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属于我们的世纪 (2)

  • 16%
    他从不在乎花哨的头衔和丰厚的收入;他所追求的是某种无法量化的、哲学上的东西,而这样的目标是永远也无法用世俗的物质来量化的。她对他的长篇大论越来越不耐烦,却把这些话拿来在自己的朋友们面前学舌,用牺牲...
  • 13%
    真实的世界是那样的污秽,灯光不够完美,油漆也斑驳不堪,就连快乐也都不够完整。

刀锋 (3)

  • 90%
    我们在这世界上所珍视的一切美好的,有价值的事物,只能和丑恶的东西共同存在。
  • 43%
    在所有大城市里,总存在着许多自给自足的集团,相互不通音问;它们是一个大世界里的许多小世界,各各过着自己的生活,只有成员和成员之间交往过从;每个小世界是一个孤岛,中间隔着无法通航的海峡。
  • 13%
    好象这孩子灵魂里在模模糊糊追求一种东西,是不是属于一种半明半昧的观念,抑是一种隐隐约约的情绪,我也说不出,而这种追求却使他整个的人得不到宁息,逼着他,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要向哪儿去找。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4)

  • 48%
    人们不需要恐惧未知,但看你有无能力去追求自己的需要与渴望。 我们总是害怕失去,不管是我们的生命、财富,或我们所拥有的一切,可是当我们明了我们的一生和人类历史都是同一只手注写时,恐惧就会消失。
  • 10%
    在生命的重要时刻,我们却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物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谎言。
  • 9%
    绝大多数人似乎都很清楚别人该怎么过活,却对自己的一无所知。
  • 3%
    如果今天我变成一个魔鬼,决定宰了这些羊,一只又一只地宰,它们也要等到大部分羊只都被杀以后才会知道。只因为我能带它们到鲜美的草地去,它们就信赖我,而忘了如何运用自己的本能生存下去。

使女的故事 (12) 更多

  • 89%
    人性是如此容易适应环境,随遇而安,母亲会这么说。人的适应性真是不可思议,只要有些许补偿,对什么都能习以为常。
  • 89%
    即便到了今日,我仍然认为自己说这件事实际上是在夸耀,里面不无自得的成分,因为它清楚表明了我曾处在何种山穷水尽的极端境地,从而使我所做的一切都变得合情合理,情有可原,多么值得。就像在得了一场险些送命...
  • 77%
    我们相信,新的总是胜过旧的。我们是修正主义者,修正的是我们自己。
  • 50%
    我想所有孩子对发生在过去的历史都与我所见略同。只要是虚构的故事,便不会显得那么骇人。
  • 44%
    可疼痛一旦过去,谁又能记在心里?剩下的只是皮肉上的一道暗影,心里是丝毫痕迹不留的。疼痛会在身上留下印迹,但其痛之深,却使之难以被人看清。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 24%
    我们不是新闻人物,我们生活在印刷字体边上无字的空白里。这个空间给予我们更多的自由。我们生活在各种报道之间的空白里。
  • 24%
    我们生活着,一如既往,视而不见。视而不见不同于无知,你得劳神费力才能做到视而不见。
  • 16%
    她们身穿前面有一排纽扣的衬衫,暗示着解开这个字眼随时可能发生。她们可以解开,也可以不解开。她们看起来有能力自行选择。当时我们似乎也能选择。丽迪亚嬷嬷说,从前那个社会毁就毁在有太多选择。
  • 15%
    自由有两种,丽迪亚嬷嬷说。一种是随心所欲,另一种是无忧无虑。在无政府的动乱时代,人们随心所欲、任意妄为。如今你们则得以免受危险,再不用担惊受怕。可别小看这种自由。
  • 15%
    这里同样人迹罕见,同样是一片沉睡不醒的景象。整条街活像个博物馆,又好比建来向人们展示昔日生活方式的城市模型中的一条街道。这里和那些插图、博物馆或城市模型一样,也不见孩子的踪影。
  • 14%
    这些时刻意味着各种潜在的可能,它们好似小小的窥孔,从中让人看到一个个朦胧的希望。
  • 7%
    我知道既有秩序可能会在一夜之间消失。变化可以迅疾如闪电。“这种事不可能在这里发生”的断言并不可靠:只要有相应的环境和土壤,任何事都可能发生。

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 (1)

  • 100%
    就算没做坏事,台风、地震也会侵袭过来的。这就是毫无道理的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