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刑时刻 (8) 更多

  • 第111页
    更多的人,比如约埃尔的父母,一天天茫然地活着,以荒唐的幻觉和错误的信息为生。然而每一天,伴随着不可逆转地加剧的微妙的残忍,旨在造成屈辱和痛苦的法律被一条条通过。
  • 第78页
    一个德国人并不能为数不清的无人性的或冷漠的德国人粉饰什么,但它真的有助于打破一种思维定式。
  • 第58页
    从这方面以及其他很多方面来看,我们大大地退化了,变得冷酷。我们倾向于将“新”囚犯同伴视为异族的、畸形的、累赘的野蛮人,他侵占了空间、时间和面包,不知道心照不宣但牢不可破的共同生存的法则,而且用烦人...
  • 第42页
    今天我没有办法把它们都复述出来:每个记忆都会褪色。尽管如此,我将关于班迪这个男人的记忆视为珍贵之物坚守着,我很高兴能将它们写在纸上,保留下来。我只希望,由于某种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奇迹,这页纸可以到达...
  • 第41页
    营房和工队都充满了匈牙利人,就像在任何共同体中在新来者身上所发生的,匈牙利人迅速被嘲笑、流言蜚语和暧昧的不宽容的气氛所包围。
  • 第26页
    我们很快就学会辨认有意义的殴打,并将它们与源自野性、制造痛苦和羞辱,而且常常导致死亡的那类殴打区别开来。埃迪的这种耳光,类似于你对狗的友好的拍打,或者跟你对驴子的鞭打差不多,用来传达或强调一条命令...
  • 第5页
    时间上的距离或许会使人越发倾向于使事实更加完满,令色彩更加浓烈。但这种倾向,或者说这种诱惑,是写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缺少了它,一个人无法讲故事而只能做记录。
  • 第4页
    我自发选择的情节几乎从不是悲剧性的。它们是奇异而边缘的缓刑时刻,在这些时刻,被压迫的身份能够短暂地重获它的面貌。

时光边缘的男人 (3)

  • 67%
    我一直怀念我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的日子,就像是满篮的李子,我以为永远也拿不完,我可以凭回味那段记忆度过余生,把和她们待在一起的每个日子的细枝末节,反复咀嚼。但人世的悲欢就在于,过去毕竟只是过去,而未...
  • 40%
    人们都在渴望乌托邦,或许这就是一切灾祸的根源,因为每个人的利益出发点是不同的。人类对别人的同理心总是少得可怜,和平就像瓷器一样短暂易碎。
  • 11%
    生活对我们来说,本质上是一种消耗。没有足够的自我来维持漫长的人生,就会很快厌倦生活。尤其是那种日复一日的生活。

地下铁道 (1)

  • 39%
    他们坚持自己的理想,却否定别人同样的理想。

水刀子 (5)

  • 第204页
    泰阳特区的进出管制就跟内华达州和加州一样严格,让这里的居民享受着遗世独立的感觉,仿佛与墙外城市的沙尘、烟雾与沦亡完全无关。
  • 第82页
    当城市赖以为根基的事物开始动摇,让城市居民命悬一线,城市就失去了平衡。
  • 第48页
    由于用现实的眼光看世界,而且全盘接受,因此他从来不会活在虚构的幻想之中,也不会被现实杀得措手不及。
  • 第22页
    所有悲伤和惊恐都离她而去,有如干掉的蛇皮,太狭小太粗粝,再也塞不下她。
  • 第1页
    汗水是身体的历史,被压缩成珠子缀在眉间,化为盐渍沾在衣服上,诉说着一个人为何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方,还有他或她会不会活到明天。

随风飘舞的塑料布 (3)

  • 89%
    就像以前的自己那样,只想聊些开心的事热闹一下,对难以理解的沉重现实视而不见,这不也是这个世界构造的一部分吗?
  • 89%
    人生有时候不得不走在一片连得与失都没有的不毛的荒野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孤独无助地走着,茫然不知所向。
  • 56%
    可是胎儿是另一回事。它并不是被当作可以解读的符号送到这个世界来的,而是一切都要从零开始染色的纯白。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27 28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