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道尔夫 (1)

  • 第34页
    有许多话会长久不说出来,可是一说出来,就永远会重复下去。

生活在别处 (1)

  • 第151页
    他对自己说人只有完全处于他人之中时才开始成为完全的自己。

废都 (1)

  • 第467页
    是完成了一桩夙命呢,还是上苍的一场戏弄呢?一切都是茫然,茫然如我不知生前为何物所变,死后又变为何物。...记住在生命的苦难中又唯一能安妥我破碎了的灵魂的这本书。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1)

  • 第13页
    人一悲伤是从心里先涌上来的,可是不能就把“心”字先强调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