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10) 更多

  • 第235页
    就像你过去所做的那样,看着我的脸,与我四目相接,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最后一章不舍得看完但还是走向结束。我从一开始就喜欢这个故事,因为我太喜欢暗暗喜欢一个人时那些所有细腻的、辗转反侧的、别扭的、紧张的、...
  • 第229页
    我们随时就要道别。突然间,我生命的一部分就要被带走,再也不会归还。 (2回应)
  • 第227页
    在我死去的时候,你是我唯一想要道别的人。唯有那时,我称之为「我的人生」的这个东西才有意义。万一我听到你过世的信息,我所知道的我的人生,还有那个此刻正在跟你说话的我,将不存在。 (1回应)
  • 第224页
    我们会像小广场上那些面对皮亚韦纪念碑而坐的老人,谈起两个年轻人过了几周快乐的日子,然后在往后的人生里,将小棉花棒浸入那一碗快乐,生怕用完;每逢周年纪念也只敢喝像顶针那么大的一小杯。
  • 第194页
    经过了这么许多年,如今我仍然觉得我听到两个年轻人在即将破晓的时候,用那不勒斯语唱这些字句的声音。他们在古罗马的暗巷里相拥,一次一次吻着彼此,不知道那是他们能够做爱的最后一次。 "明天我们去圣克雷芒吧。..
  • 第175页
    我们拿着前往不同目的地的往返票一起私奔。
  • 第174页
    我未曾在这个世界旅行。但我爱这个世界。一旦学会如何说这个世界的语言,我将更爱它——因为这就是我的语言,一种以戏谑偷渡最深渴望的说话方式。不是因为替我们唯恐造成惊吓的东西戴上一抹微笑比较安全,而是因为欲...
  • 第162页
    他带着他的手稿,他的太阳镜,我们关上旅馆房间的门。像两根通了电的电线。我们走出电梯门。对每个人笑容可掬。对旅馆员工。对街上到花饭。对报亭的姑娘。 你微笑,世界也会报以微笑。"奥利弗,我好幸福。"我说。 ... (2回应)
  • 第154页
    在火车上,我告诉他,有一天我们还以为他溺水了,那天我是如何决心央求父亲尽可能召集渔夫去找他。等渔夫找到他,在我们的海滩上点燃一堆柴,我要从厨房拿来玛法尔达的刀子,割下他的心脏,因为那颗心脏和他的衬衫是...
  • 第28页
    我能够轻易将自尊丢在他脚边,只要他愿意弯腰捡起来,我将心满意足而别无所求。 I would have been satisfied and asked for nothing else than if he’d bent down and picked up the dignity I could so effortle...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6) 更多

  • 第76页
    与此相对,那种用尽一切力气、寻找一切机会去放声大笑的生活恰恰是活在当下的反应,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约翰•密尔说:"假如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被任何在那一刻比我们强大的东西剥夺走一切,那么我们的生活的意...
  • 第88页
    网络虽然拓宽了我们的视野,却没有真正拓宽我们的世界,它所实现的联合更像是"有限人的有限联合"。
  • 第99页
    适度的痛苦让人喋喋不休,而太多的苦难则让人默默忍受。
  • 第83页
    齐泽克的意思是,无论是高贵的谎言还是冷酷的意识形态,其实都不必费尽巴拉地维持它的表面光鲜亮丽,一个不再被人们认可或相信的意识形态仍旧可以继续发挥政治和社会价值分配的功能,哪怕它看上去漏洞百出、苟延残喘...
  • 第16页
    伏尔泰说:"真正的喜剧,是一个国家的愚蠢和弱点的生动写照" 不知怎么就想到了不列颠几个著名的喜剧。 然而他们没有想过,历史往往不会精挑细选,为每个人的功过得失仔细打分,而是一股脑地进行打包处理 从一个极..
  • 第9页
    我曾经一度认定,没有人可以仅凭一己之力站立,每个人都在寻造找那个可以用尽全身力气去拥抱的对象,并且希望这个拥抱可以让自己变的安全、强大甚至完美。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认同昂山素季的这个说法:"真...
<前页 1 2 3 4 5 6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