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对《绿毛水怪》的笔记(11)

葡萄
葡萄 (十年用文字和你一起长大。)

在读 绿毛水怪

绿毛水怪
  • 书名: 绿毛水怪
  • 作者: 王小波
  • 页数: 181
  • 出版社: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18-6
  • 第1页 地久天长
    我坐了很久,天黑下 来,又亮起来。我机械地去吃饭,又机械地去干活,机械地回家来。我很孤独,真正的哀痛 被我封闭起来了,我什么也不想。直到有一天下午大许推开我们的屋门,把夕阳和他长长的 身影投进来。
    引自 地久天长
    2018-11-16 14:09:01 回应
  • 第1页 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

    看来写诗对我是一个不堪的重负,可是这已经是一件不可更改的事情了。我必须在这条路上 走到底。我必须追求这种能力,必须永远努力下去。我的敌手就是我自己,我要他美好到使 我满意的程度。她希望我能斗争到底。她喜欢的就是人能做到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她的一切 希望就系之于此。如果没有不可能的事情,那么一切都好办了。 我不断地试下去,写过无数的坏诗。偶尔也写过几个美好的句子,但是没有使她真正满意的 一篇。我好像老在一个贫乏的圈子里转来转去,爬不出去。我找过各种各样的客观与主观的 原因,可是一点帮助也没有。她说我应该从原地朝前跨一步,可是我动弹不得。 我既可以等待,也可以游泳。 现在我愿意等待。于是我叉手于胸站在小岛顶上。我感到自豪,因为我取得了第一个胜利, 我毫不怀疑胜利是会接踵而至的。我能够战胜命运,把自己随心所欲地改变,所以我是英雄。 我做到了第一件做不到的事情,我也可以接着做下去。我喜欢我的诗,因为我知道它是真正 美好的,它身上有无可争辩的光辉。我也喜欢我自己造出的我自己,我对他满意了。
    引自 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

    我不 希望人们知道我的名字,因为我的胜利是属于我的。
    引自 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
    2018-11-16 14:24:03 回应
  • 第1页 人妖

    出了书店,我们一起在街上走。她上车站,我去送她。奇怪的是我今天没有编个口实。她忽 然对我说:“陈辉,记得我们一起买了多少书吗?二百五十八本!现在都存在我那儿呢。我 算了算总价钱,一百二十一块七毛五。我们整整攒了一年半!不吃零食,游泳走着去,那是 多大的毅力呀!对了对了,我应该把那些书给你拿来,你整整两年没看到那些书了。”
    引自 人妖

    我感谢你曾经送过我两千五百里路,就是你从学校到汽车站再回 家的五百六十四个来回中走过的路。 我所爱的只是那个大海。我在海边—个公社当广播员兼电工。生活空虚透了, 真像爱略特的小说!唯一的安慰是在海边上!
    引自 人妖
    2018-11-19 06:04:30 回应
  • 第1页 战福

    他想到在供销社里的无端羞辱,又想 到自己这些狗一样的日子,就感到心像刀绞一样痛。这倒是不多见的。平时,战福的脑子总 是麻木的,不欢喜,也不沮丧。没有热情,也没有追念往事火一样的懊悔。他不向命运抱怨 什么,当然也不会为什么暗自庆幸。不分析也不判断。没有幻想,也没有对往事甜蜜的沉湎。 他的脑子是一片真空。 懒洋洋、无所作为的感觉。粮食缸空了,可是也不想吃。 缸里队上才送了三十斤玉米来,可是要吃还得去磨。唉,再忍一顿吧!战福 把破棉花球拉过来,抱在怀里,便昏然人梦了。 清晨的凉气透过撕破的窗户纸,把战福从梦乡唤起。 看吧,锅台上长起了 青草,窗户上的灰尘也已经足有半寸。由于窗格上和窗户纸上灰土太厚,屋里也是灰蒙蒙的, 更增加了灰暗破败的景象。当然了,如果是平时,战福一定是熟视无睹。可是在今天,不知 是什么鬼附了体,战福“觉今是而昨非”,居然觉得以往的日子实在过得太恶心了。是什么 力量促使他自新了呢? 战福起身下炕,首先扫去了多年堆积在地下的灰土。然后扫了扫窗台,又把窗户纸通通撕下 来。他铲去锅台上的青草,掏了掏锅底下的陈灰,然后又把缸里担满了清水。看一看屋里, 仍然有破败的景象,于是把破棉被扔到了炕旮旯里。然后巡视一下屋里,觉得他的小草房真 是一座意想不到的辉煌建筑。 院子里,密 密地长满了高大的杨树,枝叶茂盛,就是烈日当空的时候,院子里也只有清凉的叶片的绿光。 好,战福离开供销社回家去了,浑身发热,十年来第一次下定了决心,要好好干,把自己弄 得像个人样,还要盖三间,不,四间大瓦房。为了他的幸福,为了吃不完的罐头 战福撒腿就跑,一气直跑到小苏门前,站在那里呆住了。他既不敢推开房门(小苏在他心目 里虽不是高不可攀,也还有某种神圣的味道),也不敢走开一步。
    引自 战福

    不明白为什么结尾总是那么惨。

    还是要充满希望,一点一点花时间去做,一切都是美好的,享受这个过程。

    2018-11-20 11:03:55 回应
  • 第1页 这是真的
    七月的傍晚,柳枝从树梢静静地垂下来,风不动,叶不摇,连蝉儿也静下来,学校静得很, 黑暗堆积在角落里,这是多么美妙的时刻。人们应该扔下日间所忙碌的一切,到柳树下坐一 会儿,迎接宁静的夜晚,享受一下轻轻到来的清凉的夜晚气息。
    引自 这是真的
    2018-11-20 12:31:39 回应
  • 第1页 歌仙
    而刘老四像发现几只癞蛤蟆蹲在碗里一样,皱着眉头,敏捷、快速地夹起来掷 回三姐碗里。三姐眼里含着泪水把饭吃下去,跑到江边坐了半天。
    引自 歌仙

    2018-11-20 14:06:18 回应
  • 第1页 这辈子
    人有时会感到无聊,六神无主,就是平时最爱看的书也无心去看,对着平时最亲密的人也无 话可说,只想去喝一点。因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一切都看腻了,一切都说腻了,世界好像到 了尽头。 小马烦得很。他想把这一切好好想一想,但是又懒得去想,昏昏睡去又不愿意,因为不能把 生命耗费在懒散上。可是干什么呢?什么也不能干。大概他不能自己创造美吧?就是能,现 在也创造不出来,就是能创造出美的事物,自己也尝不到多少乐趣,人都需要别人的光来照 亮自己。“我的娘啊!等下去我可是要死的。”他坐在床沿上伸了个懒腰,然后上床去睡了, 自欺欺人地说:这叫等待复活。 猛然他感到很悲哀,难道这一辈子就这么吃了干,干了吃就完了吗?好像应该是这样,岂有 他哉。但是他又想到,上辈子是感到还该有点别的,当然了,那是闲的。上辈子他好像是个 城里人。他妈的,城里人就这么闲得难受! 老陈推着小车站在东山上,心里想着:我们活着是为了谁?为了儿孙吗?要是过得和我一样, 要他干什么?为了自己吗,是为了吃还是为了穿?只是为了将来还有希望。可是希望在哪儿 呢?都把我们忘了。从农村出去的人也把我们忘了。我们要吃饱,我们想不要干这么使人的 活。我们希望我们的老婆不要弄得像鬼一样。我们也要住在有卫生间的房子里头,我们也要 一天有几个小时能听听音乐,看看小说。
    引自 这辈子
    2018-11-20 14:23:30 回应
  • 第1页 猫
    它背对着我,低低地伏在那里,肚子紧紧地贴着铁条。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猫会那么谨小 慎微地趴着,爪子紧紧地扒在铁条上 总之,这只失去眼睛的猫 显得迟迟疑疑。它再也不敢向前迈出一步,也不敢向后迈出一步。 下午下班回家的路上,我又想起几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来,什么割喉管、活埋之类。干这些 事情时都有它的借口,可是这些借口全都文不对题,它不能解释这些暴行本身。 可怕的是我居然不能感到这种力量的存在,而大多数人对它已经熟悉了。也许我不了解的不 单单是一种力量,而是整整的一个新世界?我已经感到它的存在,但是我却不能走进它的大 门,因为在我和它之间隔了一道深渊。我就像那只平台上的瞎猫,远离人世。
    引自 猫
    2018-11-21 01:55:11 回应
  • 第85页 南瓜豆腐
    如果能够在加勒比海边上建起一个别墅,拥有这样一片大海的话,死有何憾。 事后回 忆起来,我没有马上朝那个矮胖子扑去,主要有两个理由:一是我身材魁梧,手里又拿了一 根铁棍,没有理由怕别人;二是我为什么会在这条船里,人家为什么要打我一枪等等,我都 不大明白,所以就犹犹豫豫的。
    引自 南瓜豆腐
    2018-11-21 03:17:41 回应
  • 第92页 夜里两点钟
    也许他会说:sorry,撬坏了你的门。也许什么都不说——失望时最能 考验一个人的教养。门坏了我不心疼:它是房东的,但我喜欢看到别人有教养。
    引自 夜里两点钟

    王小波快笑死我了

    不说 sorry 我就骂他......当然,是用中文骂,让他听不懂。他身上没准还带着枪哪,听懂了就该拿枪打 我了...... 假如你还年轻,请听我的劝告:首先,你别去念文科和理科,最好去 念点别的。其次,千万别读博士。
    引自 夜里两点钟

    英雄所见略同啊!

    我很不愿意回想起这件事:我三十六岁时还在学校里念 书——这个年龄比尔·盖茨已经是亿万富翁了——所用的教科书还是借的。 于是你只好眼睁睁地看这个手比脚笨的家伙在实验台上乱捅。 在十二点之前,你恨不得拿刀子宰了他。 现在又是夜里两点钟。我睡不着觉,在电脑上乱写一通。我住在北大的 51 公寓,一间一套 的房子,这回没有蟑螂了,但却在六楼顶上,头顶和蓝天之间只有一层预制板,夏天很热, 冬天很冷。凭我还要不来这间房子——多亏了我老婆是博士。
    引自 夜里两点钟
    2018-11-21 08:12:02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