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对《夜航西飞》的笔记(6)

葡萄
葡萄 (十年用文字和你一起长大。)

读过 夜航西飞

夜航西飞
  • 书名: 夜航西飞
  • 作者: [英] 柏瑞尔·马卡姆
  • 页数: 280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12
  • 第28页 黑水热患者死亡

    本以为我不会喜欢这本书,因为尝试打开从第一页读,耐着性子读了十来页还是喜欢不起来,本来打算要放弃。今天做家务时随便的放上它的电子书,听到第三章《旷野的印记》时,突然开始喜欢上了它。尤其听到第二章《黑水热患者死亡》时(由于我是倒着听回去的),便深深被打动吸引了。里面描述了许多有关非洲的旷野、贫穷淳朴的人们的故事,很多东西是很难在我生活的环境看到或者想象到的,这里的故事让我们对一些基本的人性和生存问题有了更深刻直接的认识。这里摘抄几句触动我的地方。

    我熄掉引擎,在座位上稍作休息,让耳朵适应寂静的苍茫。 这种误解本身并无害处,但最好别被纳迪人、索马里人或者马赛人这些火暴脾气撞上,这些人的种族主义虚荣心可绝不亚于英国人最骄傲的自尊。 虽然卡威朗多人并无种族意识,却有起码的生存意识,且单从这愉快的认知中就能获取源源不断欢欣。他们是非洲的脚夫,全能劳力,享傻福的傻人。其他更有信念的部落指责他们不仅不实行割礼,而且还吃死肉:根本罔顾其死法。他们带着温和的漠然。他们对白人文化入侵的抵抗是消极的,主要策略就是痛快地吃、尽量地生。或许有一天,人们会发现这才是令人生畏的妙计。 我不由得想到,要是如此体格的卡威朗多人具备了与之相应的智慧--或者我该说,和他们的白人兄弟同样的狡猾,非洲将会是什么模样。但变化的精髓所在是时间,我们只能等待。 在非洲绝无半点浪费。尤其是死亡,从来不是浪费。狮子留下的会成为土狼的盛宴,之后的残羹冷炙则会成为胡狼、秃鹫,甚至蚀人烈焰的佳肴。 “噢!”艾伯特很失望,从他的表情看来,他和那个病人一样,因为得不到“外面”的消息——来自内罗毕的消息而怅然。而在内罗毕,人们只想知道伦敦来的消息。 无论你住在哪里,你都仿佛必须获得来自别处的消息,来自更繁华的某地。 污秽似乎从没有存在的借口,但有些时候,比如现在,就很难为整洁找到理由。“贫穷”有句老话说,“是肮脏而非羞耻。”这里的贫穷是缺乏女人的帮助,缺乏希望,甚至缺乏生机。我在屋子中央站了一会儿,忘记自身,体会着当一个人听见墓穴门在自己身后关上时感觉到的那种恐慌。这比喻如今看来有些言过其实,但事实上,我这一生都对疾病心存厌恶,几乎到了恐惧症的程度。 人们都善忘。一群人很容易就忘记了某个人,但如果你身处这样偏僻的地方,你会记得你遇见过的每一个人。你甚至会为从未喜欢过的人挂怀,你开始想念自己的敌人。博格纳闭上眼睛,薄毯下的身躯因为痛处而颤动。他就像是个被困在暴风雨中的人,在迎面而来的飓风中寻找到一道庇护的墙,然后继续快步赶路,直到下一阵狂风将他驱赶向另一个藏身处。
    引自 黑水热患者死亡
    2017-05-03 10:22:35 回应
  • 第21页 来自南格威的消息

    不得不说博瑞尔·玛卡姆是个很有表达天赋又感知力很强的作家。我深深喜爱上她的描述。她把我们肉眼能看到的、看不到的,心灵能感受到的、感受不到的,统统自然真切的呈现了出来。

    但飞越牢不可破的黑暗,没有冰冷的耳机陪伴,也不知道前方是否会出现灯光、生命迹象或标志清晰的机场,这就不仅仅是孤独了。有时那种感觉如此不真实,相信别人的存在反而成了毫不理性的想象。山丘、树林、岩石,还有平原都在黑暗中合为一体,而这黑暗无穷无尽。地球不再是你生活的星球,而是一颗遥远的星星,只不过星星会发光。飞机就是你的星球,而你是上面唯一的居民。 他时常大笑、自由自在,享受工作的同时,也坚定地热爱着生活。他的肤色散发着古铜色的光泽和温暖。他的双眼漆黑,间距略宽,鼻梁高耸,显得心高气傲。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片不被其余世界了解的土地,即便非洲人自己也是懵懵懂懂: 它奇怪地组合起草原与灌木,沙漠就像南方的海洋扬着悠长的波浪。这里的树林、静止的水塘和古老的山峦,像月球上的山脉一样荒凉,恐怖。这里有盐湖和没有水的河流,还有沼泽与荒野。既是没有生命的土地,又是充溢着生命的土地:所有风尘仆仆的过去以及所有的明天。 空气带领我走进它的王国。夜色完全将我包裹,让我与地面失去联络,将我留在自己小小的移动世界里,活在群星的世界中。 时间与距离在我的机翼下无声滑过,永不复返。我向下俯瞰大裂谷的暗影。
    引自 来自南格威的消息
    2017-05-03 23:15:54 回应
  • 第29页 黑水热患者死亡
    炙热的晚风在空地周围的刺柏和灌木丛间徘徊不去,夹杂着沼泽地与维多利亚湖的味道,还有野草丛、酷热旷野与纷乱灌木丛的气息。它抽打着火把,紧攥住机身。但这风里还夹杂着孤独以及迷惘,仿佛它的经过只是无果的过场,甚至都没有带来有关雨水的承诺。
    引自 黑水热患者死亡
    2017-05-04 01:25:43 回应
  • 第43页
    我经常在那里降落,当我向地面滑行的时候一般都能在那块空地上看见狮子。有时它们像狗一样踱着步,漠然而懒散,也有时它们会停下来坐着,悠闲地坐成一群:雄狮、母狮和幼崽瞪着飞机。 如果坐在车内,有时你可以带着拍摄设备到达距它们三十或是四十码以内的地方。 他驾驶一架德国产的克莱姆型单翼飞机,配备九十五马力的英国博乔引擎。如果说这样的组装在如此广大而无可预计的国度有什么优势,那就是它超长的翼展可以提供长距离滑行和缓慢着陆速度。 目睹上万头未经驯化、不带贸易烙印的动物,就如同第一次登上从未被征服过的山峰,发现一片人迹未至的丛林,或是在新斧上看见第一点瑕疵。那时你才会领悟从小就听说的那些事:曾经,这个世界上没有机器、报纸、街道、钟表,而它依旧运转。
    引自第43页

    2017-05-04 09:54:12 回应
  • 第79页
    布勒对我忠心耿耿,但我从未觉得它是条感性的狗,它太粗野、太强壮,也太好斗。它对生活抱着怀疑态度。 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它还是以前的那个布勒,而对猫的捕杀也从消遣升级为例行公事。它是第一条被猎豹捕捉后,还能活着回味那一幕的犬类。 布勒和我一同溜到小屋和食堂之间的空地上。真正的黎明依旧还没有到来,但太阳已经苏醒,天空正在改变颜色。 这条路是我们和土著的脚步踩出来的,完全被高而枯的野草遮盖。天色尚早,草上沾着重重的晨露,湿意掠过我裸露的脚踝,渗进布勒的皮毛中。
    引自第79页

    已经许久未曾迎着清晨的朝霞起床,踏在沾满露珠的青草间,逝去的岁月细细回味竟如此令人流连忘返。

    树篱内,有些看来更像是从地底上长出来而不是盖上去的小屋,围成一个圈。它们的墙壁是用从森林里砍伐的原木做的,一根根竖直摆放,缝隙中则塞满泥土。每间小屋都有一扇门,门矮的只有爬行才能通过,没有窗户。炊烟透过茅草屋顶袅袅上升,在没有风的日子里,如果从远处望来,村庄就像是草原上正在熄灭的火堆,上方缭绕着最后一丝烟尘。
    引自第79页

    这样的小房子好可爱。

    2017-05-05 02:05:51 回应
  • 第110页
    当第一个人被创造出来的时候,他独自在广袤的森林和大地上游荡,他非常担忧,因为他不记得昨天,也无法想象明天。神明看见了,于是他派变色龙去给这第一个人类(一个纳迪人)送信,说永远都不会有像死亡这样的事情发生,明天会像今天一样,日子将永无止息。 “变色龙出发很久以后。”吉比说,“神明又派出一只白鹭去送信说将会有一种叫作死亡的事情发生,有时,明天将永不到来。‘哪个口信先抵达,’神明警告说,‘哪一个就算数。’ 变色龙是个懒惰的家伙,它一心就知道吃,只肯伸着舌头捕食。它在路上荒废了那么多时间,所以只比白鹭早那么片刻来到那个人的脚边。 变色龙开始说话,但它却开不了口。因为它太急于想要说出代表永生的口信,而且要赶在白鹭之前,所以它结巴着,只是愚蠢地变着颜色,变了一种又一种。于是白鹭就镇定自若地开口,说出了死亡的口信。”
    引自第110页

    这个故事太开爱啦

    2017-05-06 03:35:43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