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睡半醒四倍速对《与社会学同游》的笔记(15)

半睡半醒四倍速
半睡半醒四倍速 (任何节约归根到底是时间的节约)

读过 与社会学同游

与社会学同游
  • 书名: 与社会学同游
  • 作者: [美] 彼得·L.伯格
  • 副标题: 人文主义的视角
  • 页数: 272
  • 出版社: 北京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4-10
  • 第15页

    我的解释是社会学是理解人与社会的一种觉悟、一种知识、一种人文修养。

    2017-09-20 19:10:00 回应
  • 第27页
    一切世界观都是许多人共谋的结果。一门学问里的观点也可以说是许多人共谋的结果
    2017-12-16 18:47:36 回应
  • 第3页
    如今,在美国,有些社会学家受政府雇佣,那是为了规划更加适合国民居住的社区;另一些受政府雇佣,那是为了把敌对国家从地图上勾销,一旦形势需要,他们就会为此而贡献力量。
    2017-12-16 18:57:22 回应
  • 第16页
    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学家太迷恋方法论问题,失去了对社会的兴趣,这种情况时很明显的,在美国尤其突出。结果,他们并没有发现社会生活中任何意义重大的东西,因为科学工作和恋爱一样,专注技巧反而会造成失败。
    2017-12-16 19:26:17 回应
  • 第20页
    游戏的方式多种多样。重要的不是否定别人的游戏,而是清楚知道自己的游戏规则。
    2017-12-16 19:32:54 回应
  • 第22页
    他注意的焦点不是人们所作所为的终极意义,而是行为本身,他把某人的某一行为看作人类无比丰富的行为的又一例证。
    社会学家的问题万变不离其宗:“人们如何互动?”“他们的关系如何?”这些关系在机构里是如何被组织的?"“推动人和机构前进的集体观念是什么?”
    社会学令人神往的一面是:其视角使我们用新的目光是审视我们生活于其中的非常熟悉的世界。
    我们可以说,社会学的首要智慧是:事物并非表面看上去的样子。

    2017-12-16 19:37:15 回应
  • 第45页
    索塔斯·凡勃仑。他鞭笞“炫耀性消费”的现象,反对中产阶级追求“优雅事物”的热情;他从操纵和浪费的方面来分析经济过程,揭示美国人一味追求生产力的民风,他揭露房地产投机的种种花招……
    然而,凡是有思想的地方,凡是思想摆脱了虔敬目光的地方,我们都可以更加清楚地观察社会现实,和那些把华丽辞藻塑造的形象当做生活真相的人相比,我们要略胜一筹。
    社会学的认识本身就敌视革命的意识形态,这并不是因为社会学有一种保守的偏向,而是因为它不仅看穿了对现状的幻灭感,而且看穿了对未来的虚幻的期待,须知,虚幻的期待就是革命者习惯性的精神营养。……然而,完全的思想尊敬必然意味着社会学的死亡。真正的社会学研究在极权主义的国家很快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纳粹德国就是很好的例子。社会学的认识有一个隐含的意义:对警察和其他公共秩序的守护者的头脑而言,它始终是一个潜在的危险,因为它总是倾向于使绝对正确的断言中性化,而警察等守护者的头脑总是以这样的断言为依托。
    2017-12-16 20:25:07 回应
  • 第67页
    此刻我们感兴趣的是,这个位置如何告诉个人他能够做什么,他能够指望从生活中得到什么。人在社会里的位置就在特定社会力量的交叉点上。一般地说,如果忽视这些力量,人就要遭遇风险。人只能够在社会仔细界定的权利和威望体系里活动。人一旦知道如何给自己定位,他也就同时意识到,面对自己的命运时,他实在没有多少用武之地。
    西方民主国家的意识形态强调自愿顺从法定的规则,所以始终存在的官方暴力就容易被忽视。
    一望而知,求得共识的压力难以避免,深层的奥秘可能是:人极其渴望被群体接受,无论周围的群体是什么样的群体。……在各种初级群体里,讥讽和闲话是社会控制的有力工具。……毋庸赘述,闲言碎语在小型社群里特别有效;在这里,大多数人的生活都处在邻居高度的注视和检视之中。在这样的群体里,闲话是重要的传播渠道,对维持社会结构意义重大。任何智力正常的、有传输路径的人都可以有意识的操纵讥讽和闲话。
    2017-12-16 21:20:42 回应
  • 第74页
    你可以做一个有益的练习,把你在一个星期里和这个政法体系抵牾的事情记录下来,包括把财务方面的问题也记录在案,那将有利于你了解生活在这个圆圈里收到的压力。
    2017-12-16 21:37:44 回应
  • 第103页
    换句话说,当他认为自己的行为别无选择的必然时,他就是在自欺欺人(更加准确地说,他被社会欺骗了)。这就是说,一切制度结构都必然依赖欺骗,社会上的一切存在物都带有一点自欺的成分。这个闪光的洞见乍一看令人十分压抑,但正如我们所见,它实际上使我们管窥到另一个观点:社会的决定力量并不像我们所料的那样强大。
    2017-12-16 21:43:22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