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对《西方哲学史》的笔记(2)

葡萄
葡萄 (十年用文字和你一起长大。)

在读 西方哲学史

西方哲学史
  • 书名: 西方哲学史
  • 作者: 罗素
  • 页数: 172
  • 出版社: 北京出版社
  • 出版年: 2007-10
  • 第28页 斯巴達的影響

    希臘人雖然也是可欽可敬的戰士,但他們并沒有征服過,因為他們的軍力主要地都消耗在彼此互相敵對上面。一直要等到半野蠻的亞歷山大,才把希臘文化傳播到了整個的近東,并使得希臘語成為埃及、敘利亞和小亞細亞內陸部份的文學語言。希臘人永遠也不會完成這種事業的,并不是由於他們缺乏武力,而是由於他們不能在政治上團結。希臘文化的政治傳播者從來都不是希臘人;但正是希臘的天才激動了別的民族,才使得別的民族傳播開了他們的被征服者的文化。 天才都不是完美的,都有他的才智所帶來的缺憾。

    2013-09-29 10:31:51 回应
  • 第9页 柏拉圖見解的來源

    柏拉圖,和絕大多數的希臘哲學家相同,認為閒暇乃是智慧的主要條件;因此智慧就不能求之于那些爲了生活而不得不從事勞動的人們,而只能求之於那些享有獨立的生活資料的人們,或者是那些由國家來負擔因而不必為生活擔憂的人們。這種觀點本質上是貴族的。 以柏拉圖和近代思想作對比時,就會出現兩個一般性的問題,第一個是:有麼有“智慧”這樣一種東西?第二個是:假定有這樣一種東西,那麼能不能設計出一種憲法可以使它具有政治權利? 上述這種意義的智慧就不會是任何一種特殊的技能了,比如說一個鞋匠、或醫生、或軍事家所掌握的技能。它必須是比這些技能能更為一般化的東西,因為這種智慧的掌握是被認為能夠使人有智慧地治理國家的。我以為柏拉圖會說,智慧就在於對於善的知識;並且他還會以蘇格拉底的學說來補充這個定義,那就是,沒有人會有意地要犯罪,因而凡是知道什麽是善的人就會做出正當的事情來。在我們看來,這樣一種觀點似乎是遠離現實的。我們會更加自然地說,各種分歧的利益是存在著的,因而政治家應該力求達到最為可行的妥協。一個階級或一個民族的成員可以有共同的利益,但他卻時常和別的階級或別的民族的利益相衝突。毫無疑問,也存在著某些人類全體一致的利益,但這些利益卻不足以決定政治的行動。也許它們將來有一天會如此,但是只要還存在著各個主權國家,就絕不可能如此。並且即使是到了那時候,追求普遍利益最感困難的地方也會在於,怎樣才能從各種互相敵對的特殊利益中求得妥協。 但是,縱使我們假設有智慧這樣一種東西,那麼是不是就有任何一種憲法形式可以把政府交到有智慧的人的手裡去呢?很明顯的,多數人(例如全體會議之類)是可以犯錯誤的,而且事實上也確乎犯過錯誤。貴族政體并不常常是有智慧的,而君主則總是愚蠢的;教皇儘管有著不可錯誤性,卻曾鑄成過許多嚴重的錯誤。有沒有任何人主張把政府交給大學畢業生,或者甚至交給神學博士呢?或者是交給那些出生貧困、但發了大財的人們呢?十分明顯,實際上是并不會有任何一種法定選擇的公民能夠比全體人民更有智慧的。有人可能提出,人是可以受適當的訓練而獲得政治智慧的。但是問題跟著就來了:什麽是適合的訓練?而這歸根到底,還是一個有黨派性的問題。 因此,找出一群有智慧的人來而把政府交托給他們,這個問題乃是一個不能解決的問題。這便是要擁護民主制的最終理由。

    2013-09-29 11:44:3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