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古斯都 (13) 更多

  • 95%
    已经有不止十五年,我没有见过她,没有提及她的名字,也不许别人当着我谈起她还活着。那对于我太过痛苦。但是那沉默只坐实了又一个将我困囿于自己一生的角色。
  • 92%
    如果说最见过世面的罗马人身上流着农人祖先的村夫血液,他身上也流着最野性难驯的北方蛮族的血,两者都虚掩在他修建的墙面之内,他筑墙与其说是为了令他人不识真容,不如说是令自己认不出自己。
  • 90%
    晚年的人,如果恰如其分地扮演着他得到的角色,一定会将生活视为喜剧。因为他的各种胜利与失败汇合了起来,一边不比另一边更成为自豪或羞耻的理由;而他既不是战胜了势力的英雄,也不是被势力摧毁的主人公。像任...
  • 90%
    中年人活过了自己一度梦想的未来,将生活视为一场悲剧;因为他懂得了无论自己力量多大,也敌不过偶然的势力与他名之为众神的自然规律,也懂得了自己终有一死。
  • 89%
    关于行为的后果,人不欺骗自己;人自欺之处在于以为他能背着这些后果轻松活下去。
  • 51%
    我现在不知道自己当时所见的壮丽,是因为绝无仅有而被内心夸饰过的,抑或是对当时恢宏景象的真切记忆。
  • 46%
    我给了罗马一种自由,只有我享受不到它。
  • 26%
    温柔敦厚的您没有敌人,除了时间,它现在将您带走了。
  • 26%
    悲伤太深或悲伤太久,都会辜负您此生的意义。
  • 25%
    我逐渐明白罗马人何以蔑视哲学了。他们的世界是个直接的世界——讲求成因与后果、流言与事实、得利与失势。就连我这个将一生奉献于追求知识和真理的人,也多少能理解造就了这种轻蔑的世情。他们将学习看成仿佛是...
  • 25%
    城墙以外有些田野美丽得无与伦比,但是大家却在这里像落网之鱼一般挤挤挨挨,狭窄蜿蜒的街道胡闹似的延伸个没完,人满为患。
  • 24%
    我偶尔会产生一种疑虑(也许只是种感觉):我们希腊人对自己的历史和语言过于洋洋自得,也过于轻易就假定自己比喜欢以我们的主人自命的西方“蛮夷”优越。
  • 24%
    然而罗马是所有城市当中最超凡的,最强健的心智都有被它吞没之虞。一天天接连翻滚而来,其狂乱是你我在宁静的亚历山大港一同求学的平静岁月里不可想象的。

聋哑时代 (21) 更多

  • 第240页
    有些人正在一点点死掉。按照别人要求的那样思考,谈论所有当下流行的话题,很快便掌握了网上新造的词汇,卖弄自己并不牢固的幸福,自以为是地与人辩论,虚张声势的愤怒,发自内心的卑微,一边吵闹着这是一个多么...
  • 第239页
    我曾经发誓要记住他们的样子,他们的声音,他们的气味。可是就像是人生中的大部分时光一样,你越是想要达到的愿望,上天越是捉弄你,让你离你的愿望越来越远。我越想记住他们,我就越在篡改关于他们的记忆,在脑...
  • 第232页
    那时候的痛苦太单纯。只有一个目标,成王败寇,付出就有收获,现在可不是这样,就算你付出很多,就算你对个事情特别热爱和坚定,只要你是弱小的、纯粹的、天真的,生活还是会伤害你,毁灭你。
  • 第205页
    我和她在日后不断地回忆着那天的细节,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我才发现原来那天不但在我的记忆里一直保持着栩栩如生的本来面目,就像是冻在冰山里的猛犸象一样。在她的记忆里同样毫发毕现,没有一个细...
  • 第201页
    今生就做一个无赖吧跟着大伙一起走向未知的幽谷里,如果有一天碰巧发达,就享受,让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一辈子平庸,就认命,反正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平庸的人,只不过多平庸了几十年,我一点也不吃亏...
  • 第198页
    她的美一定要遥远才好,若是她走近,不是这种光亮太过耀眼,而是我怕自己从这光亮中间直视过去,看到一个平凡的肉身。一旦这唯一的幻景消弭,我该靠什么坚持过我无望的人生。
  • 第173页
    他讲他的信念,我讲我的生活,好像在面对另一个自己自言自语,因为谁也说服不了谁,后来干脆变成一种光有诉说而没有倾听的谈话。
  • 第152页
    在我发现自己原来是这么孤独的时候,我抓住他们,和他们一起组成一个看似与众不同的小团体,其实我只是在其中浑水摸鱼罢了。
  • 第130页
    这浅显的道理任何人都懂,可还是要争那第一炉,似乎凡事都要有个次序,然后争一争,人们才能安心。
  • 第115页
    人生好像突然从我面前把自己隐藏起来,而我翻遍了每一个角落,却还是找不见它。
  • 第88页
    人心是多么善于铭记而又同样的善于篡改啊。
  • 第77页
    劫后余生的欢喜让我不知所措,觉得自己这下子应该对得起我爸妈卖出的一穗穗煮苞米,觉得自己的思想又开始听自己的话,服服帖帖,天地都开阔起来,就像下雨的时候虽然心烦,可雨过天晴之后觉得那场雨下得也挺好。
  • 第67页
    尽管我在一点点长高,我的父亲和母亲在一点点变老,可在她的脑海中,我一直幼小,而我的父亲母亲永葆青春。
  • 第49页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吵闹和愿意以谩骂伪装豪放的人,只是我想要保护自己,我自卑,儒弱,若是嘴上再不加把劲,我想不出什么办法让我在那个环境里免于恐惧地生存。
  • 第40页
    在我尚未终了的人生里,我不知道有几次这样的情景,也许更多的时候末日就在我身旁,而我毫无察觉,自顾自纠结地活着,不是现在忘记,而是从未知晓,在任意的一秒死神信手一击,我们就不复存焉。我越来越确信我们...
  • 第28页
    我不相信他在那个年纪就已经如此的老练,我更加倾向于是性格使然,他原本淡泊的性格也许在某一瞬间流露出激情,但是他马上意识到了危险,他的淡泊逐渐变成了冷漠,对别人也对自己,不动感情,只是要永远向前。
  • 第28页
    我不相信他后来的话,关于过去的解释总是可疑的,因为你已经不是过去的你。
  • 第15页
    可大多数时候,越是浓郁的情愫越是不可靠的心血来潮,那种自以为不可或缺的人物,只要一个不和谐的夜晚就可以让我对其失去兴趣。
  • 第8页
    金老师把三道杠授予了一个五官杂乱无章的女生。我记得那个姑娘的眼睛和鼻子互不相让,一味向脸庞的中路挤去,导致脸的中部浓墨重彩,而其余部分剩下大块的留白。
  • 第6页
    小学毕业之后,他们消失不见了,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后来才知道,运动是相对的,其实是我走掉了,他们还在那里,可我却以为他们向某处走去了。
  • 第5页
    那个外面一切都在激变的夏天,对于我来说却是一首悠长的朦胧诗,缓慢,无知,似乎有着某种无法言说的期盼,之后的任何一个夏天都无法与那个夏天相比。

去斯万家那边 (6) 更多

  • 20%
    他们都跟我一样,在贝戈特的书里最喜爱的就是那种在字里行间流动着的旋律感,那种古典风格的遣词造句,以及一些看似简单普通,但由于精心安排,仿佛自有一种别样的情趣的词句:此外,还有那些情绪低回的段落中的...
  • 16%
    我和大家一样,总把别人的脑袋想象成一个反应迟钝而又来者不拒的贮存袋,你无论往里面放多少东西,它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 4%
    她俩对所有看上去或多或少与社交生活沾上边的东西,有一种出自内心的反感,以至于她们的感官 —— 席间的谈话一旦出现轻浮的语调,或者只是话题有些乏味,而两位老小姐又没法引出她们心爱的话头 —— 马上就让听...
  • 3%
    我们的社会形象,是他人思维的产物。即便只是看见一个熟人这样简单的一件事情,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智力活动的过程。我们用有关此人的全部观念,来充实我们所见到的他的音容体态,我们心目中的他的面貌,无疑在...
  • 2%
    习惯!这位灵巧而又姗姗来迟的协调大师,它总是先要让我们情绪低落地在一个临时住处连续几星期饱受恶俗趣味的苦楚,但尽管如此,能找到它毕竟是非常值得庆幸的。因为要不是有习惯上了场,单靠我们自己那几下子,...
  • 1%
    一个人睡着时,时光的系列,岁月和星辰的顺序都围绕着他。他醒来时,会本能地根据这些信息,用一秒钟工夫就得知自己处于地球上的哪一点,度过了多少时间;但是它们的排列可能会发生混乱,甚至出现中断。

冬泳 (9) 更多

  • 67%
    很久没看夜晚的天空了,没想到现在晚上也这么亮,跟白天区别并不明显,略阴沉,但似乎要更广阔一些,也更苍茫,深邃,暗光在其中涌动着,云层遮蔽,仿佛混沌的黑洞,吞噬掉时间、力与经验,空荡荡的没有回响。
  • 65%
    通过前挡风看天上的云,十分写意,缓慢而柔韧地横向移动,进退,显隐,落下细微的痕迹,转瞬又被磅礴的后来者所吞噬,覆盖;没有多少光从中泄露,却也很晃眼,使人晕眩、涣散。
  • 54%
    这是众多傍晚中的一个,并不比昨天或者明天的更为独特,但却也同样晦暗、易逝,难以捕捉。
  • 44%
    他数次将耳朵贴在外门上,去聆听里面的声响,却只有空气的流动声,像是从收音机里传出来的杂音,在空中默默行进,航过全部房屋与星群。
  • 43%
    有些人来了,有些人去了,发生了一些事;至于我,我总在这里,总在星星照耀之下。他不仅对一切大事不关心,对任何细小的事也不关心。与其说他在沉思,毋宁说他在幻想。因为沉思的人有一个目标,幻想的人却没有。...
  • 35%
    那是令人极度困乏的黑暗,散发着安全而温热的气息,像是无尽的暖流,我们深陷其中,没有灯,也没有光,在水草的层层环抱之下,各自安眠。
  • 35%
    那些话语声在我身后,逐渐减弱,我向前走去,水面上结有薄冰,层层褶皱,吞噬光芒,随时可能裂开,我走到一棵枯树旁,抬头望向对岸,云如浓雾一般,遥远而黏稠,几乎将全部天空覆盖起来,我开始活动身体,伸展,...
  • 29%
    池面如镜,双手划开,也像是在破冰,我继续向前游,上下起伏,耳畔的声音愈发嘈杂,水声轰鸣,我潜到水底,憋一口气,向着黑暗的一角游去,直至抵达滑腻的池壁,才又转身浮起,双手扶在栏杆上,那些声音又忽然全...
  • 16%
    在油漆桶周围不停地跺着脚,偶尔伸出两手,缓缓推向火焰,像是对着蓬勃的热量打太极,然后再缩回来捂到脸上。火焰周围的空气并不均衡,光在其中历经几度折射,人与事物均呈现出波动的轮廓,仿佛要被融化,十分梦...

蜜蜂与远雷 (10) 更多

  • 第459页
    明石强烈地感觉到自己身处音乐历史的长河之中。这件事让他深受触动。 就算只是一瞬间就会随波而去的一滴水,自己仍然置身在这条河流之中。
  • 第327页
    单薄的音,吵闹的音,是不行的。必须是饱满的,像刚烘干的被子一样蓬松,而且保持着刚刚好的潮湿。
  • 第216页
    关起音乐的,不是音乐厅或是教堂,而是人的意识。
  • 第208页
    森罗万象。这就是贤治的森罗万象,也是我们的森罗万象——一切都在循环,一切又回来了。我们存在于这里,只是暂时的。我们的存在十分短暂,甚至只是宇宙的一眨眼间。
  • 第150页
    就像雨滴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一粒一粒垂落下来。
  • 第79页
    除了自己以外,其他的一切都平板划一,那个划一的集合体好像变成了一张脸,一直盯着自己。
  • 第56页
    高高的天花板形成舒缓的穹顶,喧哗的笑声反射回来,又降落在大厅的人群之上。
  • 第55页
    鸟也看不懂乐谱,但一直在唱歌。
  • 第50页
    我一直觉得荒谬——只有孤高的音乐家是正确的吗?只有为音乐而活的人是值得尊敬的吗? 生活着的人的音乐,真的比不上以音乐为生的人的音乐吗?
  • 第17页
    不管到这个世界哪个角落,音乐都是共通的语言,没有语言的墙壁。每个人都能分享音乐的感动。人类有语言的墙壁,我们真羡慕音乐家。
<前页 1 2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27 28 后页>