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 (1)

  • 第1页
    这是最糟糕的时代,这是最糟糕的时代。又在重演。世间种种正在土崩瓦解,过去是这样,将来也是这样,本质使然。

我们梦想的未来都市 (4)

  • 第13页
    1968年,日本未来学会成立。如果说建筑师的语言中有某种现实性的话,以1964年东京奥运为目标的“东京大改造”,与经济景气支持下所兴起的建设热潮间的重合,或许也暗示了未来学所将到达的高峰。插画家真锅博的作...
  • 第11页
    建筑评论家班纳姆(《Reyner Banham)《在《巨型结构》这本书中曾提出“过于巨大的建筑物必然会导致灭亡”这样的论点,同时揶揄地比喻“巨型结构是近代的恐龙”。他认为这种趋向一开始是以柯布西耶等建筑师作为先...
  • 第10页
    担任会场总体计划策划的建筑师是丹下健三,他引入自动步道,让整个博览会场与未来的都市计划重合。因此可以说,1970年的大阪世博会,是真正投入了日本建筑界的明星队,直接地让建筑梦想具体成形。现在因为电脑或...
  • 第7页
    读浦泽直树的人气漫画《20世纪少年》,就能感觉到其中不断浮现的未来都市景观。例如“朋友”市的基地是个有三角形阴影的大厦——以现实中既有的建筑来说,这与青森的观光物产馆或是被称为“现代金字塔”的平壤柳...

生命的层级 (6) 更多

  • 第118页
    “痛苦表明你并没有忘记,痛苦提升记忆的滋味,痛苦是爱的佐证,‘如果它不足齿数,那就无关宏旨’。”
  • 第116页
    有一个德语单词叫Sehnsucht,它在英语中没有对应的词,意思是“对某样东西的渴望”。它具有浪漫主义的神秘内涵。C.S.路易斯将它定义为人类内心对未知事物“无法纾解的渴望”。似乎德国人才能真正解释清楚它的模糊...
  • 第87页
    悲痛会重置时间,包括它的长度、它的质地、它的功能。今天和明天一样,既然这样,为什么时间被抽离出来,单独命名呢?悲痛也重置空间。你进入了一片新区域,有新地图和新绘图系统。你仿佛在一幅17世纪的地图上寻...
  • 第73页
    我早已明白只有陈词滥调才能表达古已有之的情感——死亡,伤痛,悲怆,伤心,心碎。即便在当今,它们也是无法推脱逃避,或是有药可医的。悲痛是人的一种天性,而不是一种医疗状态。也许有良药可以帮助我们忘记伤...
  • 第34页
    我们生活在平地上,生活在平面上,然而——也因此——我们有所渴求。虽匍匐在地,有时却也能振翅高飞——有人凭借艺术,有人凭借宗教,而大多数人则是凭借爱。但在振翅翱翔的同时也可能会坠落,且鲜少有人能够软...
  • 第16页
    纳达尔说一小时内就能学会摄影理论,一天内就可学会摄影技巧,但是,光感、对坐着被拍摄者的心智的把握和“摄影的心理层面”却是无法教授的。他与拍摄对象闲聊,使其放松,使用灯台、屏幕、面纱、镜子和反射物来...

寻梦芦笛 (1)

  • 第13页
    人类是不自由的生物。无论怎么努力去追求更加美好的生活,都会被自身的愚蠢、卑劣扯后腿。但是,即使是这样的生物,也藏着令人难以置信的产生美的能力。

理想的读者 (3)

  • 第24页
    下再多的苦工,立再大的志向,有再好的参谋,做彻底的研究,有惨痛的人生际遇,读遍世间经典,耳朵会听音乐,品鉴的能力高强,没一件可以保证写得出好的作品。“没笔,没墨,没桌子,没房间,没时间,没安静,没...
  • 第12页
    身陷无常与诸般恐惧之中,备受威胁——失去、变异,以及内外泉涌不绝、无可慰藉的痛苦,读书的人至少确知,此时彼地,尚有几处安稳的净土。
  • 人是阅读的动物
    我们来到人世,随时随地都在找故事讲,万事万物无不要读:读大地,读苍穹,读人脸。当然,还有读我们这一物种创造出来的图像和文字。我们读自己的人生和别人的人生,读亲身所在的社会和远在天边的社会,读画面和...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69 70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