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25) 更多

  • 33%
    天生自然的生物学,可能性几乎无穷无尽。然而,文化却要求必须实现某些可能性,而又封闭了其他可能性。
  • 31%
    纵观历史,几乎所有社会都会以“污染”和“洁净”的概念来做出许多社会及政治上的区隔,而且各个统治阶级利用这些概念来维系其特权也是不遗余力。
  • 28%
    智人的社会秩序是通过想象建构,维持秩序所需的关键信息无法单纯靠 DNA 复制就传给后代,需要通过各种努力,才能维持种种法律、习俗、程序、礼仪,否则社会秩序很快就会崩溃。
  • 27%
    身为人类,我们不可能脱离想象所建构出的秩序。每一次我们以为自己打破了监狱的高墙、迈向自由的前方,其实只是到了另一间更大的监狱,把活动范围稍稍加以扩大。
  • 26%
    我们常常告诉朋友要“随心所欲”,但这里的“心”就像是个两面间谍,听从的常常是外面那些主流的虚构故事。于是“随心所欲”不过也只是结合了 19 世纪浪漫主义与 20 世纪的消费主义,再植入我们的脑海罢了。
  • 25%
    我们相信某种秩序,并非因为它是客观的现实,而是因为相信它可以让人提升合作效率、打造更美好的社会。
  • 25%
    不管是汉谟拉比还是美国的开国元勋,心中都有个想象的现实,想象着这个世界有着放诸四海皆准、永恒不变的正义原则(例如平等或阶级),但这种不变的原则其实只存在于智人丰富的想象力里,只存在于他们创造并告诉...
  • 22%
    我们从农业革命能学到的最重要一课,很可能就是物种演化上的成功并不代表个体的幸福。研究像小麦和玉米这些植物的时候,或许纯粹的演化观点还有些道理。但对于像是牛、羊、智人这些有着复杂情感的动物来说,就必...
  • 21%
    我们以为自己省下了时间;然而,我们其实是把生活的步调加速成过去的十倍快,于是我们整天忙忙碌碌、焦躁不安。
  • 20%
    其实人类在历史上一直不断重蹈覆辙,道理都相同:因为我们无法真正了解各种决定最后的结果。
  • 19%
    如果要衡量某种物种演化成功与否,评断标准就在于世界上其 DNA 螺旋的拷贝数的多寡。
  • 18%
    在我们远古祖先所狩猎采集的成千上万物种中,适合农牧的只有极少数几种。这几种物种只生长在特定的地方,而这些地方也正是农业革命的起源地。
  • 2%
    在历史的路上,有三大重要革命:大约 7 万年前,“认知革命”( Cognitive Revolution )让历史正式启动。大约 12000 年前,“农业革命”( Agricultural Revolution )让历史加速发展。而到了大约不过是 500 年...
  • 18%
    即使到了今天,虽然人类有着种种先进科技,但食物热量超过 90% 的来源仍然是来自人类祖先在公元前 9500 年到公元前 3500 年间驯化的植物:小麦、稻米、玉米、马铃薯、小米和大麦。在过去 2000 年间,人类并没有驯...
  • 18%
    在认知革命发生的时候,地球上大约有 200 属体重超过 50 公斤的大型陆生哺乳动物。而等到农业革命的时候,只剩下大约 100 属。换句话说,甚至远在人类还没有发明轮子、文字和铁器之前,智人就已经让全球大约一半...
  • 16%
    如果澳大利亚的物种灭绝只是单一事件,对于人类的无辜或许我们还能姑且信之。但翻开历史记录,智人看起来就是个生态的连环杀手。
  • 9%
    据我们所知,过去想要改变社会结构、发明新科技或是移居到新的地点,多半是因为基因突变、环境压力,而不常是因为文化的理由。正因如此,人类才得花上几十万年走到这一步。
  • 8%
    标致公司只是我们的一个集体想象,这种想象在法律上称为“法律拟制”( legal fiction )。像是公司,我们没办法明确指着它,它不是一个实体对象,而是以一种法律实体的方式存在。
  • 7%
    即使到了今天,人类的团体还是继续受到这个神奇的数字影响。只要在 150 人以下,不论是社群、公司、社会网络还是军事单位,只要靠着大家都认识、彼此互通消息,就能够运作顺畅,而不需要规定出正式的阶层、职称、...
  • 5%
    在过去 3 万年间,智人已经太习惯自己是唯一的人类物种,很难接受其他可能性。对智人来说,没有其他同属人类的物种,就很容易让人自以为是造物的极致,以为自己和其他整个动物界仿佛隔着一条护城河。于是,等到达...
  • 5%
    现实的生物界限并不是非黑即白,而有重要的灰色地带。只要是由共同的祖先演化出的物种(例如马和驴),都曾有某段时间就是同一物种的不同族群,像是斗牛犬和西班牙猎犬。而必然有某个时点,虽然这两个族群的差异...
  • 4%
    有学者认为,烹调技术的发明,与人体肠道缩短、大脑开始发育有直接关系。不论是较长的肠道或是较大的大脑,都必须消耗大量的能量,因此很难兼而有之。而既然有了烹调,人就能缩短肠道、降低能量消耗。
  • 3%
    对智人来说,大脑只占身体总重约 2%~3% ,但在身体休息而不活动时,大脑的能量消耗却占了 25% 。相比之下,其他猿类的大脑在休息时的能量消耗大约只占 8% 。因为大脑较大,远古人类付出的代价有两种:首先是得花...
  • 2%
    从同一个祖先演化而来的不同物种,会属于同一个“属”。
  • 2%
    生物学家把所有生物划分成不同的“物种”。而所谓属于同一物种,就是它们会彼此交配,能够产出下一代。

不要和你妈争辩 (9) 更多

  • 89%
    我总是率直、尖锐、黑白分明。而她就是我全部的缤纷色彩。
  • 85%
    我对你的爱就像是一列失控的火车,轰隆隆地驶过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这份爱并不是在我内心逐渐生长而成的,它自外而内地瞬间将我击倒,让我举手投降。它是一种持续不断的紧急状态。
  • 81%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我们突然开始缺少时间,缺少精力,不断推迟这件事,忽略那件事。我们成了大人。
  • 73%
    我不想骗你说世界上不存在邪恶。善恶相伴而来。有时候世界充满了无法理解、不可接受、无法改变的恶,以及暴力、不公、贪婪和盲目的怒火。
  • 30%
    在为人父母之前,我们想当然地以为所有父母都是超级英雄。养孩子这件事听起来很难,但我们天真地寄希望于大自然的神秘力量帮忙解决这个问题。
  • 14%
    总有一天我会发现,就在一眨眼的工夫,你已经长大成人了。
  • 14%
    总有人问我,遇到你妈妈之前我的生活是怎样的,而我的回答是,遇到她之前我没有生活。
  • 13%
    这些年人类对装修这件事过于严肃了,结果就是“解读行为背后的潜台词”变成了全国性的娱乐活动。
  • 5%
    我们整天提心吊胆,小心翼翼,手足无措,生怕犯任何一个微小的错误,生怕对你还不够好。在为人父母之前的黄金岁月中,我们简直是世界上最自恋的一代人;而有了你之后,我们才意识到自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

鞋带 (12) 更多

  • 79%
    我当时很年轻,我为你着迷,那时我并不知道这种迷恋是多么偶然的事。
  • 74%
    到了我这个年纪,很容易把怀疑变成推论,把推论当成事实,最后成为一种顽固的念头,挥之不去。
  • 72%
    那些话是她写的,但又不是她了,那是已经不属于她的声音,那是过去的遗迹。
  • 54%
    有一种距离比遥远的路途、光年更能使人们分离,那就是变化。
  • 44%
    每次她平静下来,我总觉得她失去了一些东西,在以前的时光里曾经吸引过我的东西。她以前从来都不会这样,是我毁了她,然而,她的这种自我毁灭让我更有理由远离她。
  • 40%
    这一切让我害怕,但却没有让我动容,她的痛苦没有进入我心里,变成我的痛苦。我处于一种陶然的状态之中,那种惬意像一件防护服一样包裹着我。
  • 39%
    在那个年代,婚姻作为一种机制已经陷入了危机,家庭也奄奄一息,对伴侣忠诚是小资产阶级价值观。她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她只希望我们的小家庭能健健康康、幸幸福福,她希望我们永远忠于彼此。
  • 35%
    在那些做了记号,标注感叹号的话里,我找不到任何有共鸣的东西(那些优美的语句怎么了?它们当时那么打动我,怎么会失去意义,或者说为什么会变得面目全非、尴尬又可笑呢?)。
  • 35%
    我不想追寻作者当时的心境——这些作家都已经被人遗忘了,书页也泛黄了,书中的观点也已经过时,不符合现在的文化主流——我回忆的是当时自己的心境,就是那时候我赞同的东西,我的信仰、思想和未来。
  • 9%
    你把我们当作绊脚石,妨碍你走向幸福的生活,你觉得我们是一个陷阱,抑制你享受的欲望,你把我们当作非理性、错误选择的结果。一开始,你就对自己说:我要抽身而出,即使这样会要了他们的命。
  • 7%
    你要逃离我们的小世界,和你的新欢走进一个更广阔的天地。在你眼中,我们是你浪费了的青春的证据,你把我们视为疾病,会阻碍你成长,而你想摆脱我们,你想挽回你失去的一切。
  • 3%
    你镇定自若地胡说八道了很久,你引经据典,说我们一结婚就被禁锢在了各自的角色里——丈夫、妻子、母亲、父亲和儿子,你把我们——我、你和我们的孩子——描述成一台机器的齿轮,被迫重复着机械动作,这没有任何...

我将独自前行 (13) 更多

  • 59%
    人与人之间,无论多么亲密,都不会真的不分你我,那都是两个人。意识到这一层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很多岁月流走了。
  • 47%
    既然无论怎么追寻亦难企及,桃子曾经的梦想就都渐行渐远,褪去了鲜艳诱人的色泽。
  • 44%
    围绕自己的现实太煞风景、太暗淡,桃子搞不清自己是否真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反倒是隔了岁月光阴的过往,色泽鲜艳地在心里复苏。桃子浅浅地意识到,是自己将过往恣意地回味,是自己为过往戴上了一层美丽的装饰,可...
  • 42%
    进入老年后,无论自己多么想装模作样,最终从身体满溢而出的都是最真实的老态。
  • 41%
    这种只是观察别人的人生,只是自问然后自答的人生,完全是一种无增无减、自我内部收支平衡的人生,一种在时光的流逝中,仿佛沉淀在河流底下的停滞不前的人生。
  • 40%
    即使在旁人看来毫无意义,可是自己还是能全心投入,那才是人最幸福的时刻吧。
  • 38%
    这个女人身上自有属于她的时间在流淌,她自有她的人生路要走,现在是在中途,但终将奔向不知在何方的终点。
  • 36%
    在暗无天日的悲伤与寂寞中,直面自己内心泛滥的情绪,面对它,感受它,搓揉它,像将生皮加工成熟皮的过程,这时候突然就出现了一点柔和的烛光。
  • 34%
    每个人都以自己的一生为代价而得到些许感悟,甚至可以说,也许就是为了在人生走向终点时寻找到这么一点点感悟而埋头操劳这一生。
  • 18%
    桃子总觉得“衰老”是接受失去,是忍耐寂寞,而此刻却感受到些微的“希望”。“这不是挺快意的吗?无论到多少岁,人们对于了解和懂得以前不懂的事儿都觉得快乐。”
  • 15%
    她意识到如影随形可相依偎的只有渐渐袭来的衰老。
  • 13%
    就是说,孤独的人不仅仅是我啊,大家都一样啊,天底下大多数事情都是循环重复的,奶奶和我,隔了70年的时光而同病相怜。
  • 10%
    鱼刺卡在喉咙里,吃一口白米饭就能吞下去;语言哽在心头,却无计可施,小桃子很为难。

天空的另一半 (9) 更多

  • 41%
    漠然也是一种残酷,只是更加温和也更加广泛而已。
  • 36%
    正因为女性性征是如此神圣,强暴成为保守社会的战争工具。这种以贞操来评判女性的道德规范,表面上看是保护女性,事实上却创造了让妇女惨遭有系统奸污的环境。
  • 36%
    荣誉谋杀的矛盾在于,道德规范最为严格的社会,却准许最没道德的行为:谋杀。
  • 30%
    在贫穷国家,首都之外的法律形同虚设。我们有时候觉得,西方人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改变不公平的法律上,在改变文化方面却显得力不从心,比如说兴建学校或协助民间草根运动。
  • 28%
    摧毁女性、操控女性、贬损女性,让女性受限于传统定位的,正是暴力的机制。 ——伊芙·恩斯勒,《回忆、独白、宣言与祈祷》
  • 22%
    讲理的人会调适自己以适应世界,不讲理的人企图调整世界来适应自己,因此所有的进步都有赖于不讲理的人。 ——萧伯纳
  • 17%
    在贫穷国家,法律通常无关痛痒,首都之外的地方更是如此。因此我们的焦点必须放在改变现实状况上,而不是改变法律上。
  • 3%
    19世纪,核心的道德挑战是奴役制度;20世纪,则是对极权主义的抗争。我们相信在迈入21世纪后,最重要的道德挑战将会是全球对性别平等的奋力追求。
  • 2%
    当一名重要的异议分子在异国遭逮捕时,我们会写一篇头版新闻;而当10万名女孩常态性地遭到绑架及被非法卖到妓院时,我们甚至认为这不是新闻。部分原因在于,我们记者往往善于报道特定日子发生的事件,却疏于报道...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34 35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