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靑对《鲤·我去二〇〇〇年》的笔记(9)

曼靑
曼靑 (世上最短的咒语是一个人的名字。)

读过 鲤·我去二〇〇〇年

鲤·我去二〇〇〇年
  • 书名: 鲤·我去二〇〇〇年
  • 作者: 张悦然 主编
  • 页数: 176
  • 出版社: 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 出版年: 2019-11
  • 第1页 卷首

    1990年代之于我,是一个广阔无边的世界,之于他们则是那些被翻过去的历史中的一页,而且因为离得太近,缺乏诗意和神秘。

    2019-12-10 18:07:26 回应
  • 第2页 卷首

    1990年代里有我的少年时代。如果说它有什么特别,或许是当时的我曾产生种错觉:不仅是我或者我的同学,而是整个国家都处于一种少年时代里。我和所有人起,发现着那些闯进视野的新事物。我在学习使用金钱,大人们也在学习使用金钱我吃第一块肯德基炸鸡的时间也是我爸爸吃第一块肯徳基炸鸡的时间。

    2019-12-10 18:09:23 回应
  • 第3页 卷首

    它向我证明,未来的人是会惦记从前的人的,如果可以,他们会想办法给从前的人送些礼物。也许更重要的是,任何过去的时间从未真正闭合。它敞着口,等待接纳一份遥远的祝福。

    2019-12-10 18:11:31 回应
  • 第37页 底色

    1990年代对我来说,有一层类似车祸时候的濒死体验的光晕那时候会不自觉地受周围年长一些人事的影响,想加速长大,去体验看到更多的东西。那时候看过的电影和书都印象深刻,成了一种抹不掉的底色。哪怕是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自由长大的人,也不一定不能适应后来更趋于正常的成长路径,那层光晕最后成了一层保护,存留至今。

    2019-12-11 11:04:30 回应
  • 第65页 毕赣:九十年代很短暂,那是一种更严肃的复杂

    我对香港回归的印象就是,因为要庆祝,我奶奶她们都去跳舞去了,会打腰鼓,跳那种欢迎的舞蹈。香港回归对我来说,小时候的记忆是这是一个要接回家的人的感觉。

    2019-12-11 11:20:28 回应
  • 第73页 笛安:在末世氛围中讨论终极命题的少女是最美的存在

    李敬泽曾说:“80年代有很多人认领,90年代好像变成了无人认领的年代。无人认领一定程度上是因为90年代远未终结。” 大规模的基础建设、与国际接轨的强烈渴望、流行文化的空前繁荣、社会阶层的剧烈震荡,就像青春期野蛮生长的骨骼,夜深时免不了会有生长痛。因此,由当时正值青春期的80后来构建1990年代的叙事其实也并不可疑。

    2019-12-11 11:32:01 回应
  • 第80页 笛安:在末世氛围中讨论终极命题的少女是最美的存在

    香港回归本来也是件欢乐的事,但我们马上要期末考试,我就不怎么欢乐了。我当时在上初二,物理学得一塌糊涂,永远数不清定滑轮还是动滑轮上到底有几根线,那种绝望淹没一切。

    2019-12-11 11:42:29 回应
  • 第80页 笛安:在末世氛围中讨论终极命题的少女是最美的存在

    要想打败一个运气一直特别好的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运气比他还好。

    2019-12-11 11:44:05 回应
  • 第93页 恋物癖与纳骨堂

    听说动物会在山林里开辟兽道,并非毫无规律地横冲直撞。生物的属性里,有很强烈的一部分本能,就是把肢体放入轨道。

    末班车就是我的兽道。末班车也是座城市最后的温柔,廉价、虚伪,但实用。

    2019-12-12 12:40:36 回应

曼靑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620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