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mourrrrrr对《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的笔记(6)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 书名: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 作者: 周濂
  • 页数: 306
  • 出版社: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2-4-1
  • 第9页
    我曾经一度认定,没有人可以仅凭一己之力站立,每个人都在寻造找那个可以用尽全身力气去拥抱的对象,并且希望这个拥抱可以让自己变的安全、强大甚至完美。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认同昂山素季的这个说法:"真的改变是通过理解、同情、正义、爱心后的内在变化。"只有经历了如此这般的内在变化,你才会和自己停战,才能够学会"不自负、不迟疑、也不傲慢"地与世界媾和。小志个体,大到国家,概莫能外。
    引自第9页
    2012-09-15 15:55:01 回应
  • 第16页
    伏尔泰说:"真正的喜剧,是一个国家的愚蠢和弱点的生动写照"
    引自第16页

    不知怎么就想到了不列颠几个著名的喜剧。

    然而他们没有想过,历史往往不会精挑细选,为每个人的功过得失仔细打分,而是一股脑地进行打包处理
    引自第16页

    从一个极端行至另一个极端真是很容易。太过"众人皆醉我独醒"也未必是好事儿,更重要的是你可能还没那么自认为的"醒"。

    2012-09-15 16:03:35 回应
  • 第83页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齐泽克的意思是,无论是高贵的谎言还是冷酷的意识形态,其实都不必费尽巴拉地维持它的表面光鲜亮丽,一个不再被人们认可或相信的意识形态仍旧可以继续发挥政治和社会价值分配的功能,哪怕它看上去漏洞百出、苟延残喘,但只要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它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它仍然功能健全、运转良好,这才是意识形态的本来面目。
    引自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2012-10-04 13:07:17 回应
  • 第99页
    适度的痛苦让人喋喋不休,而太多的苦难则让人默默忍受。
    引自第99页
    2012-10-07 14:55:54 回应
  • 第88页
    网络虽然拓宽了我们的视野,却没有真正拓宽我们的世界,它所实现的联合更像是"有限人的有限联合"。
    引自第88页
    2012-10-07 14:59:52 回应
  • 第76页
    与此相对,那种用尽一切力气、寻找一切机会去放声大笑的生活恰恰是活在当下的反应,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约翰•密尔说:"假如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被任何在那一刻比我们强大的东西剥夺走一切,那么我们的生活的意义就只剩下满足于当前这一瞬间了。"这个比我们更为强大的、随时可以剥夺走一切的东西在密尔的心中是利维坦式的国家,但它同样也可以是逝者如斯夫的时间,是不可测的命运,是时有时无稍纵即逝的才情。。。。。不管是一个人,或者一个民族,如果缺少深厚的哲学传统去沉思命运的无常,没有坚定的宗教信仰去抵御时间的清洗,也没有强健的法治精神和权利意识去抗拒国家的暴力,那么唯一可做的事情就是歇斯底里地狂欢和饕餮,起哄或围观。
    引自第76页
    2012-10-07 15:11:0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