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 (7) 更多

  • 46%
    母亲那时说着“瞎了眼就没用了”时的坦然自在的神情仍历历如昨,但她近年也衰颓至极端依赖儿女,无法清晰地思考了。
  • 13%
    树与树间疏疏地间隔开,但夜来时填塞其间的是无尽的、稠密的黑暗。
  • 9%
    你没在梦里出现,但如果我的喜悦是烟,你的存在应该就是那火。也许轻易的抵达就够让我的欢喜充塞整个梦了。
  • 8%
    那时很多事还没发生。但有的事还是提早发生了。你还不懂得时间的微妙。它不是只会流逝,还会回卷,像涨潮时的浪。
  • 6%
    同一与差异。差别的也许只是温度和亮度。 恰巧,历史翻过了一页。
  • 6%
    但你觉得他们和你们其实没有太大的不同,只是对现代生活刻意保持距离。那仿佛就可以维护一种时间的古老刻度,借此守护什么他们认为最值得珍视的。
  • 5%
    稠密的夜包覆过来,有一股湿润的凉意,从敞开的车窗渗了进来。

指匠 (2)

  • 52%
    我无法在整洁而袒露的书纸上,划下第一刀。我几乎害怕书页会发出惨叫,把我的行动暴露。但是,书没有惨叫,而只是叹息,仿佛在盼望着与自身决裂。
  • 32%
    他一关上门,黑暗就变得更深。我的耳中似乎灌满了水或蜡,那是寂静,是我舅舅在这座大宅中长年养出的寂静,就像别人养出开花的藤蔓。

莎拉的钥匙 (4)

  • 第251页
    你就打算姿态轻盈地步入他的生命当中,然后再搅得天翻地覆?
  • 第142页
    有时候,揭开历史的疮疤并非易事。有些未知的故事并不讨人欢喜,面对真相比保持无知还要艰难。
  • 第137页
    此刻正晴空万里,清爽舒适,这里真是她见过最可爱的地方了,战争、仇恨,一切都消亡不再。过去几周她所目睹到的邪恶与丑陋,也不能遮蔽这眼前的花草树木和小动物的天然之美。
  • 第53页
    竞赛馆里现在有上千个饥渴难耐的孩子,他们四处撒野狂奔,他们年纪还太小,不知道正面临着什么大难,以为这不过是场怪诞的游戏罢了。但这场游戏持续得太久了。

失明症漫记 (15) 更多

  • 98%
    我想我们没有失明,我想我们现在是盲人;能看得见的盲人;能看但又看不见的盲人。
  • 63%
    正如人类历史一再证明的那样,坏事带来好事的情况并不鲜见,而人们很少说好事带来坏事,世界就是这样,充满矛盾,对一些事的重视超过了另一些 。
  • 62%
    誓言并不都能兑现,有时候是由于懦弱,有时候是因为我们不曾料到的不可抗拒的力量。
  • 37%
    世界就是这样,真相往往以谎言为伪装达到其目的。
  • 36%
    失明症在蔓延,但不像突然出现的海潮那样汹涌澎湃,摧枯拉朽,淹没一切,而是如同千万条涓涓细流缓缓渗透,逐渐把土地泡软,悄然间把它变成一片泽国。
  • 30%
    威胁没有战胜恐惧,只是把恐惧推进了头脑中最深的洞穴,它像被追赶的动物一样等待进攻的时机。
  • 23%
    我们一切言行的好和坏的结果将分布在,假设以一种整饬均衡的形式,未来的每一天当中,包括那些因为我们已不在人世而无从证实也无法表示祝贺或请求原谅的永无止境的日子。有人会说,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不朽。
  • 13%
    人们都不喜欢别人提及自己的生理缺陷,他完全有理由不高兴,因为这样或那样的生理缺陷一旦被提及,立即由难以察觉变得显而易见。
  • 10%
    我们都是这样的混合物,一半是冷漠无情,一半是卑鄙邪恶。
  • 9%
    失明症是人自身和与生俱来的眼睛之间的私密问题,与别人无关。
  • 8%
    人类思想的盘绕曲折,在其中没有捷径可走。
  • 8%
    还有谁不知道呢,美德在通往完美的道路上总会遇到困难,而罪孽和恶习很受好运垂青。
  • 8%
    自己融入往同一个方向去的人群之中,好像是被那些人拥着往前走,无名无姓,无罪恶感,也无羞耻心。
  • 5%
    随着时代的推移,随着社会的进化和基因的置换,我们最后把道德感与血液的颜色和眼泪的咸淡混为一谈,仿佛这还不够,我们还把眼睛变成了朝向灵魂的镜子,结果它往往毫无保留地展示出我们嘴上试图否认的东西。
  • 2%
    现在,他的情况却相反,他淹没在一片白色之中,这白色如此明亮,如此浓密,不仅仅吸收了一切,还吞没了一切,不仅吞没了颜色,而且把一切人和物本身都完全吞没了,这样它们就变得双倍无形。

长长的回家路 (2)

  • 21%
    爷爷和诺亚,一个渐渐变大,另一个却越来越小,而岁月让他们在中间相逢。
  • 2%
    他的脚还够不着地面,可他的头脑却能抵达宇宙的任何地方;他来到这世上还不久,没人能把他的思想禁锢在地球上。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26 2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