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玫瑰与白玫瑰 (4)

  • 第1页 红玫瑰与白玫瑰
    灯光之下一见王娇蕊,去把他看呆了。她不知可是才洗了澡,换上一套睡衣,是南洋华侨家常穿的沙笼布制的袄裤,那沙笼布上印的花,黑压压的也不知是龙蛇还是草木,牵丝攀藤,乌金里面绽出橘绿。衬得屋里的夜色也深...
  • 第1页 红玫瑰与白玫瑰
    阿妈出去了,振保吃着饼干,笑道:“我真不懂你了,何苦来呢,约了人家来,又让人白跑一趟。”娇蕊身子往前探着,聚精会神考虑着盘里的什锦饼干,挑来挑去没有一块中意的,答道:“约他的时候,并没打算让他白跑...
  • 第1页 红玫瑰与白玫瑰
    “我的一生,三言两语就可以说完了。”
  • 第1页 红玫瑰与白玫瑰
    王太太道:“新近减少了五磅,瘦多了。”士洪笑着伸过手去拧了拧她的面颊道:“瘦多了?这是什么?”他太太瞅了他一眼道:“这是我去年吃的羊肉。”

绿山墙的安妮 (2)

  • 第1648页 小学校里的大风波
    非常美妙的一本书,喜欢里面描写的每一个场景。描述学校生活的这个章节深深吸引了我。
  • 第1361页 期待的喜悦
    “噢, 马瑞拉,期望也可以得到一半的快乐。”安妮大声说道,“你也许得不到那个东西;但是什么也阻止不了你期望它们时所产生的快乐。林德太太说:‘一生无求的人是幸福的,因为他们不会失望。‘可是我觉得一生无...

兔子什么都知道 (1)

  • 第1202页 给兔小白的情书
    亲爱的小白,真正拥有过的事物是不可能完全消逝的。因为我现在和你拥有快乐,因此即便快乐有一天走掉了,我们也拥有走掉的快乐。即便那些快乐看起来好像都只是一眨眼的事,但还好有你陪我一起眨眼睛。 还是我总舍...

夜航西飞 (6) 更多

  • 第110页
    当第一个人被创造出来的时候,他独自在广袤的森林和大地上游荡,他非常担忧,因为他不记得昨天,也无法想象明天。神明看见了,于是他派变色龙去给这第一个人类(一个纳迪人)送信,说永远都不会有像死亡这样的事...
  • 第79页
    布勒对我忠心耿耿,但我从未觉得它是条感性的狗,它太粗野、太强壮,也太好斗。它对生活抱着怀疑态度。 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
  • 第43页
    我经常在那里降落,当我向地面滑行的时候一般都能在那块空地上看见狮子。有时它们像狗一样踱着步,漠然而懒散,也有时它们会停下来坐着,悠闲地坐成一群:雄狮、母狮和幼崽瞪着飞机。 如果坐在车内,有时你可以带...
  • 第29页 黑水热患者死亡
    炙热的晚风在空地周围的刺柏和灌木丛间徘徊不去,夹杂着沼泽地与维多利亚湖的味道,还有野草丛、酷热旷野与纷乱灌木丛的气息。它抽打着火把,紧攥住机身。但这风里还夹杂着孤独以及迷惘,仿佛它的经过只是无果的...
  • 第21页 来自南格威的消息
    不得不说博瑞尔·玛卡姆是个很有表达天赋又感知力很强的作家。我深深喜爱上她的描述。她把我们肉眼能看到的、看不到的,心灵能感受到的、感受不到的,统统自然真切的呈现了出来。 但飞越牢不可破的黑暗,没有冰冷...
  • 第28页 黑水热患者死亡
    本以为我不会喜欢这本书,因为尝试打开从第一页读,耐着性子读了十来页还是喜欢不起来,本来打算要放弃。今天做家务时随便的放上它的电子书,听到第三章《旷野的印记》时,突然开始喜欢上了它。尤其听到第二章《...

梁实秋散文 (3)

  • 槐园梦忆
    然后低声的呼唤她几声,我不敢高声喊叫,无此需要,并且也怕惊了她;然后我把一两个星期以来所发生的比较重大的事报告给她,我不能不让她知道她所关切的事; 莎士比亚在《李尔王》五幕三景有一句话: Her voice w...
  • 第1页 雅舍
    雅舍的位置在半山腰,下距马路约有七八十层的土阶。前面是阡陌螺旋的稻田。再远望过去是几抹葱翠的远山,旁边有高粱地,有竹林,有水池,有粪坑,后面是荒僻的榛莽未除的土山坡。因为屋内地板乃依山势而铺,一面...
  • 第20页 散步
    清晨走到空旷处,看东方既白,远山如黛,空气里没有太多的尘埃炊烟混杂在内,可以放心地尽量地呼吸,这便是一天中难得的享受。 太阳一出山,把人影照得好长,这时候就该往回走。再晚一点便要看到穿蓝条睡衣睡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