放递减状态渐次发展为外摄能量的消耗递增状态。

    44.“本质 ”在不同层级的表象中幻化为某一现象系统的内核,并不表明它是外在分立的,而恰恰表明或体现着主体自身存在性的“度”的移位,以及由此引发的主体内“质”的变动和感应外“态”的相应递变。

    45.可见,由独立自在的物理原子态跃迁为复杂多态的化学化合态,有一个最起码的前提,那就是基质自身规定上的不圆满性。这一法则,有惰性元素为其提供反证,所谓“惰性”是指外壳层电子数达到了相对满足值,所以该壳层被关闭,从而暂时杜绝了一切化学活性,亦即暂时杜绝了通过代偿使自身跃迁到更难自圆和更难稳定的那些层次上去的远大前程。

    46.代偿的效价,也就是那个丢失越多,回补越大的“等价原理”或“代偿效应”,这个相关效应将在生物演进与社会发展的代偿过程中充分显现,因为只有在十分弱化的层位上,代偿现象才能够相应扩展为一个清晰可辨的互动过程。然而,无论如何不要忘记,代偿的“效果”有虚假的一面,或者说终将是一个积极的虚无,它的“补偿”从来没有充实到存在效价或存在度那样深在的位点上,只不过徒然使自然事体的存在质态被逐渐镂空。

    47.一种坚持自身存在的内在要求就为生命设计了两个必不可少的代偿机制:一乃遗传,二乃变异。前者使生命的存在具有了某种自为的稳定性,它要求保持遗传的增殖行为,在能力上必须大于或等于生命弱质变数与环境波动变数之和的最大阈值(可以视为是“存在阈”的一次硬性而生动的亮相),因而导致任一生物物种的自我拷贝能力一般总是远远超过延续自身简单存在的需要,社会之魔的潘多拉瓶子由此被打开了;后者使生命的存在展开为一个新层次上的进化历程,它几乎形象地变态重演了自然存在的分化递弱发展序列,直到作为物质最终代偿形态的人类出来,拿着没有物态质量的思维——也就是“存在的虚无”,去迎合那个原始的“存在的存在”。

    48.自为者,不能“无为而在”之叹也;所谓“无为而治”,须有无需治理即成稳然存序之格局的自然前提;至于老子“无为而无不为”的“守静”之道,则早已是失之久远的“自在”型天理了。‖ 立不住的陀螺必须高速旋转起来才能实现其自立

    49.返回自然哲学,即把人归还给自然,是人与自然双双获致澄明的唯一出路。虽然,这样一来,“人”像是“物”,然而人诚然就是一种物,甚至诚然就是全体物的展望和先行物的归宿。

    50. ▲ 每一致弱步骤均使条件量递增,每一递增步骤均使依存者更残。这个条件的递增过程就是物系的分化演动,亦即物存形态的丰润化过程和物存本性的残弱化过程。足见某一条件本身就是某一具体的存在者,在自身为自存,在他物为条件,条件因此与存在物无可区分。这种互为条件的依存关系即形成“系统”或“结构”,而不可逆转的弱化过程及其条件递增过程就造成“系统化”或“结构化”倾向致密的进程,直至生命“织体”得以组成,直至社会“织体”日趋繁复。 ——是为条件量之递增趋势。显而易见,依赖条件愈多的存在者,其自身之存在效价或存在度愈弱,因为任何一个条件发生变易都可能导致自存的根据或基础崩坍,这是条件量递增的分化代偿效应对演化递弱效应的反证。

    2020年2月18日20:37:42

    51.“在”才退为背景,成为抽象。 ‖ 至于人,则已弱化到所需感应的条件如此之多,仅凭感觉和本能反应不足以迎合诸多自存之条件,反而造成感性的迷乱,这才有了大脑皮层和思维逻辑得以发生的代偿基础,由此导致感、知、应的分段整合及分裂状态,也由此导致人们对“知性”本身的茫然无知。——是为感应性之放大趋势。 ‖ 可见,人类的“感知能力”本质上不过是物质“感应作用”的自然延展或代偿性扩容。

    52.人道之“自私”是天道之“自弱”的物性表达,人道之“无私”是天道之“自残”的物性表达。就“存在之道”而言,人与物的本性全然出自同一规定。所以,朱熹将物的“所以然之故”与人的“所当然之则”同归于主宰着“天下之物”的“太极”(见《大学或问》及《语类》),虽属粗浅的猜测,却见其直觉之深刻。 ‖ 既然感应性的发展是为了追逐自存的条件,则当某类存在者业已迷失于过度繁多的依赖条件或条件载体之中时,相应程度的能动性就会代偿性地发生,借以改变被动的遭遇条件为主动的追寻条件,从而力求提高或恢复迎合自身存在条件的几率。 ‖ 【 生物的自由度必与生物的生存度成反比。】

    53.物的自为质态表达为物的感应状态和物的能动状态之增势,即表达为对自存条件愈来愈迫切的依赖和占有,而互为条件的依存关系和互为对象的感应机制是任何结构化状态必然发生的基础。 ‖ “存在”表现为结构存在,“物性”表现为物性相关。【 生物的生存度与生物的社会度呈反比相关 。】

    54.所谓“失位”,是指从“存在是一”的分化演历中脱失而又不得不寻求回归和整合的那样一种状态;所谓“失稳”,是指从“存在是一”的分化演历中游离而又不得不寻求还原和依附的那样一种状态;二者其实是同一状态的不同观照角度。由此亦可看出,在不得不因衰变而演化的自然进程中,一切顺向发展的动势,其实都不过是为了达成逆向归原的内在目标而不可得的一种尴尬,亦即一切代偿举措都不过是为了回溯高存在度的原状而不可得的一场徒劳,因此,可以说,代偿的激进正表达着保守的内质,这就是“激进(变革)”与“保守(守旧)”二者各自具有的价值和悲剧之根本所在。时空是物质失稳和失位的质态表达,或者说是物质以失稳和失位质态实现衍存的方式。——是为时空维度之舒展趋势。

    55.【 存在效价必然流失 】存在在总体上就表达为一系列存在的趋势或衍存律:条件量的递增使依存基础易于坍塌;A.(衍存条件递增律)B. 感应性的放大使共存关系易生错乱;(衍存感应泛化律)C. 能动性的扩张使存在者发生迷失的概率增大;(衍存动势自主律)D. 结构化的繁复使系统的稳定性难以保持;(衍存结构自繁律)总而言之,物的时空演化或时空化的物性演运不免造成衍存物或衍存态势在时空分布上的萎缩格局。(衍存质量递减律和衍存时度递减律)

    生物存在作为对理化存在的代偿使之走向物质实存的至弱一级;智质存在作为对体质存在的代偿使之走向属性虚存的至弱一级;社会存在作为对生物存在的代偿使之走向系统结构的至弱一级;这些临末代偿的极端表达终于都体现在人类文明的存在形态之中,于是,文明的浪潮愈逼愈急,人类的生存日渐紧张。这种紧张可以被扼要地划分为:经济与资源范畴的紧张或物欲张力上升;(与衍存条件递增律相对应)文化与信息范畴的紧张或知性张力上升;(与衍存感应泛化律相对应)行为与信仰范畴的紧张或自由张力上升;(与衍存动势自主律相对应)政治与制度范畴的紧张或社会张力上升;(与衍存结构自繁律相对应)环境与人口范畴的紧张或生态张力上升;(与衍存时空递减律相对应)【“人类”这种自然衍存物的生存紧张与存在自为化的程度成正比。】

    56.▲荒谬的存在之局:自然界之所以要为至弱存在者代偿性地缔造出足以导向文明化的体智质态,乃是为了让它在极端失稳的失位境遇中自为地延续自身的存在,而不是为了让它更敏捷地奔向失存,因为自为存在正代表着自然存在本身;然而唯因如此,自为的存在者才必须更投入地体现危在,因为它无休止地继续让自身的存在效价趋于流失同样是自然存在本身实现存在的必然;所以,人类出于某种无可奈何的内外压力而不得不将自己的浑身解数都调动出来以寻求更快的发展,恰恰是递弱代偿法则运行到理性阶段的又一个通例和证明——一个对自然存在性和自然统一性的最后也是最辉煌的证明。 ‖ 故此,人类的求稳意识和保守行为同样是合乎天理的自然秉性,就像人类的求变心理和激进行为是合乎天理的自然秉性一样。进一步说,东方哲思的保守素质源于前者;西方哲思的躁动素质源于后者。而且,愈原始的存态愈偏于保守,愈发展的存态愈偏于躁动。

    57.自然的意志——或者换成较易为本书读者接受的说法即“存在在自失中衍存的存在性”——使物性升华为人性,而物的质态一旦进化为人的性状,自然的存在就自失为(或“跃迁”为、“显现”为)形而上学的“存在”。人类“存在性”的失稳或失位是人类一切问题的唯一源泉。 ‖ 这就是一切人文现象的自然根据,也是一切哲学论题的生发基础。

    设若有一磐石居然弱化到这般田地,它的体表必须布满神经末梢和种种感受器,以便敏锐地将任何细小的不利刺激转化为“痛苦”的感觉而逃避之;必须赋有精致的生理构造和运动机能,以便不失时机地将任何微薄的生存条件转化为“欣快”的欲望一概捕获到手;甚至必须具备逻辑思维能力和选择判断能力,否则便会在苍茫天地之间找不到自己安身立命的位置;则这块石头也一定得去追问存在,纵然这种追问不免造成愈问愈疑的无穷困惑也罢——这块软化或弱化了的石头就是“人”。

    58.存在的质态终不能重演,但导致质态演化的机制总在重演。

    59.倘若无能探究“我在”的渊源、性质和规定,又如何能够澄清“我思”的本来面目呢?——这使得一切认识论哲学(即“精神哲学”)终于堕入远比本体论哲学(即“自然哲学”)更黑暗的深渊。看来,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让“本体论”(存在论)与“认识论”(精神论)共有一个起点、一系规定、一脉动势,并最终达成“追求存在”这样一种结果,亦即让“认识论”问题与“本体论”问题还原为一个问题、阐释为一种答案。

    60.存在性使物质的规定性与逻辑的规定性同一,使作为物的规定性与作为人的规定性同一,从而足以成就符合逻辑的自然哲学、符合自然的精神哲学以及既符合自然弱演又符合精神舒展的社会哲学之统一。

    2020年2月19日10:04:28

    卷二 精神哲学论(P97)

    61. 你只要不是“无”,你就不能无条件、无规定地接受外来的影响。若然,则你所说的“存在”究竟是“你的存在”还是“存在的存在”,立刻成了一个令人茫然的问题。 ‖ 换言之,与其说“形而上学”是一种学问,毋宁说“形而上”是一种存在方式或存在质态。 ‖ 故,精神哲学的第一质疑或形而上学前的潜在疑问应该是:作为形而上质态的存在者何以必须通过指谓存在来实现存在?

    62.A.“指谓存在”纯属客观的产物和过程,因为指谓者或感知者正是作为追随存在的存在者才必须通过有所指谓或有所感知以实现自存; B.“指谓存在”纯属主观的产物和过程,因为指谓者或感知者正是出于自身质态的规定性才必须通过指谓性状或感知禀赋以响应他存; C.由此形成这样一种佯谬:借以指谓存在的“精神本体”及其“感知内涵”既是纯粹客观的又是纯粹主观的。 ‖ “被感知的存在”其实正是“感知性存在”的前体派生者,即认知主体与其对象的关系首先是一个纵向规定的关系或一脉衍存的关系,其次才可以涉及它们之间的横向规定关系或二元并存关系。

    63.

    64.▲不知“感知”之规定性,则不知“存在”为何物;反过来看,由于感知主体本身也是一种存在物,因而,如果不知“存在”为何物,则对“感知”的规定性又无从谈起。 ‖ 严格说来,包括自然科学在内的人类所有知识,都只具有求实的涵义,而不具有求真的涵义。

    65.人类用这种变换了物态的感官和感觉照样有效地建立了自己生存所需的识辨系统,而且对于所有的动物来说,只有这种扭曲了真实的感觉才能最经济、最和谐地维系生命微弱的存在,谁又能指责这种不为发现“真理”而设置的感性武断认识方式是生命存在的一种错误呢? ‖ 马赫在其《感觉的分析》一书中谈到,“思维经济原则”不仅体现在理性推导的简约化和精练化方面,而且首先体现在对感觉过程和感觉整合的无意识认真上,这是独具慧眼的见解。依我看来,其更深刻的意义在于,这种源自人性或动物性深处的盲目和无知正是一种必要的生存保护机制。试想一下,如果人类经常处在不能确定自身天赋的识辨系统是否可靠的迟疑状态中,将会是一种怎样糟糕的局面!

    66.人类的求存代偿进度正在跨入一个愈来愈精神化的崭新而虚妄的境界。 ‖ 归纳法是如此糟糕的武断求知之法:它要么导致误知,要么导致无知。然而你却不能因此就说,以前的误知还不如今天的无知,因为终究得靠武断的误知才使知者有知。 ‖ 倘若非科学是不证即伪的学识,而科学又是凡证皆伪的学识,那么,包括归纳法和演绎法在内的一切人类思想成果,其可靠性或有效性的基点又在哪里呢?

    67.恰恰是武断才成全了“知”。(能所)

    68. “知”并不与“真知”相干,而与“真存”相干。 ‖ 哲人(或一切创新者)严格说来都不是正常人,或者说是正常人从武断的常态(即“现实存态”或“此在态”)趋向于失武断的非常态(即“递弱存态”或“跃迁态”)的先行者。

    69.▲倘若认识之路果然基于武断,则“真理”之达成就不可能仅与“认识”相关,而应该更与某种制约着“武断”本身的因素相关。 ‖ 换言之,使武断得以武断的前提正在于知者自身的存在本质。 ‖ 质言之,知者只能获知与自身之存在程度相关的要素;而且只能以与自身之代偿程度相关的方式求取其知。前者显示知者之被规定的在规定了知的范围或“所知”;后者显示知者之被规定的在规定了知的方式或“能知”。 ‖ 一言以蔽之,“所知”与“能知”盖出于知者的存在规定性或曰存在性的度的规定之制约。即“非知”对“知”的制约,“非逻辑”对“逻辑”的制约,亦即“存在动势”对“精神演化”的制约,尽管这个制约要素并不直接呈现于逻辑之中。(有哥德尔第二定理为证)也就是说,“知”不论把自身呈现为“所知”抑或“能知”,都未曾真正显示出知的规定性或知性的本原。因此,前章之所述,不是说我们一无所知,而是说我们对“知”本身尚一无所知。苏格拉底曾经自谦地宣称:“我知道我一无所知”,大抵就是在这个意义上提醒人们应该小心对知的无知。

    【哥德尔第二定理】任意一个包含算术系统的形式系统自身不能证明它本身的无矛盾性。

    70. ▲之所以说知性取决于存在性,乃是由于表达为“能知”的知性其实表达着“能在”的在性——即能知的存在者在多大的程度上能在。 ‖ “知的程度”(“感应度”或“感知度”)与“在的程度”(“存在度”或“生存度”)呈反比相关。 ‖ 所知受能知之规定,而能知受能在之规定。或者反过来说也一样:所知的程度表达着能知的程度,能知的程度表达着存在的程度,如此而已。 ‖ 不过,“存在决定意识”仍不失为是一句最富于哲学灼见的至理名言,因为在马克思的上述语意中业已暗含着这样的底蕴,即意识之状态首先受制于意识主体的存在状态或反应素质,而不与意识的二元对立格局或反映状态相关,换言之,不是作为“对象”的存在决定着意识,而是作为“主体”的存在决定着意识,说到底,意识的二元格局和反映状态不过是意识载体自身的存在状态的产物而已。问题在于:怎样才能对其作出哲学性的系统证明?

    2020年2月20日11:57:43

    71.凡有限的存在必属衍动性存在,任何有限的存在形式或存在形态一律不可能作为存在的元质或绝对的存在而存在。 ‖ “发展”只能沿着从“原始前体物态”向“后衍进化产物”的不可逆方向“向后发展”。 ‖ 依据递弱代偿原理,任何具体存在者的存在效价或存在度都将不免趋向衰减,从而要求必须有相应程度的属性代偿以维系存续,这个代偿过程即造成物存形态的变迁,并将存在效价不足的本性缺憾逐级放大,由于这一进程不可逆转地长此推演,终于导致属性代偿的形态发展到十分复杂的程度,是为精神存在的渊源。

    72.具体地说,“精神存在”或“感知能力”的自然发育历经了如下的渐进过程:

    感应(理化阶段)→

    感性(原始低等生物阶段)→

    知性(脊椎动物阶段)→

    理性(人类文明符号化以后)

    且在任一后项之中都无例外的包含着各前项,并以全部前项作为自身的基础和支配项。

    感性过程之所以能够建立起来,端赖于“感者”必须首先具备自身先验的电荷“感性”或“能知”,于是归根结蒂其“所知”也就只能限于自身之感应(属)性规定的范畴,却又不能自明这种天限的缘由和边际。

    73.【感应属性】就是指原始物质从存在度最高的无条件自在态滑落到存在度递减的有条件依存态的代偿性物理存在方式。

    74.物存感应性并不是一个静态的属性存在,而是一个动态的演化过程,如果对这种有所变迁的自然属性同样给出可以定量的表述的话,则任一存在者的“感应度”必与其“存在度”成反比。 ‖ 至自诩为“万物之精魂”的人类发育出赋有大脑新皮层和逻辑思维能力的智质,从而完成了“感”、“知”、“应”的彻底裂变;此乃感应性演动分化的结果。

    75.【感应性】是一切有条件的存在者对自身存在条件加以“确认”(是为“感”)从而加以“占有”(是为“应”)的必备属性。 ‖ 处在某一存在度层级上的存在者必然采取相应的存在形态以及相应的感应方式。 ‖ 自然界中一切形式的感应性能都不外乎是与感应者自身的存在态势(即“存在度”)相匹配的存在规定性(即“存在性”)之产物,此乃物质感应现象的自然共性或自然统一性之所在。

    76.从这个统一的共性出发,一切感应者的感应性必有如下三点基本规定:

    【相对存在的感应原理】自身规定性~存在度定位;感应质态~感应性状。

    【感应作用的模拟原理】对象与对象载体(即客体)之间就可能存在着某种不为感者所觉察的差别。

    【感应代偿的增益原理】感应属性无非是感应载体的一种代偿属性。

    77.【相对存在的感应原理】(唯物主义)任何物质在发生感应或感知动作之前,必有一个实体性的感应位点或感觉器官事先存在,并由此位点或器官的构造决定其感应或感觉的方式和样态。 ‖ 任何形式的感应或感知,首先受制于主体自身的质态规定或性状规定,其次才受制于对象彼方的物态规定或物性规定。

    78.▲【感应作用的模拟原理】(唯心主义)任何感应者都必须在自身主观存在的基础上来建立自身特定的感应形态或感应模式。“唯”其“心”之不同而令世界异化,这正是唯心主义的深刻之处。 ‖ 所谓“对象”历来就不成其为一个完整的存在物,而是被其依存者按照自己特有的感应方式予以抽象和虚拟(即“属性耦合”)的原物变态,唯因有了这个主观虚拟的中介,各个支离破碎的分化残体(指任何层级的主体与客体)才得以结构化为一个统一的存在系统。 ‖ 这两个世界的虚实形态既密切相关又大不相同。 (屎虼蜋:天堂有粪球吗?)

    79.【感应代偿的增益原理】(唯心的性质恰恰要建立在其唯物性质的基础之上)让知者还原为在者,或者说,让“我在”还原为“本在”,亦即让主体自身借以复归于(耦合于)客体系统中。

    感应所得的稳定度大于感性所得(譬如借电磁感应达成的原子结构当然比任何生物结构或生物属性结构稳定得多)

    感性所得的稳定度又大于知性所得(譬如视觉或听觉等感官感觉表象的稳定程度与本能或动机所主导的知觉表象的游移不定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

    知性所得的稳定度更大于理性所得(譬如由动物求食本能所规定的求食知识及其求食行为变异一定不会比人类关于食物营养学的学术理论翻新来得频繁)

    上述之种种均表明:感应属性的代偿增益进程既表达着感应载体或感知载体的衍存递弱法则,也表达着感应效益或感知效应的代偿衰减趋势。

    【波普尔悬念】世间的一切感应效果和感知成果,包括人类的所有非科学文化和科学知识在内,非但历来不能达成“真知”,而且越来越不能达成“真知”,即是说,属性耦合形态的感应增益放大进程具有越来越背离元在的倾向,尽管它的“求实效应”、也就是它的“代偿有效性”始终都会维持在那条标志为存在阈的常量平行线上也罢。

    80.精神的本质不在于精神与物质是否在横向观照上对立,而在于精神与物质如何在纵向衍存上统一。‖一切主观意识及其感知程序本身都是客观存在及其自然演运的产物;而一切感知形态及其逻辑函项都是预先被规定下来了的主观存在及其精神演运的产物。

    2020年2月21日12:51:33

    81.【物的最小作用原理】【简约原则】物的一切“作用”其实首先在于保持物的存在及存续,而物的一切“属性”即是物的一切“作用”的相应基础。‖ 从哲学角度上看,它的核心不外乎是将一切可有可无的属性、作用和消耗压缩到最有利于存在——亦即最接近于高存在度的单纯圆满——的原始简约状态;它的本质其实就是为了把存在效价的必趋衰落减小到最低限度,或者,把代偿效价的相应递补发挥到最高限度。‖ 感应过程以及感知过程才表现为那种有所取舍和有所变塑的主观形态,即是说,感应作用的主观认知性正是感应者之客观存在性的表达和实现。

    82.代偿终不能免于失代偿的无功效结局。‖ 于是,如何把这些负担减缩到刚好满足于负担者建立起自己最简捷的“识辨定位系统”,就成为自然界雕塑自身存在质态的鬼斧神工之所在。‖ 人类在总体上的“感知程度”一定与他的“存在程度”(或“生存形势”)相匹配。‖ 失真的感应或感知非但不会使感应者或感知者失实,反而是其求实的首要基础和唯一途径——即,首先凭借简约原则来维护自身作为存在者的弱化存态,即求取自存(是为“首要基础”);其次才谈得上通过感应或感知来维系自身作为分化者的艰难依存,即有赖他在(是为“唯一途径”)。‖ 质言之,具有感应属性的物和具有感知属性的人原本都是被规定在统一的衍存位相上的盲存者。

    83.盲目的存在本身深在地主导着貌似澄明的感应过程,而澄明的感应或感知反而对此一无察觉或尽可以一无察觉。人类的知性进化以感性退化为代价。【位相】系指物的存在性(存在度、代偿度与存在阈三者之间的内部构成)先于物的感应寻位方式而在,亦即物的失位本身就是一种确切的定位或框定的位格——框定在某一确切的存在度和相应的代偿度的衍运位置上,并呈现为特定的物类形态和求存方式。【位格】是实现在存在度上的具体的位相。(必须明白,难得糊涂。)

    84.之所以不能达成客观本真正是由于它自身的客观本真所致。‖ 最真实地反映了感知者自身的客观位相和依存条件。‖ “观照态世界体系”(相对于“感应”或“认识”而言)和“观念态世界体系”(相对于“感知”或“认知”而言)一定与客观上的(即“非感认”意义上的)“自然态世界体系”达到最融洽的和谐。‖ 【感应者在主观认知上的“唯心”状态恰恰导源于它作为感应物在客观存在上的“唯物”性质。】

    85. [现象] 世界体系 是在它之中正体现着纯主观的认知表象怎样被纯客观的衍存序列所规定。‖ 当主体的感应性将客体的对象性实现为某种非客观的可感知要素时,贯穿在感应属性中的最小作用原理实际上已使本原意义上的“客体”悄然隐退,而使简约化了的“对象”冒充顶替上来。然而,正是这种经过主观省略和改塑的“对象”成为主体与客体之间最有效的联络中介,也就是说,认知的虚拟化或对象化过程是达成认知的唯一方式。

    86. [条件] 当某物弱化到所需依赖的条件更趋繁复,以至于单凭简约化的“感性”已不能在可感属性与不可感条件之间作出适当的反应之时,“知性”乃至“理性”的代偿即成必然。这是自然界在进行性结构分化的过程中解决分化物依存关系的唯一平衡手段。

    87. [主体与客体] 宇宙演运的结构化过程正是能量上的熵增定律在质量上的物态体现,即自然结构的演化进程表现为结构内能倾向衰减的趋势,且恰好自生命结构开始衰减为负值耗能的代谢状态,从此该项负值随着生物物种和社会结构的同步进化而日渐加剧,由以达成“热寂倾向”与“递弱存续”的自然统一。即是说,无机结构和生物结构的能量演化关系并不是两个方向相反的动势,而是同一动向的严格承继和一脉顺延。‖ 整个自然物的分化度或结构度与整个自然界的感应度或感知度相一致;而任一存在物的分化度或结构度与该存在者的感应度或感知度相一致。此乃“主体的客体性”与“客体的主体性”的统一关系或演化机制之所在。‖ 造成后位感应者的感应效能可以覆盖前位存在者,而前位感应者的感应效能却不能对等地覆盖后位存在者。

    88. [现象与本质] 现象与对象之间的“错动”状态,实质上表达着不可换位的主客体之间各自存在度的差异和各自存变速率的差异,以及由此造成的二元耦合关系的错动。这才是“本质”的渊源或“本质的本质”。‖ 对象一旦被分割为“现象”与“本质”,则表明感知属性本身已经分化出一系列感知层次或感知结构,因为如果要对现象与对象之间的错动给以任何进一步的整理,都不得不在感知内部的不同层次之间进行,须知只有凭借“现象”——后来的“本质”其实不过是它的演进转化形态或感知层次进位——才能实现主体与客体的基本联系。

    89. [感知及感知结构] 感性层级——如原始单细胞或机体低分化细胞的物质交换和代谢,以及从具有神经网的辐射动物开始、直至具有外向型感受器和高级神经中枢的人类等一切多细胞后生动物的所有感觉经验活动。

    知性层级——如脊椎动物(仅作为代表而不是作为限定范围)之识辨选择行为的全过程,包括应激本能、行为逻辑、后天学习以及造用工具等等。

    理性层级——如人类超感官、超时空的抽象思维逻辑运动。

    【感应】扬弃客体而抽象对象。

    90. [感性与直观] “感性”及其“直观表象”只不过是感知属性演化过程的一个前存阶段,它因其“前”而逼近于真,也因其“前”而靠近于稳,虽然它同样因其“前”而不免要被后位代偿作为“无序的乱源”而予以重整。

    2020年2月22日12:58:39

    91. [知性与判断] 所谓“判断”,是指对“感”来的诸“多”对象或表象系统加以判别和决断,以便于“应”有所“应”,倘若“感”来的对象原本就是未分化的“一”体囫囵,则判断自然没有了可供“判别求断”的前提。‖ 人类总想独占知性的体面和优越,却不知知性正是人类的一种动物源性禀赋。 ‖ 其实,对“直觉”的体验和怀旧,正表达出从更易发生错乱的理性层次上反观知性层次的鲜明性所引发的某种不自觉的感应失落,但这并不表示直觉可以成为“心灵的最高满足”,而恰恰是自然感应属性(至此已可以称为“心灵”)愈来愈不能满足的标志。

    92.[理性与思维]随着自然分化物的存在效价逐步递减,亦即随着残弱物体的条件依存程度渐次递增,物的感应属性势必依循如下趋势而相应发生代偿性的扩张:理化感应→感性直观→知性判断→思维推理。 ‖ (神学 → 哲学 → 科学)。 ‖ 在这个层次性结构中,下位层级必然受到其上位层级的压抑与削弱,此乃简约原理的规定。 ‖ 所以,在“精神存在”中,处于最前列的“理化感应”已无丝毫踪迹可觅,而处于最后列的“思维推理”就凸显为华丽的理性浮雕——结果,“精神”被掩蔽成“纯理性”的东西。 ‖ 从存在到精神。

    93.[推理与合理]“理”的本身就是主体与客体原本属于一个体系并使之实现为一个体系的感应代偿产物。 ‖ 世界的“合理性”导源于“理”的“合物性”,或者说,导源于它们总体上的“合存在性”。 ‖ 所谓“物性”,就是物的客观“存在性”;所谓“理性”,就是“存在性”的属性表达和主观体现。基于此,则“理性”同样是一个含有自身之代偿效价、故而决不能稳定守恒的东西。所以,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即呈现为“推理产物”的东西,譬如“学说”或“真理”之类),都是短命的东西(或曰“暂时代偿成就了存在阈的满足”),而且势必愈来愈短命(亦即“随着存在度的加速度衰减而失代偿或要求新的代偿”),这实在令“真理”难堪,却恰恰是“真理之所以成为真理”的“真理”。

    94.[逻辑]逻辑既是自然感应属性的代偿增益产物,又直接就是感应属性的代偿实现本身。 ‖ 不过,逻辑也因此被注定为从“非思”到“思”的全过程,或者说被注定为从“非思”到“思”的统一规定。这个过程性的规定就是虚拟感应属性的增益代偿原理——即在“最小作用”的代偿度限制下对依存条件或对象加以变态感应或感知的基本方式。

    95.▲【逻辑序列】是一个从局限的、僵化的低级感应状态向开阔的、可塑的高级感知状态渐进的过程和结构。这个过程既与宇宙从非时空存态向时空多维化存态的演进过程相吻合,也与物质从强稳存态向失稳存态的嬗变过程相吻合,更与自然从无结构存态向结构化存态的发展过程相吻合。‖ 所谓“逻辑学”就是把这个自然架构对象化地投射出来而已。【强质弱能 弱质强能】

    形象地看,在logos上具有“强质”(指“大质量、长时度、强稳态”)的存在者,在logic上必然具有对应的“弱能”(指“低感性、弱应激、被动态”);反之,在logos上具有“弱质”(指“小质量、短时度、失稳态”)的存在者,在logic上必然具有对应的“强能”(指“高知性、强应激、主动态”)。

    于是,在整个宇宙中占据着最大质量、最长时度和最稳定存态的理化粒子及分子,却显示出最微弱的相互作用力或感应力;反之,在整个宇宙中占据着最小质量、最短时度和最失稳存态的灵长之王人类,却显示出最强大的精神能力或感知力。

    96.[形式逻辑]其实,所谓的“形式逻辑”就是停留在直观层次或直觉层次上的“知”,它以自身的感性属性去迎合对象的可感属性,从而实现了“知”的质态——也就是说,它不必对物质固定属性的直接耦合本身进行再处理,从而实现了“知”的静态完成。故此,它远比后来以它为对象或以它为基础表象的理性属性或理性逻辑要稳定得多,这种情形首先要求它的载体必须具有较强大的生存力度,即具有较为简单而稳定的生存方式。仍以蚊子为例:它那不理智的、本能的“行为逻辑”,正与它简单的生存依赖条件、强大的生殖繁衍能力相吻合,即它的“低感知度”正与它的“高存在度”相吻合。‖ 可见,“形式逻辑”的静态表观正体现着“知性载体”的相对稳定存态。至于亚里士多德对词项、命题和三段论的探讨,其间虽然始终贯穿着“定知”的规范,但这推论本身当然早已属于理性对知性的反思了。须知处于主、客体之间属性耦合的“知性”是不可能以“知的素材”以及“知性本身”为对象的,正如黑格尔所说,精神本体的“自我意识”是理性逻辑的开端。

    97.[辩证逻辑]

    98.[理想逻辑] 有史为证:在人类还没有文字以前,辩证法就已经通行于世了,所以,中国人历来把老子的辩证思想称为“黄老之学”,即从东方的第一个文明先祖“黄帝”开始,所使用的基本思想方法就是辩证逻辑。再看,中国最早的一部经书《易》,里面充斥着阴阳辩证的所有花样,那是后人对原始部落惯用的占卜巫术所作的文字化整理,其中的基本符号“爻”,实际上就是原始人用折断的树枝或吃剩的残骨(尔后改用蓍草之棱茎),摆出来代替文字的卜筮图形。‖ e.既然理性化的“logic”就是自然化的“logos”的终极结晶,则所谓的“真理”就是等价代偿原理或等价代偿产物,由此决定了理想逻辑必将以“穷尽其知”作为“穷尽其存”的运动归宿。

    99.[理想逻辑之定律] 【简一律】凡属真正理性化的思想系统,它一般都会运行在一条基本原理上,也就是说,你可以最终把它归结为一个极简约的概念序列,而且愈高深者就一定愈简约。倒是那些没有达到理想层面的粗浅想法,反见其头绪多端,含混芜杂。‖在整理知觉表象系统时,思维运动必须将业已无法简单“排中”的繁复系统分解为若干组成单元,并参照整个系统就各单元的存在状态予以定性、定量或定位,是谓【排序律】。在整理感知系统各层级上的诸类抽象要素时,思维运动必定要设法消除其间的种种混乱、迷失和关联障碍,并按照简一律所规定的“一系化”(即“一理化”)原则将表面上互不相容甚或相互矛盾的诸端梳理成一个统一和谐的系统,是谓【消矛盾律】。在整理感知表象结构的互动关系时,思维运动势必倾向于追索各个相依单元的存在因和联动因,并通过对其内在关系的推求于不同深度(即“程度”)上达至“元一”(即“简一”)的境界,是谓【追本溯源律】。

    100.▲[理想逻辑之质态]

    “感”是存在物之间依存属性(或可感属性)的耦合

    “知”是不可换位的依存主体对感应属性(或直观表象)的定位整合

    “理”就是至弱存在者对泛化感应属性(或非直观表象)的失位性梳理

    “想”当然就是指上述那个“理”化过程的主观动势

    =========

    “感”既然是主、客体之间依存属性的耦合,则它必然失去了“单纯客体之真”

    “知”既然是对感之所得的局限整顿,则它不免进一步丢失“普遍对象之真”

    “理”既然是对多点之知的有序梳理,则它更得依据自身存在之需要重塑“感来之知”及“知中之感”

    =========

    可见,所谓“绝对真理”要么从来不存在,要么就只存在于尚无任何感应属性得以发生的奇点前幽在状态之中,而实际上,这正是既无“真”可言又无“理”可言的前宇宙衍存状态。于是,一切所谓的“相对真理”,因此绝不可能呈现出逐渐趋近于“绝对真理”的运动态势,恰恰相反,它注定只能愈来愈背离“绝对真理”,即呈现出如下态势:如果把“物演认识运动”或“自然感应代偿”视为一条“相对真理”的长河,则这条长河的流向只能逐渐趋远于“绝对真理”的源头或起点,直至达到“绝对失真”亦即“彻底失存”的临界点为止。

    华严宗: 理无碍 事无碍 理事无碍 事事无碍

    2020年2月24日23:26:02

    101.[理想逻辑之向度]实际上,如果将人类的类体质进化也放在自然物态或物种演运的同一尺度上看待,则人类工具化体质延伸的每一步变迁都不啻是物种变异的更快捷的继续(或存在度更低的代偿衍存方式)而已。也难怪弗洛姆要愤恨地说:人是“死的”(nekrophil),他们越来越敌视生命,却崇拜无生命的机器。

    102.[理想逻辑之函量]愈原始的属性,愈具有普遍性和统领性的优势,由以成为对后衍属性的梳理工具,这就是几何学与数学的学术本质,也就是几何学与数学在人类思想史上越来越显示出深刻性和有效性的终极原因。

    103.[理想逻辑之归宿]“理”的真度或“真理”的准则,即,“理”是否为“真”,取决于它是否完成了“在”的代偿量度,或者说,是否达到了存在阈的代偿基准——至此,“真理”有了永恒的标准,这“标准”就是那条被存在阈所限定且必须及格的代偿等位线,而达到这条等位线的量度规定无非是为了实现存在或继续实现存在。所谓“truth”原是这样一种东西:它

    承载于“理”(即运行在“逻辑序列”上)→

    抽象于“性”(即落实在“物质属性”上)→

    了然于“心”(即澄明在“精神虚存”中)

    ——俨然是中国思想史上“理(学)→性(学)→心(学)”之思路的自然背景。仅在这一点上或这一系上着眼,“真”与“理”才有了可以相提并论的基础,但它却既不是“唯物”的“反映之真”,也不是“唯心”的“反思之理”,而是“从物到心纵向演化”的“在之代偿”。

    【观念中的万物是人的存在状态的尺度】

    104.既然感应属性是物质存在效价(或“自在效价”)逐渐趋于丧失的代偿方式,则“意志”自然就要表达为“竭力保持存在”或“竭力追求存在”的自为内能。而且,一旦有了这样的“定性”,关于“意志定量”的问题也就相应得到了解决:即存在度愈为低下的存在者,其意志力一定显得愈为强烈。也就是说,出于“感应同源”的规定,“理智”与“意志”的量效发展过程必然呈现为同步增益的状态,宛如对身外事物的“知识”(“感”的形态或“理智”形态)是由于身内存在度的流失那样,对身外事物的“执著”(“应”的形态或“意志”形态)是由于身内存在度的倾空使然。

    105.实际上,“感”与“应”不仅是同源的,而且是同构的。‖ 与“感知序列”的演进过程相类似,这个“意志序列”的演进过程同样表达着——(a)进行性扩张的(所以生物的感情发展会越来越充沛,以至于从主宰情愫发生的丘脑投射系统到实现情愫表达的面部表情肌都要数人类最复杂)、(b)下位层次决定上位层次的(所以潜意识的或情绪性的心理层面常在某种程度上左右着甚至主宰着人的理性思维)、(c)上位层次抑制下位层次的(所以清明的理性会轻蔑情绪的颠簸,而理智地克服感情用事正是人类行为的一大特色)、(d)从无结构态向结构态演化的(所以无论从情、理、志等任何一个角度上看,各个物种的精神发育明显呈现出越来越系统化和结构化的倾向)——等等代偿性运动的基本特征。

    106.原始感应的“应”随着感应载体的弱化和感知逻辑的扩展而同步扩展,才是“现象学还原”的唯一“本质”。

    107.更准确地说,所谓“精神”就是“以逻辑方式加以贯彻的自然意志”的代名词——这个“自然意志”即是“存在必须让自己存在下去”的“在”势或“存在性”;这个“以逻辑方式加以贯彻”的“在”态或“衍存质态”即是“自为的精神”。

    108.“性浮情荡”正是一切低存在度的高等物种的共通禀赋。代偿幅度愈大的依存者其心理波动幅度愈大,正如存在效价愈低的存在者其意志级别愈高一样。于是,心理动量就是意志级别的直接尺度。

    109.强化的意志代偿是为了驱动弱化的衍存者在依存条件递繁的自然境遇中保持得以存续的存在力度。结果形成如下局面:

    a.存在度愈弱,存在欲则愈强;【笼统地看,这“存在欲”就是“意志”。】

    b.然存在欲愈强,实现存在的难度反而愈大。【具体地看,这“意志”已超出于载体自身,而必须实现为对“身外之物”的“应”。】

    【苦弱】在不稳当的存在者偏偏要追求稳当或不得不追求稳当。

    心理波动及其苦乐体验无非是弱化而失稳的存在者在多向依存的境遇中用以维持自稳的一种精神性超敏调节装置。

    110. 是故,一切存在质态都必须建立在某种求稳的、无聊的基准上,或必须化解在某种平衡的、麻木的基态上,这个“基准”就表达为存在阈的那条平行等位线,这个“基态”就体现为精神运动的那种心理基态,或曰“心理活动的无聊回归态”。

    2020年2月25日12:06:20

    111.一切自发的或被迫的思路调整和行为转向其实正是宇宙存在趋势的自然延续或定向代偿——即它最终所达成的必定依然是意志的强化向度。

    112.

    113.“美”(beauty)与“真”(truth)一样,它的华丽程度直接就标示着其派生主体的失存程度——这就是“美”的形销骨立的本质。

    114. “美”的前提是感应分离。‖“真”与“美”的关系全然不是可以并列共进的关系,反倒是一种反比背离的关系——反比在愈失真者愈有了创生“美”的余地。‖失位为“美”——失而有位,感而无应,美也。 ‖凡是切实的都是不美的(因为“应”使“感”落实为无趣的“在”)。凡是不实的亦是不美的(因为“应”毕竟是“感”的最终标的)美的实质全在于维系依存。‖或者说得更形象一些,“美”无非是“感”与“应”之间失位性联系的一种黏合剂。‖所以,凡是未及于“应”的“感”都可能呈现为“美感”,而且,感应分裂愈剧者,其感中之美愈丰。

    115.既然“美”是介于感应分离之间的一种精神代偿方式,则在“美”里面必定暗含着某种服务于远隔的“应”的基本要素,自然美是如此,艺术美亦不例外。

    116.志向具有最大程度的自由度。(即志向具有最多的可选择性、可调整性、以及具有最大范围的运动量度和落实效果。)志向具有最大程度的虚妄度。(即志向具有最多的失误概率、调整频率、以及具有最大范围的盲目动势和落虚后果。)上述二者表里呼应,由以构成志向的大体。亦曰“意志自由”或“自由意志”。志向的自由度导源于精神存在的代偿度。

    中国人常用“自由自在”一词来形容“自由”的样态,换成哲学的视角,这实际上是用“自我的自由”去看待“非我的自在”罢了,须知“自由者”不得“自在”,“自在者”不得“自由”,而“自由者”(或曰“紧张的自为者”)居然会用羡慕的眼光看待“自在者”(或曰“悠闲的不为者”),足见“自由”的代价之重。(自由意志导向虚妄。)

    117.

    118.从“逻辑思维”到“志向落实”之间的“射程”会变得愈来愈大。在“理性化的意志”阶段,“逻辑”(感)与“志向”(应)就会相约为如下的构合关系:a.凡是逻辑上成立的东西,必成意志上向往之所在,且终将于实践上达成某种程度的落实;b.该精神产物在逻辑上成立的程度,必与其在志向上远大的程度相吻合,且由此决定着它在实践上的最终成效;c.看起来一时无用的理想逻辑成果,只要它在逻辑上成立,则其间必含蓄着更深沉的意志和效应,因为它必是某种更宏伟的精神代偿结构的先导;

    119.精神演化不外乎是物质演化或载体演化的代偿属性之一,精神感应之于人,一如电磁感应之于亚原子粒子,它们的虚存质态终究不过是实现宇宙实存演历的自然递弱代偿方式或自然递残依存手段而已。‖ 精神代偿的极端扩容和内在分化,必须或者必然要配署以精神载体的相应分化及其结构整合。

    120.这个载体的分化及整合过程就是“生物社会”的演化过程。实际上,生物的社会化过程不过是无机物质的结构化过程的继续,正如生物的精神演进过程不过是原始物质的理化感应过程的继续一样。‖ 精神的分化代偿本身还需要全方位的自然实存结构造型予以代偿。

    2020年2月26日16:12:07

    121.人是自然分化流程的派生产物(卷一所论),人的行为能力是物演属性代偿的丰化形态(卷二所论),于是,社会就是自然结构进化的后衍载体和物演属性耦合的集成实现(卷三所论)。 ‖ 一切生物均以某种群化状态实现其衍存,而且这种群化状态本身一直经历着某种近似直线上升的结构化演动倾向。 ‖ 人类社会不可能是一种超自然的存在。

    122.社会系统在人类尚未问世以前就已经客观地存在着,且必以某种演化发展的方式存在着;非但不是人类缔造了社会存在,反倒是人类以先的生物社会或社会生物缔造了人类及其社会基础。显然,问题不在于人的行为产生了什么,而在于自然的自为属性怎样规定了人的存在和人的行为,以及,由于此种规定必然使处于不同自为阶段的自为者升华到何种代偿境界之中。

    123.

    124.任何一种存在实体,对于它的后衍性存在者来说都只是一个隔膜的存在物,而对于它的前位性存在者来说却像是一个纯属自身作为(即“自为”)的主观氛围或自身活动的时空环境,是谓【存境】。任何既成的自然实体或自然结构,原本一概需要经历一个既是主观的、又是客观的演化形成过程,即它必须通过前位物相的主观性——或曰“物性”亦即“物之属性”,来达成后续存在的客观性——或曰“物态”亦即“物之结构”。社会存在的根据一定潜藏在它的前体物相——即生物存在——的物性(或属性)之中,因为,所谓“社会”无非是对生物(包括人类)自身之“存境”或“属境”的笼统表述。

    125.【残弱化衍存流程】各“堆”或各“群”的存在度亦即稳定度愈来愈低下,各“堆内”或“群内”组分的残化度亦即依赖度愈来愈升高。而且,每一个上位结构或上位存在形式都是建立在对下位结构或下位存在形式的收揽、蓄纳以及再结构的基础上,亦即使之实现为对结构本身再加以结构化的自然代偿跃迁序列。 ‖ 所谓“社会”,无非是自然分化构合的晚近存在质态,或者说,是自然结构化进程发展到生物体外存境阶段或生物体外结构化阶段的别称而已。

    126.宇宙物质之存在度倾向递弱化的过程就是其存在质态趋于分化和趋于残化的同一过程,故此,可以确认,所谓结构化自然进程不外乎是分化物或残化物之间相互依存的基本时空样态。

    127.▲鉴于自身与生俱来的柔弱性质,它的增殖能力(或曰“遗传属性”)必须相应补偿到这样一个保持存续的“阈值”上(或曰“代偿到这样一个存在阈的基准线上”):其增殖效能(表现为繁殖数量)一定得大于或等于自身弱质变数与环境压力变数之和,即它的自我拷贝机能必须为维持其相对稳定的存在制备出一个基本群体存量——这就是“社会”得以降临于世的起点。很明显,这是一个有赖于摄取身外异己物质以求复制自身的特殊耗能过程,尽管被我们人类美其名曰“新陈代谢”,却无疑让生物一开始就走上了一条“物欲熏心”的求生之途。

    原始生物唯求生存的基点上,这个生存的基点恰恰对生命提出了两项要求,即借助“遗传”以对抗残弱——“性”的渴望(“本我”之要素);和借助“变异”以超越残弱——“伟大”的渴望(“超我”之体现)。而这一切均导源于被他称之为libido的神秘的“原欲”——其实就是驱策着整个宇宙进程的“存在性”而已。

    128.遗传属性是生命物质得以存续的基本代偿方式,就其维系着存在之脉而言,不能说代偿是不具功效的。然而,正是遗传增殖本身导致被遗传者的存在态势趋于没落。

    129.宇宙演历:从物理存在(自亚原子粒子到原子质态),弱演至化学存在(自无机化合物到有机大分子质态),再演至生物存在(自生物大分子到人类质态),其间环环相扣,层层代偿,且表达着一脉相承的衍存动因和衰变动势。(光合作用也是如此。)

    【 社会滥觞于原始的微观生物之中,一如万物滥觞于原始的微观粒子之中一样。 】

    【滥觞】意思是江河发源的地方,水少只能浮起酒杯,今指事物的起源。

    130.一切聚合体的结构疏密状态均与其构合组分的性状分化程度有关。

    2020年2月27日11:27:08

    131.

    132.任一衍存者的分化程度与其存在效价呈反比。于是,还是还原为这样一条相关律:低残化度正是高生存度的自然质态,亦即高生存度正是低残化度的同一质素。

    133.初级社会的隐性质态反映并体现着原始生物相对偏高的存在效价及其相应偏低的代偿要求。

    134.作为下位存在者的生物之存在效价一定大于为之代偿而衍存的社会之存在效价。‖ 它们体质性状的非组织状态决定了它们社会构成的无组织状态。顺便一提:生命在其问世之初,从“骨子”里就带有一种深刻的反社会倾向,这一倾向先是通过同质化的生物性状构成来消解生物社会构成的结构内涵,从而使巨大的社会实存在其最初诞生的时候几乎找不到自身的踪影。而后,随着生命的性状分化将其潜在的残弱素性展现开来,反映出代偿功能的社会结构才逐渐显形,虽然如此,那种生命中深在的反社会倾向仍然被遗传下来,转换了各种方式继续顽强地表达着自己——实际上,所谓“反社会倾向”所表达的,乃是自然物演进程为了阻滞自身存在度的流失所采取的种种保守措施之一。‖ 所谓“生存能力”——即“生物属性”或“生物机能的总称”——恰好与“生存力度”成反比。是故,原始生物无需运动的自由,无需本能的导向,更无需智能的创新,它们以自身的“无能”换来了自然界对其生存的最大限度的认可,相应地,也换来了初级社会属境的“内构空洞”和“统治乏力”。‖ 社会结构松散则其所属成员易于遭受自然环境外力的摧残,而社会结构致密则其所属成员不免遭遇社会存境内力的压迫。‖ 于是,残者联构,聊成一体,这“以残补残”的生动局面就是“社会代偿”的具体实现,它所要达成的不外是复原既往之未残而不可得。所以,一切社会代偿终于无效,却又不得不予以代偿,故此才说:代偿的无效性必须建立在代偿有效性的基础之上;而且还应该进一步说:社会代偿进程是生物残弱进程的直接尺度。

    135.初级社会中的细胞演化既是生物变异的开端,也是自然故伎的重演。 由于细胞层次上的变异演化,初级社会逐步走到了它的尽头。所谓“中级社会”,无非是基于生物体质残弱化的体外代偿性重构过程或建构产物而已。从此,一切后生生物不仅依赖自身和自然而衍存,而且必须寄生在同类群体所建构的生物聚体或社会实体上,尽管这社会实体既看不见,也摸不着,因为社会实体正是生物之自身存在及其自身之自然素性的凝炼与升华。

    136.愈演愈烈的生物生存力度下挫和生物结构分化上进的自发态势,就是生物机体化代偿和生物社会化代偿的内在动因。

    137.从生物学的角度看,它是体内细胞进行机体组织分化的起点;从社会学的角度看,它又是体外个员进行社会组织分化的起点。

    138.生物个体的分化状态就构成生物群体的异质化状态。而异质生物群体的组织整合状态就是社会存在的结构化状态。

    139.继生物组织分化之后所发生的体质分化或体质性状分化,是中级社会结构得以确立的基础。这就有必要首先说明造成体质性状分化的原因和特点。所谓“体质性状分化”,盖源于细胞组织化必然造成的三重生存障碍:

    a.物能代谢障碍——细胞集聚导致细胞体表营养面积的大幅减缩甚至完全遮蔽,其遮蔽程度直接规定着细胞之间物能供给的组织化程度,即组织化程度越高的生物,代谢程序越曲折复杂,而代谢程序的复杂化又要求机体只能选择生化能量较高的食物,结果造成组织器官系统的愈益褊狭和物能代谢的日趋危机。【所以,最初的细胞集合方式必定采取膜遮蔽最小的简单组织形态,如线状、枝状、微桑葚状或中空球状(如团藻),而最初的多细胞中、后生动物则是尽量减少膜遮蔽的多孔动物门(如海绵)和两胚层细胞均呈外向的腔肠动物门;至三胚层的扁形动物阶段,多数细胞悉遭遮蔽,于是,其体质结构随之开始了器官和系统的分化(有消化、排泄、神经等系统以及感受器官和生殖器官等);此后的动物机体结构及其群体营养配置有可能朝个体体质分化的方向演变——此乃结构化生物社会相应产生物质交换(或“经济秩序”)制约的自然前因。】

    b.遗传增殖障碍——将细胞嵌入机体结构之中的组织化存态非但使简单的细胞裂殖成为不可能,而且机体必须采取强有力的措施以抑制所有体细胞的增殖潜能,否则即形成癌性损害。于是,各个细胞不得不把它们的遗传属性转交给机体的某一代理器官来实现,就像晚级社会的每位个人不得不把他们的政治公意托付给某一代理机构来实现一样。不待说,体质分化越复杂,孕育难度就越大,相应地,繁殖系数愈益减小,后裔抚养日趋艰辛。【所以,最初的多细胞低等动物多为雌雄同体、且主要采用游离配子体外受精的简单方式来增殖,尔后进化为雌雄异体的卵生繁育,再后才变为需要极其复杂的生殖器官和生殖系统来支持的胎生哺乳的孕育过程。这里明显表现出同类生物之间的体质依赖性趋于上升的倾向,即异性之间的同代依赖性增加、以及亲代与子代之间的世系依赖性增加——此乃结构化生物社会相应产生社群体制(或“政治制度”)制约的自然前因。】

    c.信息媒介障碍——细胞融合不仅遮蔽了细胞自身的体表营养膜,而且遮蔽了它们各自的信息感应膜,与此同时,整个机体所面临的生存条件却越来越繁杂。结果,一方面是感应受体的缩减,另一方面是感应需求的递增,相逼之下,高能度的感觉器官和感知系统不得不代偿于“感”,高动量的运动系统和能动体质亦不得不备以为“应”。为此,机体组织更须精密化和灵巧化,反过来又加重了物能代谢的苛选度和遗传增殖的工塑度;而且神经精神功能亦须进一步强化,亦即逻辑化,是为“感性”、“知性”乃至“理性”等一切“主观(属)性”得以发展之渊源。【所以,最初的多细胞低等动物至多只在某些体表部位生出个别特化的感受细胞,自扁形动物尤其是脊索动物以降,随着机体组织结构的复杂化,物种的“感知逻辑度”和“能动自由度”相应进化,甚至于不得不在同类个体的体质和智质之间分化发展——此乃结构化生物社会相应产生信息交流(或“文化体系”)制约的自然前因。】

    也就是说,“体质分化”或“体质性状分化”是这样一种自然结局:当细胞分化发展到一定程度或一定限度上时,生物的组织建构和组织分化必然相继予以代偿;当组织分化发展到一定程度或一定限度上时,生物的机体建构和体质分化必然相继予以代偿。这是因为任何一步自然分化都会造成分化物的存在效价有所流失,或者说,任何一层分化进程都是自然总体递弱流程的体现方式,这就要求建立某种相对应的“残弱依存补助体系”或曰“组织结构代偿体系”,由以满足“阈存在”或“存在阈”的自然规定。于是,分化是结构化的根据,结构实体又是进一步分化的新的起点,如此层层演变,直至在体质性状分化的基础上逐步建立起体外生机组织——亦即“生物社会结构”——的自然巨厦(或宇宙递弱代偿衍存的全序列)为止。

    140.初级社会以生物之遗传增殖性状和物能代谢性状的相对自满为基础;中级社会以生物之遗传增殖性状和物能代谢性状的自发分化为基础;它再次提示,生物的生存性状之分化——即自然物的衍存质态之残弱化——是宇宙存在从生物层次演进至社会层次的天定前提。

    2020年2月28日14:28:02

    141.动物中级社会形态人为地划分为两大类型:其一是主要由性别分化所造成的亲缘性构合,它最初仅仅表现为比较单纯的异性亲和。其二是在性别分化的基础上同时分化出求生行为性状的个体差异。

    142.很明显,对于中级社会生物而言,体质性状的分化与整合是体外社会结构得以形成的基础。由于体质性状的硬态非可塑性,它们的体外社会整合结构必然呈现为相对固定的模式,即使某些内外因素造成其性状配合度暂时发生了一定范围的波动,从而导致社会震荡,然一旦这些因素被消除,社会结构的重建终究只能在未变性状的规定下恢复原状。这一点正是中级社会运动形态与晚级社会运动形态的本质区别之一。

    143.a.任何后天获得的性状均不能通过生物遗传予以表达。b.任何生物均具有“剩余劳动”的潜能,可谓之“生物功能储备”。而且,愈原始的物种,其“剩余量”反而愈大。所谓“自私”乃是任何存在物的原始“自在性”的变态表达;所谓“利他”乃是任何分化物的后衍“自为性”的具体贯彻;它只能用来显示物质属性演化或依存属性特化的一般轨迹,却不能视其为生物社会构成的特殊要素和基本动因。

    144.倘若能在本种群内各以自身的缺陷作为内向嵌合面进行相互补充,则其代偿的效果一定要比生出新的性状更快捷简便且更无累赘之嫌。社会结构化的前提就这样应运而生了。‖ 社会结构只能在生物体外依据生物残化性状的潜在耦联关系予以整合,这就是社会代偿独具的自性规定。

    145.动物有机体的内外性状分化无论何其复杂,都必然要以种种“欲求”或“意志”的方式表达为相应的外向行为或行为导向。‖也就是说,人类的理性(智质属性)及其作为理性产物的工具(智质性状),并不是一种超自然的东西,而恰恰是自然物质演化运动一脉相承的具体体现。【生命的复杂构成以生存适应为唯一原则】

    146.E/S=1/R

    S代表社会整合度,简称“社会度”(与“代偿度”同格);

    E代表种系生存度或种群内生物个员自然生存度的总和,简称“生存度”(与“存在度”同格);

    R代表种群内总体生存性状的异质分化程度或残化程度,简称“分化系数”。

    设定这个R系数是大于零的正数(R>0),且倾向于渐次增大,亦即R的倒数呈现出趋近于最小值的演变态势;再之,还须设定E与S之和是一个不变的常数(E+S=Ts),即S的增量永远恰好等于E的减量(与“存在阈”等位)。

    147.关系式显示,社会度S与R系数呈正相关,提示随着种群内生存性状分化程度的提高,社会结构的整合力度趋于加强,而群内个员的自然生存度之和E相对下降。

    148.当R系数增大时,社会度的升高必然表征着成员生存度的绝对下降。综合Ⅱ、Ⅲ两项的分析可以看出,随着生物异质(或残质)分化程度的上升和社会整合程度的加强,社会成员的自然生存度不仅会相对下降,而且不免呈现绝对减弱的倾向。

    149.社会度S的变化必须与ER关系对应,亦即:S=ER

    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命题,它不仅表达为这样一个数理概念,即社会度S作为一个代偿增量必与分化度R和生存度E的乘积相等。

    150.自然递弱代偿进程的刚性质素: a.中级社会的R系数较初级社会明显为高,其社会整合结构亦相应成型,虽于膜翅目阶段之后略有回落,但此后的晚级人类社会,其R系数与S值均呈更趋攀升之势,表明分化代偿的层次性自然进程不可遏止,社会整合结构的趋强态势已成定局。 b.膜翅目社会之后,R系数回落,S值暂跌,提示社会代偿终归无效,生物分化若能在某种程度上还原体质性状的自足圆融状态,则不惜尽其所能地抛弃部分社会代偿。 c.正是由于上述缘故,继承了中级社会后期动物的体质性状相对自圆之禀赋的人类,只好依然在自身前体物种的进化途中寻求新的变异代偿,智质性状由以产生,而智质性状必然造成转化形态的R系数暴涨,从而使人类堕入生物源性体质性状相对自圆与社会整合结构日益紧密的矛盾罗网之中。

    2020年2月29日17:33:23

    151.R系数趋近于最小值的情形即为原始单细胞生物的初级社会形态,此时代表生物自然生存度的E呈现最大值,而社会整合度则几近于零;R系数趋近于最大值的情形将会出现在人类晚级社会的终末阶段,到那时,社会整合度S将呈现最大值,而E值所示的生物自然生存度则趋近衰竭,人类及其社会的暮年景象将展现为极度残化与极度整合的四价碳样均联耦合态势,从而达成对原始初级社会浑然无差别形态的转化回归。

    152. 这些推论乍一看似乎颇有些虚无主义的意味,其实它恰恰是在述说为什么你想虚无也虚无不成的原因。

    153.社会整合系统的组建就必须具备如下三大功能分属结构或曰“子系统”方可实现: a.滋养子系统:该系统的作用在于建立生物与自然的物质能量交换及其有关的硬件条件,或者说,它是生命依存于异己物界的刚性媒介,要求具备近捷地或直接地切入自然的特点,因此,它仿佛处于社会系统结构的底层,并表现为平面横向铺展的运动形态。在膜翅目社会中,它以工蜂或工蚁的采食筑巢行为机能为其体现,是为未来晚级社会中经济子系统的前身; b.调控子系统:该系统的作用在于建立社会结构整体上的运转协调和平衡控制,或者说,它是异质整合有序化的调理枢纽,要求具备上下贯通和提携统带的功能,因此,它仿佛处于社会系统结构的高层,并表现为垂直纵向联系的运动形态。在膜翅目社会中,它以蜂王或蚁王用来建立亲缘群体的性机能为其体现,是为未来晚级社会中政治子系统的前身; c.信息子系统:该系统的作用在于建立社会成员之间和社会各构成部分之间的软件联系,或者说,它是生命与生命之间相互联系的“精神”媒介,要求具备泛化渗透性地深入生命体内调节其行为导向的质素,因此,它必然以不同的形式交流于社会系统的每一个成员或各层结构之中,即表现为全方位弥漫化的运动形态。在膜翅目社会中,它以上至雌王下至职体的所有成员各自分泌的外激素和姿势信号等为其体现,是为未来晚级社会中文化子系统的前身。

    154.任一子系统的存在条件都能够得到其他某些或某一子系统的功能配给或支持,同时任一子系统的功能释放又能被其他某些或某一子系统作为自身的存在条件予以吸收,从而建立起系统论原理所要求的双向耦合、互为因果的循环反馈调节系统。实际上,生物有机体就是这样一个最典型的结构系统,它把整个宇宙的残态弱化衍存机制凝缩在自己体内,然后再把这种机制投射给社会,以便为自己建构起一个内外呼应的代偿转化保障体系。

    155.整个自然存在——包括生物存在和社会存在在内——正是这样一个由无效代偿层层激发的正反馈失衡系统,它的唯一“调定点”就是那个不可逾越的“存在阈”——而它的唯一“激发源”无疑只能是那个无从遏制的“存在效价递失本性”——故此,生生灭灭的连续进化成为万物衍存的常规现象。也就是说,正反馈其实才是宇宙结构代偿演化的基本方式,而且还是一个最具有徐缓耐性的渐动过程。‖ 负反馈平衡系统似乎仅仅处于残化构合演历的中间阶段,本质上只是负值无效代偿的一种现象形态,反倒是正反馈机制一肩挑起了整个世界存在的建设性责任和负反馈平衡系统的破坏性使命。

    156.

    157.▲社会存在受到生物递弱演化的自然进程的规定,这个规定的具体表现,乃是由R系数移变所示的生物性状异质分化,导致生物生存效价(E值所示)下挫,从而要求相应的社会整合(S值所示)予以代偿,这就是一切社会存在、社会结构和社会运动的本质,并由此注定了人类的行为效果及其社会的自然归宿。

    158.总之,就人类自身的演历而言,无论它处于初步智化的灵长目古猿阶段,抑或是处于高度智化的后现代文明阶段,都照例不能超脱递弱代偿衍存法则的制约,恰恰相反,正是由于该法则在人类及其社会存在中继续贯彻,人类的智性或智性的人类才得以脱颖而出,人类社会的进步或进步的人类社会才得以一往无前。( 犹如业已电气化的现代都市人一旦断电即惶惶然难以为生,或如会用火的智人反而逐渐丧失了茹毛饮血的天然口味和不洁饮食的机体免疫力一样。 )

    159.【智质代偿】生物智质的系统发育过程自始至终都伴随着生物体质结构及其生存素质的弱化过程。也就是说,体质结构的分化程度越高,生物的求存和育后难度则越大,复杂的体质结构相应要求复杂的内向整合协调系统予以代偿,苛刻的生存境遇相应要求苛细的外向逻辑认知系统予以代偿,由此演成生物神经精神系统的双刃功效——是谓“智质代偿”。

    160.一切“真理”能够被生命予以确认的“真”度,必定等同于智性生物的生存适应度,亦即等同于“生存阈所限定的代偿度”,这才是唯一确实而可靠的智质定位和理性效应。

    2020年3月1日14:09:47

    161.一切生物缔造的东西已不是单纯理化意义上的物质,而是生物衍存位格上的“类体质代偿相”或“类体质附属物”,换言之,它是在自然演化的动态区间内作为自然物,而不是在人为观照的静态意念中作为自然物。‖ 智质造化的工具就此大大扩充了人类的体质性状,这种后天创制的工具型类体质性状自然具有瞬息发育和易于变体的特质;而且,对于每一位作为此类工具性状之承担者的个人来说,他的生物性体智潜力只允许他有限地运用诸多工具之一种或几种。随着智质运动的继承发展和工具种类的无限分化,借助工具表达体能和智能的人类分子急遽地趋向于个性残化,也就是说,这个生存性状的变态发育进程,既把人类大致均一的智质展开为一系列“分科”的异质形态,又把人类几近同质的体质畸变为一系列“分工”的残缺形态。相应地,生命个体的自然生存度随之迅速地趋向于弱化甚至消失,人类社会的整合结构因此得以突飞猛进地发展起来。

    162.智质深处的认同与自然深处的本真必以存在与生存相统一的原则构合或“和谐”。

    163.道家所谓的“致虚守静”其实是对生命弱以“至虚”却无从“守静”之自然规律的误解和浩叹。出于同一缘故,孔子曾经拜谒老子,誉为苍龙,返回故里,却照旧诲人如何做人,断不敢按龙的行色或水的渺茫来指导人生;反过来看,人之为人而不知如何做人,居然另需一番后天的教育和塑造方可安身立命,足见为人之艰窘,亦足见智质可塑性之渊源。再者,儒家理论的核心是“仁”与“礼”,“仁”乃“仁者爱人”,这“爱”正是“爱护”和“爱惜”的意趣,是发自人类弱性深处的自我爱怜的天然倾向;“礼”乃“社稷为重”,这“社稷”正是“群团”与“社会”的意趣,是发自人类残体之间的生机构合的天然倾向。可以说,孔子儒学正是老子道学“弱”而不“虚”的行为化延伸,因此儒道两家相辅相成,悲天悯人,终于奠定了中国文化“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系统和社会理论架构。

    164.以人类智质性状作为建构媒介的生物晚级社会存在,既是自然动势从“真存”向“伪在”过渡的最高表现形式,又是宇宙物演从“稳存”向“危在”过渡的最高表现形式。

    165.……及至社会结构分化密合到以人类整体为依存单元之际,其“所有制”未必不会演进为某种生产和分配方式均与现在迥然不同的“全社会所有制”。不过,你不能因此说前者是“私”而后者“无私”,因为后者无非是前者的分化加深和结构扩大。蒲鲁东曾借法国大革命时期布里索的一句名言为“所有权”下了一个定义:“所有权就是盗窃!”若然,则此“盗”实属“天盗”也。‖ 《阴符经》:“ 天生天杀,道之理也。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

    166.文化——就是智质的性状化表达。

    167.政治——是智质载体的残化整合状态之总称。

    168.自由——是失位性衍存者的特定依存质态。

    169. 平等——乃“反社会倾向”的典型表达。

    “社会平等”一旦达成,“社会分化”反见加速。‖ 譬如,潜藏在“人都是上帝的子民”这一基督教理念之下的“人的平等观”,可能正是导致西方人的精神活动得以较为自由地多向发展的原因之一;而中国古代社会的“人本主义等级观念”(儒教中的“礼”即是它的理论表达和制度形态)却使较聪敏的人统统挤向了仕途的狭路,结果导致最具社会性的人群其智能分化反而严重受阻,并进而导致其社会进化停滞。

    170.阶级——是自然社会的宏观分化形式。‖ 分工乃是生物体智分化的实现方式。

    “阶级斗争”诚然是国家结构动荡的基本方式之一,却不是社会结构动进的基本原因,说“阶级斗争是社会发展的动力”无异于说“分蜂闹剧是蜜蜂进化的动力”一样荒唐。须知任何分化结构单元之中都存在着结构摩擦,尤其是在结构演替之际,但“摩擦”决不等于“动力”,它倒常常是“动力的耗损”,故,具有高摩擦系数的结构一定是一种低级的结构。在较低级的“阶级社会”中,另行设定硕大的“阶级结构”自非易事,它的变动因此爆发出天翻地复的气势,由以演成一幕幕壮怀激烈的“社会大革命”之剧,这番“人为的自然景象”恰恰展现在此前的文明史画卷中,令人生畏又令人神往。这种烈焰骤燃的周期性奇观,只怕后人是难得一遇了。‖ 于是,从“社会阶级的宏观分化”到“社会分工的微观深入”,“社会分工”亦即“自然分化”过程势必逐步落实到每一位晚级社会的生物个员身上,即从集团化的大体分工渐渐演成个体式的细致分化,是为“个性解放”之渊源,也是“阶级消亡”的路径。换一个不那么好听的说法,它其实不过是异质化个体在社会结构化进程中被越来越细密地加以编织和另行定位罢了。

    2020年3月2日11:30:24

    171.革命——自然社会结构的嬗变跃迁或晚级社会结构的暴烈变革是也。‖ 愈激进的社会革命愈显其变革效果之低下;反之,愈温和的社会革命愈显其代偿变构之强劲。

    “革命或改良的激烈程度”与“社会存在的动荡程度”是全然不同的相关概念,通常,需要越激烈的革命运动方能改造的社会必定是越原始、越稳固的低级结构态社会存在,反之,越不需要激进措施即可使之发生变型的社会必定是越繁化、越失稳的高级结构态社会存在;换言之,“社会革命的暴烈状态”必与“社会结构的稳定状态”互为表里,亦即“社会结构的失稳程度”必与“社会改良的轻易程度”适成正比;于是,相应地,在生物社会结构嬗变的总体进程中,“社会革命烈度递减”与“社会变革成效递增”由以呈现逆向演动之势——此乃递弱代偿原理在社会革命上的变态表达。

    172.战争——是社会结构未能切合的激化反应。

    当然,使社会结构得以切合的方式很多,之所以非得运用战争的手段不可,乃是由于社会构合组分之间的关系尚缺乏某种渐演而成的可变塑性,这种情形恰与社会进化过程中的战争几率递减现象相一致,即随着社会分化程度或社会结构弹性的提高,战争的社会构合效果势必呈现每况愈下的趋势。

    173.民主——此乃社会分化载体趋于细化的社会结构质态或社会政体形态。

    问题的关键在于,“民主”并不仅仅是一项政治操作或政体形式,它实质上是政治民权、社会人权、乃至经济人活力与文化人智力的全面调动,也就是让所有自然人的所有生物潜能,在一个自由竞争或自为激荡的压榨结构中强行获得更充分的释放与发挥。一言以蔽之,它是社会总体代偿效应的急剧提升。

    “道德”是维系粗疏社会结构的原始纽带,“法律”是维系细密社会结构的后衍网络;社会结构越浑沌,维持体系越朦胧,社会结构越分化,维持体系越繁苛;如此而已。

    174.道德——是生物及其社会分化的社会性组合介质或社会化配合规定。

    175.正义——乃是社会结构成长或社会属境代偿在伦理逻辑上的宏大观念体现和综合意向表达。

    对内以等级分明的欺压道统为社会之“正”,对外以实力较量的掠夺战争为国家之“义”;而当社会结构单元弥漫为全球一体的致密状态(如国家消亡之后的社会形态)时,“正义”将继续在整个人类社会结构中以结构本身不讲公平的方式成就自身。‖ 显然,“不公平的正义”(相对于罗尔斯的“公平的正义”而言)正是“正义的不公平”,说到底,它们都是出于社会代偿演化结构的自然规定,这种情形就像在高等动物的有机体内,通常只占体重1~2%的中枢神经组织却必须享有20%左右的血循环供氧量一样,是无可奈何的自然结构规定,而且,随着结构发育的扩延化、繁密化和动荡化,“正义”的内涵似乎倾向于朝着愈益不公平的境界飞升。‖ 追求“正义”的动势必将越来越成为社会结构度得以提高的催化要素之一。

    176.国家——是落实在生物晚级社会位相上的进行性自然结构单元或阶段性递弱代偿存境。

    177.大同——乃是生物智质性状趋近于极端分化或极端残化的生物同质态残弱存境或社会实体化结构属境。

    178.苏格拉底及其弟子柏拉图所倡导的“认识你自己”的主观超前意识:即“人”自身直接就是自然物性的发扬和自然存在的凝炼,因此人的心理倾向、逻辑趋势以及性状演化——即“你自己”的全体——都在朝着“自然规定的衍存格局”发展,或者说,都在朝着“宇宙物演的社会化衍存终局”发展。

    既然我们已经不可逆转地残化了,那就让我们老实而无愧地确认甚至追求更彻底的残化,并为这种残质的存态居然能在整合代偿的社会组织中得以定位而庆幸,由于不彻底的残化者反而不免与社会实体形成若即若离的龃龉态势,因此所谓“自我实现”只能是指自我残极的社会消融或社会实现。

    179.社会是自然属性的全面实现和高度集约,人类理性逻辑的智质演运过程及其生物性状的物化重塑过程就是“自然社会化”的生动表达,故而社会的内涵呈现越来越丰富的倾向,即“社会存在”倾向于将一切自然函项(或曰“一切自然代偿项”)统统囊括在自身之中。也所以,作为“实体化社会之基质”的人类及其人性,必定是整个自然属性的集成,即是说,一切自然属性(或曰“一切自然物性”)都将在“人性”中无一遗漏地获得表达。恩斯特·海克尔曾于1866年提出:生物的个体发育是系统发生的简短而迅速的重演。这个发现通常被海克尔本人以及后来的生物学者仅限于用作胚胎学的研究和生物进化论的证据。然而,如果把“人”置于整个宇宙的演化背景中考察,则人类个体的生存史俨然就是自然存在史的简短而迅速的重演。

    “人性”就是“物性”的绽放,然则“人道”就是“天道”的赓续,或者说,“人道”无非是“天道”的晚近弱化衍存质态,是乃中国古代哲思中有关“天人合一”之理念的现代注解。

    180.

    宇宙万物因递弱代偿而衍存(卷一所示);【论断:“人类”乃是弱化物演的最后载体,由此注定了我们在自然界的卑下位置。】

    精神属性因分化依存而勃发(卷二所示);【论断:“精神”乃是属性代偿的最高形式,由此注定了智慧在衍存系的无助性质。】

    社会实体因生物残弱而构成(卷三所示)。【论断:“社会”乃是物相跃迁的最终结构,由此注定了人文在宇宙间的飘摇情状。】

    总之,物质存在、精神存在以及社会存在都是由“存在(本)性”或“存在元质”所规定的同一流脉,换言之,它们都是“自然存在为了让自身得以存在下去的存在方式”。除此而外,岂有他哉?

    卷三 社会哲学论

    2020年3月2日12:57:46

    2020-02-11 19:33:43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